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9 01:24:44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旁观者系列一:牧风人
  4. 第六章:台风追踪小组

第六章:台风追踪小组

更新于:2007-10-26 00:15:00 字数:3476

  时间从来不会停止它的脚步。又一天过去了,地球自转了一圈,和往常一样,它把原本停留在遥远的北极圈上的冷空气抛向赤道,而大陆上的热空气则扫向了太平洋。冷空气团成一团,它们的边缘就像一堵高高的、锋利的墙一般慢慢朝赤道的方向飘去,一直飘到挤压住海面上的刚刚被太阳晒热了的一团热气团。

  而在同样遥远的南半球,另一股冷空气同时也朝着赤道的方向运动,两堵坚固的墙不断地挤向中间可怜的热气团,它只好越来越缩小,“墙”的压力越来越大,太阳又直射进它内部。它的体积被照射得不停膨胀。不久之后,在两堵坚固的冷“墙”之间开始有些松动,热气团的尖峰刺破了一个洞。于是,冷气团开始积压着转向,大声呼啸着,形成一个旋转气流。

  在这个尖峰后面,更大的热气团压过来,不断冲进冷气团中,很快,它们不停地撕咬着、尖叫着盘旋起来。

  白日将尽,在渐渐坠入黑暗的南中国海面上,出现了一个旋转气流。它就像一个胚胎,缓慢地呈现在广阔的热带洋面上空。这个时候,海水的温度很高,它们释放出的潜热源源不断地供应给上空旋转着的“胚胎”。热带气旋像被点着了一样疯狂地摩擦着,海水在洋面向上涌起,继而又向四周散开,大量的海水向着气旋的四周围翻腾,一直下沉到60米深的海底。

  就这样,“胚胎”被启动了,它如同一部巨大的轰鸣着的机器盘旋在海面上,扭动着,掀起巨浪,*接踵而来。在它的顶端,它也许看到了远处朦胧的港口,几条停泊着的渔船和一片繁华的灯光,那将是它要前往的地方,它踌躇满志,伸长了身子哭叫着,扑了过去。

  黑暗开始笼罩住这个沐浴着细雨的城市。一辆旧款白色“TOYOTA”9座商务车缓缓驶下外环高速公路。路灯照进一片平静的车厢,后座的座位被放平,上面堆满了各种设备——雨具、电池、摄像机和无线电仪器。

  负责驾驶这辆贴着“气象预测”字样的面包车的中年男子叫李靖,一个大块头的退伍军人,他的身体很重,进车的时候车总要稍微朝左边倾一下。在紧闭的车窗里面,雨水有些细微渗进了车厢。但他并不在意,在台风“多丽”登陆前夕,他们一行4人组成的台风追踪小组已经在北郊的海岸线上等了一夜。疲劳和湿冷的雨水让他感到有些焦躁不安。在收费站前停下来交纳高速公路行驶费的时间里,他回头看着后面睡着了的其他几个同伴,他也很想阖上眼睛,但是此刻只能合着挡风玻璃上的雨刮器摆动的节奏轻轻地扣击方向盘,以此排遣。

  “老李,你在吗?”李靖膝盖旁边的无线电通话器响了起来,声音被电流过滤后显得有些失真。这是总台小青的声音。“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李靖按了按通话键说:“什么事?我们刚刚出外环路的出口。没有收获。”

  “我知道,他们呢?“

  “睡觉呢。你有什么发现吗?我们正打算回去休息。”

  “是的,我正要告诉你,我在卫星云图上看到了多丽。它的方向没有错。如果周辉醒了,让他跟我联系,我好告诉他经纬度。”

  “好的,没问题。”

  这个时候,后座传来一个疲惫的声音,说:“我醒了。你把经纬度告诉我吧。”

  周辉坐起身来,他在后座的顶上摸出一个本子,开始记录小青说的那些数据。他算是这个追踪小组的队长,在专业方面也是他带队。

  他写下这些资料之后,看着窗外渐渐黑下去的天空说了一句:“真是漫长的一天,他娘的你们都给我起来,咱们找到目标了。地图呢?给我地图。”

  大家都醒了过来。这车上除了司机李靖、领队周辉外,还有一个摄像师舒明和长相甜美的女主持裴莉莉。周辉是个急性子,他接过舒明递给他的地图第一句话就训他:“不要折叠地图,我说过多少次啦,用卷的,不要折叠。”

  按照提供的经纬度来看,台风将要登陆的地方在北郊40公里处,恰好位于舒明的地图上被折叠成十字交叉的地方。

  李靖接过地图就笑起来,说:“你小子还真会挑地方,折得比故意的还准。”

  周辉对折地图这种事情深恶痛绝,埋头研究资料。李靖想了想又说:“这个地方我好像有印象,是不是前天的报纸报道的,什么有人被雷劈了的地方?”

  “我也有印象,那天的报纸我也看啦。”裴莉莉接口道。

  “被雷劈到的时候最好弯下身,屁股朝上,就像一只鸵鸟一样。”舒明一边吃着饼干一边说。

  “那得需要很好的韧带柔软度才可以做到啊。”李靖接着说。

  “这是一个非常牛逼的姿势。嘴里说着:来,雷,来尝尝我的屁股!”舒明强调。

  “卜!”有人模仿了一个屁的声音。

  周辉严肃地说:“这是最好的做法了,不是开玩笑。”

  他用手机看着局里传过来的卫星云图照片,扬声说:“我们今天要来个大满贯,十年来最大的热气团反应集中到这边了。”

  “啥是热气团?咱们不是跟台风的吗?”李靖不懂气象学,所以经常有问题要问。

  “那就是台风形成的标志,不过有时候会像龙卷风一样出现在海面。中间会形成强大吸力,要是你那时候在那底下,就会像一只纸片,呼——”舒明用夸张的语气说,“从天空中消失了。”一边回答,他一边向裴莉莉比划着。

  车很快地向目的地驶去。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在光明和黑暗的交界点上,路灯已经提前亮了起来。

  周辉接通了无线电:“小青,情况如何?我们快到了。”

  “收到,请稍等,”过了一会,那边说:“交换风速相等,两个气团结合在一起,内外气流速度增加两倍。完毕。”

  “就在前面,看那天空。”李靖从高架桥上冲下公路,在制高点的时候大家可以俯瞰到前方的景色。

  在他们即将到达的前方,盘踞着一团巨大的黑云。

  “我们到那个小码头那边去。”周辉指着远处的一个小码头,那里停着一艘小艇,

  风势已经很大,他们把车停到码头尽头,架起机器。在距离主持人两米多的地方架起一盏防暴灯,裴莉莉本来要在身上拉一根安全绳,但是风速还不至于构成危险,她就着摄像机试了几条,准备开始报道。

  就在一切准备就绪、开始录影的时候,大家都安静下来。突然裴莉莉感到有雨点打到自己身上,她看了看天空,风很大,低气压的天空中压着迅速移动的云。不应该有雨啊,她心里想着。又有水滴到她脸上,这让她越发感到奇怪。“这不大像雨。”她嘟哝着说。

  大家都看着她,等待她对着摄像机试镜。

  但她呆站了一会儿,然后在虚空中伸出了一只手。

  就在这时她忽然明白了,她大叫着:“这不是雨!”

  他们看到海面上横着飘来的雨雾,裴莉莉指着海面上一处被灯照得发亮的雨雾,光斜照着在上面就像一根扩散开去的柱子一样,她大喊着:“这雨不是从天上落下的,而是从……从海面上飘上来的!”

  周辉明白了这一切,他看着晃动的黑色的海水,忽然意识到了危险已经接近了。他的脸色刷地青了,大叫一声:“热气团,那边!”

  摄影师舒明精神为之一振,在风声里骂了句:“我靠。”立刻掉转镜头直对着海面拍起来。

  就在距离机位不到二十米远的码头下面。一艘停泊的小艇在黑暗中晃动着,忽然像有人驾驶一样抬起了船头,一个浪头打过来,船翻了过去,接着他们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那小艇倒扣着升起来,居然慢慢脱离了海面。

  众人都惊呆了,接着一阵雨雾又从斜刺里飘出来,车被吹得开始转向,车灯照向他们。在那一恍眼间,他们发现海面上的小艇不见了。

  几秒钟后,舒明大叫道:“前面海上有东西!”

  他们顺着舒明手指的方向,看到海面出现旋涡,冒出巨大的黑影,和几天前张大力看到的一样,一种莫名其妙的诡异的图案,底下是巨大的阴影隐约浮现着。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只听到头上一阵尖利的呼啸,刚刚不见了的小艇,就像一只被蹂躏过的竹蜻蜓一样,轰的一声砸了下来。

  队长周辉见势不妙,连喊几声:“快跑!快跑!”径直转身逃去。

  众人也扔掉手里的东西逃往汽车,只有摄影师舒明还扛着机器倒退着拍。

  黑雾涌了过来,舒明跑着跑着,感到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他停下来,朝地下一看,眼前的地面似乎与往常不大一样,地底下传来奇怪的轰鸣声,他们脚下的地面已经倾斜了。一个念头从他脑海里闪过——塌方了!

  他叫喊着想要越过塌方朝前走,但是已经太迟了,前路已经阻断。他只好趴下来,剧烈的塌方已经开始了。李靖在混乱中听到舒明的喊叫声,军旅生涯让他有一种本能的反应,他像一枚火箭一样鼓足了力气奔回去,一把抓住下陷的舒明,但是迟了一步,他没有抓到舒明的手,只抓到了摄像机的带子。人陷落下去,一阵水雾打过来,后面的人都看呆了。只听到混乱中喊叫和扑打水的声音,朝着旋涡冲去。接着这个男声被淹没在雾中,从那里传来尖叫。很快地,他们在黑暗中听到这尖叫声居然像被什么托起来一样,看不到任何舒明的影子,只听到他的声音像放烟花的哨声一样越升越高,最后在极高的空中消失。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