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9 00:19:16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精灵纪元少年维克

更新于:2018-03-18 07:35:16 字数:2144

字体: 字号:
  :

  暴风雨从来不让人开心。北方的暴风雨尤甚。

  然而当今夜的暴风雨肆虐丛林的时候,一个骑手却隐隐出现在树林里。

  他无声无息,小心翼翼。坐下一匹白马被雨打的瑟瑟发抖。这骑手仿佛是一个影子,全身裹在乌黑的斗篷里,即便是如此大的风雨也吹不开他的兜帽。他轻轻的安抚着胯下的坐骑,驱动向前,每一个转弯都走进树林最深的阴影里。不只是因为狂风还是因为寒冷,抑或是警觉,他全身绷紧。哪怕在这风雨下有一丝不合常理的躁动,他都会勒紧缰绳,静静的伫立几分钟,仿佛在警觉的观察着四周。

  这片森林乃是亚特兰大陆北端的最后一片巨大的老林,当地人称之为黑森林。再往前就是几百公里的丘陵,然后是高耸的圣丹布朗山,山后就是无人可知的北方之海。黑森林的古老同许多其他森林一样,在这个世界最初就已经存在。它的最深处,就连最富有经验的猎人也不会轻易踏入。

  森林的年龄很难估计,最老的丛林可能在这片大陆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这样古老的一片丛林,没人能说清里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到底藏着什么秘密。关于这些丛林的传闻也是源源不绝。轻易踏入这些丛林的人很可能这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亚特兰大陆北端这些偏僻乡村的老头们虽然颇喜欢讲故事,关于这一点到是一点也没有讲错。

  这个风雨中奇怪的骑手好像并不知道这一点,他走的甚至不能叫做路,都是些野兽经常经过而留下的踩倒的草。

  突然,周围的空气仿佛一颤,不像是风,若有若无。骑手猛的勒紧缰绳。马儿早已疲惫至极,又被风雨吹的浑身发抖,又冷又饿,早已受不了,恢儿的一声就要嘶鸣出来。说时迟那时快,骑手猛地从斗篷中拔出一拔银光闪闪的长剑,剑锋一落,硕大的马头被整个砍断,骑手,翻身按住马背,一个倒悬轻盈的翻下马,转身用背托住倒下的马身,沉重的马身一砸,骑手忍不住轻哼一声,但还是接住了。他将死马轻轻放倒,转身按住佩剑,一声不响的蹲在草丛中,屏住气息观察周围的动静。

  整个过程悄然无息,全被暴风雨的呼啸声淹没。

  他聆听着,暴雨撕开浓密的树荫,大树的顶端微微颤动,不时露出电闪雷鸣的夜空,大雨从空隙间瓢泼而下,击打着树干草叶。

  可能是精神紧张的错觉。骑手轻吁了一口气,缓缓地站起身,还好剩下的路途并不遥远,走路也能在天明前到达。他顿了顿身,又清又快的身影闪现在树林中。

  才过五步,霎那之间,四处都是破空之声,仿佛有东西急速撕开了周围的空气。骑手大惊失色,飞速矮下身形。十几只黑羽箭在骑手头上凌空而过。四处喧嚣骤起,一下子风雨声似乎也不过如此了。

  几十个骷髅身披简陋的盔甲,手拿刀剑战斧蹿出丛林,森森白骨在闪电的照耀下,发出可怕的亮光。

  “别让他跑了!”领头的骷髅士兵一声嘶哑的大吼。其余的一拥而上。

  骑手握剑在手,翻身要转到树后,却发现一支黑羽箭将他的斗篷定在了树上。一个骷髅已经冲到近前,挥斧就朝骑手的脑袋砍去。说时迟那时快,骑手猛一发力,拉断了斗篷,一个滑步闪开。战斧的锋刃“咚”一声闷响带着斗篷没入树干里,一时难以拔出来。骑手起身反手一剑将骷髅的头骨砍飞。

  他向后一跃,浑身暗银色柳叶甲,上面纹着高高跃起的独角兽和飞散的喷泉,他消瘦却肌肉虬结,苍白的面庞,金色长发披肩而下,盖住一对尖尖的耳朵,翡翠色的眼睛闪着绝望而愤怒的光。

  一个精灵。

  第一个骷髅被斩了首,余下的甚至都没愣一下,估计他们也不会有情感吧。一窝蜂的冲上来挥刀就砍。

  精灵剑锋一划挡住一柄斜砍而来的长刀,刀是骨头做的。他随即将剑尖一斜,骨刀用力过猛,直接划到了一边,将身旁另一个骷髅拦腰砍断。精灵一个转身,一剑掀飞了这个骷髅的头盖骨。

  大雨磅礴而下,草地泥泞不堪。要想一个人从这样一群骷髅中间脱身,可是有些天方夜谭了。他们是已死之人,不再有恐惧。他们可能是古代的勇士,也可能来自不知名的荒冢。死后被格玛瑞的死灵法师复活,将灵魂献给恶魔,成为他的骷髅大军。对他们而言,看见活人就是一种痛苦,他们发疯似的仇恨,发了疯的嫉妒,嫉妒这些活人的生命,仇恨一切鲜活的生灵。这批军队源源不断,早已在外面混乱的世界恶名昭著。

  精灵且战且退,堪堪挡下一刀,侧面又是一斧。本来泥泞的草地就是湿滑无比,即便是精灵也难以在进攻与防守中保持平衡。不知什么时候从侧面包上来一个骷髅,拦腰就是一斧,精灵匆忙回身,剑虽已触及斧刃,步伐却已经难以调整了。这一斧子力道极大,精灵脚下一划,竟然被斧头的力道带离了地面,狠狠地摔在地上。

  他翻身想爬起来,却再也没有机会了。

  冲在最前面的骷髅兵一刀从上至下,砍在精灵的右臂上,那一条手臂带着银剑崩飞出去,一声惨叫,夹杂着鲜血溅了一地。

  其他的骷髅闻见血腥味更加疯狂,瞬间包围上来,刀剑相加,只是几秒钟精灵的惨叫就停止了。

  夜空中一声炸雷,一颗巨大的乔木被劈中着火。暴雨毫不顾忌,滂沱而下,地上鲜血汇成了一条小溪。

  骷髅头领上前喵了一眼,空旷的眼窝里闪烁着两个红点,这就是骷髅的眼睛,格玛瑞死灵法师的杰作。

  无需确认是否死亡了,假如肉酱还能站起来,那真是奇迹了。

  骷髅头领对自己的杰作很满意,他咔咔的干笑几声,颌骨一开一合,带着手下扬长而去。

  十里外一个偏僻的小村庄里,小木屋中,维克猛地惊醒。他瞪大了眼睛望着屋顶,聆听着屋外的暴风雨,再也没有睡着。

  这一天,维克16岁。

字体: 字号: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