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00:00:33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普照
  4. 另一片大陆

另一片大陆

更新于:2018-03-17 08:54:53 字数:3008

字体: 字号:
普照目录
共3章
  “爸妈,我走了,不用送了,我上飞机了。又不是没出差过,干嘛你们二老都过来?真是的”岚背对着岚父、岚母,像是犯错的孩子,不敢直视他们。

  “你这孩子,听你说时间要长些,来送你不是舍不得吗。你妈昨晚都没怎么睡,净想着你出门的事,我这耳朵都生茧了。”岚父的话让岚心里更加愧疚。作为一个传统的中国家庭,父母怎么可能会同意岚的想法。而他们,又怎么能知道,自己的孩子竟然是要去出家。这也是岚不敢告诉父母的原因。

  “好了好了,妈,回来我给你讲那边的见闻,我走了。”

  就这样,岚林踏上了自己追逐梦想的道路,未来遥不可知,而离别的忧伤近在眼前。岚不敢这么跟父母僵着,怕他们看出些什么,也害怕自己承受不了离别的氛围,改了自己的心意。岚不知道,他这一走,就是十年······。

  普陀山,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一,乃是观世音菩萨教化众生的道场有“海天佛国”、“南海圣境”之称。岚到达时已经是傍晚,由于夜晚寺庙住宿不对外开放,岚只好先找了家酒店落脚。夜晚,山上僧侣大多都已入定,安静的出奇,连虫兽的嘶鸣都很少听闻,岚信步于山脚,不自觉的被这气氛所引,驻足,陷入深深的思索,感悟以后的人生。月光洒在岚的身上,散发着隐隐的白芒,像是给他铺上了淡淡的银衣。这一幕,恰好被一位过路的白眉老僧收入眼中,嘴里啧啧称奇,竟拿起布兜里的画笔,凌空而动,像是在描绘什么,只是没有画布,看不出究竟画的什么。月下,这一老一少,一个闭目驻足,一个笔舞虚空,让人产生一种错觉,他们两个的角色像是发生了调换,那闭目的青年,反而让人觉得像是入了定的老僧。忽然,一声沉闷的雷声炸响,打破了此地的宁静。岚睁开双眼,却发现一白眉老者面向自己,手舞足蹈,情不自禁冒出个念头,“这老头神经病?”不由得转身就要离去,岚小时候从大伯那听多了什么牛鬼蛇神的,今天更是三更半夜看到一老头在自己面前发抽,实在让他难以接受,在他心里,不管这老头什么来路,还是先走为妙···

  “诶诶诶···道友,道友,请留步,留步。”这老僧的画作似乎还未作完,见岚要走,赶忙揣着笔跟上。“道友···道友,别急着走啊,今夜你我相逢,也是有缘,不如咱们寻一佳处,秉烛长谈,小酌一番,不也美事?”说罢便伸手去拽岚肩膀,岚骤然感觉到一股大力在肩头爆发,头往后一倾,仰面腾空,摔了个四脚朝天。这一摔,也彻底激起了岚的火气,“谁跟你是道友,你个和尚修道的吗?还道友道友的。还有,佛门清规,不准喝酒,你这老秃驴是哪里的和尚,我要去投诉你!”这老僧刚将岚拽倒,却也是一愣,作沉思状,继而摇了摇头,像是恍然大悟般。“施主,得罪得罪,贫僧见你在月下吐纳,与山川月影相映,误以为是修行中人,故而有了刚刚的无礼之事,还请施主见谅。”

  “修行中人?”岚听到这个马上来了兴趣,要知道,在这佛门道场听到这个词可就不一般了。“秃驴···不不不···师傅,您说的这个修行是什么意思?习武?”

  “非也,非也,施主,其实你们凡界流传的武术只是一种粗浅的炼体修气之法,难以入得了正统。现今的修炼法门主要有修道、修佛、修魔。也许有些种族另辟蹊径,但那些,均是小道尔,经受不了时间的催逝,以上我说的三种,都是亘古以来就存在的,经久不息。”

  “那听您这么说,这世界真的有佛,有仙?”岚虽然不相信,但对这些事情还是很好奇。就像他很爱看聊斋。

  “佛是确实存在的,现在佛释迦摩尼三千年前证得佛果,如今依然坐镇在大雷音寺。魔比较神秘,当年有魔尊与我们佛尊和道尊有过协议,不会轻易涉足佛道凡界,所以对他们的了解不多,但他们好血炼融魂之法,凶狠异常,你的天赋很高,希望施主以后还是不要碰到他们为好,不然说不得会被他们夺舍取材。至于道家,你说的仙是指的他们吗?我不知道有关仙的传说,只知道家讲求的修心,跳出轮回,不着五行,仙,山中有人,确实有些韵味。只可惜,道非仙,道非仙啊!”这老和尚说着说着,像是有所感悟,叹起气来。

  “额,老师傅,您说的这些真的很匪夷所思。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在见过你说的那些修行中人,我想如果他们真的存在,恐怕这世界不会这么像现在这般安静吧?”

  “施主,我知道你肯定会有这样的疑问。其实,你所生活的地方,被我们称之为凡界,也叫香火界,是各大教派搜集香火信仰之地。在这里,更本就没有什么修炼者,上界还有规定,修行者不得在此随意展示能力,防止造成凡界的恐慌,影响信仰的收集。有时为了增加信徒,上界才会派修者显化,造福一方。”

  “原来如此···,多谢大师相告。”岚假意抬头看了了天色,“不过今天夜已深,打扰大师清修,晚辈下回再来拜访吧。”开玩笑,岚可不相信这些鬼话,岚打心底认为这老家伙就是一类搞传销的。要知道,如果真如这秃驴所说,修者不显世间,那他为什么把这些事情告诉岚?不管是真是假,这老家伙必然有所图谋。

  “嘿嘿,施主,今天你可不能走啊。你知晓了这修界秘闻,如果让你走了,我可是要挨训的···劳烦施主跟贫僧走一遭吧。”

  “我@#¥%,我就知道你这死秃驴没安好心,可这事明明是你自己告诉我的,你这和尚,看起来人老慈祥的,居然还干传销的行当?你····诶诶诶····别拽我,衣服,衣服很贵的······我自个走,自个走可行?”

  岚已经彻底崩溃了,虽然知道这老东西“来者不善”,可这脸变得也太快了,臂力又大的惊人,挣都挣不开。

  “呵呵,施主,这路你自个可走不得,不然你不仅到不了,还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老僧说完,拽着岚便一步步往普陀山上走,岚整个人也早已放弃挣扎,任由他拖着走,说这是走也许不为过,这老僧像是在闲庭信步一般。可这岚就不这么觉得了,这哪是在走,博尔特也不敢跟他比啊。时间不久,老僧便在一处废弃的寺庵前停下。在这种旅游胜地,破败成这样的寺庵并不多见。老僧在把岚扔在院子里,自行先进了庵内,在大堂鼓捣了一阵,突然,岚的脚下生起一片六角波纹,光芒整个将岚笼罩。老僧呼了一声“成了”,也纵声跳入光内,手搭在岚的肩膀上,在岚耳边细语了句“要开始了,注意点。”岚觉得,有股暖流顺着老僧的手掌进入体内,还来不及细心品味,笼罩在光内的皮肤传来一阵撕裂的疼痛,就像整个人要被活活撕开,而且,竟然是真的被撕开了,岚生生的看着自己的肉体被撕成碎末,完全消散在空中,岚不敢再看下去了。这时候周身的痛感已经无关紧要了,一股死亡的恐惧瞬间袭上岚的心头。我这是要死了吗?我还什么都没有做便要死了?还有我的父母,我的朋友,还有思贤···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我怎么能这么容易就死掉···“爸,妈,思贤···”泪水顺着脸颊流进了岚的嘴里,很苦。“咦?泪水?我怎么会?”岚睁开了双目,看到面前一脸看白痴样的老僧正盯着自己。手里还拿着个茶壶,茶杯,已经摔在地上成了碎片。

  “嗯?怎么回事?我看到自己身体被撕碎了···喂喂,别笑,笑毛啊,笑!”

  “额,哼哼哼,是的,那是传送阵,传送时是那样的,现在没事了,已经到上界了。”

  “上界?”岚四下看了看,那破庙果然已经不在了。“这是空间传送吗?”

  “你可以这么理解。”

  “那我们现在这是在那颗星球?”

  “噗”老僧刚喝下去的茶水全吐了出来,“你能不能不要老拿你在地球那一套说事。那些存在于你们视野以内的都是我们让你看到的,如果在地球你能看到,那说明,那些星球跟你们地球一样,只是凡界,而我们现在已经是在上界了。”

  “额···那这里是叫什么星?”

  “······,”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