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5-28 09:01:41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御兽神传奇
  4. 路边套到的神兽

路边套到的神兽

更新于:2017-04-21 09:24:38 字数:2058

  我不知道怎么说,真的,应该说我运气好呢,还是运气差呢,那天,我没招谁没惹谁地走着,正准备去公园溜达一下,散散步呢。突然冒出一仙风道骨的老道:“小友,可否过来一叙,”之所以说仙风道骨,是因为他大白天的穿身道袍,还留着跟女生长发有的一拼的胡子。看着着实挺唬人的。(后来才知道这丫的胡子其实是假的,我就说嘛,说话语气这么恶俗的人,怎么会长的这么清新脱俗的)正所谓是“越穷越见鬼”,我就这么一大闲人,反正也没啥事,怀揣着闲着也是闲着的心,就被他给忽悠去了,我乐呵呵的说:“干啥呢,别神神叨叨的,盗版小说看多了吧,”这老神棍也不恼,说:“你想不想养个神兽。”我当时就被他这吊炸天的开场白给震住了,这是干啥呢,套路不对啊,我四处张望了一下,还是在21世纪了,怎么会有人说出这么丧心病狂的话来,我当时怎么就不走呢,居然还冒出了一句:“神兽多少钱一只,怎么个养法啊,”此言一出,我当时就感觉这小贩不对劲了,只见他阴险的撇了撇嘴,:“小友,谈钱多俗气啊,我观你手上这手表不错,不如送给老道吧!”我心想这老道神不神我不知道,反正眼光是真的很毒辣的啊,刚见面不到两分钟,就把我身上唯一值钱的物件给看出来了。这可是我攒了大半年的工资啊,下了好大决心才买的这款市价一万多的百达翡丽啊。心里犹豫了半天,没说出话来,(废话,换谁不得犹豫,就因为一句话,就让我把刚入手的名表给拱手送人,还是个看起来像骗子的牛鼻子老道)兴许是看出了我的犹豫,他抛出了重头戏:“其实。我是个神仙,暗中观察你也有大半年了,发现你骨骼惊奇,乃万中无一的练武奇才,以后守护地球的和平就交给你了。”嘿,打住,他一说出这熟悉的话语,我就顿感不妙:“你丫也是星爷的粉丝啊?居然给我整出这么雷人的话出来,”这个老家伙神秘一笑说;“要怎么小友你才相信呢?或者说要我怎么样才能证明我是神仙。”我低头寻思了半天,终于找到块砖头,:“不是都说神仙可以点石成金吗?你给小爷点个看看。”我本以为会难倒他的,没想到啊:“这有何难,急急如意令,各路神仙来相助,财神老儿来帮忙,疾。”说完手一指那砖头,改变我漫漫人生路的事就发生了,他居然真的让砖头变成了金砖,趁着周围没人注意,我一把抢过砖头,不对,应该是金砖,把它收到了我的怀中,然后立马把外套脱下,包住了金砖,那动作之精练,那神情之**,活脱脱的像一色狼见到赤果果的妹子。这套专业动作下来,倒是把我对面的老道给震住了,呆呆的半响说不出话来。。。。好了,闲言少叙,书归正传,:“你现在信我了吗?瞧你刚那样,老道我都不忍的说你了”老道呆了一下之后得意洋洋的说,似乎在我面前露了一手,让他很有成就感,信了,信了,这尼玛不信不行啊,在我狠狠的把自己打了一巴掌之后,捂着红肿的脸庞,:“您真是神仙,小的之前不知道,冒犯了您,还请您见谅啊,神仙您有什么指示就明说吧,在下万死不辞。”这幅奴颜卑膝的贱样,让我后面很长一段时间被这牛鼻子老道笑话。“老道怎么会和你一凡人计较呢,别想多啊,恩,你先把你那手表去下来先。”说完还特无语的摇了摇头,似乎为我的不上道而感到悲哀。我忙不迭的把手表取下,双手奉上,:“老神仙,俺知错了,你告诉俺怎么养神兽吧,”“哼,还算你小子有点眼力劲,不然这天大的机缘就要与你擦肩而过了,到时候你就等着哭晕在厕所吧。来,我给你一个圈,你自己看着套啊,套到谁就是谁,看小友你的机缘了”说完一指他身后的一排玩具宠物蛋,活像一专门经营抛圈子的职业小贩。我也只有听天由命了,看着这么多五颜六色的蛋,我转过身,背对着它们,大叫一声:“神兽,来吧,爷的圈子已**难耐。”(鬼知道我怎么会说出这么一番话的)然后圈子往后一抛,只见它遵循着神秘的抛物线往下掉落,稳稳的落在了...额...落在了地上,“叫你装比,你以为你是谁呢,还你的圈子已经**难耐了,这么**了怎么一个都套不中啊,”老道士不停地在旁边数落着我,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那现在怎么办啊,我还要不要套了。”我一点没有脸红的说道,(笑话,小爷从小学考试时被老师以防止作弊为由,不准去上厕所从而导致我当着班级几十个人的面当场尿了裤子,然后还一传十,十传百,被全校人用异样的眼光看了大半个学期。你觉得经过那种场面的人还会被牛鼻子老道这几句话给说脸红?)“套,当然要套了,你不套谁来套,想不到御兽神......额不,想不到现在的小伙子居然都这样子的,给你”说完没好气的从衣袖中给了我一个圈儿,(差点说漏嘴,该死啊)我也没多想,这回正儿八经的挥了挥手臂,以我那单身二十年的手速,猛地掷出圈儿,这回没让我失望,四平八稳的落在了一个黑色的蛋蛋上,“好了,任务完成,祝你好运”说完老道扔给我一个黑不溜秋的蛋蛋,头也不回的走了,我在后面嚷嚷着,“还没告诉我怎么养啊,还有这玩具蛋怎么孵化啊,你这也太不负责了吧”远远的传来老道那可恶的声音:“拿水煮之,便可,”说完任凭我在如何叫嚷也没有回音了,只留我一人傻呆呆的站在那,手捧着黑蛋,脚下外套还包着一砖头模样的物件,我左右看了看,此地不宜久留,扯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