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9 01:02:05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血鸦爵
  4. 七 瞬间爆炸

七 瞬间爆炸

更新于:2016-04-16 15:23:43 字数:4430

  齐牧并不是很了解古代的大炮,他只是从小说电影还有某10套节目的一些科普电影中有些了解,像是那些明清电视剧里风头出尽的红衣大炮,其实也只是十几磅重的前滑膛炮,至少在鸦片战争之前用的还是实心弹,一个大概10CM左右的铁球从炮膛里飞出,速度大概比疾驰的赛车快些,这种武器,打正了横扫半支小队是没啥问题的,但是想象电影里表现地那样,直接炸开来,那难度就比较大了。

  但那是地球,不是这个连蒸汽机都没普及的就已经用上电灯的世界,齐牧从来没有了解过这个世界军火的发展,毕竟这里虽然有报纸,但是并没有什么《世界军事》《轻武器》这类的杂志,反倒是有本名为《模范武者》的精装杂志,艾琳家还订阅了,不过齐牧感觉那更像是美女模特们的制服街拍……

  回到正题,虽然齐牧并不了解这个世界的武器发展,也不知道这些家伙们是不是已经搞出了电磁炮这类的杀器,但之前幻象中遇见的四分五裂的米罗绝不可能被一枚实心弹弹打成那样,那绝对是一枚开花弹!

  就像齐牧料想的那样,一枚圆滚滚的金属炮弹伴随着炮响,砸进了审判席,紧接着是一阵刺眼的白色光芒,已经远离了审判席的齐牧依然被一阵风压扫过,险些失去平衡,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从齐牧的听觉器官中狠狠的砸向了他的大脑,让齐牧再也无法维持住平衡,栽倒下来,原本还在挣扎的亚瑟和跟在后面的胖官员也是呆在当场,两人双腿软软地栽倒在地上也毫无反应,接着是第二枚,第三枚炮弹,足足六枚炮弹接连不断地砸进了审判现场,木质的审判席和法官席都被炸弹激起的烟雾覆盖,只有火焰的光芒透过烟尘露了出来!

  “埃德尔!”胖官员突然嚎了一嗓子向已经沦为一片废墟的审判席冲过去,亚瑟也反应过来,冲那边跑了两步,又愣愣地回过头,看了看齐牧,咬咬牙,继续向那边跑去。

  齐牧没有同亚瑟一起前往救人,他抖了抖身上的灰尘,飞向高空,由于这次公开审判要围观的人太多,所以审判地点并没有在传统的审判庭里面,而是在城市中心处的一广场上面,据说这里原本是实施斩首绞刑之类死刑的刑场,所以有人猜测是在审判完之后直接干掉米罗。

  显然市政厅的官员们都没有考虑到,这开放的广场也是对方搞恐怖袭击的绝妙场所,齐牧看着距离这广场不远的一处依然在冒着白色烟雾的房子,一振翅朝那处飞去,齐牧自问自己绝对算不上什么善良,但哪怕变成鸟类也依然残留着做人的底线,如果不是自己那神奇的能力再度发挥作用,别说艾琳的父亲,就是自己恐怕也很难幸存下来,不同于面对那鬼面蟹时因恐惧产生的无力感,面对炮击而产生的后怕顷刻间燃烧成了愤怒,他不清楚对方到底是谁,有如何的力量,内心由恐惧产生的愤怒填满了他的胸膛,他的大脑,他要揪出这幕后黑手,切开他的脖子,去什么侦探推理,现在老子要的是血与肉的交织!

  愤怒的齐牧撞开了木制的墙壁,然后,拿着水桶给炮管降温的半精灵们出现在齐牧眼前。

  半精灵!?齐牧愣在了那里,他以为出现在这的是幕后黑手,以一个离奇的轰动全城的案子把大人物们齐聚一堂,然后用炮击全部消灭,这听起来是多么高大上的计划啊,多么符合一个一直把所有人玩弄于鼓掌之间的邪恶boss,齐牧下意识的以为这一切都是那位至今没有现身的幕后黑手的杰作,完全忘记了那一直扬言要杀死米罗报仇的半精灵黑帮。

  他们真的做到了!齐牧看着那因为被水打湿,浑身上下都在冒着白色烟雾的大炮,有些不敢相信,半精灵黑帮不是已经解体了吗?怎么会拿出个这么牛的东西!

  半精灵们并没有给齐牧多少思考的时间,他们早就听说了割断自己十几个兄弟手筋脚筋的血色之鸟,哪怕没听说过的,见到齐牧在如此时间气势汹汹的破墙而入,也知道这不是什么盟友,屋子里的7只半精灵纷纷拔出自己的武器,3把匕首,2把长剑和一杆大斧子,还有个自作聪明的抄起盛水的水桶向齐牧罩来。

  齐牧眼前依旧一片清明,轻轻闪开罩过来的水桶,齐牧翅膀用力,切开对方的手腕,红和齐牧羽翼一个颜色的血液四下溅开,让齐牧的模样仿佛更加邪恶。

  “血鸟!”半精灵大喊,更疯狂地扑了过来,但连艾琳的剑技都比不上的混混们,连捕捉到齐牧的身影都做不到,匕首刺到空出,长剑架住巨斧,围在一起对付灵活的齐牧并非一个正确的选择,已经有位倒霉鬼被队友击伤,不得不退出战斗了。

  市政厅就被这样的家伙们一锅端了吗?齐牧感觉到一阵可笑,哪怕他们都只是棋子,但就像摧毁了半精灵黑帮的米罗一样,动手开炮的就是这些连剑都拿不稳的混混,他们有的甚至还没有艾琳大!

  齐牧上飞,然后俯冲落下,用自己爪子抓出了一颗眼球,然后突破刀光剑影扔到一旁的桶里,桶里已经有5颗同样血肉模糊的眼珠了,齐牧有点奇怪,曾经的自己即便是吃鱼眼的时候都会感到一些心颤,但现在心中没有丝毫的波澜,仿佛虐杀这些混混们就和吃面包没什么区别。

  7位半精灵在已经在发出恐惧的嚎叫,齐牧已经毁掉了门上的锁头,并把炮膛镶嵌进窗户的墙上,确保了这群混蛋们无路可逃,并且很小心地虐杀着他们,一人一只手,一人一颗眼珠,但他们的恐惧与笨拙毁掉了齐牧的精心计划,之前那个拿捅的家伙已经在混乱中被同伴误伤致死了,那斧头的家伙也因为流血过头趴在地板上苟延残喘,其他人身上也满是伤痕,血已经把整个地面染红,墙面也在一点点地变换着色彩,齐牧准备给那一开始就想逃跑的家伙身上加点伤口!他是目前身上的伤口最小的一个,也是他提醒了自己关好门窗,齐牧认为这有必要给些报偿。

  齐牧扇了扇翅膀,选了一个最短的路线,房间里已经没有人在手中持有武器了,接下来是让他们流尽最后一滴血,还是被撕成碎片就看齐牧的意思了。

  红色再度充盈了视野,齐牧下意识地拉升起来,但那坚硬的有着尖刺的金属棍子已经撕开了木制的墙壁抽了过来,躲在门前的半精灵的头颅瞬间碎裂开来,飞舞的棍子的速度也稍稍慢了一点,齐牧在空中一个前滚翻,从棍子上方避开攻击,却被那棍风带了个跟头。

  什么东西!齐牧赶紧离开墙面,以躲开想象中第二次攻击,但第二次攻击并没有出现,碎裂的大门露出一位瞎了半只眼睛的半精灵,不,说瞎了半只眼睛实在是一种美化,这位半精灵的右半张脸都似乎都被乱刀剁成了肉酱,然后再用烈火把伤口缝合,唯一完好的嘴唇也因为那半张脸的扭曲变得十分怪异,上身半裸着,露出的胸膛与腹部除了肌肉外就是老树根须般的伤疤,下半身围着一件熊皮般的东西,装饰的犬牙挂在腰间,一副野蛮人打扮,手里拿着一种双节棍般的武器,不过拿东西比双节棍粗长许多,顶端部分还有着锋利的金属刺,新来的半精灵看到齐牧,笑了笑,把沾着脑浆与血液的棍子拿起来,伸出舌头舔了舔,棍子上的尖刺刺破了他的舌头,让这位野蛮人的笑容更畅快了!

  一位,武者!齐牧虽然听过两次剑技课,但是也完全不了解这个世界的魂能到底是什么东西,只是知道很神奇,很不可思议,类似于斗气和魔法之间,是一种精神能力,但具体有什么表现就不了解了,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等级划分,眼前这货是什么等级更不清楚,但这半精灵给齐牧的感觉很危险,十分危险,甚至和被炮击前的感觉还要危险,淡淡的红色充盈着视野,自己的那种能力在告诉齐牧,躲开他,跑远点!

  但齐牧并没有,刚刚虐杀那些普通人只是让他稍微发泄了一下,但却因为被愚弄产生了更多的难以遏制的火气,齐牧并不介意尝试对付一下这位看起来很厉害的对手,怎么说自己也是一名穿越者,不刚次正面,那算什么穿越!

  很显然,齐牧又把被鬼面蟹虐的经历忘在了脑后,在空中绕了个圈,引诱着对方的攻击,双节棍这种东西攻击可远可进,拿着一根棍子甩另一根的话无疑可远加大攻击范围,能攻击在半空中飞舞的齐牧,但同样,过长的攻击会让对方收招变招变慢,只要对方稍稍露出破绽,齐牧就有信心凿开对方的脑子!

  但这蛮子完全没有那么傻,他猛冲一步,甩开棍子,整个人如同一辆绞肉车一般前进,沿路上的桌椅板凳纷纷化作碎片,齐牧拉高高度,对方也跟着一跃,带下齐牧几根尾羽。

  那是“杂技之靴”,魂能的一种技法,看着踩在墙壁上的蛮子跟在自己后面的模样,齐牧心中惊惧不已,齐牧记得这是一种已经很难的技巧,他能让一个普通人像杂技演员一般在高空中跳跃挪移,而对那些武者来说,这能让他们使出武侠电影中轻功那样的技巧,而且这种技巧是一种“连接”,而非一种消耗,只要用出,在使用者主动收招前,是不会有什么时间限制。

  这样不行!又被砸飞几根尾羽的齐牧降下高度来,飞到躲在一旁的半精灵混混中,用他们争取一下时间,齐牧心中念头一转,不对,一般这种情况下……

  果然,齐牧刚刚停下,那疯狂的半精灵蛮子就再次追了过来,丝毫不顾自己的同伴,手中攻击丝毫没停,6具尸体要么碎颅,要么心脏破裂,招招致命,齐牧大意之下狠狠地挨了一下,狠狠地砸到了炮管之中。

  炮管一阵震动,齐牧感觉跟骑了马一样难受,那半精灵又是一跳,挥着棒子砸了过来,齐牧难得找到机会,闪开对方的砸击,冲对方右眼一戳,半精灵一偏头,齐牧攻击立刻歪了,没有啄到眼睛,只把对方的耳朵截下半截。

  糟糕!这是对方诱敌之策!齐牧心中想着,果然见那带着尖刺的棒子从对方后脑冒出,转了个圈向齐牧砸来,拼着自己半个肩膀把齐牧再度按在了炮管上。

  太拼了吧!看着对方肩膀曲折的样子,齐牧一阵心寒,对方是一位疯子,一位真正的疯子,自己的进攻完全是凭一腔怒气,而对方则是绝对的疯狂。

  还是跑吧!齐牧心想着,却发现自己的右翼再度受创,而且比被鬼面蟹那次更严重,齐牧视野的红色再度浓郁了一些,齐牧一狠心,双腿用了,蹦了一截,半精灵的连击砸到了炮管上,将厚重的炮壁砸出个坑洞。

  齐牧离开迈着小腿向炮口跑去,于是双节棍立刻砸到了齐牧前面,齐牧就地一棍,躲开了第三下,卡住大炮的墙壁再也支撑不住,碎裂开来,大炮翻滚着滚到房间里面,给了齐牧片刻喘息的机会。

  好吧,机会只有一个,赌了!齐牧咬了咬并不存在的牙,挥动右翼,松散的羽毛在齐牧的意志下脱离的了肉体,激射出去,在半精灵小腿上擦出道伤口,半精灵露出惊喜的表情,用左手正了正自己的右肩,再度挥舞起双节棍冲齐牧暴风雨般袭来。齐牧以炮管我遮挡,四下闪避,钢制的炮管不断阻拦对方的挥舞,反弹力让半精灵那暴风骤雨般的挥击完全发挥不出来,只能在炮管上砸出一个又一个的凹陷,整个炮管都变了形状,以齐牧的目光来看很像是一个现代艺术的抽象雕塑品。

  齐牧略略一分神,没有继续站到炮管的掩护位置上,半精灵挥击猛地加快,齐牧慌乱地闪过第一下,然后被第二下击中,被抽飞了出去,半精灵狰狞的笑容更为可怖,弯下腰,露出狼捕食一般的姿态,冲着从房间裂开的墙壁飞出的齐牧,然后……

  炮管炸裂开来!

  挥舞着勉强能动的左翼钻出房间的齐牧松了口气,刚才自己没有听错,被不断做功产生了大量热量的炮管内果然还残留着一枚炮弹,魂石这种据说如果温度过高就可能爆炸的东西无疑就是炮弹的主要材料,而自己来的时候那些用水冷却炮管的半精灵并不是准备第二轮的射击,而是在制止里面炮弹的爆炸,自己赌对了啊!

  幻想着自己现在应该抽根烟,背对着爆炸的房间的齐牧,看了眼天空接近的黑点,眨了眨眼,彻底地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