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6 21:05:19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都市之双界行
  4. 第一章 云空间的变化

第一章 云空间的变化

更新于:2017-04-20 21:31:59 字数:4174

  “这他喵的都是什么东西啊?老子一百多G的岛国动作片呢?”

  肖小宇气急败坏地盯着自己的手机,看着那消失不见的一百多G资源,欲哭无泪。

  “莫名其妙,这都特么的是什么啊?九州界域:东海蓬莱阁,中州万象楼,南国帝都,北上冰雪城,西周皇府…”一百多个G消失不说,云空间里居然多出了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他实在是无语了。

  “妈的,我手机不会中病毒了吧?这些奇怪的名字不会是某部小说吧,可我特么要的不是小说,老子要的是一百多g的资源,妈蛋,为了这些东西,老子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口水才从群里那几个网友手上得到的,这才一个晚上,就不翼而飞了?我不服!!”

  云空间内的那一百多G,是前一天晚上和几个损友呕心沥血,费尽心机,不知道查了多少资料,逛了多少网站,和网上水友交流了多少遍才得到的,本想着下来存在云空间内,日后慢慢看,今天白天太忙,肖小宇也没来得及看,这好不容易到了晚上熄灯,躲在被子里掏出手机一看,我靠,好不容易下得的资源不见了,而且还多出了一些貌似病毒的东西,这真是让人绝望。

  虽然他平时也看小说消遣时间,不过现在他要的不是小说,而是需要其他东西。

  “虽听说下载那些动作片病毒很多,可老子运气就那么背?就中病毒了,而且这病毒还是给某部冷门小说打广告?那几个坑比,真是浪费老子时间和人品,算了,小说就小说吧,希望这些小说能看得过去。”

  随遇而安的肖小宇无奈耸了耸肩,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滑了一下,点了名叫“南国帝都”的书名,想以此书,消磨今夜的寂寞。

  “吱吱!”

  突然,一抹细小的电流从屏幕内涌出,串入他的食指内,让他全身一麻,随后情不自禁全身抽搐了一下,而且一股眩晕感自他脑海内出现。

  一闪二没!

  一切快如闪电,而又瞬间消失。

  “契约已签订!”

  一道温柔的声音在他脑子里闪现。

  “错觉?!”

  肖小宇静心,想听听刚才是不是有声音,可是听到的就只有一个室友讨论某事某人肉的声音。

  而他点开的那个“南国帝都”并没有什么东西,屏幕漆黑一片,并没有任何文字。

  “卧槽,真的中病毒了?”肖小宇暗骂一句,气愤难当,然后将手机丢在一边也就不管了。

  要不是手机不便宜,他真想一把将它砸了。

  算了,准备睡觉。

  睡前他想了想,还是问右铺室友:“兄弟,你刚才听到什么声音没?”

  “纸在桌子上,要拿自己拿,老夫已睡,不想起来。”

  “草,我拿纸干嘛?你真的没听见什么声音,诸如契约已签订的话?”肖小宇疑惑地道,莫非自己真的听错了?

  “我听见了。”室友回答,闻言,肖小宇大喜,看来老子耳朵没毛病啊。

  “我听到了床摇的声音,那是你抽搐的动静吧,兄弟,虽说我们呕心沥血弄了些东西,可是哥还是要劝你,小撸怡情,大撸伤身,樯橹灰飞烟灭,还有,签订个毛,叫你白天少玩一点撸啊撸你不听,现在出现幻觉了吧?再说了,你打不打还不是白银。”

  听着损友滔滔不绝的话,肖小宇满脸黑线,撸个毛,老子就是好奇想看看。

  “滚去睡你的觉吧,别bb了,小心尿床。”说着,肖小宇翻身,盖被,睡觉了。

  午夜一到,均匀的呼吸声自肖小宇的鼻息中出现。

  肖小宇,我国南方某个小城镇的人,目前在西南学院上学,大三,马上就要面临毕业,他为人乐观,内向,和他熟悉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幽默的人,为人仗义,总是能看到他阳光般的笑容。

  可是真正了解他的人,并没有,他并没有他人眼中那么乐观,他很迷茫,像其他面临毕业的学生一样迷茫,他不知道自己将来要做什么,能做什么。

  刚接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他给自己立下了一个目标,那就是成为一名网络小说作者,这个大学,他并不想上,可是为了赢得时间,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目标,他还是来了。

  高中的时候,他很喜欢看小说,奇幻,仙侠,玄幻,都市,游戏,末日等等他都看,正因为喜欢看,而且有很多书实在让人看不下去,所以他想自己写一本,成为一个作者,想写一本自己满意,能看的下去的书,也正因为如此,他接受了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专业,他时常对自己说,我需要的是时间,而并非那个专业。

  所以,他来了,刚开始的时候,肖小宇确实在为自己目标而努力,写了几本,小有成绩,可是始终不满意,他渐渐失望,最后和几个朋友迷上了游戏,也就对那个目标渐渐淡忘,每到深夜,静下来,还是很想重拾自己的梦想,可是提笔却难书,他有热情,可是却没有机遇,久而久之,也就变得堕落,他不忍心去想家长亲人失望的目光……

  再说肖小宇睡着后,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他置身在一个陌生的坏境中,周围尽是古代建筑,木材和华贵是主基调!

  举目四顾,尽是豪华,雕龙画凤,地板上完全由玉石铺成,一个巨大的大厅,红色大柱,座椅由黄金修成,屋檐之高,丝毫感觉不到任何压抑,大厅整个面积能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宽阔。

  大厅内两侧站满百余人,一边是威风凛凛,稍带跋扈,身着铠甲的将士,一边是文质彬彬,冷静文雅的文士。

  这种布置,这种场景,肖小宇在脑中回想了一下,只有在影视剧里能够看到,金銮殿!!

  而自己并非神游,而是置身其中,端坐于皇椅上,左右站着伺候的宫女太监。

  “这是梦吗?想不到做个梦还能当皇帝,不错不错。”肖小宇心想,目光投下,文武百官膜拜,山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声音气势恢宏,中气十足,仿佛整座金銮殿都在颤动。

  “咳咳!”

  肖小宇着实吓了一跳,因为场景太过于真实,让他都有些怀疑,这到底是不是梦!

  他清咳一下,然后提高音量,道:“众卿平身!”

  肖小宇心里还得意,想不到当皇帝这么爽,享受百官膜拜,万众瞩目的感觉很好。

  可现实却给了他当头一棒!

  没有想像中百官高呼:“谢皇上!”,有的只是一片寂静,正当他不解时,殿下一个五十多岁,身穿黄金战甲的中年人扫了一眼百官,眼里尽是蔑视,淡淡地道。

  “平身吧!”

  这时,百官才高呼“谢皇上圣恩!”

  所有人齐齐拜谢,然后按原先的队形站好,根本不理会他这个皇帝,完全当他是透明的,打酱油的。

  肖小宇这下可是不舒服了?妈蛋,你是皇帝还是我是皇帝?老子开口还没你开口管用?没想到在自己的梦里,我依然是一个贱骨头,就算位极人皇,主角依然不是我?

  可是不对啊,我是皇帝,当镇压天下,号令天下万民才对?你一个臣子凭什么?看老子不给你点颜色瞧瞧。

  “轰!!!”

  正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脑子里嗡一声巨响,一股陌生的记忆涌入他的脑海,与他融合,不分彼此,肖小宇想反抗,却无能为力,伴随而来的是脑海阵阵剧痛,豆大汗珠从他额头落下。

  这道记忆让他震惊,讲述一个叫萧宇一生的故事。

  萧宇,出生于南国帝都皇族,乃是皇族最后血脉,三岁时候爷爷去世,五岁父母丧命,继承皇位,一直到现在到现在十五岁。

  虽然是皇帝,不过命运却无比凄惨,南国幼主无力,而且昏庸无道,导致皇族势力形同虚设,更可悲的是三代被人软禁,朝中重臣挟天子以令诸侯,过着屈辱的生活。

  三代人都被人挟天子以令诸侯,这是何等可悲?

  萧宇正是一个傀儡皇帝,没有任何权利,甚至皇族开销都要找朝中那位的批准。

  表面上看,这个皇帝纨绔无道,昏庸软弱,不过骨子里却有一颗雄伟复兴皇室的心,他人前装作纨绔昏庸,暗地里却努力修炼,研习丹药,努力到极致。

  作为一个皇帝,别说为所欲为,就连修炼都要偷偷摸摸,做皇帝做到这种地步,也是实在没意思,肖小宇心里想到。

  “可这记忆是怎么回事?这梦也太奇怪了吧?”

  大量记忆涌入,让他像是一下子背诵了无数课本文言文一样累,他大汗淋漓,似乎要虚脱了一般。

  等一切都落定,肖小宇才艰难地抬起双眼,看清殿内百官在干嘛,那黄金战甲中年人,他也从记忆中得知,震天将军!

  “臣有事奏!”

  有一个铁甲将军单膝跪下,双手抱拳行礼,低头膜拜。

  “起来说话。”

  黄金战甲的中年人完全无视身后皇帝,直接背对萧宇,面对群臣,讨论国家大事。

  “谢吾皇!”那铁甲将军行礼,站起身来,说的是南国东部有蛮族入侵,已经占领百座城池。

  “谢吾皇?哼哼,是在称呼我为皇还是在称呼赵山河为皇?”肖小宇心里愤怒,不过面上却不表露,无喜无忧。

  “蛮族入侵,帝国理应驱逐番邦,可我不愿因战争而令百姓生灵涂炭,而且国内各地反派猖獗,实在不宜出军,攘外必先安内,故而求和。”

  那位铁甲将军分析,肖小宇心里却在嘲笑,不过是贪恋荣华富贵,生怕出军后有个三长两短罢了,蛮族入侵,屠戮万民,并不会因为你弱小而放过,只有抗争才能有一丝希望。

  国内各地反派猖獗?山贼响马何时不猖獗?帝国五千年江山历来如此,想要清除,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天下民众百亿之众,总有人会因为迫不得已而成为山贼。

  “求和,尚可,如今蛮族势力强盛,我等应避其锋芒,准奏。”

  黄金战甲中年人道。

  “谢吾皇!”

  铁甲将军行礼,拜谢。

  ………

  他们讨论国家大事,完全将肖小宇丢在了一边。

  “众卿家还有何事启奏?”黄金战甲中年人环顾四周,那眼神让人不敢对视。

  “臣等无事启奏。”

  众臣齐呼。

  “嗯,那本帅想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赵山河一脸得意。

  好消息?大臣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露出了询问的眼神,甚至连身后的萧宇都不解,好奇地听着。

  “吾不才,三岁习武修道,至今已有二百八十载,期间坎坷就不道了,一步步走来,终于在前些日子有所突破,为帝国实力增强,添了一瓦,今后和其他帝国相比,我们南国也算是名正言顺了。”黄金战甲中年人胡须说道,虽然他的话看似谦虚,神情却充满狂傲,目空一切。

  听到这消息,朝中文武百官表情精彩了,有沉默,有惧怕,有无奈,有狂喜,有震惊,什么表情都有。

  二百多岁?卧槽,真的假的,人成妖了?肖小宇诧异,这不是玄幻小说里面的仙侠小说。

  “大帅真乃天纵奇才,早年听说大帅修为就已经举国无双,更近一步,那就是称王了,对我南国来说,实在大幸。”

  “不错,这修为,已经和其他帝国皇帝的实力一般无二,实乃天佑我南国。”

  “恭喜吾皇!”

  萧宇满脸心里不是滋味,这吾皇虽然是对着他叫的,可是叫谁,那就不知道了。

  修为到达王者,那在南国内,已经算是无敌了。

  渐渐的,他已经将自己带入角色,似乎他就是萧宇,萧宇就是他,那种屈辱,在他内心蔓延,不过却不敢发作,不能发作,不可以发作。

  整个早朝,他算是打了一个酱油,一句话没说,当然了,他也可以说,人家未必会听。

  现在他忽然想起了一句话:你经历过绝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