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4-28 18:17:1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恶魔宝典
  4. 第一章 【门?宝典?】

第一章 【门?宝典?】

更新于:2017-04-20 21:15:57 字数:2252

字体: 字号:
  “儿子,到了没?“

  “恩。”电话另一头的黑发青年正颤抖着身子看着这房里的一切,一眼望去,房间不大,半尺厚的灰垢足以说明它的年头之久,但最让青年震撼的是屋里堆放的东西——成堆的枪弹。

  “爸,您确定,这不犯法……”

  “啧,我陈金的儿子何时成了个妇人!”那头微微有些不满,挂断了电话。

  ……

  在故事正式开始前,先做个简单的介绍。

  猪脚,陈白,男。

  23岁,中国湖南人。

  毕业于新东方烹饪学校,现开着一只小金铺,收入不高但尚稳定。

  父亲是个退伍军人,带过兵,打过鬼子,一直被陈白视为偶像,一心想着当兵的他,后因身体太差,只得弃武修文,开起了金铺。

  ……

  挂下电话,他二话不说跳到枪堆之中,能拥有一把属于自己的爱枪,一直是他的梦想,而现在美梦触手可及,他怎能不激动?

  步枪AK47?沙漠之鹰?MP5冲锋枪?斯太尔AUG!马克沁重机枪!……看着这一把又一把早已在书中熟悉了无数遍的名枪,他顿时口水泛滥,就差留了出来。

  枪么,的确不错,可就是老了点,毕竟是那么多年前的东西了,可是,谁在乎呢?

  狂喜之际,陈白也稍稍差异起来,自己这父亲以前到底什么来头,怎有这样的数量,大军阀?不不不,若真是,那他也早就被老蒋搅了,哪能活到今天?高级军官?他也就是个普通列兵吧……军火销售商?干走私的,犯罪狂人!也不对啊,父亲这么安分守己,怎会做违法掉脑袋的事?

  哎,想不明白了,等他来,再听他解释吧。

  陈白轻叹了声,把这事抛到了脑后,又一次沉醉到了自己的‘梦想’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天渐渐暗了,陈金还没来,把所有枪都摸得崭新如初的陈白,此时也就差开枪试弹了。

  “怎么还没来?不会出事了吧?”陈白锤了锤有些麻痛的双腿,再次拨通了陈金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请查证后再……”

  “怎么会?”陈白有些郁闷了,父亲这号码是自己亲自上的户,而且他又是个网痴,总不会没事自己跑去取消了电话吧。

  “算了,晚点回去,再找他问个清楚。”陈白又一次陷入了军事狂热ing,不腻烦的将看了好几遍的枪,又重新拿到手里把玩。

  “恩?这是……门?难道又是一个武器库!”把玩着毛瑟手枪的陈白忽然眼睛一亮,放枪,摆手,迅速朝前头那张壁画般镶嵌在墙壁上的大门疾步走去。

  那门为木质,高两米,宽一米,上面临刻着欹正相生,又苍劲有力的四个血红的大字——恶,魔,宝,典。

  “《恶魔宝典》,这还是本书不成?见鬼了,这么大!”陈白有些惊异的观察着这本巨书,四字灿然而立,精妙绝伦,美不胜收,但又有一股怪异的感觉促使他想要快步离开,换别人,可能立马离开了这是非之地,但陈白不会,他偏偏是个对科学有着绝对信仰的人。

  “自古就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翻开看看!”陈白抛开了妖魔神经的怪念,眼神坚定,心有科学,双手颤抖的打开了巨书的第一页。

  “呼,都是些金碧辉煌的文字……”见没什么机关怪事,陈白顿时松了口气,定眼品读起来。

  “157年,二十岁生辰,我被尊称为魔神。”

  “187年,命已过半,我带领族人统治了整个大陆。”

  “207年,生命将尽,我决定不再过问族内之事,高度闭关,竭力修行,突破这道该死的屏障!”

  “257年,年纪这种东西,对我没了什么意义,我已突破这道屏障,我族的地位开始动摇了。”

  “307年,又一个五十年啊,这场如此之久的大战耗费我族不少力量,人类那边似乎有了不少强者。”

  “508年,呵,我族已灭亡两百年了,躲了两百年,是时候了断了!”

  “这……”看着这日记般的简短记录,陈白倒吸了口凉气,不过若这是真事,那还得了!一定是本古老的玄幻小说,说不定还是世界上第一本!就是没作者署名,让我仰慕仰慕。算,接着看,还挺有意思的。

  有些迫不及待的翻到了第二页,却令陈白有些大跌眼镜,整页都是空白的,白的纯净雪,白的令人隐隐不安。

  “难道还没完成就放弃了?这么好的作品,可惜了……”失望的叹了口气,关上巨书,准备回家去过问父亲军火的事。

  可正当他的手碰触到巨书空白页时,红白光交替乍现,有如恶魔登场,令人惊骇。这还不算,不知何时,一只骷髅般干瘪却又如同婴儿般白澈的手臂竟缓缓从白页探出,一把将陈白拉了进去……

  若是有人在旁,一定会极度惊异的,因为如此同时,原本空白的书页上又多添了一行金灿灿的大字。

  “1008年,我选中的人与我会面。”

  ……

  书里书外,二重世界!

  此时的陈白仍被之前的强光刺的看不清东西,根本没料到自己已经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反而以为有人闯进屋内,胡碰了枪弹,引发了重大爆炸。

  “卧倒!”十几年的抗日片果然没白看,训练有素的陈白迅速一个飞扑趴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如同死尸……

  周边,树木盘虬卧龙,高耸入云,最矮的一棵怕也有七八米高,至于高的呢,就如长沙的百丈高楼那样吧。

  风吹,草动,一丝凉意上身,陈白认为爆炸已停,火势已灭,放下戒心,迅速起身,四处张望,顿时倒吸了口凉气。

  “这,这,这,这难道是天堂?我死了么?”陈白望着卯木丛生的美景,却怎也兴奋不起来了,自语时反而带着一丝哭腔,“我还没结婚,还没生儿育女,还没给老爸老妈送终呢,怎么能这么早就过世了。”

  “哈哈哈,好有意思的小伙。”正当陈白陶醉在自己的悲伤中时,一个周边站了许久的高瘦老者终于耐不住开口了,“喂,小子,你没死。”

  “恩?没死?你是谁?这是哪?”闻言,陈白的眼泪戛然而止,注意到晴空万里,烈日当头,顿时大感不妙,神情也瞬间焦急起来。

  “怎么回XX街?我还得赶快去开店呢!”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