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02:12:47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旁观者系列一:牧风人
  4. 第二章 十一吨冻肉?

第二章 十一吨冻肉?

更新于:2007-10-10 23:58:00 字数:3328

  蕾蕾决心做好这件事,搞清楚每一个细节。有可能只是个误会,她想着,但往往得到一个有用信息之前需要处理成堆的错误信息作为代价。这在她看来是应该的,一篇深入详尽的报道通常是在无数曲折的线索中得来,这也是这项工作的价值所在。蕾蕾对这个虫子腿形状的东西非常感兴趣,略有一些生物学知识的人都知道,最大的马来西亚皇巨螽也只有一个香蕉大小,即使跳跃肢本身占据全身体积的一半,也不可能像现在——图中显示的这个东西,大小更像超市卖的小羊羔烤腿。

  她拨通了老同学杜力德的电话,那头接通后传来嗡嗡的声音,杜力德用非常小声的语气轻轻的问:“喂,什么事。”

  蕾蕾一听就皱起眉头:“你失声了吗?讲话这么小声。”

  “不是呀,”杜力德依然用那个声调,听起来像是偷讲电话的声音,他们读高中的时候考试作弊偷打电话问答案用的就是这个语调。“我在蜂房,正在检查蜂后的屁股,又白又大的性感尤物,可我要是讲话惊动它那就糟啦,有事赶紧说吧,我的记者大人。”

  “好,是这样,我有个图片,上面是一个很大的虫子的腿。想让你看看那到底是不是虫子腿。”蕾蕾听着彼端传来的翁翁声加快了语速。

  “有多大。有蜂后的屁股大吗?”杜力德问道。

  “可能被烧焦了。从表面上看来,至少有一只小烤羊腿那么大。”蕾蕾讲到这里自己也吸了口气。

  “神经,”杜力德说,“你应该找我楼下那个佬,那斯是搞畜牧专业的。”

  “但它确实像蝗虫的腿。”

  “蝗虫?啊,”杜力德好象想到什么。说了句:“额的神啊,我最近也在留意。你有那东西的样本什么的吗?”

  “没。只有图片。我传真过去给你。”

  “别,用EMAIL吧,传真会失去很多细节。我一会回电话给你。”

  蕾蕾放下电话后给他发去了电子邮件,然后调出日报通讯部的出片资料。拍下这张照片的是日报通讯记者蒙利,昨天清晨在北郊一个雷击伤人现场拍摄的,蒙利这个人蕾蕾知道,他是日报部的新人,据说被成为通讯部的“蜘蛛人”。他的工作非常出色,除了娱乐记者中那些令人讨厌的狗仔队,社科类记者像他这么工作狂的人确实不多。去年年终单位的表彰大会上,蕾蕾还是个学员,作为义务礼仪人员在后台见到了他。体格精干,像极了玩惯极限运动的那种人。

  他拿了先进摄影记者奖,领奖时都背着一台“CANON”单反。估计是连睡觉都带着相机的人。他时刻背着背包,估计里面会有个长焦或广角的“小白”之类。

  接着蕾蕾拨通了他的手机。彩铃居然是《黄河进行曲》的交响乐演奏。她一直听完了整整一个小节,才传来机械的:“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最后,蕾蕾好不容易从通讯部的同事那里弄到了蒙利的行踪,那人给了她一个地址,上面写着:红棉路78号,4号工业区。旁边还有一行手写字体——化工厂火灾。

  蕾蕾决定去找他问问看,她转接了座机到自己的手机上,以免杜力德找不到她。然后匆匆收拾了东西,便驱车朝南边工业区驶去。

  距离蕾蕾工作地只有半小时车程,她一上环线高速公路。大老远就看到前方生起巨大的一片浓云,云层底部呈猩红色。那正是化工仓库火灾的出事地点。

  这是沿海地区典型的“候鸟”工业区,九十年代政府为了吸引外来资金划出了大片大片的工业用地,并对外招商,在政策上给予优惠。免租期免税等等,吸引了大量台湾的代加工厂。所谓的“候鸟企业”他们在这里建起成片的巨大厂房,做了几年后免租期一过便弃厂而去,像候鸟一样飞往另一处适合的地点。这些企业利用了地方政府的弱点,更破坏了当地的资源。最后留下成片的厂房,政府只好将其出租给当地企业作为仓库或车间使用。但有的很多年久失修,加之管理混乱,便成为事故多发地点。

  为了安全,现场设置了上风向大概200米处为安全距离。蕾蕾的车停在尽可能近的一个厂区长廊下面,长廊顶上薄薄的PVC天棚残缺不全,从破损的巨大洞口里,飘落下雪片一般的白色颗粒状灰烬,散发出刺鼻的气味。蕾蕾摇下车窗,看到蒙利穿着犹如雨衣一样的外套朝她快步走过来,带着眼睛和口罩,风衣的帽子也将他头部盖住。要不是看着他身上背着的相机和衣服上巨大的“现代报业”LOGO,还真难以辨认出来。

  他气喘兮兮地跑到车门边,示意蕾蕾不要出来,接着他脱掉身上落满灰烬的风衣,抖了抖,打开车门一头钻了进来。

  “你好,靳小姐,我是蒙利,通讯部刚刚已经告诉我说你来找我了。有什么好料给我?”接着他掏出一个口罩,拆开包装取出一个口罩给蕾蕾。“带上这玩意吧,外边飘着的是该死的稀原料粉末,毒是没有,但是呼吸道吸多了还是有点麻烦的。”

  蕾蕾接过来戴上,并和他握了握手说:“抱歉,目前还没有,我来是想问你有关这个照片的事情。”接着蕾蕾从车后座拿出那张照片。“我们周刊编务对这个事情有兴趣,想问问看,另外,我还想问你一下,当时你在现场时,注意到这个了吗?”蕾蕾指了指边上的虫足。

  蒙利对着照片端详了老半天,他是个认真的人。表情专注,蕾蕾看到他身上裹着塑料膜的照相机,像是一个准备放到微波炉里的食品。握着摄象机的手臂没有任何多余脂肪,肱二头肌像一颗鹅卵石一样结实光滑。

  “我拍这个照片的时候很混乱,因为下着大雨,四周也很暗。所以没注意到这个东西,这是什么呢?”蒙利问她。

  “还不知道,但我怀疑是某种昆虫的腿,只是体量大得惊人。你确定他们当时是被雷击中?”蕾蕾问道。

  “确定,被雷劈的不仅是这个人,还有旁边的树,还有他们驾驶的那辆作业车。这个我是可以确定的,再说还有一个没死嘛,还在医院呢,也许他能给你报点好料。”

  “你知道他在哪家医院吗?”蕾蕾心想,去看看幸存者也倒是个好主意。

  “知道,我还有一张照片就是在他住院时候拍的。我去看过他,不过……”蒙利停顿了一下,“他好象有点不大正常,估计被吓到了。另外,你也可以去现场看看,估计现场还在,那里是郊区,四周都没有人的。”

  蒙利还未讲完话,这时候从前方着火的仓库红光一闪,亮起一道耀眼的白色光芒,紧接着是一声巨大的爆炸声。蕾蕾的汽车震了一下,后面一辆车响起了刺耳的警报。

  “哇塞!”蒙利大叫一声,打开车门冲了出去,对着爆炸的方向拍了几张照片。蕾蕾马上冲出去把他拉了进来,对他大叫:“快穿上你的外套。”

  人群由于爆炸的原因,引起了骚动,消防队员跑出来驱散外围的围观者。蒙利迅速穿上衣服,然后对蕾蕾说:“不好意思,这样吧。我把医院和那个郊区的地址都给你,你可以自己去查查看,在我的包里。前面,我这就去拿,你等我一会。”说着他就朝人群里冲了出去。

  蕾蕾望着火灾现场再次冒起滚滚浓烟,浓烟周围的消防水柱此起彼伏。她心里有些紧张,但却又无能为力,只能用手指轻轻敲打着方向盘。这时候她接到了杜力德的电话。

  “记者大人,那照片我看了。这人要烧成这样可真不容易呀。”

  “边上那东西你看了吗?”也许是因为前面正发生火灾,蕾蕾的声音要比平时大很多。

  “看啦,一个烤羊腿。”杜力德笑了笑,“不过我觉得很有意思,另外我这边也有些别的收获,估计和你要的东西有点关系。”

  “什么收获?”蕾蕾大声问他。

  “放松点,你一个女孩子家的,整天嚷嚷可不好。我这里有一个怀疑是虫卵的东西,也许就是你要的东西,时间不多了,最好你能来我这一趟。”

  “好的,我一会就过去,你说的是什么卵?”

  “就是卵嘛,小宝贝们马上就要出来了,你最好动作快点,我在所里等你。”杜力德大声说着,接着挂了电话。

  一分钟后,蒙利在人堆里冲了出来。背着一个大包和器材,他敲了敲蕾蕾的车窗,蕾蕾摇下窗户。他递进来两张纸,在窗外对她说:“这就是那两个地址,有什么发现记得和我分享下,下面有我的电话。”

  蕾蕾接过来点点头,说了些感谢的话。

  “赶紧走吧,风向在变。下风向定性检出甲醇。别忘了,记得回去洗车,好好洗一遍。我走啦。”蒙利伸出手,他俩再次握了握手。接着他转过身走了开去。

  蕾蕾发动汽车,放下手制动器,就在这时候,远处的蒙利突然回过头来,拉下口罩大声对她说:“对啦,你要去那看看,那里埋着冻肉。”

  “什么肉?”蕾蕾听不大清楚。

  “冻——肉!”蒙利说:“雷击现场那儿地下埋着十一吨的冻肉!十一吨!去看看。”接着他转身朝着火场跑去。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