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7:27:25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两仪双子剑
  4. 楔子 神之兄妹 (世界观与故暗线)

楔子 神之兄妹 (世界观与故暗线)

更新于:2018-03-17 13:01:40 字数:1498

  光明总是与黑暗同在,天地间昼夜交替,生死循环,是为永恒定数。

  如若跳出生老病死,日出月落,又当如何?

  有一处地方,只会出现在鬼怪异谈,仙门传说之中。

  这里光明永远如同绚丽白昼,这里草木灵动,繁花锦绣无凋谢尽头。这里屋宇楼阁温华如玉雕琢。

  这里宽广纵横一望无有边际,无需用尺度衡量,其华美让人望而炫目,闻之神往。

  只是,这里仿佛如同造物者精心雕琢出的玩具,只是摊开无穷华丽,却不见丝毫生灵气息,草木悄然,静静茂盛。

  在花海最为繁茂之处,却有一缕红色最为醒目,那是一个身着红衣的少女,静静蜷睡在繁花之间,如墨色的长发掩盖住小半脸庞,仿佛圆润的美玉被黑色绸缎悄悄包裹一般。

  花海延绵不绝,无风自舞。清香从少女熟睡的脸庞上悄悄划过,又怕打扰了少女的梦。

  只是在刹那间,一个年轻的男子凭空而现,少女身侧的花木像被风色唤起一般,起舞的越发厉害。男子一袭白衣,黑发直批而落。面容与少女像似许多。他看着地上的少女,缓缓弯膝俯下,动作轻而柔。笔直的长发垂落到少女脸庞上,少女动了动睫毛,却依然睡的香甜,只是嘴角缓缓勾起弧线,像是梦到最为快乐的事情一般。

  片刻后,男子便靠着少女盘膝坐下,微风与花草的轻声嬉笑细语掩盖了两人的呼吸与心跳,这里没有太阳的光芒,仿佛光明便是天空苍穹的颜色。男子勾起少女的手腕,缓缓地握住。

  不知过了多久,当缠绕在两人身边的嬉闹的风声也似乎感到疲倦的时候。握在男子手中的少年小指尖轻轻地动了动。男子低头,少女明亮的郤子正看着自己。

  “醒了,睡得可好?”男子用手拂开沾落在少女脸上的花叶,语中笑意外露,他感觉少女的手动了起来,像是想要撑起身子,便轻轻按住;“不忙着起来,你的身子不好。”

  少女看着男子,却先是没有做声。两人的衣倔交缠在一起,红白相间,煞是好看。只是少女醒来后面容苍白的紧,隐隐有病态显露。她慢慢攥起男子的手,低低道:“阿哥。”

  “我。。。我又偷偷从丹房中跑出来了,阿哥一定是为了找我耽搁了自己的事情,阿妹。。。。。。又错了。”

  男子刮了下阿妹:“你呀,阿哥怎么会怪你,这里就只有你我兄妹两人,又有何事,是比你更让阿哥挂心的。”

  少女甜甜的笑了:“谢谢阿哥。这里好美,阿妹,忍不住。。。。。。。”

  男子笑着摇了摇头:“来,阿哥抱你,丹房内有阿哥刚刚熬好的药。等你喝完了药,便带你去坤境,那里阴暗幽静,还有你最是喜欢的星辰夜色。”

  少女点了点头,便被男子抱起,男子秀目微闭,便要念动法诀。突然睁开眼睛,定定看着怀中少女。

  如玉珠般的泪水从少女双眼悄然滴落,她看见男子睁开眼睛看着自己,慌忙抬起手,要擦去泪水,却被阿哥紧紧抱住。男子轻声说:“不要哭,有阿哥在。”

  少女摇着头:“阿哥。。。不用这样为阿妹费力了,阿妹心里明白。。。阿妹活不了太久。”

  男子脸上惊异之色一闪而过,只是低下头,轻轻抵住少女额头:“阿妹,是不相信自己的哥哥了吗?”

  少女看着自己的阿哥:“我去了乾境的伏羲阁,阿妹感觉的到,自己。。。自己虽然没有了记忆,但阿妹知道,自己的前世本来就不该活着,现在,现在。。。。。。”

  男子眉头一皱,冷声道:“你去了伏羲阁?”

  少女第一次看见阿哥面目如此,一时惊慌起来:“阿哥。。。”

  男子摇摇头:“无妨,阿哥也本来不该瞒着你。。。。。。”

  男子复而抬起头,天地如此灿烂美丽,自己的心境却哀凉起来,数千年来,自己与阿妹一直独自在此地,虽然自己的记忆时断时续,但前世的宿命彷如绕不断的丝线细密缠来。

  男子捧起少女的身子,悄声道:“阿妹,我们是神族,绝不会受乾坤天地间生死宿命的轮回。相信阿哥,阿哥要让你活着看到永恒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