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1:09:34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血鸦爵
  4. 二 溪畔死尸

二 溪畔死尸

更新于:2018-03-16 08:13:27 字数:3258

  血流很细,就像一根在水里蜿蜒的发丝,如果不是齐牧现在有着非同一般的眼睛,即便是在平静的水里也不见得能够看到。

  血丝慢慢地变得粗大,齐牧飞起来在一人一兽的目光中向上游飞了一段,然后飞了回来,停在和艾琳目光相平的位置,用黑色的眼看着艾琳,艾琳有些奇怪地歪歪头,完全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齐牧只恨自己现在没法做出表情,否则肯定给艾琳一个严肃的脸。

  齐牧与艾琳对视着,面包却察觉出了什么,拱了拱鼻子,发出一阵低吼,俯下身子,把艾琳挡在身后,注视着河道上游方向。

  所以我为什么没有穿越成一只猫科动物!齐牧遗憾地想,然后停到了面包头上,用翅膀轻轻拍打了一下这只大猫的脑袋,想告诉对方,不用太过担心,只是只尸体而已。

  一个人的尸体!

  一只精灵或者其他类似的什么东西,齐牧看着慢慢飘下来的尸体,他不知道这个世界里这种长耳朵的家伙叫作什么,这一个月的时间内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个可怜虫穿着一身褐色的短衫短裤,露着粗壮的胳膊与大腿,在这初春的季节里显得很不寻常,因为长时间泡水的原因,浑身发白,胸口的位置插着一把粗糙的匕首,血就是从那里流出进入小溪之中。

  齐牧往后看了一眼,艾琳身子在抖,不过她已经拿出了背上的短剑,刚刚脱离萝莉年龄层的少女已经宰过3只兔子和一头鹿了,对尸体的恐惧远没有同龄人那么大,只是人类形状的尸体带来的恐惧感即便是那些士兵也无法避免,齐牧甚至怀疑对这具尸体而产生的刺激恐惧的激素们艾琳分泌的比自己都少,只不过这具完全不会被激素左右的身体并没有因此产生恐惧的表象罢了。

  齐牧飞到小溪里,把这具尸体拖了上来,沾水的男性成年尸体比艾琳沉得多,完全没有齐牧所设想的精灵们纤细的感觉,不是面包打了把手,齐牧还要多废些功夫才行。

  “曲奇,你干什么?这个不能吃!”艾琳跑过来想推开齐牧,齐牧有点楞,小姑娘的思路很惊奇啊!

  ”是半精灵!“艾琳了眼尸体确认道,拿着短剑的手已经垂下,看起来没有那么害怕了:”得快点告诉布朗大叔他们!“说着就要招呼齐牧飞回去。

  齐牧摇摇头,这个动作他还是能够做到的,飞回到尸体旁边,上上下下的做着检查。

  “不能吃,坏曲奇…”在那保持被抓起姿势的小姑娘等了会发现施法失败,扭过头,看到齐牧又在围着尸体,又跑过来,但是看着齐牧的动作,迟疑了:“曲奇在做什么?面包你知道吗?“还问了问一旁的大猫。

  已经开始颜艺的猫科动物学者齐牧摇摇头,这是它学会的第一个人类表达方式,魔法生物不仅在身体上比一般野兽强上不少,智力上更是碾压包括猴子在内的野兽,齐牧认为面包这家伙的智商其实比艾琳差不了多少,只是一没人言传身教,二来生活环境问题让它依然充满了野性。

  尸体虽然浑身发白,但还没有出现大面积的浮肿,因为是在水里发现的,齐牧有理由认为这家伙刚刚死没多久,赤条条的身上没有丝毫财产,和头顶持平的耳朵上有几个孔洞,比耳钉的孔大上些许,应该是耳环那些东西造成的,鼻子与嘴唇上也有着类似的孔洞,再加上不知道是不是精灵特有的绿色的鸡冠头,齐牧可以想象这家伙活着的时候是如何一个杀马特的打扮。

  但这些装饰品都没有了,很可能是遭到了洗劫,但这家伙面对抢劫没有反抗吗?没有反抗的话又怎么会被杀?抢劫者从暗处出现,一击毙命?没有人会那么搞抢劫吧,而且完全不符合季节的衣服也是强盗给换上的?那这劫匪脑子病不轻了啊!

  “曲奇。”艾琳有些害怕地叫了一声,齐牧没有理会继续找着线索,他很喜欢这类推理,前世的时候什么《福尔摩斯》爱伦坡、阿加莎克里斯蒂小说,动漫柯南,英剧卷福,好莱坞萝卜福都刷了好几遍,此时遇到了这种命案哪能错过?而且不被体内激素左右的躯体,和细致入微的双眼提供给了齐牧良好的探案基础,这种待遇,前世哪里去找?

  匕首自上而下捅进心脏,不可能是背后偷袭,倒是有可能两人在密谈时被对方突然偷袭,但如果是密谈之类的情况又怎么会被洗劫一空?连生前杀马特的证明都不放过,而且这细心的摘下那些打孔的装饰品们的举动更一步说明了对方不是什么劫匪,否则人家抢东西直接扯下来就行了,人都杀了还在乎遗容?还是这身衣服,对方如果不是什么可以抗寒的奇行种的话,那么这身夏装在出门的时候就能告诉这半精灵什么叫春寒料峭,而且看那款式也不像是什么室内穿着的休闲服装,齐牧感觉更像是凶手避免裸体给其穿的一身最便宜的衣服,看看那光着的脚板也能确定这一点,完全想不明白的齐牧飞起来,站到了艾琳肩上。

  “回去吧,曲奇·~”艾琳几乎是在撒娇了,面包则是低吼一声,冲小溪伸了伸腿。

  这吃货还想着吃鱼呢!齐牧给面包打上了“吃货”的标签,不过转眼一想,对这野生大猫来说,人类尸体跟其他动物尸体也没啥区别,哪怕这具稀有尸体模样跟艾琳很像,但面包咬死的来抢地盘的大型猫科动物也不在少数,艾琳甚至为此得到了张豹皮,还拿到学校去显摆,所以对于面包来说,死人这破事哪有一周一次的甜点重要?

  “面包,我得去告诉布朗叔叔,下次再来找你玩!”艾琳以为是面包不舍自己,冲对方摆了摆手。

  面包认识这动作啊,一个飞扑,咬住了艾琳的衣角,嘴里发出委屈的呼噜声,一张猫脸蛢命地表现出了悲哀的神情,眼泪仿佛马上就要流下来了,这狡猾的东西知道只要拦住艾琳,齐牧也走不了!

  “面包~”艾琳摸着对方的脑袋,有些不知所措。

  齐牧只得飞到小溪里,抓条鱼扔上来,面包收起了眼泪,再抓一条,面包脸色恢复了正常,第三条,面包停止了吼叫,再来一条,面包松开了嘴角,最后一条,面包开心地放开艾琳,跑过来吃鱼。

  “面包再见!”艾琳开心地跟大猫道别,而齐牧第一次发现自己似乎有着泪腺这个神奇功能。

  在艾琳报告自己的发现后,城卫军立刻出动了,虽然只出马4个人,但明显是把这当成了一件重要的事情来看,齐牧了解到这城市里有一不大的黑帮,由半精灵们组成,这里的半精灵并非齐牧想的那种由精灵和人类结婚生出的孩子,而是由那种混血儿发展出的一个全新种族,身强体壮,心灵纤细,名义上是集成了精灵和人类双方优点的产物,但实际上也拥有两者共同的缺点,高傲但没有精灵那超脱的洒脱,有着人类的小聪明和精灵的固执,再加上曾经被双方一起鄙视了几百年,到现在已经成为了一种毒瘤。而这死了的倒霉孩子就是这家黑帮的一个首领,在三天前失踪,当时这帮半精灵就差点杀到市政厅,还好城主出面镇压下来,但也相当于把原本就易爆的气体压缩了一番,而这家伙的死讯无疑就是点燃炸药的火星。

  之所以只有4个人跟着去调查,是因为更多的人手被派去围困那家黑帮,齐牧看到所有去围困黑帮的家伙都拿着盾牌长剑,穿着金属盔甲,还有两车带着箭矢,简直就是去打仗。齐牧虽然不清楚为何这有着电灯的世界还玩弓箭,但看起来只有那队长级别的有着火枪这类武器。

  4人小队里除去负责和艾琳交流的布朗外,都很专业,不仅发现齐牧找出的所有线索,还在对方臀部,大腿内侧,小腿外侧,腋窝处发现隐藏过东西的痕迹,再加上这货一本书的偷窃前科,几人认为这几处的应该是很难被人找出来的。

  “看起来像是他自己交出去的?”4人中领队的也是唯一一名女性道,她名字叫贝丝,也算是艾琳的熟人。

  “匕首刺入的轨迹也像自杀,你看他的手,最后的动作应该握着匕首柄刺向自己的动作…“另一位士兵有些惊讶地说,这货跟艾琳似乎也认识,但齐牧没见过他,叫索压。

  “那些半精灵不可能相信的!”贝丝摇摇头:“布朗,你先带艾琳回去吧,这里并不适合小孩子!”

  “贝丝姐姐,我可不是小孩子!我是‘剑姬艾琳’!”艾琳挥舞了一下手里的短剑,然后被布朗一把抓住。

  “回去了回去了!”布朗高艾琳一头左右,艾琳在她的年龄段女性中属于个头比较矮的,再加上艾琳那异常不明显的第二性特征,齐牧认为艾琳的发育是不是晚了那么几年。

  “哼!贝丝姐姐,有什么发现记得叫我哦!”艾琳丧气地跟布朗往回走去,不过依然不忘了祝福贝丝,小姑娘已经完全忘记了恐惧,有了熟悉的大人陪伴在一边,完全没有和齐牧一起发现尸体时的害怕。

  齐牧站在艾琳肩上,看着三位聚在一起的士兵,感觉对方让艾琳回去的原因,似乎并不是少儿不宜那么简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