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02:14:03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旁观者系列一:牧风人
  4. 第四章(上):虫卵的变化

第四章(上):虫卵的变化

更新于:2007-10-12 23:16:00 字数:3238

  一种像小蛾子一样的虫子随处可见,一直飞进了地下室。它们围着防爆灯管一阵乱撞,结果是脱落的翅膀像落叶一样断裂飘了下来。负一层没有电梯,沿着深入地下的楼梯进口进去。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四周都是玻璃房子,门窗都是密封的,如果里面开着灯的话,从外面可以看到实验室内的情景。

  “嘿,小心点呀,看着地面。别踩到。”说话的人是杜力德的导师,杨教授。他快六十岁了。却穿着牛仔裤和球鞋,脖子上开耸拉着一根PSP的耳机线,看起来很休闲。

  “教授您好,我是蕾蕾。”蕾蕾知道他是研究所的所长,学院内举足轻重的人物。但即便如此,人却随和得很,杜力德考上研究生的时候,她们一起吃过饭。这位老者给人的感觉是机敏,博学。喜欢和年轻人呆在一起,是个天才老顽童。

  “对,我记得你。你变漂亮了。现在当上记者了吗?”他问道。

  “还在实习”,蕾蕾老实地说:“我因为培训耽误了很久。”

  “噢。那没关系,年轻人。一步步来,对了别踩到前面的水。”他指着地上湿漉漉的一摊水,在平滑的通道地板上有一滩水,底下垫着一大张塑料纸,显然这是故意所为。

  “好的教授,不过这是在做什么呢?”蕾蕾看着那滩水一脸迷惑。

  “你看到那些虫子了吗?它们的名字叫黄翅大螱”他指着头上乱飞的一团虫子。“它们太多也不好,会影响到实验室里其他虫子。”

  “为什么这么多。”蕾蕾问。

  “因为它们喜欢潮湿,孩子。只有在下雨前的高湿度条件下,才适合他们交配繁殖。”他总是笑咪咪的,中间停顿了一下,也许他在考虑自己讲的是否足够通俗,接着他继续讲:“换句话说,就是当你看到它们离开巢穴,飞舞于灯光下十,就表示气候即将大变了,可能是大雨,洪水之类的。”

  “那你现在要做什么呢?”

  “我要清理一下它们,你也一起来。”他笑咪咪地递给蕾蕾一个瓶子。蕾蕾其实还有点犹豫,她担心这需要很长时间。但是处于礼貌,她只好接过来。

  “很快就好。”他好象看出蕾蕾的顾虑一样。

  “这是凯素灵,还有一点别的药物混合在一起。你把它均匀地弄到水里面。我腰太硬了,你来做会比我好很多。”教授说。蕾蕾照做了。

  接着他说,好,我们现在关掉其他灯。我把这个打开。他在水面上不远处架起一盏台灯。

  灯关掉之后,只留下一盏台灯在水面上。蕾蕾和杨教授都安静地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不到一分钟,飞虫们着魔似的从四面八方拥了过来,围着灯光在水面上乱舞。

  蕾蕾看得入神,问他:“教授,它们在干什么?”

  “他们会死在这里。”教授说。

  “为什么?”

  “宿命。蕾蕾。”

  她抬起头看教授,一脸迷惑。教授接着笑咪咪地说:“我问你呀,为什么人们要往城市聚集?”

  “因为,因为他们喜欢。可以更好的生活呗。”蕾蕾答道。

  “没错。所以这个城市里有无数的人和这些虫子一样,聚在一起,到处乱串。”他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在半空中挥舞,虫子群被驱散了一会,但立即又聚敛了回来。“人也一样,都在做布朗运动。”

  蕾蕾点了头,她知道什么叫布朗运动,一个物理学现象,指物质在不停循环无规律运动的行为。“你是说,人的宿命也是为求生存,挤到什么地方去?”蕾蕾接着问道。

  “可以这么说,呵呵。通常这都是难以控制的。就好象它们。”他指着像雪片一样纷纷掉落在药水里死去的虫子:“它们有很强的趋光性,见到光就忘乎所以了。这就是宿命使然。”

  蕾蕾看着这些在水里挣扎的虫子发呆,大部分翅膀都断裂了。乱七八糟覆盖在它们的尸体上。教授接着说:“这么晚刮大风,你还来这里,不符合常规喔。”

  蕾蕾这才想起她来的目的,她说:“我想找杜力德帮我鉴定一个东西,像什么虫子的腿。”

  教授笑眯眯地说:“没问题,只要是虫子,什么腿他都能看出来。不过你确定那不是蜘蛛的腿?要是蜘蛛他可就不懂了。因为那不属于昆虫的行列。”

  “我知道,教授。我要他看的那腿可大了,像蝗虫的腿。”

  “蝗虫?有多大。”教授问。

  “像,一个烤羊腿一样,你说,你说有可能吗?那么大的蝗虫。”蕾蕾比划着。

  教授沉吟了一会,说:“也不是没有,昆虫变态的例子很多。不过蝗虫正常来说是不会这么大的,但有发现过突变的巨大蝗虫,在新西兰,大概在十几年前。我想一下……对,是91年的时候,一个农夫在农场射杀了一只大蝗虫,身长大概有一米多。”

  蕾蕾大喜,问道:“那您有这个事情的资料吗?”

  “当然,杜力德应该早就调出来了,如果你问他关于大的蝗虫的事情的话。那小子对这些资料比我还熟。”

  “那我找他去。”蕾蕾恨不得马上去找他。

  “快去吧,孩子。他在3号实验室,台风就要来了,别呆太晚。”教授的表情暧mei,他一定在想八成这个小女孩喜欢上杜力德这家伙了。不然三更半夜的,哪有女孩子会因为什么虫子的事情来找那个书呆子。

  杜力德是个身高一米八几的瘦高个,顶着一头八十年代歌手一般的大卷发。穿着他十年来几乎不变的同一个款式的阿迪达斯全套运动服,进实验室的时候就在外面套上白外套。带一个大眼镜,除此之外,没有手机,没有MP3甚至没有钥匙和钱包,任何年轻人身上会带的东西他都没有。

  此刻他正一动不动地站在3号实验室盯着一个玻璃柜猛看,远远看去就像一尊雕像一般。他知道蕾蕾从背后朝他走近,但他并不回头。他只是伸了伸手,示意她过来,嘴巴里轻轻说着:“走慢点,你的体温有点高。”

  实验室里很暗很暗,只有一盏暗红色的灯光,可以依稀看到景物。蕾蕾知道这个房间也许需要严格控制温度。所以她在进去之前先平了平呼吸,换上胶鞋之后才轻轻走了进去。

  她来到杜力德旁边,接过他递过来的一个眼镜,带上之后。她可以清楚地看到了杜力德手里红外线灯的照射范围。杜力德手里拿着一个外型简陋的仪器,看起来像一个射灯,上面用油漆写着“农大昆虫研究所教具”的字样。

  “欢迎来到虫子窝,我的记者大人。”杜力德在黑暗中轻轻向她打招呼。

  “看这里,”他照了柜子上的玻璃,隔着玻璃蕾蕾看到一个泥土层中埋着一截白色的管状物体,里面有一团比乒乓球小一点的圆形物体。

  蕾蕾倒吸了一口气,她看到的都是贴着玻璃柜建造的一个泥土层中的截面。她用有些不可思议的表情盯着柜子:“你不要告诉我这东西就是你怀疑的蝗虫的卵吧,这么大?”

  “是的。我也很吃惊。其实我得到这个已经有几天了。开始我也不相信。老实说,但是它的成分和一般蝗虫的卵的成分一模一样。所以我想孵化它们,直到你打电话让我看那图片的时候,我才吓了一跳呢。”杜力德照着卵末端的管状物体说:“你看看这个,我模拟出母虫产卵时候分泌物形成的卵管,牛吧。从卵的体表温度看,很快小宝贝们就要出来了。”

  “你得保持泥土的湿度和温度吗?”蕾蕾问。

  “那当然,21度,多一点少一点都不行。我等得心都快碎啦!”

  “我刚刚和教授在外面聊了一会天,不过他好象对这个没有兴趣。”蕾蕾说。

  “那当然,现在除了蜜蜂,他不会对别的什么虫子感兴趣啦。上个星期他又搞出新的蜂皇酱的品种,所里的经费全靠他啦。”

  就在他们说话的这段时间里。卵群其实已经在悄悄发生了变化,由最顶端的卵开始,慢慢动了动,出来了几条裂纹。

  很快,裂纹越来越大,里面渗出几滴淡绿色的粘稠液体。

  “快看,若虫要出来了。”杜力德兴奋得声音都变了。

  一只苍白的触须卷曲着,慢慢露了出来,一个像泡在水里的气球一样圆鼓鼓的东西露出来,这是一层破碎的肉膜,这层肉膜下面是一对巨大的复眼。若虫全身呈白色,但是粘满了粘稠的绿色汁液。蕾蕾知道,这只若虫的复眼需要在泥土中呆一会,不然会受到光线的刺激。

  第一只若虫破壳只后,一切静悄悄的,很快其他的若虫跟着陆续来到了这个世界,在黑暗的泥土层中,它们撕破了卵壳,有的用白色的小咀嚼器吃掉了卵。绿色的粘稠液体则随着玻璃和泥土之间的缝隙渗入到更下一层的地下。

  四周一片安静,蕾蕾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杜力德也在轻轻呼吸,暗红色的灯连着变压电盒,只有那里传来细微的嗡嗡的声响。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