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2:50:4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大道逆行
  4. 第二章 风云客栈

第二章 风云客栈

更新于:2018-03-17 08:03:50 字数:2612

字体: 字号:
  几日后。

  莫凌走到了一个繁华但不大的小镇,镇市也算是喧哗。各种吆喝声不断。

  “卖包子!不好吃不要钱。”一阵阵包香随着一个大叔的吆喝声传来,传入莫凌的鼻子和耳旁。莫凌听到吆喝声,走过去,道:“大叔,不好吃真的不要钱?”

  “呃。”那卖包子大叔语塞了一下,无奈道,“小伙子别这么实在,哪有不要钱的包子,不过这是我祖传包铺,肯定好吃,要不来一个?“

  那卖包子大叔在心里白了一眼莫凌,感情这小子不会专门来白吃吧?

  莫凌看了一眼那喷香的肉包子,咽了一口唾沫,打开包裹,然后窘困地发现他只剩下几文钱了,叹了一口气,满脸歉意地对大叔说道:”大叔,算了。“

  ”小伙子。“刚想走开,只见那大叔把他叫住,打起了两个大包子,递给莫凌,就在递的时候,惊奇的发现少年的手上戴着一对精铁打的手套,眼中抹过一丝惊异,随后掩藏了下去,道,”第一次出门吧,这个包子就当大叔请你吃,不要钱!“

  ”大叔,不行,我不能要。“莫凌连忙摆手。

  ”这么大个小伙子,别这么扭扭捏捏,以后有钱了再还我不一样?“大叔直接将包子塞进了莫凌怀中,并指着不远处的一家客栈,”如果你生活有困难,去那里看看吧,那儿正好缺个人手。“

  莫凌顺着大叔指的方向看去,那儿的确有一家中等客栈,上面牌匾上刻着:风云客栈。

  莫凌顺着方向走去,走进那家客栈,发现大厅内仅有几个伙计在擦桌子,再算算时间,想来现在应该是休息时间。

  ”这位客官,您是吃饭呐还是住店?“这时,一个跑堂的伙计跑到莫凌身边,问道。

  ”呃,那个,您这儿还要人不?“莫凌挠了挠头。

  “奥。”跑堂的立刻明白莫凌的来意,冲着内堂喊到,“老板娘,有找活的!”

  “是谁啊——”一道妖娆的女子声音从里面传来,缓缓从里面走出来一位身如柳枝的苗条女人,大概二十五六,浑身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韵味,双目间含着令人荡漾的春意,妩媚至极,她手抬一盒焚香,扭动着水蛇般的细腰,冲着莫凌走去,当见到莫凌的相貌时,脸上略微惊讶了一下,道,“这位帅哥,是你要找工作吗?”

  说着,小嘴深吸一小口焚香,吹到莫凌脸上。

  ”咳咳。“莫凌呛了几口,应道,”老板娘,是我找。“

  那美丽妖娆的女人见莫凌那被呛到的样子,失笑一声,话题一转:”这香,好闻吗?“

  ”好闻,好闻。“莫凌连忙点头,附和着那女人。心里却是在想,老板娘你这问了不是白问了,我是找活的,难道我还作死的不好闻啊,不过说实话,那焚香却是不错,闻得心神缥缈,有种美人在怀的神奇感觉,但自己还小,目前来说,欣赏不了。

  ”呵呵。“女人自然不知道莫凌的内心想法,但听到他的肯定,笑得更加妩媚,又吸了一小口香,自我陶醉般微闭了下眉目,那种极为享受的表情,有些令人,不,令男人浮想联翩,”这香名为虞美人,是我用多种稀罕香料调制而出,闻香者,犹如美人在怀,触手可及~“

  ”厉害,厉害。“莫凌继续应合道,心中却又是一番别想,你一个女人,调这娘里娘气的香,还闻得挺带劲,按理说,这东西给男人用,才最合适吧。美人在怀之感,单身汪必备啊。

  ”小帅哥还挺有眼光。对了,你是来找工作吧?“妩媚女人突然想到了一个莫凌的初衷。

  ”恩,是的。“莫凌答道,我去,大姐你才想起来啊,你是对自己的香多满意?!多陶醉啊?!

  女人来回打量了一下莫凌:“帅哥你会干什么?”

  “劈柴,烧火什么的都会!”

  “幺,看你身板不大,会的活还倒不少。”女人含春美目忽然瞟向莫凌那背后有意藏着的双手,一挑眉,笑道,“帅哥把手伸出来下。”

  “奥。”莫凌不情愿的伸出双手,心中一沉,自己为了打造这对铁手套,几乎花光了所有钱,为的就是不让自己的手沾到的东西立刻死亡。哎,既然老板娘要看,又有什么办法呢,估计看了后,八成不要自己了,谁没事带个铁手套啊,搞不好还把自己当成什么不良之人。

  “恩?”女人美眉一簇,眼中掠过一丝好奇,“将这东西摘下来吧。”

  莫凌犹豫了:“这不好吧?”

  “难道小哥手上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吗,或者。刻着什么淫,恶之类的字?”女人道,“我们这可是正经客栈,是不收亡命之徒的哦~”

  “这样啊。”莫凌轻叹一声,眼中闪过失望,对女人轻点了下头,以示抱歉,“那多有打扰了。”说完,便转身朝门外走去。

  “小哥这么开不起玩笑啊~”身后那妩媚女人笑道。

  “恩?”莫凌转过身来。

  女人捂嘴轻笑道:“刚才姐姐跟你开玩笑的,店里正好缺个烧火的,你就在厨房里帮忙烧火吧。”

  莫凌听后,激动不已,连忙点头:“是!老板娘!”

  女人笑了一声,转身走向厨房:“跟我来,还有,以后不要叫老板娘,太生分,叫我心姐就行。”

  “是,心姐。对了,我叫莫凌。”

  二人走向了厨房的位置,这一幕看的旁边的活计一愣,心中怔道,这老板娘啥时候这么好说话了,还心姐?谁敢这么叫,不想活了吧。

  走进厨房,心姐指着一旁切菜的厨师,他大概有四十多岁:“他叫刘能,你叫他刘叔就行。”又指了指炉灶,说:“以后你就烧水煮饭吧,不用我教你吧?”

  “不用,我都会。”

  “那好,我就不多说了。一月一百钱,包吃住,就这样了。”女人说完,便走出了厨房,但在脚马上踏出去时,突然回了下头,道,“对了,帅哥你认不认识一个姓寂的?”

  姓寂?莫凌一怔,摇了摇头:“不认识啊,他是谁啊。”

  “不认识算了,一个很装。笔的人。”说完,心姐摆了摆手走了。

  莫凌没有再去想那个姓寂的事何许人,他蹲在灶前,望着自己拿被牢牢戴上的铁手套。又看向那成堆的木柴,嘴上抹出一丝笑:“也许在其他方面,我的确是个灾星,但这种事,嘿嘿,我可是个能手。”。

  只见莫凌将手中力道多施加了几分,那铁手套上忽然隐隐闪动有着微弱的光芒,他抓起一根细小的木柴火,塞进了炉子里,那炉灶的火势立刻蹿升上去,及其旺盛。这,便是属于他自己的秘密和骄傲,虽然他触碰到的所有生灵,会很快的枯萎死亡,但在迅速死亡的过程中,却有过昙花一现的茂盛和顶峰的活力,只要他隔绝双手,并把握好那一点点力度,那种在别人眼中犹如死神之镰的手就会变成生产力最高的动力机。

  不一会,本刚煮下的水,这时候就已经腾腾的冒热气。

  “刘叔,水好了。”莫凌冲着那一旁切菜的刘能喊道。

  “还早哩,水才刚刚倒上。”

  “真的好了。”

  “你这小家伙,到底知不知道怎么烧.”刘能还未把话说完,就看见锅子里沸腾而起的水,眼中像看到鬼一样,难以置信,咽了一口唾沫,“假的吧。”

  莫凌看着刘叔的惊异得有些呆滞的目光,心中略笑,没有说什么。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