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9 00:19:43
  1. 爱阅小说
  2. 游戏
  3. 求仙叙
  4. 第二章 坑死不偿命之新手项

第二章 坑死不偿命之新手项

更新于:2018-03-17 14:56:36 字数:3467

  上京,隆江以左,新城计划正在快进......

  近年来,为适应世界高新无污染经济产业的高速发展,无数册绿色新城计划白皮书由联盟大会不断发往世界各地。作为名城故地,数年后,一座全新的东方明城又将崛起于这奇迹般的隆江之畔。

  新城城西,镇府大楼对口右侧街区,这儿同时坐落着KK(坑坑)集团等各大著名游戏厂商产品直销处。

  新右街8号,宽达4.5米的电子推拉大门门框两侧分别挂着一副对联的上下联。

  上联为:脸黑又何必玩游戏!

  下联:不充钱你如何变强?

  门框上方居中处,行草宋体横批:决斗者死!铜铸四字金光闪闪,肆意张扬于其上。

  虽说不论自平仄还是韵律来说这副对联都属狗屁不通,但毫无疑问它的确充分生动表现出了一名成功游戏商人的思考模式。而这副历经数十年沉淀,已成为KK(坑坑)集团仅次于第一宗旨‘坑死不偿命’地位的核心宗旨之一。毫无疑问同时它也成为了无数宅男心中不充值无人权的主要代表。此刻,吕不凡已深刻体会到了它的威力。

  “村长,今天又抓到一个不穿衣服就出门乱跑的死变态!”

  吕不凡身体被铁链缠绕束缚着,身后两名持矛壮汉手里紧握着铁链两端。

  三人身前,一位中年人翘着二郎腿,迎着夕阳,一脸沉醉之色。在他上方,巨大的村长二字闪闪散发着紫光。

  “你们看这夕阳当真是无限好,可惜却是近黄昏。看这人生不也是如此吗,美好事物总是难以长久。”并未理会两位大汉的禀报,中年自顾自陶醉着。

  “哈,村长大人说的好有哲理,当真不愧是这世间最有智慧的美男子村长。”

  两位大汉未有任何不满,反倒是异口同声对中年拍了一记响亮的马屁。

  “嘿,你们两小子果然不同凡响。本村长已经如此低调了,竟然还被你们看破。看来我这种人果然是不论何时都掩盖不住自身这不同凡响的气质。”

  “没错没错,村长可是一如天上繁星般的人物,用村口雪叔的话说就是什么:此人只因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哈哈,有理,你们两小子果然有慧根,看来下任村长就可以在你们之间选出了啊!今日又搞定一件大事,当浮一大白。”

  “不愧是村长,将这世间看得如此清楚,想必算得上是天下无双了吧?我等只能祝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吕不凡嘴巴无意识缓缓张开,他就这么看着眼前两位壮汉不断异口同声吹捧中年村长,同时见证了新手村下任村长候选人的诞生。

  “对了,这小子是怎么回事?”已鉴定为自恋癌晚期的村长终于发觉了吕不凡的存在。

  “报告村长,这小子违反村规,不穿衣服在村子里闲逛被我们抓获,请您指示。”壮汉们元神回归,重新向中年村长报告。

  “做的不错,我看就把他丢到乱蛇窟去。对于变态,我们就该让他们尝尝万蛇噬身的快感。否则我们怎么向村子里可爱的姑娘们交代。”

  村长只是随意摆了摆手,便回过头去继续仰望夕阳。与此同时,吕不凡耳中传来系统提示。

  叮!条件满足,新手任务发布。

  任务一:获得淋漓山新手村身份认证。

  奖励:游戏正式开始;失败惩罚:两小时万蛇噬身之苦(强制清醒),账号作废。

  备注:不充值你如何变强,现充值一元,便可获得新手服饰哦。亲!

  “什么鬼!游戏还没正式开始吗?这个账号作废是什么情况,只是没穿个衣服,不至于这么严重吧!”

  听完提示,吕不凡瞬间懵逼。这可是价值23333球币的游戏账号,而且自己没穿衣服竟是游戏为让玩家充值而故意做出的效果。

  “看来只有先下线,待会刷新后重新来过了。”吕不凡心中默念到。

  “下线。”

  “对不起,由于玩家未处于安全屋内,现在无法下线。”

  “卧槽,安全屋什么设定,难道就是我出生的小木屋,这怎么之前没有提示?那岂不是说我等会接受万蛇噬身时也无法下线!”吕不凡此刻心头一万匹神兽奔过。

  “由于玩家没有充值,游戏无法提供新手教学功能,十分抱歉,不知玩家是否充值一元领取新手服饰礼包?”

  “本大爷买这账号可是花了23333大元球币,当......”吕不凡声音戛然而止,他突然想到一种可能。

  “诶,两位大哥,其实我是初到贵地,不大明白贵地的风俗,在我老家里,男人其实都是像我这样穿条平角裤就出门的,两位大哥可否念在我无知者无罪的份上放我一次,我马上就回家穿衣服。”吕不凡脸上挤出一副憨厚的笑容,转头向身后两位持矛壮汉讨好到。

  “嘿嘿,不凡小子。你二叔我可是亲眼看着你长大的,你小子什么时候变成外乡人了,而且还叫我大哥。这淋漓山可是与世隔绝,何来的什么外乡人?早就听说你小子鬼机灵的,没想到还会说出这样的借口。再说村长的规矩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你是外乡人,做出这种事也是不能通融的,否则村长大叔可是会拆了我们的骨头的。”听到吕不凡的话,两位壮汉张口大笑。

  “二叔......”吕不凡眉毛一抖。

  “不愧是KK集团的游戏,我账号都要作废了还想着骗我充值,好蛋疼。”

  想罢,吕不凡干脆随地一坐,这可是花自己大笔积蓄买来的游戏账号,他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它作废,就算是耍赖子,他也得保住账号。默默发狠时,突又计上心来。

  “啊......二叔呀,您可要救救不凡啊。这不穿衣服出门也是不能怪侄子我呀,时间是早上一起床我就发现我家什么都没有了,除了我这条平角裤,我已经一无所有了啊,二叔,你可是我二叔,你可一定要救救侄子啊!

  吕不凡起身便一把抱住了自称为自己二叔之人的大腿,脸上涕泪四溅,一副死了娘的表情。

  “诶诶诶......你小子没必要哭的跟死了老娘一样吧?这万蛇噬身又不是很痛苦,那大蛇们第一口就会给你个痛快,不会有多痛苦的。不就是死吗?要知道死亡不代表消失,那只是另一种更美好的长眠罢了!”大汉吓了一跳,但还是对吕不凡不断劝说道。

  “这真是哔了狗了,你们不会痛苦又不代表我不会痛苦,那任务上可是写了让我强制清醒两小时。这游戏哪个程序猿做的,他这还带宣扬邪教的,明显就是报复社会啊。”

  吕不凡感到十分无力,自己说自家被贼人光顾,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不穿衣服出门完全是有原因的。结果这自称为自己角色二叔的人竟然恍若未闻,这明显就是系统要玩死自己的节奏啊。更可恨的还是自己居然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受,连反抗的可能都没有。他已经决定放弃了,既然反正都要死,不如趁现在好好玩玩这个账号,大杀特杀一通。他就不信这村子里没有老弱妇孺。

  心中打定主意,吕不凡干脆坐下了身子,就任由两位大汉将自己拖去什么所谓的万蛇窟。同时双眼不断四下扫射,寻找目标。而他却未发现,当他打定主意之时,前方两位大汉明显顿住了步子,并转过身子。

  “不凡小子,不想你竟敢散发出杀意!那么......吃我伤筋动骨锤!”

  话音未落,吕不凡只觉眼前一黑,而后一阵刻骨铭心的刺痛感随之而来。竟是在一瞬间便被废了五肢,而废自己的人还是自己所谓的二叔。

  吕不凡意识开始涣散,但他却仍旧无法下线退出游戏。

  “好狠,这不会在现实世界也挂掉吧,真是坑爹啊。”吕不凡不禁想起了各种无限流小说的设定,心中充满不甘,但又无可奈何。

  昏沉之中,不知时光去几许。

  三人面前倏忽之间出现一人。只见此人一头银丝如雪,一身白袍无垢,一脸淡漠无情。腰悬一柄乌鞘长剑立于前方犹如万丈冰山一般。

  “雪叔,不凡小子犯了死罪,不但不穿衣服在村子里乱逛,被捕后竟然还散发了杀机。我们已经打断他五肢,准备扔下万蛇窟。”未等那人发问,不凡二叔便主动说出了吕不凡的罪行。眼前这位与村长一样,现今模样与自己小时候印象中的模样不差一丝一毫,犹如长生不老一般,兼之这位生性冷淡无情,可不能轻易冲撞。

  “好!”那人嘴唇微起,语气简洁,而后望向吕不凡说道。

  “一遍,看好。”

  只见其飘身而起,剑出如龙,漫天银光飞舞。剑势锋锐犀利,毫无退路。仅是一刺,长剑方出,便已归鞘。轻风微拂,剑锋所指向前数丈,一株青槐化做湮粉四下飘散。

  “懂?”不必说,这是在问吕不凡。

  没有回答,吕不凡此刻一脸惊愕,这一剑已深刻映入他的脑海。

  看着吕不凡一脸呆像,那人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对这一切,身前两位大汉恍若未闻,犹如那人只是在吕不凡脑海中刺了一剑而已。见已无法望见那人背影,两人提起铁链,继续拖着吕不凡向万蛇窟走去。

  “我这是人品大爆发,遇上金手指了吧,可我除了清楚记住外,竟然毫无头绪。算了,反正这号也要废了,说不定命都要丢了,23333也是亏,加一件金手指也没关系。但是为什么感觉心好痛......”

  吕不凡悲从中来,竟是不管不顾,嚎啕大哭起来。

  “这坑死不偿命的新手任务谁他丫编写的,难道不怕夭寿吗......”

  吕不凡不断咒骂,殊不知,若非他擅自出门转圈,游戏即使再坑又怎能坑得如此狠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