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07:13:25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刹那红尘
  4. 002 师门

002 师门

更新于:2018-03-16 17:22:28 字数:2082

  清野门,取义自兵策,坚壁清野,肃穆威压,果真是一番兵家气派。

  尚且存着几分疑虑,彦明他隐藏在街角的阴影里,细细观察着那扇森严古朴的木门。而挡在他身前的,那条大汉正紧咬着牙,牙龈都流出了鲜血,因为少年五根修长细腻,精致绝伦的手指,正搭在他的脊梁上,锋利程度不逊于精铁匕首的指甲更是深嵌在血肉之中,剧烈的疼痛让他一动都不敢动,生怕触怒了身后这个小煞星。

  「哼,先让你小子蹦跶一会儿。等你一进门,老子必定让你尸骨无存。」大汉的眼神闪烁过一丝阴狠,心中大骂着,他是清野门的内部精锐,心理素质也是一流的人物,在受制于彦明的时候,他也计划着等到彦明混进清野门时,击杀此僚,恐怕这小子也不会知道,清野门内的暗哨布置有多么紧密精细。

  「休息一下吧。」淡淡瞥了一眼,彦明的心思纯净,自然察觉到了这家伙暗怀鬼胎,话刚落地,他五指一扣,这条大汉被轻而易举地捏晕了过去,然后就被他拖进了一条幽暗的小巷。

  收回神念,他略微有些踌躇,是应该直接去登门拜访,还是暗中偷偷进去,思量了一刻,他还是觉得擅自闯进很是失礼,于是乎,走上门阶,轻轻叩响了木门。

  咯吱,门被拉开,就见一个脸上有着淡淡皱纹,眼睛闪烁着锐利光芒,穿着宽松衣服的中年人探出头来,看到门前站着的白衣少年,轻皱了下眉。

  「你有什么事?」中年人似乎看出少年并非本地居民,说的竟然是汉语,而且还带着淡淡的中原乡音,这无疑让彦明心里笃定了几分。

  「我想求见吴文轩前辈。」彦明恭敬地拱了拱手,他虽然现在也算是一派掌门,但玉虚门仅有他一人,倘若以名声而论,只能算是不入流,自然不能和那种大宗教的领袖,像基督教教皇,少林寺方丈这样的人比。

  「你是哪里人,怎得认识大师傅?」中年人上下打量着他,询问道。

  「小子赣州人士。」彦明想了想,拿出身上那块玄虚玉佩递给了他「请代传见,且说故人子弟请见。」

  「请稍等。」清野门的上层基本都是华侨,因此对华人很是客气,再加上这少年似乎还认识理事会的会长,中年人捧着玉佩像是抓着烫手的山芋,匆匆忙忙跑了进去。

  没有让他等候多久,那个中年管家似的人物,把玉佩还给了彦明,微微躬身,左手朝内一撇「请随我来。」

  沈彦明跟着管家才刚踏进青翠欲滴的庭院,就立时感觉到了数十对充满敌意的目光落在他的要害部位,他的步履没有错乱,只是不动声色地以神念扫视着周围,这清野门的确称得上的虎狼之穴,虽然看似宽松,一个明哨都没有,但就在这看似空旷的庭院里,至少埋伏着三十余人,他们趴在屋顶,伏在树丛,躲在树冠,一旦他有所异动,他相信,这些精锐会在第一时间出手。

  会客厅,一副气势恢宏的马踏联营图挂在雪白的墙上,彦明安静地坐在红木椅子上,端着盏瓷杯,茶水里漂浮着几片毛茸茸的茶叶,味道倒真是不错。

  「你就是天奇的弟子,不错,很不错。」

  就在他品茶的时候,一个声音从门口传出,沈彦明只感觉到空气之中一阵气流掠过,眼睛一花,就看见一位苍老身影大马金刀地坐在居中的红木太师椅上,白发飞舞,目光落下来,令得他心脏猛地一跳。

  「小子玉虚门沈彦明,见过前辈。」沈彦明起身行礼道。

  「天奇难道没有教过你礼节吗?」听到彦明的措辞,吴文轩哼了一声,周围的气流顿时一滞,战场上千锤百炼的杀伐之气,慢慢笼罩了整个大厅,让彦明也感觉到了很大的压力,他虽然修为不弱,但还是心里没谱。

  「前辈虽曾为玉虚门中人,奈何已经脱离。」彦明承受着庞大的杀气,一字一句说着,不卑不亢「小子不才,忝为玉虚掌门,却不敢堕了先师之名。」

  「竟然能承受住这样的杀气,这小子确实不简单,假以时日,也不知会成长到何等地步,天奇,你收的好徒弟啊。」

  吴文轩心中思量,慢慢收敛了杀伐之气。

  彦明感到身上一松,暗自松了口气,这才抬起头,打量起这位曾经是上代玉虚门大师兄的老人。这位老人看似衰老,其实却是生机内敛,参悟的竟是枯禅的功夫,难怪比师父还要年迈的他,还能活到现在。只不过枯禅虽然能延缓生机,但代价是失去再进一步的机会。

  「…老夫虽然出了玉虚门,但与天奇仍有故友之谊,唤你声贤侄,不过分吧。」

  「那是小子高攀。」

  「贤侄既然至此,想必天奇…」吴文轩闭上眼,布在眼角的皱纹,露出了股淡淡的哀伤。

  「先师仙去已两载。」彦明低下头,轻声言道。

  「…世事无常,世事无常啊。」吴文轩长呼了口气,似乎要将胸腔里的悲郁全部吐出来「贤侄此来,想必是要践诺吧。」

  当初吴文轩是玉虚门的大师兄,但是当时的掌门却属意于他的师父沈天奇,吴文轩心中不平,不仅出了玉虚山门,还取走了玉虚二经中的『太清丹经』,成了兵家炼气士。

  待得沈天奇继任了玉虚掌门后,曾亲自来日本找到吴文轩,这两师兄弟向来感情甚佳,相谈也甚欢,但即使如此,吴文轩也拒绝了交还『太清丹经』,这无疑成了沈天奇地一块心病,吴文轩承诺,倘若天奇地徒弟能接下他十招,就奉还『太清丹经』。

  在遗书中知晓了此事,彦明自然是义不容辞,而今他修为初成,又是结成金丹,身上带着股无比锋锐的气势,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趁势而行,这也是兵家所谓的士气。

  「喏!」他不远千里,为的就是践行师父的遗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