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1-10-16 23:42:35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天下刺客
  4. 荒村一

荒村一

更新于:2017-08-31 11:30:49 字数:9789

字体: 字号:
大秦六年,这一年的冬天特别冷。大雪纷纷扬扬地从入冬以来就没有停过。

整个天州都覆盖在一片皑皑白雪之中,天州百姓却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

在大秦帝国的北部有一座大山脉,名叫云岭,云岭物产丰富,各种各样的动物,植物生长在其中,是一个天然的聚宝盆。据说此山脉的主峰云岭峰高有万仞,高耸入云,山顶终年云雾缭绕,此时更是大雪封山,车马难行。

在云岭边上有一个村子,名叫荒村,山村不大,就十几户人家,住在这里的大多都是些山中猎户,平时就靠打猎种地为生。

在村子唯一的祠堂里面,有一个老者坐在上首,七十开外,虎背熊腰,腰杆挺得笔直,双目有神,他是荒村的村长。老者叫七叔,这是村里对他的尊称,小孩子都叫他七爷爷。

祠堂里的气氛显得有些沉闷,没有一人说话。

七叔看了下在座的一干人,向火堆扔了根树枝,开口说话了“长风,你对我们的现状有什么看法?”说完之后看着下方坐着的一个人,只见那人三十开外,身体不是很强壮的样子。

白长风看了看村长又看了看在场的其他人慢慢道:“就我们目前的情况来看,很不好,今年的雪都下了三十多天了都没见停下来,大家平时积蓄下的粮食很快就要见底了,如果这雪再这样下下去,我想我们就会断粮了,这么大的雪有些动物都冻死了,还有些不知道躲在哪里去了,都很难打到东西了。”白长风说完之后,整个屋子就陷入了一片沉默。

村长又看了看其他人,其他人都不说话,村长摆了摆手说:“既然这样,那大家都先回去吧,我和长风商量一下该如何打算。”其他人也就站了起来默默离开了。

众人走了之后,此时的屋子就七叔和长风两人,屋子就又陷入一片沉寂。

片刻之后,白长风开口了:“七叔,要不我到村子外的镇上去一趟,看能不能买点粮食回来。”

七叔看着窗外道:“大秦刚刚经历了战乱,百姓的生活情况稍微步入了正轨,可以安心生产了,可眼下这场大雪····哎”七叔沉默了一下又道:“镇上估计也没人能卖东西给我们了,在这样的环境下都应该没什么余粮了,还是想想其他的办法吧,,这一场大雪,可是苦了这天下的百姓了,不知道又有多少人会饿死冻死,哎······”

长风走到七叔身边,安慰道:“七叔,先不要着急,我们的粮食先还能撑几天,我们肯定能想到办法的,要不过几天我带几个好手往云岭里面去一点,看能不能碰到点运气?”

七叔转过头来,看向白长风,看到后者的眼睛充满了坚定,点点头道:“也只有这样了,只是苦了你了。”白长风也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村子的东南边上有间简陋的瓦房,在风雪中摇摇欲坠,屋檐下堆了一堆柴禾,墙上有几个大洞,用稻草胡乱得堵住,但是风还是呼呼的往里面灌,这就是白长风的家。

白长风推开了门走了进去,一个六七岁的小孩了顿时从板凳上站了起来跑了过来,叫道:“爹,你回来啦,我给你倒杯热水吧。”那男孩显得格外的乖巧。

长风抖掉身上的雪,坐在桌子边,看着孩子道:“白牙,我不在的时候你有没有偷懒?今天的字都会写了么?”

白牙端着水道:“爹走了后我就一直在练呢,都会写了,爹,来喝口水暖和一下。”

白长风接过水喝了下去,看着白牙写的字道:“不错,不过你要经常练,自上古以来,文字流传了千年,这都是大智慧的产物,知道吗?等过几天我要到云岭里去一趟,我不在的时候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这次去的时间不知道又多久,有事的话就找村长爷爷。”说完摸了摸白牙的头。

白牙看着父亲坚强地点了点头:“嗯,我会的。”

白长风看着懂事的儿子,虽然天气很冷,但是心头却是热呵呵的一片。

白牙坐在凳子上写着字,长风在旁边看着白牙写字,时不时的指点一下。

自从村长召集大家过后,荒村又归于了平静,大雪纷纷洒洒,没有停下的意思,风刮得呼呼直响。

三天之后,白长风敲开了七叔家的大门,开门的是一个壮实的青年,身体强壮,孔武有力,即使是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得到有一种爆发力。

开门的青年看到来人立即开口道:“原来是长风哥啊,快进来,外面的风雪可真大啊。”

长风对开门的青年道:“柱子,七叔呢?”

叫柱子的青年朝里面喊道:“爹,长风哥来了。”

七叔从里屋里出来,笑呵呵的道:“原来是长风啊,块里面坐。”

柱子的母亲也从屋里出来给了长风一杯热水,长风接过水道了谢,开口道:“七叔,我今天来是找你,是来商量生计的问题的,隔壁的王婶家从昨天起就没吃的了,我想了下,目前也就只有到云岭上面去碰运气了,不然大伙都只有眼睁睁地挨饿了。”

七叔听了白长风的话之后,脸上的表情也都严肃了起来,然后转头对旁边的柱子道:“柱子,你给王婶送点吃的过去,她一个人过得蛮辛苦的,她儿子在战乱的时候就死了,连个养老的人都没有,无依无靠的,也怪可怜的。”

柱子“嗯”了一声就去忙活了。

七叔又转过头来看向长风,:“长风,这次又要麻烦你了。”

“七叔哪里话呢,我白长风来荒村也有六七年了,平时乡亲也没少照顾我们,刚来那会没少麻烦大家,我已经把这里当成了我自己的家了,大家的事就是我的事,既然是我自己的事,那么我还有什么理由退却呢。”白长风打断了七叔的话说道,言辞恳切。

七叔看了看长风:“那好,你挑几个人,路上小心些,实在打不到什么就回来,不要太往里去了,毕竟这大雪天的也不知道有什么危险。”

白长风点点头:“这个我有分寸,七叔就把这件事给大伙说一声,明天我们就进山,只是白牙要拜托七叔了。”

七叔哈出一口白气,对长风道:“你就放心吧,白牙是个懂事的孩子,就放心的交给我吧。”

当天晚上,七叔把大家召集到了祠堂里面,对大家说了进山的事情,众人都没有什么异议,白长风挑了几个比较壮实有经验的猎手,商量好了出发的时间,然后让大家回去准备。

毕竟这次不比平时打猎,有些东西是要准备的,还有就是这次进山也不知道是什么状况,可以说他们是整个村子的希望了,这一路上的凶吉很难预料。

到了晚上,风雪更大了,有些树木承受不住大雪的积压断了,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在这沉寂的夜里听得格外清晰。

白长风从睡梦中醒来,躺在床上,看着身边熟睡的儿子,回想起自己这几年的经历,总是感觉到一阵无助和悲哀,自己当初带着白牙死里逃生,逃到了这里,慢慢的在这里安定了下来,白牙也慢慢长大,自己心中也就感觉到了一阵欣慰。

白长风给白牙盖好被子,然后穿起了衣服,摆开了屋子角落里的里的立柜,然后扣开地面的一块石板,石板下有一小槽,白长风从小槽之中拿出一长条布包。

白长风打开布包拿出一把剑,剑长三尺,宽二寸有半。

白长风轻抚剑锋,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走出房间在院子里舞起剑来。

顿时,只见整个院子中剑光闪烁,气势恢宏,仿佛壮士大唱战歌,杀人于千军万马之中,一往无前。

舞过半个时辰,白长风驻剑而立,气息平稳。

进屋把剑又放在了槽内后,白长风取下墙上的弓箭,又取了一把猎刀挂在腰间,取下蓑衣披在身上,带上斗笠,大踏步地走了出去。

白长风来到村里的祠堂,此时的祠堂中空无一人,白长风又站了半个时辰,昨天挑选的人才一一到来。

白长风看见人到齐了,看了众人一眼道:“各位兄弟,今天我们就要进山去了,我们身上肩负的是全村子的希望,所以我们要全力以赴。但是路上的危险大家也应该知道,其他的我也不多说了,七叔也给大家讲了,我们现在趁大家还没起来的时候就进山吧。”

此行一共七个人,白长风、柱子、还有的都是五个本村有经验的老猎手,白长风一行人踩着没过膝盖的积雪向后山走去。

而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在他们的身后,七叔带着一群人站在村口,顶着大雪,默默的注视着他们,没有一个人说话,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漫天雪花之中。

天渐渐地明亮了起来,七叔对众人道:“大伙都回去吧。”众人默默不语,几位老猎手的妻子都偷偷摸着眼泪,七叔拉着白牙的手往村里走去。

白牙转过头看着父亲消失的地方,问到:“村长爷爷,我爹什么时候能够回来啊?”七叔停下来摸了摸他的头,望了望后山:“应该很快的。”

在后山之上,白长风回头向后望去,只见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一咬牙,就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去,大雪不停地飘落,众人的脚步片刻就被大雪覆盖,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像根本没人来过一般。

云岭之中,白长风和众人走在大雪覆盖的路上,十分难走,平时打猎时走的路都看不到了,七人也就挑了些平坦的地方走。

七人走了一天的时间,渐渐地远离了荒村,在这一天下来,路上看到不少被冻死的小动物,好在这种天气下海不会坏,柱子一行人用绳子将东西串在一起挂在身上。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去,白长风叫众人停了下来,又派一人到周围看了看地形。

一会派出去的人回来了,带回来消息,前方发现有一个小山洞。众人大喜,决定今晚暂时在洞中歇息一晚,这样的夜里也就不用在雪地里过夜了,并且可以防止野兽的袭击。在这大雪天里,野兽很少捕获到食物,生命力差的早就死掉了,能活下来的都不是善类。

白长风一行人就到了洞中,众人将洞中打扫了一下,又拾了些柴禾,很快就生起了火,并用雪化水烧了热汤,就火烤了些东西吃,众人做完这些之后再用大石头堵住了洞口,就在洞中和衣而睡。

荒村之中,白长风家中,白牙躺在床上,七叔斜靠在床上,给白牙压了压被子道:“孩子,睡吧。”白牙用两只小手抓了抓被子,明亮的大眼睛望向七叔:“七爷爷,您说我爹什么时候能回来?”

漆黑的夜晚看不见七叔的表情,只听见七叔的声音平静地道:“白牙,不用担心,别看你爹看起来没你柱子叔叔壮实,但我还能看出来,你爹厉害着呢,白牙,你也有六岁了吧?”

“我过了年就七岁了”白牙小声道。

七叔又接着道:“当年大秦为了争夺天下,百万大军与大乾军队在白河边上大战,双方死伤百万,据说当时整个河面都是尸体,河水都被鲜血染红了,那可真叫惨啊。只是苦了咱们百姓了,不停地交钱交粮,还有人到处抓壮丁充军,我的几个儿子就死在了战场上,就留下你柱子叔叔了,还有多少人背井离乡,死在了逃难的路上。”

“你爹当年浑身是血地抱着你晕倒在荒村外的坟地,当时的你连哭的力气都没了,还是你柱子叔路过时发现了你们,然后才把你们带了回来,你爹当时就只有一口气,但是就是硬挺了过来。后来听你爹讲起,他本是白河边上的人,为了躲避战乱,一路逃难,在逃难的路上遇上了土匪,然后晕倒在了荒村的坟地,从那以后你们也就在这里住下了,这些年你爹没少帮我们,每次打猎回来他就把猎物分给大家,这些年苦了你们爷俩了····这次我相信你爹也会很好的化解这次的事情的。”七叔慢慢地述说着,像是在说给白牙听,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白牙在七叔的说话声中慢慢地睡去,屋里又恢复了安静,屋外依旧是北风肆虐,大雪纷飞。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天刚亮,众人起来收拾妥当,白长风在洞外发现了一些小型动物的粪便,便知道昨天晚上有小动物到这里来过,估计是想到洞里来躲避风雪和大型野兽的。但是白长风也没有去理会,而是吩咐众人出发。

白长风让众人小心地往云岭里面走,一步一步地搜索,众人一路上也发现了一些东西,甚至在几颗老松树里发现了大量的松籽,在山里的猎户都知道,松鼠这种东西很有灵性,能敏锐地感觉到冬天的情况,它们能感应到当年冬天冷不冷,会不会下雪,它们也能储存大量的食物过冬。众人收取了一半的松籽,留下一半给松鼠,然后继续往云岭深处行去。

众人又走了半天的时间,不知不觉地来到了两座小山面前,上面还能依稀看见高大的树木,两座小山一左一右,成合围之势,中间有一入口,宽有数丈,入口中间有一条带状的低洼之势延伸到两山之中,宽有丈余,看样子是一条河,河面早就结冰,一个老猎户跳到河面用脚使劲地跺了跺,发现河面坚实无比,于是大家走在冰面向里面走去。

就在众人将要走到两座小山形成的入口处时,白长风突然皱了皱眉,鼻子在空气中嗅了嗅对大家说到:“大家小心,有腥气,并且是猛兽。”

众人听了之后脸色变了变,赶紧刀弓在手,跟在白长风后面小心翼翼地向里面走去。

众人进到入口,突然眼前豁然开朗,只见前面是一盆地,宽有数里,三面环山,一条瀑布挂在前面的山峰之上,此时已经结冰的瀑布倒挂在山峰上犹如琼楼玉带,晶莹剔透,本来瀑布是最难结冰的,但是今年的冬天太冷了,居然结了冰。

瀑布下有一小潭,看样子是水流从高处冲击而下形成的。小潭边上有一山洞,洞中漆黑一片看不见洞中情况,但是此时的洞中却散发出一股实质化的腥气。

“吼…”突然从那洞中传来巨吼声,直震得脸色大变。

同行之中的众人都不约而同地望向了白长风,白长风感觉到众人的目光,道:“大家不用怕,洞中散发出来的是两股不同的味道,应该是有凶兽在洞中争斗,我们只要远远地望着就行了。”

众人听后脸色稍微好了一点,但还是紧紧握着手中的刀弓。

“吼…”突然又是一声巨吼,然后紧接着从洞中飞出一只白色巨虎,重重的摔在地上,那巨虎身子一翻,迅速地爬了起来,然后望着洞中不断低声吼着。

白虎长有丈余,通体纯白,四肢微微趴在地上,数寸长的爪子从肉里伸出,插进雪里,头微微低着,大嘴咧开,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口中低吼连连,双眼警惕地望着洞中。

“百灵虎”一个老猎手惊呼出来。众人也是大惊,据说百灵虎是云岭中的异种,身躯庞大,动作矫洁,只有在云岭主峰周围才能看到,没想到今天却在这里看见了,只是眼前的百灵虎还没有成年。

众人都感觉头皮一阵发麻。

白长风赶紧叫众人退后,分散开来躲到了树后面。而那百灵虎并没有理会众人,只是对洞中低吼。

突然,只见洞中喷出了一股股白气,白气之中又夹杂着黑色和红色的雾气。

百灵虎在看见那雾气的时候,赶紧往旁边退开了丈余,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就在百灵虎刚才站立的地方出现了一条色彩斑斓的大蛇,长有十丈,腰有水桶粗。

“七彩斑斓蛇”又一猎手惊声道。

七彩斑斓蛇也是云岭山脉中的凶兽,每年在山中没少袭击过进山打猎的人,死在七彩斑斓蛇之口的也不在少数,而更有传说道七彩斑斓蛇是七彩吞天蟒的后代,七彩吞天蟒能化身为龙。没想到今天却在这里遇到了,白长风看到眼前的龙虎争斗,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赶紧叫众人退后,退到出口去,众人再也不敢停留了,都飞快地往外撤,直到撤到了两座小山的出口出才停止,然后躲在一处巨石后面,远远望着百灵虎和七彩斑斓蛇。

只见七彩斑斓蛇吐着信子,蛇头高高地扬起,发出“哧哧”的声音,目露凶光。而那百灵虎口中巨吼连连。

突然,那百灵虎身子一矮,瞬间向七彩斑斓蛇扑去,犹如闪电般在空中划出一道白弧。

而那七彩斑斓蛇身子却是一扭,往后退了一步,长长的尾巴向空中的白虎抽去,白虎在空中身体一摆,在空中躲过蛇尾后继续向大蛇扑去,蛇尾抽在地上打起一大片的雪花,七彩斑斓蛇身体又是诡异地一扭,就躲开百灵虎的攻击。

白虎一扑不中,没有停留又猛地向大蛇扑去,顿时白虎和大蛇打在了一起,直打得雪花四溅,整个战斗范围之中立即升起一片片白雾。白雾将两大巨兽笼罩在其中。

白长风感觉整个山谷都在颤抖,远远望去,隐隐约约地望见白虎和大蛇扭打在一起,白虎此时的毛发已经变得血红,地上滴了一地的血水,白虎死死的咬着大蛇七寸,大蛇用身体缠着白虎,在地上不停地翻滚,翻滚过了半个时辰,白虎和大蛇的速度也慢了下来,到后来都躺在地上不动了,只是在暗暗地较力。

最后,白虎的眼神慢慢地暗了下去,咬住大蛇七寸的巨口也慢慢松开,身体软了下来,而反观那大蛇,却发现那大蛇眼神也暗淡了下去,七寸地方的鳞片掉了一大片,伤势严重,但是此时的七彩斑斓蛇却还有一口气。

众人看到这个结果,心中一阵后怕,要是自己这些人被那大蛇或者白虎碰一下,估计马上就得被抽成肉饼,死得不能再死了。

白长风叫上众人往前面靠近了一些,远远望着地上的七彩斑斓蛇,取下身后的长弓,搭箭便朝大蛇眼睛射去,七彩斑斓蛇感觉到了危险,头往旁边动了动,但只挪动了几寸,箭头打在眼角,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

白长风又射了几箭,都被七彩斑斓蛇躲开了,箭头射在身上发出铿锵之声,显然七彩斑斓蛇的鳞甲十分坚韧。

白长风放下弓箭,拔出腰间的猎刀,对众人到:“大家就先在这里,我上去将这凶兽击杀。”

柱子赶紧一把抓住白长风的手道:“不行,长风哥,这太危险了,你看这凶兽,虽然受伤了,但还是不好惹的,不如再等会,我们耗死…”

白长风摆摆手:“柱子,不能这样等下去,这七彩斑斓蛇比你想象中的要厉害,耗它三五天都不会断气,再说这里这么大的血腥气,保不准又会惹来什么大的凶兽。”

柱子一听白长风的话,也就不再阻挡了,只是对白长风道:“长风哥要小心些。”

白长风拿着猎刀,一步步向七彩斑斓蛇蛇走去,众人也在远处将箭搭在弓上对准七彩斑斓蛇。

白长风拿着猎刀在靠近大蛇十步的地方停了下来,看着大蛇,那大蛇也用阴冷的目光看着白长风,白长风举起手中的猎刀向下劈去,猎刀长不足两尺,但刀宽五寸,刃薄刀背厚,十分锋利。

一股淡淡的无形的气势从白长风的身上散发了出来,猎刀劈下的同时也发出了一阵破空的声音。

七彩斑斓蛇发现了危险,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将蛇头扬了起来,双目充满了怨恨地看着白长风。

七彩斑斓蛇在和百灵虎打斗的时候已经被咬破了七寸,血肉模糊,伤了要害。七彩斑斓蛇已经没有力气躲了,看见白长风的猎刀劈来,只是稍微挪了下身子。

白长风的刀已经砍在了大蛇的七寸上,直接砍掉了大蛇大半个身子,七彩斑斓蛇一阵吃痛,身子猛的一颤,然后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烈地翻滚了起来,尾巴不停地乱抽,白长风躲闪不及,身体被抽中,飞出去了几丈远,重重的摔在地上,顿时吐出了一口鲜血。

柱子一群人在远处顿时惊呼了出来。

那大蛇的蛇尾不停地乱舞,抽断了大片树木,然后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不动了。

众人从远处跑了过来,柱子扶起白长风,急切地道:“长风哥,你没事吧?”白长风看着柱子,露出一个笑容,“没事,只是被抽了一下,现在有点晕,休息一阵子就没事了,大家赶紧把这里处理一下,血腥气太重了会引来大型野兽,看来这次我是失算了。”

同行的几人赶紧去把百灵虎和七彩斑斓蛇的尸体拖到了洞中,又把地上的血迹用雪掩盖了,柱子扶着白长风,点了个火把仔细地打量起洞中来,只见那洞中十分宽广,石壁上凹凸不平,洞顶高有数丈,洞顶垂下无数的石笋。

柱子扶着白长风在洞中坐下,就招呼着大家出去打理两只庞然大物去了,柱子检查了两只野兽的尸体,白虎皮毛还没破,只是被大蛇又抽又缠的,给活活地勒死了,大蛇被伤了七寸,鳞甲十分坚硬,刀都砍不穿,是做盔甲的好材料。两只动物都还能吃,正好可以做为全村的食物,一行人商量了下,就不往云岭山脉里面走了,就这两只野兽完全可以满足全村人的需要,大家决定把它们运回去,这么大的东西大家弄不走,大家决定砍些树木做成木伐,由于白长风受了伤,洞中就只留着白长风一个人。白长风坐在石头上,慢慢调息。

白长风运功内视,发现自己受了内伤,不由得摇了摇头,苦笑了一声,想想自己有几年没这么狼狈了,抬头向洞中四周望去,洞中空空如也,十分空旷,在洞穴的最里面有一层厚厚的泥土,泥土中间有一块凹陷的地方被磨得光滑,就像一个窝。

白长风看到土坑就明白了这里原来是七彩斑斓蛇的老窝,估计是在大蛇冬眠的时候白灵虎闯入了它的领地,然后引发了一场大战,最后让自己捡了便宜。

在那窝的周围,还散落着一些枯草和树枝,旁边还有一块微微凸起的地方,白长风抬眼望去,顿时震惊了,白长风嗖的一下站了起来,只见那凸台之上,一颗柔弱的黑色小草如同微风拂过,有节奏地轻轻摇摆。小草高约三寸,通体漆黑,黑暗之中又带着一丝亮光。白长风震惊了一下,但是在瞬间就恢复了平静。白长风嘴里轻轻地说了一句:“黑龙草.”然后扶着墙壁到了黑龙草旁边。

白长风仔细地观看着黑龙草,漆黑的黑龙草散发出无穷的生命气息,三片叶子呈针状,整株黑龙草显得是那么的弱小和不起眼。

白长风在脑子里搜索着有关于黑龙草的信息,想起以前在一本书籍里面有提到过黑龙草,这独特的外形就是黑龙草特有的,据说黑龙草是上古时期一条巨龙滴落的鲜血滴落在地上,然后吸取了天地之间的灵气而长成,对习武之人帮助巨大,颇有洗筋伐髓的作用。黑龙草一般生长在茫茫大山之中,其旁一般还有凶兽守护。就是一般高手都很难采摘到。

白长风也就明白了为什么会在这里碰见七彩斑斓蛇了,同时也在心中大呼侥幸,想着七彩斑斓蛇和百灵虎的战斗都心中一阵后怕。

白长风找到一片木片,用木片小心翼翼地将黑龙草挖出来,再扯了一块布将黑龙草包好,放进怀里揣好。白长风将黑龙草收好,在洞中走了一圈,看了看并没有发现其他的东西,也就坐下来继续休息。

一个时辰过后,柱子一行人回到洞中,众人已经做好了木伐,只是那七彩斑斓蛇尸体太大,自己就这几个人根本弄不走,大家商量了一下,先由几人把百灵虎运回去,留下两人在这里照看七彩斑斓蛇的尸体,众人回去后就带人又回来接应。由于白长风有伤,还有点虚弱,就留下了。

柱子一行人运着百灵虎回去了。白长风就在山洞里慢慢调整着自己的状态,另外留下的一个本村猎户也就在洞中一边等着众人,一边照顾这白长风。

白长风在洞中等了四天,柱子就又带了十多个人来了,大家又忙着做了木伐,载上七彩斑斓蛇向村子走去。

在走到离村子还有几里的时候就有人发现了他们,顿时全村的人不管男女老少都冒着大雪跑了出来迎接着白长风。

七叔走在众人前面,走到白长风面前笑着道:“终于回来了,回来就好,伤怎么样了?”

白长风看着七叔,心中微微感动道:“没什么大碍,让七叔担心了,休息几天就应该差不多了。”

七叔又高声对众人道:“都先别在雪中站着,到祠堂,庆祝大家平安归来。”

白长风看了一眼人群,看到白牙正深一脚浅一脚的向自己跑来,一下子扑到自己怀中,白牙大声道:“爹,你可回来了,这几天白牙好想你,我这几天没有偷懒哦,嘻嘻…”白长风看着儿子冻得通红的小脸,心里感到一阵欣慰:“没偷懒就好,走,到祠堂去。”说着就拉着白牙的小手向村里的祠堂走去。

全村老少无不开心,村长七叔拿出了自己一直没舍得喝的酒,就在祠堂里分了喝。众人一直到了很晚才散去,大家走了之后,祠堂里就剩下了白长风和七叔,白牙已经睡着了,已经被柱子送了回去了。

白长风和七叔依旧喝着最后的一点点酒,七叔对白长风道:“这次的事情我也听柱子说了,这次多亏了你,我在这里代乡亲们多谢了。”

白长风紧了紧手里的酒杯,道:“七叔也不要这样,我本是荒村的人,这次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出于为了我自己……现在荒村所有人应该能度过这个冬天了吧,”

七叔心中十分感激“这次下来,大家节约点就能撑到明年开春了,前两天所有村民都把粮食集中了起来,还有些米,能熬些粥,将就着两只野兽也就能过了,那百灵虎的皮毛还没破,我已经叫人剥了下来,等晾干后就拿给你,对了还有那大蛇的,这次你可是出了大力气的……”

其实七叔并不知道那蛇叫什么名字,也就只称呼那七彩斑斓蛇为大蛇。

白长风赶紧打断了七叔的话“七叔,你这是什么意思呢?这次大家都有出力,人人都有份,再说了这么贵重的东西放在我这里,素我不能接受,你非要给的话就把我的那份给我,其他人的我一概不要。”

七叔看着白长风“你这不是叫我为难么?据说这白虎皮和那大蛇的皮都是千金难求,更不要说是这么完整的了,你这叫我怎么处理啊?”

大秦灭了大乾后规定,钱分三等,最次的是铜,次之为银,最上为金。一百铜可以换一银,一百银可以换一金,一银可以让一户三口之家过上半年。一张白虎皮千金难求,足见其珍贵,但是白长风却不为所动。

白长风沉思了一下道:“七叔,这皮就由你保管吧,他是属于整个荒村的,还要叮嘱大家不要对外讲起,这么贵重的东西肯定会有人觊觎。”七叔思量了一下也就只有这样了。七叔也知道怀璧其罪的道理,心思道还是让大家不要对外人说起,以免引来麻烦。

白长风告别了七叔回到家中,这七八天在云岭之中睡得并不踏实,也就倒在床上深深地睡去。

…………自从从云岭回来以后,全村也就显得有了底气,粮食的问题解决了,大家也就安安心心地在家中躲避风雪,准备过年。

由于雪大,有好多东西荒村中都没有,荒村之中的年过得比较简单。白长风整日呆在家中,每天照顾着白牙写字,读书,日子也还惬意。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