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2 19:09:26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故国殇
  4. 第一章 下山终南

第一章 下山终南

更新于:2018-03-17 18:58:28 字数:2558

字体: 字号:
  东汉末年,天下纷乱,天子无能,十常侍谋权篡位。惹得群雄并起,异士突现。

  “师父,天下已然大乱,祸相已显,百姓不谋民而谋生,百官不谋事而谋财,您难道要看着这天下苍生遭受荼毒,乱臣贼子大行其事吗?师父,还请您出山,救百姓于祸乱,平天下于灾难!”一个身着淡葛衣,面容清秀的男子语速微急的跪倒说到。

  “于吉,你先起来……”

  还未说完,于吉抬头看着面前的老者,轻声说道:“师父,您一直教我以济世就人为本任,方不堕我终南山隐士之名,您,这又是为何,为何。”

  老者伸手欲将于吉扶起,却被于吉不着痕迹的闪了过去,老者轻叹一口气“于吉,我终南山隐士,善兵、政、玄、医四策,一但入世,的确可能有改世事动向之能,可一但入了世,又怎好脱身。鬼谷子老祖,教出两位高徒,孙膑,庞涓,两人皆入世,终落个孙膑被庞涓陷害挖去两膝,庞涓领兵中了孙膑之记,死于乱箭之下。老祖痛惜而立下我脉单传之规矩。我脉自春秋至今单传而不断,正是因为天下纷乱而不出世所至,否则我脉如何传下去?于吉,你四策皆通,如你勤奋学艺,不出十年便会超过为师。你还需勤勉方可成大器。”于吉眉头轻皱,心中暗叹,本想劝师父出山,不想师父丝毫不为所动,这天下苍生,怎能不救。

  于吉自幼便跟师父学艺,极了解师父脾气,知道多说无用,何况师父已将师祖搬了出来,师父下山已经绝无可能,心急之余,又毫无办法。于吉少有大志,生逢乱世,以济世救人为本分,如今请师父下山不得,目光却愈发坚定,心中一个念头已然成型:师父不下山,我便下山,师父下山可济世,我下山亦可救人!

  于吉望向师父:“师父,徒儿明白了、”缓缓起身,下拜,未等师父说什么,便退了出去。

  于吉之师看到于吉退了出去,苦笑了两声,淡淡喃道:“师父也是为了我脉传承,希望你能理解吧。”

  

  入夜,于吉假寐的眼睛突然睁开,掏出一封早已写好的书笺,轻轻放在桌上,换上了一袭黑衣,拿起备好的行囊,轻轻走出了住处。夜空是漫天的繁星,一轮明月如钩,明晃晃勾勒出于吉的身影,矫健而迅速,借着月光往山下跑了出去。山林中杂草丛生,已无道路可寻,幸得于吉身手矫健,不被树木杂草所困,以繁星为罗盘,朝着山下一路疾走而出。

  已经不知走了多久,于吉习惯性的抬头望了望天空,繁星依旧,再向前走出不远,已走出了终南山。于吉看了看已经被树木枝丫挂的不成样子的黑衣,苦笑了两声,只叹一个下山便已成此落魄样,未来行路漫漫,艰辛怕比此多出许多。于吉性子坚毅,自然不是些许艰辛便可使他动摇。眼神坚定依旧,飞身奔向了前方。

  于吉虽为隐士,可对山下之情了解却是一点都不少,最近的一城为上庸,离终南山足有二百里,于吉打算先去那里。打定了主意,步伐越发的坚定,长途跋涉未能减慢他的速度,而独自赶路者最大的敌人,是孤寂。已经不知跑出多远,即使是于吉这从小研习道术,带着一身灵气的人,也有些吃不消,抬头看天,天已发蒙蒙的一层雾蓝,远处有鸡啼声传来,大概是一个小村庄。于吉放缓了速度,心中安定了下来,走不出一刻种,终于看到了一个村庄。

  于吉背着行囊,走入村庄,便看到几个背着竹筐手拿镰刀的农妇。“几位大姐,敢问这是什么地方?”于吉走上去问到。

  “我看你面生的紧,是从外面来的吗?”一人问道。

  于吉点了点头:“我是从山上下来的,不知道这是何地界?”

  “这是牛洼子村。”此人回答道。

  “不知上庸城距此地多少路程?”于吉又问。

  “上庸,有一百多里地呢,你要是去的话跟上我们一起去吧,正好我们今天坐牛车去上庸城坊市中卖鸡,不然那交税的钱又不够了。”这个农妇答道。

  “多谢大姐了,不知大姐何时出发?”

  “我们去打猪草喂猪,回来咱就走,你要是跟我们一块去,就在我家歇息会吧,我家就在这条路上第六间屋子。”农妇说道。

  于吉也不矫情“多谢大姐,我等你们回来一块去。”

  几个农妇走远了,于吉长叹了一声,如此纯朴的人,却被无数重税恶吏压迫至此,如此世风日下,于吉更是坚定了自己救人的想法,不为别的,那怕只为了让自己心安,让这些纯朴的人们能活下去。

  于吉按着农妇的描述,来到了她的家,家里正院有一个壮汉正劈着柴,不远处一个大概十四五的瘦弱男孩正在捣着黍子。看到有人来,壮汉随意抹了抹头上的汗珠,“你是谁啊?”壮汉问道。

  “我是从山上下来,欲往上庸城的,路上巧遇几位妇人,得知您几位要去上庸,便想同去,不知可否?”于吉说道。

  壮汉听了爽朗的笑了两声“好说好说,一块走就是了,兄弟怎么称呼?”

  “鄙人于吉。”

  “鹏子,来招呼你于吉叔叔了。”

  男孩将于吉迎进了家,“叔叔家里比较穷,没有什么拿的出来的东西,叔叔不要嫌弃啊。”于吉冲男孩温和的笑了笑,将行囊取下,从里面拿出几个白面馒头来,递给了男孩两个“拿着吃。”于吉笑着说道。

  男孩脸有些红,却还是接了过来,脸上的喜色异常明显,拿了馒头,男孩转身跑了出去“爹,你看这是啥!”

  外面响起了壮汉洪亮的声音:“这是谁给你的?”

  “是于吉叔叔。”

  “没有想到那个说话挺罗嗦的小兄弟还有这个,不行,你快给他送回去一个,拿的太多了。”

  于吉听了哑然失笑,起身走到了门口,正好碰上男孩不情愿的走来,于吉冲他挥了挥手,“别给我了,自己吃。”

  壮汉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三人就都坐了下来,边吃边攀谈,一会就熟了起来。三人谈笑间,打猪草的妇女也回来了,四人吃罢了饭,壮汉将男孩留在了家里,三人一同走了出去。

  出了门口,便看见路上停着四辆牛车,上面已经有不少货物与人,壮汉将手中提的三只鸡捆在牛车车辕上,几个人便上了车。

  在一路颠簸中,几人交谈甚欢,于吉脸上始终挂着笑容,那是种发自内心的笑,甚至忽略了自己身处荒野,环境恶劣。

  突然,不远处响起一声唿哨声,四周的草丛中,蹦出了许多拿着砍刀的人,这些人衣着破烂,脸上却是满脸的凶悍,为首的一个人慢慢走来,恶狠狠的说“交出你们东西的一半,就可以过去,否则,就得动动手了。”说着,领头的人晃了两下刀,威胁着村民们。

  村民们安静了几秒钟,开始窃窃私语起来,于吉身边的壮汉想把鸡往身下藏藏,可那活鸡好一阵活蹦乱跳,引的强盗首领看了过来,“交出来!”首领大喝了一声,壮汉的脸上开始有些泛红,于吉看的出,他强憋着怒。

  于吉眉头皱了皱,不曾想过,这离城如此近的地方,还会有如此多的强盗,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