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3 11:48:48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血鸦爵
  4. 十六 元凶现身

十六 元凶现身

更新于:2016-04-23 22:32:12 字数:3943

  灯火通明的走廊宣告着潜入的正式开始,齐牧探探头,走廊里空荡荡的,并没有齐牧所担心的被一群正准备出门的犯罪份子们堵个正着的迹象,齐牧稍稍放松了身体,第一步这算成功了。

  亚尔林伸出手把齐牧按回到他衣袋中,齐牧乖乖地没有发生抗议,他这只鸟在室内的显眼程度明显是要超过懂得专业技术亚尔林,特别是亚尔林这件衣服在外面看着还颇为花哨,但到了这室内环境下,反而特别容易融入周遭的环境之中。

  齐牧再度回归口袋里,通过衣服上的缝隙看着亚尔林的移动,亚尔林的移动特别地稳,身子甚至没有上下的起伏,整个人好像滑行一般从一个柱子后面潜入到另一个后面,他的一只手始终摸着负在背上的弯刀,但却没有丝毫拔出来的意思,这大概是在担心反光,齐牧心中想着,那把被亚尔林当作纪念品的利刃在他那小宅子里都反射着渗人的寒光,特别是伴随着亚尔林的故事与弯刀上的血,让齐牧一直感觉弯刀上带着一抹浓郁的杀气,这种武器在交战的时候无疑是一把难得的兵刃,但现在这种情况下,刀刃的反光只会增加暴露的可能性。

  从走廊里拐了一个弯,辉耀的大厅出现在不请自来的两位潜入者面前,真的很难想象地下如此开阔如此雄伟的一座建筑,高达十米的房间在天花板上布满了灯火,明晃晃的灯光投下来,在用黄金与名贵木材装饰的房间中反射得更加耀眼,由各种颜色的花朵组成的花海在墙壁上铺开,浓郁的花香在整个房间里弥漫着。

  亚尔林已经停止了潜行,不仅由于在这种金碧辉煌的房间内,潜行的动作毫无意义,反而可能更为显眼——从各个角度反射而来的光,以毫无死角的姿态笼罩了这大厅中的每一个物体,其光芒之盛甚至已经有了无影灯的效果,整个大厅里看不到任何一个可供躲藏的阴影,而大厅里也是空无一人,只有一只绿色的恐龙站在房间的另一头,凶狠地瞅着亚尔林。

  没有人!这是齐牧的第一个念头,这比一头活生生的恐龙出现在他面前还要另他惊讶,恐龙再怎么灭绝也只是在地球上的事,这个世界可没有直径10公里的小行星跟地球进行了接吻,自己这只魔法兽比恐龙还要稀有,但没有人可就是个不得不考虑的大问题了,以齐牧7年的潜入游戏经验来看,一场没有敌人的潜入行动本身就意味着陷阱,可能是被假的人质欺骗,也可能是遭到早有预料的敌人的团团包围,也有可能是所有敌人去反偷袭你的本部,总之这种情况往往意味着某种特别特别糟糕的事件的发展。

  不过那是对于齐牧来说,对于亚尔林来说,眼下的情况已经足够危险了,龙这种东西永远跟极度危险挂着钩,一名成年人可能在持有武器的情况下反杀掉一条狼,也有可能从一头猛虎的口中逃生,但是与恐龙近距离接触并活下来的,至今也只有武者的案例,普通人绝无幸免,而虽然亚尔林本身已经算得一名武者,但对面那看起来极为壮硕的绿色恐龙也不是那么好对付。

  恐龙低吼一声,俯下身子,迈动步伐冲亚尔林跑了过来,左右脚大拇指处露出了巨大的钩爪,钩爪在大理石的地面发生摩擦,产生刺耳的声响,亚尔林右手拔出自己的弯刀,左手轻轻按了按蠢蠢欲动的齐牧,示意还不是时候,然后又伸到自己怀里掏出一颗从酒水里拿出的蜡丸。

  恐龙的速度很快,非常快,比齐牧见识过的任何一个陆地生物都快,它并没有直接向亚尔林冲来,而是想借助速度绕到亚尔林的背后,不过即便他速度再快,也属于生物的范畴,远还达不到凭速度让亚尔林原地转动都跟不上的地步,但亚尔林也绝不好受,他并非在简单的旋转着,每次转动他都需要调整自己每一块肌肉,调整自己姿势好让自己能以最佳防御姿势面对对方,这种调整并不轻松,考虑到野兽与人体力的差距,亚尔林不敢确定到底是谁会先露出破绽。

  恐龙的圈子越来越小,亚尔林的速度越来越开,这是一个很关键很关键的时刻,亚尔林现在只要一次调整不到位,恐龙就会扑上来直袭破绽,而恐龙若是自己出了什么差错,亚尔林手里的弯刀也能在瞬间攻过去,不过两者相较,亚尔林却是更为危险,恐龙的扑击只需一次就足以致命,而他的弯刀仅一次的攻击最多也只是重伤罢了。

  但是亚尔林口袋里还有齐牧,有齐牧这个伏兵,没有人能想到一个和自己交战的对手的口袋里还有着伏兵,一只恐龙则是更加想不到,于是亚尔林突然卖了一个破绽,大腿的调整慢了一拍,大腿的错位无疑导致了重心的不稳,一个武者重心不稳往往就意味着战败,即便是恐龙也懂得这个道理,对方双腿一蜷,就扑了上来,没有张开血盆大口,而是高高地跃起,露出自己的两只巨大的钩爪,向两边锋利的刀刃冲亚尔林的两个肩膀划下来,如果只是攻击亚尔林的脑袋,只会被亚尔林手中的弯刀封住攻击路线,然后在其一个调整后失去这次进攻的时机,但如果攻击方位是两肩的话,再好的武者都只能防守住一处。

  但亚尔林没有防守,他那错位的右脚也并没有调整,而是一个蓄力,整个人反攻了上去,如果不考虑到亚尔林自己的脑袋距离钩爪更近的话,这的确是一股强而有力的攻击!齐牧甚至在恐龙的眼神中看到了不解,这支恐龙明显看不懂亚尔林这把自己脑袋送到爪子上的来的行为,齐牧咧了咧嘴,挣破口袋向恐龙袭向亚尔林脑袋的钩爪攻击过去,他感觉自己已经看到了恐龙被自己撞掉平衡,然后被亚尔林一刀砍掉头颅的景象。

  脑海的中的景象突然间破裂了,齐牧眼前一片血红,比被鬼面蟹攻击,被半精灵蛮子按着打的时候更鲜艳,更浓郁,同时脑海里一阵声响传来:“小曲奇,小心!!”

  是艾琳!齐牧目瞪口呆,然后听到当的一声,自己和恐龙的利爪狠狠地撞在了一起,而亚尔林则同一个飞来的人形撞在一起,两人两兽一同翻滚着,砸到了大厅的墙壁上!

  “曲奇!亚尔林叔叔!”艾琳的声音不在脑海里了,而是真正的听见了,齐牧睁开眼,看到了向自己跑来的艾琳。

  这是什么情况?齐牧摇了摇脑袋,挣扎着爬了起来,这只恐龙比自己想得要厉害得多,一对钩爪竟是前所未有的厉害,如果不是亚尔林给自己编的链子甲,这下怕是已经不好了,哪怕是有这样一间魔法护具,齐牧也感觉自己身体颤得要命,羽毛怕是又掉了不少,这家伙看起来也是一只魔法兽,艾琳现在过来怕是有危险!

  “好了停手!都是自己人!”正在齐牧准备伙同亚尔林再度展开一次进攻时,一个颇为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齐牧眨眨眼,向亚尔林那边瞧过去,果然是自己曾经见过两次的身影,第一次是在溪流边救了自己一命,第二次则是在梦中,自己变成了艾琳升级版。

  “曲奇!亚尔林叔叔!”艾琳再一次叫道,并且成功地跑了过来,一把把齐牧抱到怀里:“哇!曲奇,你来救我!你来救我呢!唉?我爸爸呢?”

  这是什么跟什么!齐牧挣脱了臂骨与肋骨的挤压,试着在脑海里叫道:“艾琳?”

  艾琳身体明显震了一下,好奇地看着齐牧,突然更加高兴了:”曲奇?是你在说话吗?曲奇你会说话了!“

  不不不,这明显不是说话啊,齐牧为了提醒艾琳嘴巴一直是紧紧闭着,但小姑娘显然没有想那么多。

  “你们先冷静冷静!这里不是闹的时候!”同样是大脑里的声音,但声音却是那位神秘的塔扎娜美女。

  “心灵谈话虽然快捷,但是比声音更加危险!”塔扎娜换成了嗓子发音:“特别是在这种情况下,缺少足够训练的新手,总是在向范围内每一个可能的接受者发送者自己的思念,我们不知道你会不会把这里的某人同样当作接受对象!”

  是这样吗?齐牧歪了歪脑袋,算了你说是就是吧,现在这种情况也不是跟艾琳慢慢解释的时候,先逃出去再说吧,不过现在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

  亚尔林明显是跟齐牧有着同样的疑问,他收起了弯刀,爬起来,并把塔扎娜也扶了起来,不过没有去碰那只恐龙:”这里的敌人是你们消灭的?“

  “不,我们进来时就是这样,塔扎娜站起身,然后打了一个响指,空无一人的大厅里陡然出现十几个身影,齐牧擦了擦眼,的确突然出现了一群人,而且好像就是那些被绑架的人质。

  ”这是?魔法?我刚刚好像还看到一只半透明的手,都是你干的?“亚尔林问道,齐牧注意到他的右手有意无意间并没有离开自己的弯刀。

  “算不上魔法,只是一些异能,和你们的魂能同本同源,但又完全不同!”塔扎娜摇摇头:“你是在这里听我讲2小时关于传承的故事,还是准备先逃出去?”

  齐牧有点愣,半透明的手,他记得上一次那个牛犊子大的鬼面蟹就是被那么一只手掏掉了心脏而死,自己掉毛也是在抹了这家伙的药膏之后的事情,齐牧再看看爬起来东张西望一脸无辜样的恐龙,心里确定,这美女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自己眼前的那片血红肯定就是那手的原因,自己偷袭这恐龙的一瞬间也被这魔女偷袭着!齐牧一阵后怕,如果不是这魔女被什么撞飞了,自己小命不保啊!对了,刚刚这魔女隐身在一边偷袭自己是怎么飞的?

  然后,面包那褐色的身影才出现在齐牧视野里,友好地冲齐牧“喵”了一嗓子,再摆摆他钉锤似的尾巴,再一次在齐牧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靠,都有一手!齐牧在心里又一次惊了,他本以为自己眼睛够厉害了,但没想到被塔扎娜魔女的诡计给蒙骗了过去,一群人在自己眼皮底下,都没有找到什么不对,而现在面包在自己面前现形又消失,自己眼都不眨地瞅着那里也只能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这原本对这票魔法兽的优越感转眼就被打击没了!

  “希望出去后你还能跟我这个小卒子讲解一下!”亚尔林那边的对话依然继续着:“感谢你救出这些孩子……”

  “你搞错了!”塔扎娜静静地说:“我与绿爪也是后面来的,我来的时候,不仅这里空无一人,就连这些小家伙们也打开了她们的囚牢,跑了出来,我在整个事件中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反而是帮了倒忙。”说着看了那绿色的恐龙一眼。

  亚尔林没想到对方这么直接的拒绝了,他愣了愣还是继续道:”无论如何,还是要感谢您的仗义出手!“

  “你没有听明白!”塔扎娜语气依然平静,没有任何起伏:“我在整个事件中起了反作用,我的意思并非是之前的战斗,我的意思是整个事件!”她看了看亚尔林,看了看齐牧,叹了口气:“自我介绍一下,在下塔扎娜,一名异能者,杀死乔尼的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