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3 15:29:1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狼姻传说
  4. 第3章 成人仪式2

第3章 成人仪式2

更新于:2018-03-17 11:01:53 字数:2736

  第三章

  跟着严姑来到了祭祀大厅,映入眼帘的是满屋的刀枪棍棒,仔细一看,原来各式各样的兵器都有,而最远的一个小角落里才放了一堆笔墨纸砚、琴棋书画等风雅之物,反而是刚进门的地方放着一些生活中生产东西的一些工具。

  站在那些生产工具旁的精瘦男孩指着那些工具对身边的人说:“我可不要点化到这些鬼东西,要不然一辈子就只能平平淡淡的当个普通人了。”狼姻听到大致也明白了,看来今晚就是决定他们这些人一生命运的日子,而自己又究竟能点化到什么呢?

  看一个巫师跳完一大段祭祀舞之后,成人仪式也正式开始了。

  “第一个,离原!”

  听到严姑的喊声,一个清秀的少年从人群中快速走了出来,一张稚气未脱的脸上带着少年特有的自信,只见他走到大厅的正中,闭着双眼,双手合十对着祭祀台行了一礼。随着他的行礼,满屋的物品似乎都在骚动起来,相互撞击出剧烈的声响。

  突然,兵器中飞出了一个亮光,只见光团中是一把青色长剑,长剑飞到少年头上旋转了几圈,最终化为光影钻入了少年的身体,凝香玉满意地点了点头。

  “哇,他点化了长剑,以后就可以成为一个剑客了,太厉害了。”

  “天啦,第一个就点化了长剑,我开始觉得压力好大了……”

  周围传来了一阵阵的羡慕声,少年得意得扬起了小脸。

  “下一个,赵虎!”

  严姑的声音再次响起,一个蛮头蛮脑的小胖子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他一脸激动的跑到祭祀台前,双手合十深深的行了一礼,又是一阵骚动后,一个大大的开山斧飞了出来,直接化为光影飞到了小胖子的身体里。小胖子开心得直蹦,那身上的肉一阵乱颤。

  “哈哈,还真是配他,不过,还是好厉害,又是一个战斗兵器……”众人又是羡慕又是嫉妒的看着他调笑着。

  “下一个!”

  一个娇滴滴的少女,缓缓的走了出来,狼姻一瞧,原来是常常挤兑她的谢美娇。只见她妩媚得对着众人笑了一下,然后走到祭祀台前缓缓的行了一礼,骚动很快消失,不过大家没见到有任何兵器飞出来。正当大家疑惑的时候,从门口的那堆生产工具中,飞出了一根平时做女红的绣花针。谢美娇瞪着一双大眼,不敢相信地看着那根针飞到了自己身体里。“不,怎么会这样!怎么不是兵器!我不要绣花针,我不要一辈子做绣女!”谢美娇像疯了似的拍打着自己的身体。

  凝香玉柳眉一皱,冷冷的说道:“拉她下去,直接送到绣纺!”

  “不……谷主,我不要做绣女!我不要!!”看着渐渐远去的谢美娇,大家一阵唏嘘。

  凝香玉盯着众人冷声说道:“大家看到了,点化过后,是什么就得干什么。天生什么命就得干什么活!”

  众人安静了一小会,马上恢复了刚才的喧闹,似乎谢美娇一事是再平常不过的小事,又开始关注和祈祷起自己的命运来。

  狼姻看到平时傲气十足的谢美娇落得如此下场,也不禁叹了口气。

  看了太多有人欢喜有人忧的情形之后,终于轮到了狼姻。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快步走到了祭祀台前,一双猩红灵动的眼睛环视了四周之后,便闭着双眼,双手合十的行了一礼。此时的严姑也紧张得拽紧了衣角,凝香玉也很是激动得站起身,一双漂亮的凤眼火热得盯着狼姻。

  大家都忽然安静了下来,静,还是一片寂静,甚至连兵器的骚动声都没有。狼姻也纳闷的抬起了头,翘着小嘴,用询问的眼神望向了严姑。

  正当严姑准备抬脚的时候,狼姻全身发出了荧荧白光,一只毛笔从远处的角落飞了过来,围着狼姻旋转的几圈之后,化为一道光影就要钻进狼姻身体,只听“铛”一声,毛笔便啪嗒掉在了地上。

  “啊?怎么回事?她点化的笔进不了她的身体!”

  “说她是妖女还不信,现在信了吧,不过,她这妖女也太逊了吧,居然才点化一只笔!”

  “喂,我说,这算什么啊?到底算不算是她点化的?”

  “谁知道呢!嘘,别说了,快看谷主的脸色不对劲……”

  ……

  此起彼伏的嘲讽声,引得狼姻一阵手足无措,严姑也表情复杂的看着狼姻。再看凝香玉,一张冷得像冰一样的脸拉得老长,一声不吭得转身离开了祭祀大厅,边走边说:“狼姻一无是处,限三日之内离开凝仙谷。若要不从,立即杖毙!”

  “啊!谷主这次怎么这么严厉?”

  “嘘,小声点,看不出来是故意针对她么?”

  “这次真是有点过分了,虽然平时不喜欢她,不过她也没有做过什么坏事。”

  “唉,都不知道以前为什么讨厌她,大概就是羡慕她漂亮吧。”

  ……

  在一阵议论声中,狼姻呆呆的走到严姑面前,一脸惊慌地看着严姑,“娘,为什么会这样,姻儿哪里做错了?”“姻儿没有错,是娘错了,保护不了你。”严姑抱起狼姻,眼泪也止不住的往下流了出来。

  回到木屋的房间,严姑拉着狼姻的手说:“姻儿离开也好,姻儿大了,也该出去见见世面了。远离这里,做个开开心心的小丫头。”

  “娘,为什么谷主要赶我走?难道因为我是妖吗?”狼姻呆坐在木椅上,想着今天凝香玉说的一些话。严姑倒了一杯茶递到了她手里,说道:“不管姻儿是什么,娘都爱。人也好,妖也罢,都是生命。姻儿要用一颗真诚的心去看待别人,才能感受到别人的真心。谷主不安好心,但是,我的姻儿长大了不是,可以自己出去看看外面的天地。而且……”思虑了一会儿,严姑继续说道:“而且,娘几年前也曾发现有仙人和妖族来找过姻儿,我想大概跟你父母有关。但是,来者似乎都不善,故为娘没有把你交出去。你也应该去寻寻自己的身世。我的姻儿仙气十足,想来也是有一位漂亮的仙人的母亲吧。”

  “母亲?”低低的喊出这两个字,狼姻的眼睛终于慢慢恢复了一点元气。

  “姻儿,娘这里有一封推荐信,你拿着这封信到奥亚公国去,那里有一所学校,你可以去那里学习,既然姻儿点化了笔,说不定,我的姻儿会成为一代名人哟。”严姑故作轻松的笑道,“娘有一位学姐在那里做导师,正好你去那里可以有人照应,为娘才更放心。等我的姻儿成为大有作为的人之后,一定会寻找到自己的身世的。”

  “好了,姻儿快休息吧。”严姑转过身去,拭掉了眼角的泪花,快步走出了房间。

  一阵轻烟飘过,墨仙出现在了狼姻面前。墨仙悠闲得说道:”好了,开始今天的练习吧。”

  “墨仙爷爷!我都难受死了,还要我练习什么呀!我要被赶走了啦!”狼姻几乎快要暴走了,双手使劲的揉着额前的头发。

  “我知道!”墨仙给狼姻摆好平时练习的物件,平静的说道。

  “知道还要我练习!”狼姻几乎快要哭了。

  “当然,呆在这种地方,你永远都不能成长,迟早都要离开的,只是早晚的事,所以就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练习还是要天天练的。”墨仙严肃的说,“离开是好事,明白吗?”

  “可是,我不想离开娘。”狼姻抱着软枕,把头埋进了枕头里。

  “小丫头,不要再乱想了,认真面对吧。你也应该学着长大了,而且,也不能让你喜欢的娘为难了。开始练习吧!”墨仙拍拍她的头,转身化为轻烟钻进了沁玉笔。

  狼姻想了很久,终于拿起了桌上的笔练习起来,猩红而灵动的双眼前所未有的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