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5-27 03:55:44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SOS团支部
  4. 序 逝去的时代

序 逝去的时代

更新于:2017-11-02 10:49:19 字数:4512

字体: 字号:
  

  Cosmic Era(CE,宇宙纪年)206年,五月一日。宽阔的大厅中座无虚席。主席台前排满了各式像机。白发老者的演讲进入尾声:

  “……远方的星系,在等待我们来探索;未知的文明,将交给我们来发现。愿我们的足迹,遍布整个宇宙!愿未来的大门,向所有热爱她的人敞开!”

  经久不息的掌声中,一个八九岁的女童抱着一大束鲜花爬上台。微笑的老者弯下腰,从她手中接过花束,握住她的小手并排站在台边,向四面的人海挥手致意。

  忽然老者身体一晃,踉跄了一下,然后向台前栽倒下去。牵着女童的手松开,另一只手在空中划动,徒劳地想要抓住身边的讲桌。台下一名粉色头发的中年妇人从座位跳起身,接住了老者,尖叫道:“父亲!”会场中响起一片惊呼。

  几个西服墨镜冲上台,拉开泪流满面的妇人。两个人扶住老者,其余的展开担架。众人纷纷起立,目送老者被抬出场外。

  两小时后,生物学家、医学家、企业家、地质学家拉海尔·萨拉,因脑组织老化不治,于奥布初岛逝世,享年128岁。

  “小萨拉挂了,开帖讨论。”

  “555~我的偶像~你怎么就去了呢~带上我啊~~~”

  “天妒英才啊!!!!”

  “咦?小萨拉?还有大萨拉吗?好不好吃?”

  “楼主,‘小萨拉’是你配叫的?”

  “小拉啊~你明明答应过,要活到两百岁的!你怎么能失信~~~”

  “嗯嗯,这‘小’字的确用得没来由。又没第二个人叫做拉海尔萨拉。”

  “那阴笑老头,死得好,死得妙,死得刮刮叫~”

  “楼上的找死啊?”

  “斑竹呢?一定要封楼上这小子的号!”

  “对不起没发现,楼上的不是指你哈。”

  “说拉海尔大人坏话的垃圾,马上弄死太便宜了!要调教得温顺忠心,再送到拉海尔大人那里才对。”

  “顶顶顶……”

  “同感。”

  “附议。”

  “小白来拜山,特献上拉海尔小传一篇,各位大大请<下划线开始>猛击这里<下划线结束>。”

  绿草环绕的庭院。飞累的麻雀停在太阳伞上,侧着脑袋跳了两下,圆圆的眼睛最后盯住了躺椅上闭目养神的蓝发少年。

  “还有这样的东西啊。赫卡提(Hekate),去看看。”少年在自己的脑海中说道。

  “了解。”脑海中响起清冷纯净的女声。

  拉海尔·萨拉(Zala, Lahire),生于CE 78,11月6日。慈善家、社会活动家阿斯兰·萨拉之子。母美玲·霍克·萨拉,姐雷吉斯(Regis)·萨拉·玖尔。

  战后,战斗英雄父亲一直为繁杂的重建工作奔走。姐姐于CE 76诞生在利比亚沙漠的帐篷里,拉海尔是在柏林医学院落成的剪彩仪式后出生的。在这数年中,倔强的母亲一直不肯回奥布的家中静养,坚持带着两个孩子,跟丈夫一起满世界飞来飞去,尽管她什么忙也帮不了。

  两年后,拉海尔与姐姐一起被送到PLANT十二月市的学校。拉海尔在学校待了一年半,终于被“无聊死板的”生活激怒,在姐姐的鼓动下偷到军舰,降下地球找爸爸。有七家恐怖组织因为声明对这起事件负责,而被拉克丝和卡嘉莉连根拔掉。之后姐姐被哄回学校,弟弟得到“不影响学习成绩的话可以出来走走”的承诺。从此他便喜欢上开学带走课本,期末回去考个试的生活。拉海尔的少年时代,基本便在这样的情形中度过。

  也许因为从小跟随父母接触社会的最底层,他并没有沾染多少骄奢的贵族习气。他相信,通过不懈的努力,自己对人类的贡献一定能够超过父辈。在这期间,他表现出对生物学的浓厚兴趣。

  CE 93,重建工作全面完成。拉海尔被PLANT二月大学录取。与同学拉克丝·克莱因·大和之女,伯伦希尔(Brunhild)·大和相识。

  CE 96,拉海尔与伯伦希尔结婚。

  年轻的拉海尔英俊潇洒,拥有像父亲一样美丽的蓝发。他比姐姐更多的继承了父亲沉静优雅的气质,这与伯伦希尔的温婉贤淑相得益彰。两人婚后感情良好。CE 100,女阿尔托利亚(Artoria)诞生。

  CE 101,拉海尔在奥布国家实验室主持研制成功人造人类神经纤维。

  CE 102,这项技术首次应用于新型残疾人义肢的制造,拉海尔之名逐渐广为人知。

  CE 103,拉海尔生物机械制造所成立,主营业务为医用人类义体、及工程机械拟人部件制造。拉海尔成为技术开发处主任,他的妻子则做了所长。之后的几十年中,人造内脏、人造感官相继问世,制作工艺也愈加成熟,成本不断下降,舒适度大幅提高。CE 112,制造所改组为集团公司。

  比起“科学家”的头衔,拉海尔更像一个商人。制造所历次新产品推出,都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在领导层其他成员被问及“如何做出完美决策”时,拉海尔的名字总在最耀眼的位置出现。他习惯用冷静的判断影响周围人,并推动他们去实现自己的目标。

  制造所给萨拉家带来的财富和声名,使得这个家族在政治上的影响进一步增长。萨拉家、阿斯哈家、大和家(即克莱因派)牢固的联盟,足以应付任何势力的攻击,成为战后世界和平的基石。拉海尔也因为显示出比父亲和姐姐更优秀的才能,获得事实上的家长地位。

  CE 118,萨拉集团帮助奥布军方,秘密对健康自然人士兵进行义体化改造的事实被揭露。

  当时掀起的轩然大波,简直是CE 73,各地响应PLANT议长打倒Logos宣言的翻版。但事情的发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正在集团东亚区研究所指导技术的拉海尔闻讯,即席发表了演讲《论发展义体技术的重要性》。在场几位DV爱好者录制的全程录像,后来被收入各国的中小学语文课本,和艺术院校表演专业课本。

  演讲一开头就提出“多年来,我们公司致力研究的一系列义体技术,是比胚胎基因调整更伟大的发明”,后天随生活需要做的身体改造,远比在出生前漫无目的、或者完全服从于父母意愿的改造更经济实用。而片面注重基因,忽视躯体各部分功能的生物学,注定没有前途。这项技术的普及将解决许多社会问题。战后地球各国均已模仿奥布,建成自然人、调整者共处的社会。如果配备了适当的义体,就业竞争中自然人的劣势,会毫无疑问得到扭转;由此引起的调整者比例降低,也使备受争议的婚姻管制法不再必要。拉海尔沉痛地描绘失业者的无奈、有情人的叹息,追忆自然人与调整者互相敌视的悲剧,不少听众为之落泪。最后,拉海尔大声喊出自己的梦想:“让全世界人都能用上完美的义体!”

  这篇演讲一发表,立即争得相当一部分人的支持。再加上家族联盟强大的宣传机器,一时间拉海尔成了无双的仁者,人类的救星。异议迅速被压制。当年各式义体的销售额是往年的三倍。

  CE 163,拉海尔实验室宣布植入脑部的民用无害辅助芯片研制成功。

  CE 166,对健康人的义体化改造在人类世界所有国家合法化。

  CE 202,拉海尔实验室宣布集成了计算机计算、存储功能的电子大脑研制成功。

  CE 122,拉海尔集团决定开始涉足义体以外领域的经营。同年奥布曙光社被并购。

  自此二十余年间,拉海尔集团在全球的业务迅速扩展。先是大西洋联邦,紧接着是欧亚联邦,集团青龙旗到处,当地产业巨头纷纷落马。至CE 150,拉海尔控制了全球80%的工业研究力量。

  值得注意的是,拉海尔并购或挤垮的目标,绝大多数都是所谓累世望族的老巢,相比根基较浅的企业,常常被拉海尔“放过”。那些称霸一方的财阀,在被拉海尔从经济上击垮之后或之前,又差不多都有黑道上的生意被查获,主要成员要么自杀,要么给判了数百年的重刑,几年后病死狱中。现在看来,其中一小部分案件的审理过程,也颇多疑点。拉海尔有次在内部会议上这样评论某破落家族:“生意做大了,多多少少都有些见不得光的办法,不要太招摇就是了。”

  “拉海尔清洗”的影响波及到政界,老牌政党纷纷解散,新生势力纷纷登场。由于这些新势力之间比较少有盘根错节的利害关系,政坛很是清静了几年。

  最近几年随着一些机密文件流出,我们逐渐猜测到一些当年的内幕。被清洗的势力很多与从前的蓝波斯菊有暗中的联系,或者是大战时期地球联合方面极端主战派的后台。没有他们支持的各国,现在已经没有实力与PLANT-奥布一较高下了。

  如日方中的拉海尔,把目光投向了太空。

  CE 109,火星殖民都市瓦格纳(Wagner)开始建造。

  CE 137,金星殖民都市叶慈(Yeats)开始建造。

  CE 145,PLANT三月大学与拉海尔实验室联合研制成功宇宙舰用超时空引擎。

  CE 148,木卫一(Io)殖民都市隆美尔(Rommel)开始建造。

  CE 149,土卫四(Dione)殖民都市赫克托(Hector)开始建造。至CE 200,人类的势力已经到达太阳系边缘。

  拉海尔在听到超时空引擎研制成功的消息后,把集团事务全部交付给了女儿阿尔托利亚。CE 148-CE 156,他亲自前往隆美尔主持开发工作,妻子伯伦希尔则负责与地球联络。他彻底征服了当地恶劣的地质环境,“萨拉方法”在日后的殖民星建设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拉海尔相信,人类的热情始终应该用来探索未知的世界,什么时候人类开拓的脚步停止,什么时候人类就会陷入内乱和衰退。“年轻人的家在广阔的星空中,地球圈只不过是个养老院”,拉海尔这样说。

  然而世事无常。

  CE 188,集团所属非洲实验室失火。伯伦希尔烧死,享年109岁。同年,拉海尔回到地球。

  妻子的去世给拉海尔带来巨大的悲痛。曾外孙的婚事,也不能给他带来快乐。他从此闭门谢客,不问外事。人们直到CE 201的世纪庆典,才再次见到他。他的头发已经雪白,再也看不到一丝蔚蓝了。

  在生命的最后六年,拉海尔致力于中小学校教育条件的改善和各种新式教学理念的推广。

  CE 206,拉海尔去世。

  蓝发少年沉默了很久。

  “哦呀哦呀,写得真是不错呢。赫卡提,请把它存到屋里罢。”

  “是。”

  少年的大脑传出电波。从空中观察他身后的砖墙小“城堡”,塔楼尖顶有支天线。线座红色的接收灯,微微闪动了一下。

  随后他慢慢地坐起身来,两脚准确地伸进地上的拖鞋,缓缓站直,然后长呼了一口气。一米九不足的个头,体形瘦削有力,白皙的皮肤保养良好。他低下头,修长的手指轻轻拂平大袖睡袍上压出的折皱。

  “接下来~还是有点不放心啊。”

  连伞的躺椅自动折叠成一片木板的形状,立在路边。少年伸了个懒腰,沿着小路走向房子。木门自动打开,又在他身后关上。

  少年走下楼梯。一面玻璃墙横隔在地下室正中,里间是两张并排的大床。一张床上铺了张白被单,被单下面凸凸凹凹显出一个人形。另一张床上似乎也有个人,天花板和墙中伸出许多机械手,在那人身上移来移去,遮得倒也颇为严实,只能看见垂到地面的黑发。伴奏的是吱吱咂咂机械关节转动的声音。

  “埃尔(Al),做到哪一步了?”

  少年眼前打开了一个窗口。窗口中是一个歪歪扭扭的笑脸。一个调皮的声音在少年脑中响起:“灵魂(ghost)固化完毕,一至二十三号固件同步率上升中,灵魂稳定,未发现异常。这样再过五个小时就可以全部完成,你就可以叫醒你老婆啦。”

  “赫卡提,阿尔托利亚那边怎么样了?”

  “一切正常。没人发现自己祭拜的是件假货。”

  “那么,努力呀。我的父亲——和,妹妹,哟。”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