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06:10:16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生死一绝
  4. first fight(第一次战斗)

first fight(第一次战斗)

更新于:2018-03-18 18:06:53 字数:2683

  “朋友们,我们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去休息。”

  “哦,8:00了?”

  “是的。”

  “留给我们的纸条是:在枪房中有一个机关,开启后会出现另一个房间,那是装备房。里面有许多特工装备,手枪、GPS多功能手表,还有一些其他的你们自己准备,9点钟必到!”

  “OK,我们开始准备吧。”

  “我要拿喷射器!”桌近步与冷明同时说。

  “好,你要了我就不要了。”他俩再一次闹不和了。

  “哎呀,你俩就别吵了,摩尔不是说了吗?要团结互助!”

  “我和他有什么好讲的,不就是闹不和嘛,有什么关系,我就闹了。”他俩还是老样子,一句话,说得一个字都不差,这就是从恨中提炼出啦的默契。

  “好啦好啦,赶快选吧,不让就要迟到了!”

  “知道了,知道了。”俩人还是那么地有“默契”,“你干嘛学我说话?”

  “好啦好啦,走了。”

  电梯缓慢地向下行驶着,慢慢地到了一楼。

  “这是在坑我们吗?那么慢,都已经九点零三了,完了,说好一分钟都不能迟到的。”

  “都怪这个破电梯!”

  “也是啊,如果我们早三分钟上这个电梯的话,那还能刚好赶上,说到底还是我们自己的原因。”

  就在这句话落入空气的时候,在电梯前方出现了幻频,上面是摩尔的本身,他说:“没错,‘海啸’说的好,这不仅仅是电梯的原因,更多的是你们自己的原因,‘冰块’(冷明),你怎么可以和‘木智’(桌近步)吵呢?还有你,‘毁灭’(周会人),平时你博览群书,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鬼谷子的《纵横术》你也熟能生巧,背的滚瓜烂熟,为何今日你却无动于衷,没有去劝架呢?”

  “对不起摩尔老师。”羽海镗低下了头。

  “好啦好啦,这次是做任务,羽海镗你们都已经有代号了是吧,那么,立刻去城市中心的‘学生写字’的那个地方,一个叫卡特的教师,他也是黑暗特工的一员,尽快把他干掉,注意要团结互助!你,羽海镗,是队长,队员要听从队长的命令。”摩尔停顿了一下,和后面的人员说了几句话,然后拿来四个神秘的长方形小盒子,里头是什么?

  “这个东西分配给你们四个,这里面分别是迷你通讯机、微型炸弹、微型摄像头。”摩尔又停顿了一下。继续,他又叫人拿出了一个迷你爱拍339**专用,说:“神不知,鬼不觉的行动,怎么少不了爱拍339**专用呢?好了好了,时间不多了,开始去吧!”

  频幕暂停,四人心里讨论……

  冷明:“哎呀,神马情况嘛?让我看,应该让他给我们做示范动作呀!”

  桌近步:“就是就是,还有那个爱拍339**专用,我对这些高科技都是一窍不通的!”

  羽海镗:“爱拍爱拍,就是爱拍人……”

  频幕继续,敬请收看……

  “摩尔长官……”

  “哦,对对,还有一个救命丹,是武林功夫传下来的冬熊大法,甚是宝贵!每人一颗。”

  “摩尔……”

  “是不是我很聪明?”

  “不是,如果敌军的人,多在我们的身子上打几枪,我们不是照样挂机了吗?”

  “这个……这个?”

  “开个玩笑,何必当真!”

  “啊?”摩尔大吃一惊,笑道,“我是不会告诉你们这些高科技的用法的,我要你们自己去探索。”

  “好吧,那我们走啦!”

  穿越城市的下水道,走在那湿透了的石头上,翻开下水道的盖子,终于在一个无人的地方落下了“着陆点”。

  城市的中心,学生写字的地方,虽说是城市的中心,可是,这个地方却在一个湖旁边。这个湖连着大海,中间有一个乡村分布在两边,由于中间的河宽没有超过4米,只有3.11米所以,这里也就用一座4米的木桥架在中间。

  很难想象这周会人的经历。

  周会人:“我曾是一个富贵家庭出世,由于我那的地区战争,是我的家庭遭受十年的追捕,那些追捕我们的人就是那些黑暗特工,我就被打上过一次腿,我就是滚进了这一条河水,我昏迷不醒的时候,河水已经把我冲进大海,然后被大浪打回了沙滩上,然后摩尔长官就在一次散步的时候发现了我。”

  羽海镗:“哦,怪不得,摩尔他在我睡觉的时候说过一句话:‘海镗,有人躺在沙滩上,我们快去救他。’因为那时我睡得迷迷糊糊,这就是我在那天晚上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了。”

  羽海镗:“不说不行,就得说行,走起,咱们四人就得团结合作,是吧!”

  冷明:“才不是,要想想,有一个人得排除在外——桌近步!”

  桌近步:“哦,是吗,我觉得是你吧!”

  “好了好了,现在先分工,在这条通往学生写字的地方有一道下水道,由你,桌和冷来行动,到了写字楼的后头的时候,你们就在二楼做最后的防守,我和周正门直入到三楼去约这个家伙,然后就开始‘无声绑架’!”

  “我才不要和这个讨厌鬼在一起。”冷明。

  “冷,下级要服从上级的命令,知道了吗?”

  “哼!”冷明。

  “好了,大家行动吧!”

  “是!”

  冷明和桌近步那是从头吵到底,从下水道的下去那一刻开始,他们就吵得没完没了,没有一次是停歇过的,然而,羽海镗和周会人却聊得十分顺畅,没有一丝吵架的痕迹,那可谓一日友,千日亲!

  从下水道出来的俩人,一下子就没有了吵架的痕迹,像是变了俩个人似的,装备好了作战用具,一下子就变成作战熟友,一个都无法去除。他们静悄悄地来到了二楼,躲进了一个小小的教室,但这个教室已经废用了,没有什么价值,但是,这个破破烂烂的门却可以探望外面的情形。

  羽海镗和周会人也陆续来到了学生写字楼,走到了三楼,因为今天是个休息日——学生写字楼成立八百年的贺日,全校停课三周,就在这三周里,就只有一个人在这里值班——卡特,所以预约他也有了一定的理由,但是,这个理由能不能浑水摸鱼就不知道了。

  羽海镗用他颤抖的手在公用电话的拨号键上,播出了这个电话:“喂?是……是卡……老师吗?”

  一张阴险的嘴险恶地笑了笑,说:“哼哼,是,是我。”

  “我想麻……烦你到三楼来一趟,我的……儿子……沫沫的写字本上的字……写得超……难看,想请你下来一趟,看看他的字……的缺点,让他受益终身一下。”

  “哼哼,可以啊!”看起来温柔的话,听起来却如寒风一般,吹打着他——羽海镗的脸!

  “快快,躲到们的两边他就要下来了!”

  周会人做了一个“ok”的手势。

  很快,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

  他的两侧装了两把手枪,后背AK47,手中还摇晃着写字本。

  他走到了三楼,静悄悄的将书放下,两只手都拿起了手枪,走到门前,推开了门,然后立即闪到一边去,当羽海镗和周会人出来的时候,两发子弹立即打中了他们的拿枪的手臂,冷明他们意识到已经来不及的时候,正要冲出去,却已经被一个手雷炸成了轻伤,他们已经暂时失去了直觉,昏晕晕地躺在了地上。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

  旁白:“下章预告:由于一次任务的前步骤失败,那么后步骤他们会一举反击吗?请看下章——绝地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