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22:34:08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混沌逆修
  4. 第三章 从头开始

第三章 从头开始

更新于:2018-03-17 21:24:19 字数:2344

  深秋季节,将军府后面那一望无际的林木都已光秃,老树阴郁地站着,让褐色的苔掩住它身上的皱纹。阵阵寒风吹得那光秃的树干不住摇曳,仿佛就连它们都禁不住早晨是的寒袭。

  与这萧条之景不想协调的是,一个削瘦的少年正不停地在山上摇摇晃晃跑着,呼哧呼哧地踹这热气。这正是在绝望中又产生了决心的厉青,他要从今天开始要全部的人证明自己,到底要证明什么他说不清楚,但是他清楚的是他要改变。

  他昨天已经把杨青涵的来信全部烧了,包括他以前所喜爱的诗集和文章。他虽然没证明学过武,但也知道身体才是本钱,以前他的身体因长时间没证明锻炼,他必须从身体方面入手。这些都是凭他拿在武学上狭窄的知识面作出的决定。去请教自己的父亲哥哥,这些念头他想也没想过,即使是妹妹他也没有考虑。

  这才是他围着后山跑的第三圈,他的身体就已经漂浮不定,可是他完全不顾这些,他紧咬这牙,脑中想的全是跑,继续跑,我还能够跑的更远。跑着跑着,即使意志也不能支撑的时候,他倒下了。

  寒风没有因为他的倒下而停止侵袭他那单薄的身子,他也没有因为寒风的侵袭有苏醒过来的趋势。迷迷糊糊中他仿佛又看见家里的人用一副看朽木的眼神看他,转瞬他又看到杨青涵穿着盔甲骑着大马从他身边走过,而没有看他一眼。

  他醒了,当他呆滞的眼神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发现他不在山里,是在自己的床上,还有妹妹在旁边已经睡着了,伴随着一脸的愁容。他只是因为跑步脱力而晕倒,所以身体没有什么大碍。厉青解开被子准备下床却带动了被单上妹妹的手,厉情缓缓睁开疲惫的双眼,她看见厉青准备下床,连忙扶住厉青的手。这是厉青却停下了身子不准备下床了,他淡淡地看了一眼妹妹,说了声“我没事了”,然后又转过头呆滞了起来,眼中又无焦距起来。他这一神态,厉情看得可着急了,眼圈一下就红了起来。哥,你到底怎么了。你怎么无缘无故的在后山晕倒了啊?虽然后山里面的野兽早已经被将军府的人清理的干干净净,可是一想到自己的哥哥手无缚鸡之力就后怕不已。

  厉情这一身问话,停在厉青耳里,却更让他的身体颤抖了起来。他没有听出话里的担心,他只知道自己真是窝囊,才在山里面跑了三圈结果就累得晕倒,自己难道就那么没用,自己难道就真的那么没用?他越想越不能从中自拔,牙齿咬得咯吱咯吱作响,双眼都睁的血红一遍。

  哥!!!看着哥哥那疯狂地样子可把平时大胆的妹妹吓坏了,不禁大声喊道。听到妹妹的声音,厉青才慢慢缓过神来,又是用同样平淡的声音说道,我没什么,我只是想从新开始。

  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听得厉情一愣一愣的,她又伤心的想到,这话时什么意思,从头开始?头是指哪个头?为什么平时好好的药突然来个从头开始,是不是哥哥最近发生了什么事。都怪我平时没好好陪着哥哥,就连他身上发生什么事了都不知道,要不是自己突然回来想督促哥哥练武,哎呀,这么又想到练武上去了,哥哥都这样了,以后我再也不勉强哥哥练武了。

  当厉情缓过神来的时候,厉青已下床出了房门,正想叫住哥哥问明原委,却听到哥哥那冷漠的声音传来“我没事了,你不用担心我了,你去休息吧”接着厉青就渐渐远去,只留下厉情在这不停嘀咕,哥哥,你到底这么了.........

  厉青出了房门,他没有上山,他要去的是一个他重来没去过的地方,武经阁,位于将军府南苑,是。将军府最神圣的地方。厉青不想打算自己盲目的锻炼,要想有所成就,要想笨鸟先飞,他首先必须要有正确的路径。

  武经阁可以说在整个赤国都有无数人做梦都想进去。对于进入武经阁的条件厉青是知道的,必须要有父亲的手谕或者令牌,他没有去求父亲。在去之前他就有了进步了的打算,进步了,他就不进,绝不会去受父亲的冷言相斥。

  将军府很大,也很豪华。厚实的围墙,如镜的池塘,迂回蜿蜒的桥径,雕梁画栋的庭阁,还有那如烟的花群。即使厉青在这里已经生活了足足十四年,可是他还真没有仔细的观察过整个将军府,以前都是在自己的校园和将军府大门直线中走过。如今的他,走在这将军府中,却是那么的陌生,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总有一天,我将不再是这个鸟笼里的麻雀。

  这一切的感伤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必须进武经阁的决心。

  在这个念头的趋势下,厉青不再留意周围的景色,他只想更快找到提升自己的办法。可是他毕竟没有去过武经阁,他也没到将军府南苑这边来过,他就这么朝着个大概的方向走去。由于走得太急,他突然走进一个广场他还没发现。这是将军府二公子厉海经常练武的地方。厉海的识觉可比厉青高多了,他发现突然有人进来心中顿时不悦,他可有过命令,在自己练武的时候不准别人来打扰自己。可他定眼一看,眼睛睁得老大一圈,厉青,怎么可能是他,他这么会倒我的练武场来了?厉海满脑子的问号‘厉青’他大声喊着。

  厉海这大声一喊猛的叫住了正急着找路的厉青。厉青停下脚步,心中很不平静的看着自己的二哥,他对这个二哥还是比较了解的,厉海差不多就是个武疯子,就像苦练有天能超过大哥。对于他不学武学也没什么看法,可这毕竟是以前他对二哥的了解,毕竟那是以前。那是还小,现在大了,自己的二哥多半也看不起自己吧。正想着,就听到厉海问了句,你来有什么事吗?

  额?我有事?我能有什么事?厉青正纳闷,但是还是老实回道,我想去武经阁,可是不知道这么走?他这一回答可着实把厉海吓的不轻,比他突然来到自己的练武堂还让自己纳闷。他可是知道自己的弟弟可是从来我看自己练武,从来不进武经阁的,可这天却把以前所了解的全部推翻了。

  厉海看厉青那平淡的语气,也懒得过问。心里还是安慰自己说,多半是玩腻了想进去见识见识。可厉青毕竟是自己的弟弟,他还是豪爽的说,走,哥带你去。

  厉青看着自己二哥豪爽的表情不知是真情毕露还是有所图,可转念又想,自己还有什么可图的,心里想着,嘴里还是答应着‘嗯’。

  就这样厉青朝着那神秘的武经阁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