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12:35:3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尸鬼传
  4. 第三章 惊现尸鬼

第三章 惊现尸鬼

更新于:2018-03-17 14:15:36 字数:4289

  随后,林青羽走到厨房,拿起那药杯闻了闻。

  “唉~又要喝这么浓的药。”林青羽又抱怨了一句,便拿起药杯一口饮尽。

  “啊….真是苦呀…老爹弄的药越来越浓了。”林青羽放下了药杯。

  “小羽,吃饭了。”林青羽母亲在外面喊了一声。

  “哦,知道了。”林青羽应了一声,便走了出来。出来后,只见那饭桌上已经摆好了香喷喷的饭菜。林青羽一见,面喜,快步走了上去,向那菜盘伸出手去。

  “哎哟!”

  林青羽的手突然被他母亲柳清馨打了一下,口中叫出一声,手闪电般地伸了回来,用另一只手摸着。

  “又想偷吃,去把手洗了。”柳清馨双手插着腰,骂道。只是,林青羽的母亲虽然身为人母,但是保养得却是很好,仍是十分漂亮,温文尔雅,即使骂着林青羽却也带着一丝温柔。

  “嘻嘻,好的,妈妈。”林青羽浅笑一下,便一溜烟冲进了厨房,将手洗好。

  饭桌上,林青羽一家三人围做,吃着晚饭。

  林青羽动着碗筷,却是突然停住,柳清馨见到林青羽神色认真,不禁问道:“青羽怎么了?”

  “爸,为什么你要搬到境外来居住?”林青羽转头向林浩天问道,“我听老妈说,我很小的时候是居住在境内三防线以内,现在为什么要搬到境外来居住?”

  闻言,林浩天也停下碗筷,面上神情变得如磐石一般地坚硬,向林青羽回道:“为医者,以善心自居。我们医生必须按照善心来行事,我从小就教你任何事情以善为先,所以以后无论遇到任何事情,永远要记得一个善字,不要忘了自己的本性。”

  林浩天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现在境外正在开发,这里不像境内那样稳定,出现疾病的机率要比境内大上许多,这里特别需要我们医生的力量。”

  “但是老爸你的医术这么好,怎么会呆这个荒野小地?”林青羽心中依然不解。据林青羽所知,他的父亲的医术已经是登峰造极了,完全可以去境外任何一个繁荣的地方,或者是一个正在开发的城市,没想到最后却是呆在了玉池镇这个小地方。

  “就是因为这里荒野,不必问了,吃饭。”林浩天一句话打发了林青羽。林青羽虽然心中郁闷,但见林浩天一脸严肃,却也不好再问。

  ******

  饭后,林浩天又进书房看书去了,林浩天的书房是不让任何人进入的,包括林青羽。一直以来,林青羽都对那个书房充满好奇,但是因为林浩天的严厉,他从来都没有进去过。此时,林青羽只能无奈地在沙发坐着看电视,闲着无事。林青羽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觉得实在没事做,便起身向门外走去。柳清馨见了,柔声问道:“小羽,要去哪里?”

  “妈,我出去一会儿,很快就回来。”林青羽见回头见到时见到是他母亲,心中没有顾忌,随口说了一句。

  “记得早点回来,不要跑远了…”柳清馨温柔地嘱咐道。然而,她在说这句话时,林青羽已经出了门向远处走去。

  “知道了,老妈。”林青羽向柳清馨回了一句安心的话。

  屋外,日垂西头,看来很快就要入夜了。只是残阳发红,照着那天空却如同鲜血一般,隐隐带着一丝狰狞。

  在玉池镇后方,有一个小的山丘。在小山丘上,林青羽双手抱着头,斜躺在草地之上。而后,他随手摘了一根青草,放在嘴中含着。

  而后,林青羽仰望星空,空中白云飘逸着,时而有飞鸟掠过。

  “巫师,魂师,法师,灵师。”林青羽口中喃喃自语,眼神中充满着憧憬,“境内的四种修行者,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样子的,这玉池镇的哨兵实在太不像样了。”

  在林青羽幼时,曾听镇内的老者说过,境内的四种修行者有着许多的法能,有一些更是奇异得让人琢磨不透。只是,听说的事情往往神秘,不知其真实性有多高。但是,林青羽却一直对四种修行者有着一种莫名的憧憬。

  只是可惜,林青羽除了见过懒洋洋又时常醉酒的哨兵,还从未见过其他的修行者。这也正是他在晚饭时,要问那个问题的原因,因为玉池镇偏僻的原因,修行者几乎没有出现过。即使偶尔有一两个出现,林青羽也错过了。错过一次后,别提林青羽多么懊悔。

  在每一个少年心中,都有一个英雄的梦啊!在每一少女脑海里,都幻想着成为一个公主啊…

  “呸…”

  因为已经青草已经在口中变得很苦了,林青羽吐了出来。

  “什么时候才能去境内看看呢?”林青羽心中暗想着,双目仰望苍穹。

  云飘逸,风轻柔。周围一片祥和。

  “砰,砰,砰…..”

  “啊~~~~”

  玉池镇外突然几声巨响传来,紧接着几声惨叫声几乎在同一时间传出,那声音跟最绝望的时刻喊出来的并没有任何区别。

  没错,那,就是绝望时的呐喊。那,就是歇斯底里的呼救。

  “怎么回事?”林青羽顿时一惊,迅速立起身子,跑下山丘。

  一路狂奔而下,林青羽很快地向镇内赶去。但是,林青羽刚到镇内时,目视前方,便瞬间僵硬在了原地,双目瞪大,一脸惊愕。

  “尸…尸鬼…兽…兽人尸鬼...”

  林青羽颤颤巍巍地道,连他也在质疑自己的话。玉池镇前方突然出现一个黑色类似人的怪物,又有点像巨大的猩猩。它身高十余米,全身偏黑,如同一颗大树。它的上本身是光着的,表情木讷,两个巨大的牙齿露在唇外,耳朵很尖,眉弓突向前方,目光呆滞,双眼呈现着血红之色。而且,它的头发很长,乱糟糟的,上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

  它的样子看起来很是吓人。而在残阳的照耀下,更给它带去一丝狰狞。

  然而,在玉池镇外,许多的不明人物快速地涌入镇内,他们张牙舞爪,四齿血红,面上一股兴奋模样,就想是饿了许久的野兽。

  “尸鬼,尸鬼…..尸鬼来袭!”

  那些懒洋洋的哨兵丢掉酒杯,大喊而出。他们一喊完,玉池镇上的村民便四散逃去,疯狂地奔跑着。只是,在那兽人尸鬼的眼里,他们奔跑着却好像蝼蚁那般逃去。

  林青羽听到尸鬼二字,更是身子一震,如临大劫。

  残阳下,那强壮的兽人尸鬼身形一动,迈起黑色巨脚,一点一点地,一点一点地,落下。

  让所有人都措不及防!

  让所有人都心惊胆寒!

  “轰!….”

  一声巨响,荡然开来。一个巨大的黑色的脚踩向那些哨兵。紧接着一个巨拳砸下,乱石飞溅。

  那两名哨兵躲过兽人尸鬼突然踩下的一脚,但是后来那一拳,却没有避开。

  那个巨拳缓缓拿开,两个哨兵就躺在一个坑里,一个被巨拳砸开的坑里。

  那个兽人尸鬼,表情仍然是十分木讷,它将巨手伸向坑里,抓起了一片土。不过,这土里包括着全身血淋淋的两个哨兵。

  兽人尸鬼抓起那把土,便塞进了嘴里,嚼咀了几下,就直接吞咽了下去。

  “啊…是尸鬼,尸鬼来了,两百年了,它们又出现了….”

  玉池镇上的人奔跑着,呐喊着。有许多的丧尸类尸鬼涌进了村内,乌泱泱的一大片。它们逢人便咬,贪婪地吸允着鲜血。镇守在玉池镇的士兵,还未与尸鬼战斗,便逃了去,恐惧已经让他们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青羽哥哥,青羽哥哥。救我,救我….快救我。”

  林青羽心中震撼,但在远处却是传来了呼救声,林青羽僵硬地将目光移向那边看去。

  是碧柔,是那个可爱机灵的小孩子,她在求救,她在呐喊。一个丧尸类尸鬼紧紧抓住了她的双腿,而她的奶奶已经血淋淋地躺在了一旁,而且还被丧尸啃食掉一只手臂。

  “青羽哥哥救我,快救我….”

  小女孩还在呐喊着,小女孩还在挣扎着,所有人都在向后跑去,没有人去理会她,没有一个人,只有林青羽定在原地。

  为什么?为什么我动不了?

  林青羽大脑一片空白,只是这两句话在缠绕着他。就这样站着,看着那个可爱的小女孩碧柔,淹没在尸海之中。

  只有一声惨叫声传来,毛骨悚然…..

  远处,那个兽人尸鬼怒吼着,迈着步子,进入镇内,时而会抱起一块大石头向镇内砸去。所有人呐喊着,不断地逃去,但是一切都是徒劳。这个村民一个又一个地,连同沙土被兽人尸鬼的大手一把抓起,一并吞了下去。

  这时,一个妇女抱着满月的小孩大喊着,四处逃窜,显得十分醒目。刚才还在喝奶的小孩现在正哇哇大哭,那声音令兽人尸鬼一眼就看到了这对妇女。

  兽人尸鬼苦笑的表情更加夸张,它伸出巨大的手掌抓向那个妇女。那个抱着小孩的妇女,没命地跑,然而却没跑多远,就被巨人给抓住了。

  “啊…不要,我的孩子……”

  大手抓住了妇女,强行扒开了她双手,将那个满月的孩子轻轻地拎了起来,放在手掌之上。

  “不要…..不要….我的孩子…..”妇女大哭着,大喊着,泪流满面,却是没有丝毫作用。

  刚满月的幼儿,被兽人尸鬼拖在手掌上,就像一个小小东西。

  “哇哇哇….”

  那个满月的小孩哭声纯净而自然,脸蛋更是粉嫩无比,粉嘟嘟的小手捏得很紧。兽人尸鬼呆滞的目光看着满月的幼儿,双眼血红,苦笑的神情夸张到了极致,牙齿也露了出来,上面还带着一些鲜血。

  “哇哇哇…..”

  小孩大哭着,兽人尸鬼毫不在意。下一刻,兽人尸鬼突然用另一只手将小孩的头颅给拧了下来,血液不断溅在它大手掌上。但和巨大的手掌比起来,那鲜血看起来只有那么一丁点。

  兽人尸鬼将小孩的头颅扔了下来,将剩下的躯体送到嘴中吞咽了下去。那是最鲜嫩的血肉,兽人尸鬼似乎笑了一下….

  “啊….”

  那个头颅掉落到了小孩母亲的旁边,那个妇女看到自己小孩的头颅,捂着头大声尖叫了一声。那声音比见到自己死亡的时候还要渗人,只要是人听到便会立刻毛骨悚然,骨寒毛竖。

  兽人尸鬼高高在上,妇人那渗人的声音传到它们的耳里,却丝毫没有影响它们。它依旧在吃人,不顾一切。尸鬼也不断涌入玉池镇,惨叫声不断传出….

  最后,兽人尸鬼把那个妇人也抓了起来,用巨大的手托送到嘴边。任何人被兽人尸鬼抓住都会挣扎,但是那妇人却没有,她一脸绝望的神情,眼睛一直在看着那个孩子…..那个孩子的头颅,那个粉嘟嘟的小脸,沾满鲜血….

  妇人被兽人尸鬼送到了嘴边,瞬间吞咽了下去,没有惨叫声,最后的时刻,只有一双绝望到至极的眼神,凝望着如同鲜血一般的远空。

  仿若末日!

  只要是尸鬼过境处,便没有人幸免,包括小孩和妇女,只是片刻,玉池镇就成了一片惨景。而那残阳照射着玉池镇,映衬着天际,血色更甚!

  林青羽的脑海中还是一片空白,但是有两个名字却突然蹦了出来,林浩天,柳清馨。

  他的父亲和母亲!

  他终于清醒过来,他的家在玉池镇右边,尸鬼说不定还没到那个地方。林青羽一定要救他的父母,他顾不上救人,向家的方向跑了过去。

  不,他根本没有救人的念头。极具震撼的画面,已经夺取了他所有的思维,血液飞溅的场景,已经冲击了他们思考的底线。

  那,就如同末日。

  那,就是死亡。

  终究,看到了这一切,看到了自己死亡的未来。他在恐惧着,刚才还在谈话的小女孩碧柔,往常还机灵乱跑的碧柔,现在已经在尸鬼的腹中。

  刚才还和蔼可亲的村民,刚才还十分完整的小镇,还有那个小孩还有妇女。现在,一切都已经没了,全都没了。

  难道这才是恶梦,难道噩梦才刚刚开始?以前所有的一切,只在一瞬之间,都成了幻影。

  救人只是徒劳,这才是末日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