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9 23:42:5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花落千殇
  4. 第七章 拍卖风波

第七章 拍卖风波

更新于:2015-09-06 18:58:38 字数:2397

  不得不说颜如丽能够成为首席拍卖师绝非巧合,俗话说胸大无脑,颜如丽绝非那种所谓的花瓶。

  一些人往往在犹豫不决的时候,颜如丽总能用她浑然天成的魅惑使得在场的男性荷尔蒙加速分泌,使得一些犹豫不决的人精虫上脑,一下拍下了商品,这种事情在颜如丽手里屡见不新,习以为常。

  在她的一颦一笑之间,往往一件只是在市面比较难见的东西,身价就会暴涨数倍,这也是为什么能成为首席拍卖师的原因了吧。

  颜如丽的一举一动,牵动着整场人的气氛,难怪说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在颜如丽面前显得淋漓尽致,而花千殇绝不在此列,先不说花千殇还未接受成人礼,对男女之情更是一知半解……

  花千殇看了看颜如丽手中的商品,顿时没有了兴趣,常人看的上眼的东西,身怀无敌功法的花千殇确实提不起什么兴致。说是来参加,与其不如说是来玩的。

  “各位,接下来一样商品,我相信绝大多数人都会感到兴趣。”颜如晶忽然笑吟吟的说道,只见她玉手一挥,几个大汉推着一个带有一块幕布的大的铁笼来到了中央。

  颜如晶走到了铁笼跟前,双手一拉,望着忽然出现在视野中的“商品”。顿时人声鼎沸。

  “没错,这就是此轮所竞拍的商品,也就是眼前所看到的这个人。”娇滴滴的声音顿时弥漫了全场。

  铁笼之内,一位与花千殇年纪相仿的少女,平静的战立在那铁笼之内,一席翠绿的衣裙彰显出那份清冷淡然的气质,面若寒霜。难以想象,日后长大会是怎样的倾国倾城。唯一美中不足的一点就是在稚嫩的脸上一双武神空洞的双眼。

  花千殇看到了此次的商品,顿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我靠,人都拿来卖?”也许是由于年纪相仿,又或者是被前者的气质所吸引,花殇暗自决定要帮眼前这个少女渡过“难关”。

  “呵呵,本轮竞拍商品初步价格定为三千金币,对本“商品”有兴趣的买家请出价吧。”颜如丽笑着说道。

  原本对本次商品有兴趣的买家,听到价格之后不由得一皱眉,转眼又看了一眼铁笼中的人儿,咬了咬牙,一番加价开始了。

  “三千三!”场上的某人率先开始了加价。

  “三千五!”加价的声音,铺天盖地的的袭来。

  ……

  场上的价格不断的攀升,只是一转眼的功夫已经到了六千的高度。

  在休息室内的花千殇并未着急的加价,只是闭目养神耐心的等待,足有一万金币的他,还有时间来等待着。

  转眼到了尾声,价格悬浮在七千好一会了,花千殇的双眼陡然睁开,是时候了。

  就在花千殇准备报出价格的一瞬间,一声不和谐的语调响彻整个拍卖会场。

  “一万!”话声一落,整个拍卖会场都安静了下来。当下众人的视线集中在一个年轻男子上面。

  男子一袭白衣,样貌还算俊俏,只是惨白的脸色配上没有血色的嘴唇,给人的感觉非常阴森。看到了此轮加价的人后,大多数人面露忌惮之色。场上随之响起了小声的议论。

  “你看是血宗族长之子的儿子血吟,听说他们血宗所修炼的功法,是专们采阴补阳的,甚是恶毒!已经有不少少女惨遭毒手,被他看上的女孩算是毁了。”议论之声此起彼伏。

  “你不要命了啊,当心被血吟听到,惹来杀生之祸……”

  在场的众人同情的看了一眼铁笼之内的少女,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

  颜如丽看到此次加价之人也是眉头一皱,虽然她只是负责调动气氛,让商品的价格尽量卖出高价,但看到血饮那**的笑容还是微微摇了摇头,对于后者的名声显然颇为无奈。出于职业的关还是微微一笑说道;“一万,还有比一万更高的价格吗。”

  在血吟旁边有着一位老者,站起了身,冲着拍卖场所有人双手抱拳说道:“此轮竞拍大家也看出来了,我家少爷势在必得,希望大家不要昏了头……”

  在场外的方富州看到了此番情景,不禁无奈的摇了摇头,会前所说的注意事项是针对绝大多数人的,而它血宗却不在此列。

  血宗、剑刃佣兵团、城主府并列为阿诺顿三大巨头,三大势力相互制约,血宗最为人痛恨,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可谓心狠手辣,剑刃佣兵团跟城主府也是对他狠的牙痒痒,无奈血宗宗主血无心初灵境后期强者,所以有着这种实力的强者作为后台,没有人敢打他们的主意……

  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来形容花千殇再适合不过,在听到会场内的议论之声。

  “砰!”花千殇手中的水杯,轰然破碎,散落一地。

  “两万!”突然一声刺耳的声音在场内快速的传播开来。

  “什么?"正端坐在座位之上的血吟感觉到不可思议,在阿诺顿还有人敢跟他叫板,望着血吟那阴沉至极的脸色,老者终于坐不住了盯着声音的源头喝到:“在下血宗护法血鹰,不知能否卖我一个面子让出此次的商品,否则……!"

  ……

  ……

  那赤裸裸的威胁,仍谁都能听的出来。

  “我管你什么血鹰血吟的,老子今天就是要定了!”花千殇径直走出了休息室,对着血鹰所站的方位破口大骂到。

  “这是哪里来的小鬼,看样子年纪不大,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这小子叱喝,这是打血宗的脸啊”

  “已经好久没人敢这么跟血宗叫板的了”

  拍卖会场再次陷入了小声的议论之中,不过还是被在场的血宗等人听入耳内,顿时在场的血宗之人有些坐不住了。血吟更是气的脸色铁青,血鹰极为隐晦的对着旁边的一个大汉使了使眼色。大汉仿佛接受了某种命令点了点头。

  “磞”!只见大汉一个纵身向着花殇冲了过来,太突然了!毫无任何征兆!

  “够了!”宛如一声惊雷一般在拍卖会场之内响起。突然一个壮硕的身影出现在了花千殇的面前,右手随意的一挥,大汉的身体仿佛受到了什么冲击一般,身体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往着原本的方向“飞”了回去。倒在拍卖会场的石壁上,不醒人事……

  “好快”花千殇到第一口凉气,身为灵士的自己居然没有发现此人的存在。傲视同龄人的花千殇第一次有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花千殇目瞪口呆的看着挡在前面的身影,冷不禁的打了一个寒颤,这人如果是敌人恐怕我现在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吧。

  花千殇前所未有的想要获得实力,那种生命无法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感觉让花千殇非常难受。

  一颗强者之心在花千殇的心中慢慢生根发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