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12:09:28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血鸦爵
  4. 十二章 “塞德兹”先生

十二章 “塞德兹”先生

更新于:2016-04-20 20:28:45 字数:3379

  起伏的线条状的肌肉,与接近三米的身材至少在人类世界是个可怕的怪物,食指轻轻一点就差点带了亚尔林一个跟头更说明了塞德兹的力量并非虚假,但在齐牧眼中,这加好的肌肉也好,身体也罢,都只是镜花水月的装饰品,齐牧以他那神奇的眼睛起誓,这位像极了非洲黑叔叔的半精灵事实上还干不过艾琳,要知道艾琳虽然每周都有“剑技”课,但那与其说是让小姑娘们学会如何打架,不如说是让小姑娘们放松放松身体,顺便了解一下当今世界佳婿们,就像****的体育课培育不出职业选手一样,艾琳他们的剑技课也培育不出什么武者,否则只是跟魔法兽们一起玩长了些肌肉的艾琳也不会被尊称为“剑姬”了。

  所以说到底艾琳也不过是只没发育好,身体比较灵活,拿着把小匕首似的剑的小姑娘,齐牧怀疑艾琳那把短剑甚至从对方那一米厚的胸膛处扎过去都蹭不到心脏,装饰精美的银质短剑对这黑大个而言就跟支圆规似的,怎么想艾琳也没有胜利的理由,但齐牧的魔眼依旧在告诉齐牧:艾琳可以击败塞德兹!

  齐牧相信自己的眼睛,从鬼面蟹开始,到炮击事件,这双眼救了齐牧不止一次,唯一没有相信眼睛能力的那次也是唯一被打得住院的一回,在自己着急地想找关于艾琳线索的时候,这只眼又帮自己找到了前来与前匪帮成员塞德兹交涉的亚尔林,不被情绪侵扰,不因安逸迟钝,冷静,高效,绝对准确!这是艾琳对自己眼睛的评价,如果自己要上演一番《五官争功》的话,自己绝对找一个帅气地带着平光镜的青年扮演,最好还留着半长的头发,不过对于鸟来说,鼻子和嘴基本算一个器官了,是不是要找对双胞胎来……

  摇了摇头,齐牧摒弃了自己的杂念,现在可是正在战斗啊,哪怕对方看起来很弱,但他也毫无疑问的是只BOSS,不能放松警惕,不能疏忽大意,多少动漫主角因为一时疏忽造成了难以挽回的局面,多少魔王因为大意给了主角可趁之机?自己要小心,要小心!

  不断地提醒着自己,齐牧挥动翅膀向塞德兹发动了攻击,就像之前说的,齐牧相信自己的眼睛,不论对方有什么阴谋诡计,实力才是一切的基础,不知道对方有什么阴谋诡计的时候,试探一下就好了,齐牧以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冲向塞德兹,然后在进入对方攻击的一刹那,低下右翼,撑开左翼,气流被松散的羽毛挡住,形成了巨大的空气阻力,带动着齐牧偏转,在空中发出一阵呼啸声,这个小花招齐牧屡试不爽,在疾飞时变向,也只有他这种魔法兽的身体支撑的住,任何鸟类,包括雄鹰在内的都不会有着这种机动能力,齐牧每当采用这个战术,总能引起敌人的一次盲目进攻,找出一丝破绽,即便是面对那位蛮子时也没有例外,只是那蛮子超快的攻击频率压碎了齐牧小小的战术。

  而这次塞德兹以另外一种方式破解了齐牧的战术,不动如山,这应该才是最正确的破解方法,而不是像那蛮子一样用碾压的实力硬性破解,齐牧绕着对方转了个圈,这家伙看起来比自己想象的精明,能看破自己的虚招,难道真的是自己的眼睛……

  塞德兹狠狠地挥出了一巴掌,朝着10秒前齐牧所在的位置拍了过去!

  这是?网络延迟?完全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词汇从齐牧脑袋里崩了过来,齐牧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在打自己10秒前的身影,还是6秒后自己完成一圈后到达的位置,这种行动让齐牧完美的回想起当年在宿舍使用校园网顶着红色的网络延迟玩游戏时的画面,真是美好的回忆!

  不对不对!齐牧再次驱逐脑子里的杂念,虽然对方的一举一动跟“卡了”似的,但是依然不能大意!齐牧再次变向,这次绕开了对方冲齐牧7秒钟前和4秒钟前所在位置挥出的手掌,俯下身,在其腰间位置靠近塞德兹,然后在空中选择九十度,用自己还算完好的左翼从对方小腹开始向上一路切割,在全力施展下比市面上最好的刀刃更锋利的翅翼轻而易举地刺开塞德兹黝黑的皮肤,切开那岩石般的肌肉,然后在胸口附近受到了阻碍,有所准备的齐牧借着自己左半身子被阻止的惯性第三次变向,身体直扑那阻拦住自己前进的物品,双爪一抓,抓住了挂在塞德兹脖子上的一条金质项链子。

  塞德兹先生作为一位黑帮,自然没能免俗地戴着些分外招摇的手势饰品,像祖母绿的戒指。宝石蓝的手镯。雕刻精美的耳环,还有三条粗细不一的金链子,曾经跟鬼面蟹钳子进行过亲密接触的齐牧完全了解,向金银这种软金属是不可能挡得住自己的翅翼的,但是凡事都是例外,在这个有着魔法兽的世界里,魔法制品自然也是存在着,金银作为贵重金属,同样也是可靠的魔法载体,而且根据艾琳学校中所教导的,这是魔法存在的唯一路径——通过依附于某类物体上,这些魔法物品也像****的枪械一样属于绝对管制道具,由于魔法物品的生产需要炼金术士,而炼金术士的培养需要大量以及更大量的金钱,所以理论是,野生的炼金术士与未被登记的魔法物品是不存在的,这也是为何之前市政厅一直否认有操控人类精神的罪犯存在,因为全世界都没有关于这种效果物品的记载。

  但见到了那位塔扎娜掏出鬼面蟹心脏的透明手的齐牧,对这“魔法只能由物品作为载体才能存在”这一说法表示了怀疑,对方塔扎娜美女拯救了自己的那一下是用了什么道具吗?一个从来没有在课本上出现过的道具?齐牧感觉这也许比魔法师真实的存在着更加危险。

  魔法物品作为魔法的载体自然而然的有着普通金属难以媲美的硬度,在官方解释中,这是因为魔法力量代替了物体本身的力量,柔软的金银在灌入魔法后就变成了比钻石更坚硬,比金银更柔韧的魔法金属,齐牧的翅翼自然斩不断这样的项链,但取下来却是没有任何问题。

  特别是在这延迟的家伙身上!齐牧恶狠狠地想着,算是对自己刚刚被吓一跳的报复。

  原本还在挥舞着拳头的塞德兹突然间更急了,不过却不是抓向正在取下他的项链的齐牧,而是在那夸张的手舞足蹈,慌乱的样子简直是一名被取走奶瓶的婴儿。齐牧一边目瞪口呆一边继续地取下项链,却猛地感觉到这项链重量增加了好几倍。

  难道是什么防盗措施?齐牧想着,却看到项链上面多了两个黑乎乎的小手,而近3米高的巨汉随着自己的上升的行为也离开了地面!

  “这是塔酿的什么!”亚尔林在旁边大叫,并终于光明正大的喊出了脏话。

  齐牧感受了一下,挂在项链上的重量还没有艾琳重,完全在自己的承受范围内,当下也不客气,开始绕着办公室里乱飞,冲过柜子,在碰到墙的前一瞬间变向,拖着塞德兹在地板划过一圈又一圈,总之是怎么让自己的载客怎么难受怎么来。

  终于!那双黑色的小手再也受不了这种折腾,绝望地送了开来,齐牧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一双手上看到绝望的表情的,也许是跟自己滑过地面时,那双手不住地颤抖有关?

  总之,齐牧终于扯下了这件项链,高大的塞德兹先生也终于露出了他本来的面目!

  “一只鼠人!”亚尔林在齐牧意识到发生什么前喊出了结果,再度折腾掉自己三根羽毛的齐牧也停下来,看着载下去的塞德兹先生,齐牧感觉给这个种族命名的家伙应该刚毕业没多久,用这么直白的名字进行命名一定是没有考虑过人家的感受。

  倒在地上的塞德兹就是一只个头挺大的白色老鼠,比兔子还大一圈,双腿比普通老鼠也要长一些,有着人一般的关节,身上的衣服跟还是傻大黑粗的塞德兹先生一模一样,裸着上半身,下面穿着一个裤子,粉红色的尾巴从屁股那断了,还在留着血,齐牧四下看了一下,在一处地板上看到了几截断开的尾巴,看起来好像是自己刚才做的。

  而塞德兹那延迟般的动作与巨大的力量也有了解释,一件可以背在背上喷着蒸汽的机械手臂躺在他不远的位置,机械手臂看起来被齐牧玩弄地也掉了不少零件,露出了里面转动的齿轮,机械手臂在背带处有一小巧的控制台,上面是跟齐牧前世很小很小的时候流行的街机控制杆模样很像的操控装置,使用这种装置的话,再大的力气也是可能的,而且在着急的情况下,一通操作被人一套带走也完全符合齐牧的记忆。

  亚尔林看着倒在地上的鼠人,若有所思,他先走过去,看了看站起来能到自己大腿的鼠人,又抬起头看了看某个不存在的黑色影像,想了想,走到齐牧身边伸出手,谄媚地说:“大英雄,借用一下!”

  两句话,齐牧已经忘记了自己曾经计划杀死他的打算,满意地把爪子里的东西扔给亚尔林——巴掌大小的乌鸦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带项链的。

  亚尔林把项链戴到自己脖子上,瞬间,比之前更为高大,更加壮实的“塞德兹”出现在房间中,升级版的“塞德兹”挥了挥臂膀,看了看自己隆起的肌肉,又转过头,看着依然没有爬起来的真塞德兹,露出了可怕的狞笑。

  “小老鼠,我想你大概有些什么东西要讲解一下!”沉重而充满威胁的声音再度在这个房间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