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5 22:54:22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血鸦爵
  4. 第十七章 黑暗序曲

第十七章 黑暗序曲

更新于:2016-04-24 18:42:02 字数:4054

  塔扎娜的话说得很是巧妙,对于聪明人来说她已经透露出来了足够多的信息,比如她只承认杀死了乔尼,比如她承认的是杀死乔尼,而不是像之前人们推论的那种,让乔尼被动地自杀。

  不过那是对于聪明人,比如亚尔林,比如齐牧,也许也包括这艾琳在内的几位少女,但对于其它人质来说,这简直就是在承认“我是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几位少女尖叫着簇拥到一起,几个原本若有所思的女孩被尖叫声吓了一跳后也跟着尖叫起来,场面一下子就乱了!

  亚尔林听到后再次愣了一下,他低下头,右手离开了弯刀的刀柄,用力地一甩自己的斗篷,行了一个最为标准的贵族礼:“我明白您的意思,不过对那些残渣的清理我想在场的人并不会在意,您的这次救援就已经足够表示出您的立场,真的已经足够了!“

  看得出来,亚尔林像用某种头羊效应让尖叫的女孩子们冷静下来,但这种长篇大论对少女们的作用远远没有达到亚尔林的预想效果,少女们依然在尖叫着,并且在试图拉拢艾琳和另外一名冷静的女孩子加入她们的尖叫。

  齐牧冷眼旁观着事态的发展,他感觉这群少女与其说是害怕,倒不如是将自己这些天的害怕发泄出来,只不过之前一直没有什么机会,按照塔扎娜的形容,这群小姑娘是自己撬开锁,跑出来的,跑出来后首先遇到的是可以让她们隐身的大姐姐,这个时候这种逃生的欲望无疑能够压抑住她们的恐惧感,之后亚尔林与齐牧闯入,又用惊险的战斗把小姑娘们的尖叫按回嗓子中去,直到现在,两伙战斗者互相交换情报的过程中产生了让她们能够接受的,可以用来发泄的信息,于是女孩们开始不顾一切的尖叫,她们不是没有脑子想出塔扎娜想表达的意思,不是没有被亚尔林潇洒的动作触动心扉,只是心底里更喜欢这个发泄的途径罢了。

  这种时候很难通过劝这种方式把结束小姑娘的尖叫,只有通过权威的威慑才能让她们冷静下来,在场的每一个人无疑都不符合这一点,那只恐爪龙反而倒是有点机会,不过齐牧看那家伙蠢萌的样子,估计没有自己这种脑子里说话的超级能力,所以也没什么作用,而且齐牧也不准备离开这里,这都闹成这个样子了,对方还没一点反应,那估计真的是全员出击去干什么事情了,没准真的作死去偷袭市政厅了呢,现在这里空荡荡的只有一个入口反而成了最危险的地方。

  当然前提是这里真的是空荡荡的。

  齐牧想了想,绝定还是用一下自己广播的能力:“你们真的没有看到敌人吗?”

  “什么意思?”塔扎娜回过神来,也不去试图平息那些贵族小姐们的情绪:“你想守在这里?”

  “如果他们真的全体出动了的话,那没有比这里更安全的地方了吧!”齐牧继续说道,并抬起头看看四周,艾琳明显是听到了,亚尔林一副被吓到却又疑惑无比的样子应该是只听到了几个词,那只恐龙在冲自己瞪大了眼睛,看起来属于无线电台的一员,而在哭在叫的女孩子中看不出什么效果来,用她们进行测试自己的心灵通讯能力明显是一个错误选择,齐牧接着道:“我现在已经是尽可能的选王更多的人脑子里砸信号了,如果这个时候还有你说的那种能进行心灵交谈的敌人,现在已经领着其他人冲上来了吧,这些贵族小姐们的吵闹也足够惊动这里留守人员了,如果真的有的话!”

  “喂喂,刚才是你在说话吗?”亚尔林也离开尖叫集团,走了过来:“我听到一个男的声音,是曲奇?我记得鸦类的确有着模仿人类语言的能力,但是像这门清楚这么有条理的发言……”果然不亏是一家人,齐牧这闭着嘴也依然认为是在说话。

  “曲奇是魔法兽啦!”艾琳高兴地说,她似乎认为这是一个万能答案。

  “哦?是吗?”亚尔林说着抬头看了看在自己左侧的恐爪龙,先是低头看了看对方收起来的爪子,又抬头看了看那没有露出利齿的嘴:“叫声叔叔……”

  “我认为你也许应该叫我叔叔!”恐爪龙口吐人言道,然后在亚尔林吐出脏话的时候,身体一缩变成了齐牧在梦中见到过绿色精灵:“我也自我介绍一下,亚特兰·绿爪,我一位精灵,一位德鲁伊,然后嘛”绿色的精灵顿了一下冲好奇地看过来的女孩子们微笑着道:“是乔尼死亡凶手的帮凶。”

  “你何必呢,绿爪。”塔扎娜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没有在说什么,不知道是在问德鲁伊自曝身份,还是在说为什么去吓唬那些女孩子,

  “我觉得这只红鸟说得有道理!”亚特兰耸耸肩,这动作让齐牧一时间有点迷茫,这位精灵比亚尔林看起来更像是街头的混混:“留在这里让我同这位猞猁出去看看也许是个更好的选择,如果真像他说的那样,一群黑帮在上面袭击市政厅,躲在这里无疑更加安全!”

  “你不要忘记我们是来做什么的!我们穿越黑炎森林并非是给这些孩子们当保姆的,你不是给这些女孩子们当英雄的!”塔扎娜恶狠狠地道,这种“我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的发言又惊起一片尖叫。

  “与其给世界当英雄,其实我更喜欢给这些小姐们当英雄的啊!”亚特兰摊了摊手:“我和猞猁老兄去门口看着,你们检查一下这里,如果没有问题我们就这么做了!”

  两个人的对话又是一股庞大的信息量,这两人穿越了某个叫“黑炎”的听起来就很危险的森林,跑到这个城市是给这个世界当英雄的,齐牧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准备外穿的红色内裤和能射到天上的探照灯,但实力看起来还是有的,而除此之外,这个精灵绝对是位浪子,而且还没泡到塔扎娜大美女。

  塔扎娜脸色突然变得奇怪,亚特兰则是头也不回的跑到走廊入口那边,亚尔林则是嘿嘿地贼笑着看着齐牧,艾琳则是一脸震惊。

  卧槽,我刚才全频广播了?齐牧赶紧收拢自己心里的念头,他现在依然没有搞懂自己这心灵交谈的能力,他很确信亚尔林和艾琳都绝不具有这种能力的,也就是按照塔扎娜所言,他们是不会主动接受自己传递出的信息,是需要自己定向发送才可以,但刚刚自己可没有在心里选什么收件人,只是一溜神而已啊。

  亚尔林已经笑完,开始检查四周的房间,一直没人管的女孩子们终于意识到了自己行为的不对,停止了她们长达十多分钟的尖叫与惊慌失措,跑过来要求回家,塔扎娜很是潇洒地一脚踹开亚尔林打开到一半的门,木质的房间门,翻飞着镶嵌进了里面房间的墙壁上,让少女们尖叫技能CD,开始了新一轮的尖叫。

  艾琳气呼呼地瞅了塔扎娜一眼,跑去安慰自己的同学,小姑娘其实也没有多少胆子,但是现在她身边有着齐牧,亚尔林,面包三个靠山,胆子自然大了很多,足够冷静的她清楚现在应该做的并非是抱怨塔扎娜的行为,而是稳住自己这些同学们,不让她们给真正办事的人添乱。

  塔扎娜笑了笑,转身前往第二个房间门,亚尔林收起自己的开锁工具跟了过去,只有齐牧跑进去看了看里面,这座房间大概是个卧室,而且是那些等级比较低的人住的,4米见方的房间里有5张床铺,几乎把整个房间位置全部占据了,一个看起来像是摆放武器的架子上空荡荡的,是这些半精灵们出门的一个佐证,房间里弥漫着一种汗臭味,让齐牧了解到了大厅里铺张浪费的花朵并不是仅仅为了装饰。

  检查完齐牧追了上去,亚尔林和塔扎娜已经在开第四扇门了,塔尔林拿着他那种很像“九连环”的工具在开锁,而塔扎娜则在讲着乔尼的死亡经过。

  “……真的只是一场意外,比刚才我踹门还意外!”塔扎娜向亚尔林解释着:“我和绿爪为了某种在世界上蔓延开来的怪物穿越了黑炎森林,然后一头撞上了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那里的乔尼,他,他神情有些不正常,就像喝醉了一样!”塔扎娜说着一些齐牧不了解的细节:“他身上的物品的确都是他自己丢弃的,一件件的,他的耳环,他的鼻环,然后是衣服,一边脱一边骂着,然后他就看到了我!”

  “当时他好像以为是在城市里面的哪件酒馆中,我是这样认为的,他把我当作了夜莺,而且应该是受他压迫的那种,他向我扑了过来,而我杀了他!”

  “在那之后,我并没有把他扔到河里去,那条河里有你们不了解的危险。”塔扎娜继续说着,而齐牧则想到了那天晚上被塔扎娜消灭的鬼面蟹,如果她早就知道那里面有那个的话,那么的确不会把乔尼扔到河里,那和直接毁尸灭迹没什么区别,“我把他留在了靠近森林的荒野里,想着某只野兽可能会很喜欢这顿加餐,那把匕首的确是我的,一个简单的异能可以让匕首比弓箭更加危险,我想他之所以抓着那把匕首应该是因为临死前下意识的动作吧。”

  不,那家伙的动作明显是在往里捅,而不是拔!作为第一个检查了尸体的齐牧很清楚这点,但如果之前那种可以转换人的常识的力量真的存在,那反而能够说通了,乔尼并非以为在酒馆想睡觉,而是因为自己的认知被扭曲,所以把自己的财物一点点的抛弃,胸口在他的力量下刺破心脏的刀子也是他在努力地想拔出来而已,于是塔扎娜这个第一位凶手并不是幕后凶手,而同样是被对方利用的一员而已,齐牧不知道塔扎娜被利用是恰好还是对方有意的行为,三身之蛇是谋划这一切的元凶还是说同样是被利用的一环,那种扭曲了人常识的力量到底是什么,有什么用?只是为掀起一场暴乱吗?

  原本有些眉目的案件重归于迷雾,事情变得更加的扑朔迷离起来,齐牧在脑子里考虑着,没有注意到听到齐牧发出的心灵预言而好奇地回头的艾琳,没有注意到塔扎娜和亚尔林对目前场面的猜测,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眼前慢慢浓郁的红色。

  红色!危险!面包!齐牧用心灵力量发出了警告,扭过头却发现亚特兰一脸无辜的站在门口看着自己,没有任何遇敌的样子。

  不是那边的话,齐牧扭过头,亚尔林已经打开了眼前的门的锁,而这次不用亚尔林推,一只好像长着腐烂了的鱼的皮肤的手就自己拉开了铁质的大门,伴随着一股恶臭,一头仿佛用死掉的鱼、腐烂的老鼠和畸形儿组合在一起的人出现在众人面前,而他后面则有着更多同样扭曲的人体,这些数量庞大的人形们一同聚集在这间房间里,没有发出一丝声音,房间里布满了绿色与黑色的黏液,伴随着门的打开,这些黏液一点点的流到了大厅上,怪物们扭过头,看着门前的2人1鸟,虽然并不确定对方的眼睛长在哪里,但众人还是相信它们做出的是一个看的动作。

  “嗯?发生了什么吗?”女孩子们也停止了尖叫,这种如同深渊降临的情景所带来的冲击力足够压抑这些少女们的喉咙,在走廊位置发现了不对的亚特兰因为视野关系,反而看不到门里面的场景,他等了等没见塔扎娜给出信息,自己在脑海发出了提问。

  “咱们是不是打断了一场,宴会?”齐牧在脑海里向其它几人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