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8:11:28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天罚遗孤
  4. 第一节 天城专使

第一节 天城专使

更新于:2018-03-17 14:05:01 字数:2035

  当晨光染黄天际,清凉的风吹散了笼罩荒原的夜幕时,一个人影穿破城外的沙雾,出现在了骑士大道的前端,来人披着一件宽大的黑斗篷,骑着一匹多处烧伤的骆驼。他一身风尘,却神态超然,穿着看起来与每日进出培娅城的许多平民并无区别,然而那腰间挂着的,剑柄刻有天使羽翼图案的长剑,使得他的身份那么的不可置疑。

  我的天!”他的出现马上引起了在王宫外焦急等待的培娅王室成员们的骚动。女王德赛维·培娅急忙整理衣冠,率领身后的人直奔到那人跟前。

  “您总算是来了!”她如释重负的说道。“我们每天都来这里等候,我的臣民说,专使大人要经过的区域刮了3天3夜的沙尘暴,我们正在为您的安危担忧呢!”

  “的确是误了些事,女王陛下。”来人跨下骆驼,褪去斗篷,一身英武的银色狮鹫身甲露了出来。那盔甲上的四爪神兽及其眼部发出熠熠光辉的天蓝色宝石让在场的培娅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断没想到自己这样的边陲小国,居然劳动了天使长近卫军长“出使”,他们早先请求天城来使时忐忑的心变得更加不安了,不知道自己到底惹上了多大的麻烦。

  来人轻轻一抖,皮毛衣料上的沙粒便全数散落,浑身如翻新了一般。他用手拍拍了骆驼的背,漫不经心的说道:“那场沙尘暴不一般,骆驼都差点被烤死。”一句话说得在场的人都哗然。十多年前这个地区开始出现这种异常灼热的沙尘暴,那些遭遇到的居民和牲畜都无一例外的遭了殃。而这位专使从那妖风中走来竟如同没事人一般,连身上的衣料都没损分毫。他们还没来得及为专使大人的本领恭维一番,马上就被他的另一举动折服而惊呼不已了。因为他双手抚过骆驼烧伤的皮肤,那些已烧得面目全非的伤口马上痊愈,完好如初了。

  “天神!”德赛维·培娅更是双手捂嘴,瞪着眼睛不可思议得半天无法言语。

  王储加伊妮·培娅带领其他人向专使行了臣子礼。“觐见专使大人。”她开口道,声音清澈而沉稳。“我叫米罗,天城第三军首席执行官。”专使支手扶起王储,自我介绍道,随后又对众人略微一笑,丝毫不露压人的气势,只感一种随和的威严。

  众人起身,这才大起胆子打量起米罗。令他们诧异的是,这位天使护卫军长并不如他们之前所见的天城的人,有金色的头发,雪白的皮肤及消瘦的身材。相反,米罗身材魁梧,一头黑色短发,国字脸线条刚毅而不生硬,咖啡色的皮肤中,一双藏敛英气的墨绿色的眼睛深深陷入脸庞。要说这位专使大人像谁的话……那就是像他们自己。

  培娅人一直以咖啡色皮肤和绿眼睛为特征,他们眼睛的颜色会随年龄的增长而越来越深。如果以培娅人的标准来看,米罗的眼睛至少有一百多岁了,因为即便全城最年长的老者,眼睛也绝不及米罗深色。但他们是绝不敢妄加揣测专使大人的身份的,就算是他们的女王德赛维?培娅,也只是在名义上和这位大人平级,更何况心中那点疑惑在对天城的崇敬面前根本不值一提。不管怎样,专使大人能到来保他们平安,才是最该关心的事。

  “那么,”米罗开口,声音不大却能让每一位在场者听得足够清晰。“除了这种异常的沙尘暴,还有哪些麻烦事呢?”

  “米罗大人,惭愧的很,我们向天使长恳请专使,原本只是因为这些困扰臣民的沙尘暴,但是现在…还出了另外一件事情…我全王室的人每天都在宫外恭候您,不只是因为对您的崇敬,还因为我们已经进不去皇宫了。”德赛维·培娅说到这里情绪有些轻微的波动,似乎对自己之前目睹的事情仍心有余悸。

  “宫里的地下一层前一阵子突然裂开了一条大缝,一大堆怪物从地缝里钻了出来,把那一层全部占领了。那些家伙刀枪不入,吃人都不吐骨头。还好的是他们并没有窜上地面,只是霸占了那一层而已。他们要是上来,天神!我们可就看不到专使大人了。但目前我们这些凡人是绝不敢回去的,而且里面简直热得和火炉一样。”

  米罗眉头渐锁,他没料到事态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有多长时间了?”他问。

  “大约六七天了,您不知道这些天我们盼您到来的心多么真切。”女王说这话时神情的确无可置疑的情真意切。米罗微微一笑,环视了人群一眼,几乎所有人都把眉头拧成了麻花,而且长着一大轮黑眼圈,想必是有段时间没有睡好觉了。他取出一个小水瓶,撒了几滴水在掌心,念出一句祈咒,将水往空中一扬。众人但见一股粉尘般的金光散落下来,身上的疲惫也好伤痛也好在那光的沐浴中竟然瞬间一扫而尽。在场人个个觉得神清气爽,精神百倍,不由得发出一阵阵的惊叹声。

  “大人真是神人!”众人纷纷赞叹道。只有王储不如众人一般感到惊奇,仿佛这神奇的法术她早就见过一般。她虽是十五六岁的少女,却有着一种罕见的老练和沉着。

  米罗感到事情刻不容缓,他给剑做了洗礼,顾不上路途劳顿,就要出发去皇宫里看看情况了。“女王陛下,在我去请您之前,您最好待在安全的臣民区,我会尽快让您回到皇宫睡个好觉的。”他行了礼,就准备要走。

  “在那之前,大人,”王储突然开口道,“能不能让我们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米罗微微一怔,叹了口气道:“你们有权知道的,但事态紧急,我不能耽误。简单来说,你们今天遇到的麻烦,是由百年前这块土地的君王,那个曾经的神带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