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06:23:4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暗月争锋
  4. 第二章 前奏

第二章 前奏

更新于:2018-03-16 17:28:10 字数:3214

字体: 字号:
  “哟嗬~耶~”刚走出天文科学院的大门,洁金就跳了起来,天啊,她终于等到这个机会了。感受到众人的疑惑的目光,洁金总算停止了狂笑,她可不想被人当成神经病。

  日子变得特别难熬,每一分每一秒的等待让洁金处于一种疯狂的状态。不行,她对自己说道,如果再这样下去,她真的会疯的。冷静思考后的洁金,第一件事就是去了图书馆。那是真的,她心里很清楚,那么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提升自己的天文知识。

  而余教授则把他听到的消息上报给了天文科学院,听闻这话的众人都抱着怀疑的态度。他们都算是研究天文的老人了,可从来没有人发现过有什么和月球一样大的阴暗球体。看着众人的态度,余教授淡笑着说道。

  “有些机遇是很奇妙的,我们没看见并不代表它就不存在了,有谁能保证它确实不存在?”听闻这话,众人都沉思起来。是的,不能。

  三年,说长,它很长,说短,它也就弹指一挥间。当洁金、余教授等人又在同一时刻看见那颗隐星时,众人都欢叫了起来,洁金是因为离踏上月球的目标近了一大步而欢呼,而他们则是为了这发现而喝彩,关于月球的研究少说也有几百年了,可谁发现过?

  “余教授,是我”

  “呵呵,没想到你还是个急性子啊”

  “余教授,看见了么”

  “恩,看见了”

  “那么,我有机会去月球了”

  “恩,是有那个机会了,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去了。这样吧,过几天我给你消息”

  “谢谢余教授,谢谢余教授”

  原本圆润的脸蛋,此时已经变得消瘦,原本俏丽的短发,早已不见,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扎起,再也不是原本可爱俏皮的感觉,整个人充满着女人风味。

  “呵呵,几年不见,这么漂亮了。我都快不认识你了”

  “余教授,您就别笑话我了。只是您,几年不见看起来还是那么有精神”

  “呵呵,人老了哦,哪有你们有精神。如果有机会记得带些珍贵的照片回来”

  “这次您不去?”

  “不去了,我这把老骨头可上去不。呵呵,别说这个了,我带你去见见林上校”

  “林上校?”

  “呵呵,是的,这次你的训练可全部归他管了,你可小心了,听闻他有个外号叫“铁面”。走吧,进去了”

  “恩,好的,余教授”

  “您好,余教授”

  “呵呵,你好,林上校,这位就是要跟你们踏上月球的洁金”

  “洁金,这位就是林上校”眼前的男人有着黝黑的皮肤,挺拔的气质让人一见就知道这是军人。英挺的剑眉下有着一对黑而亮的眼珠,鼻梁高挺,唇线分明,给人的感觉坚硬刚强又可信。

  “你好”

  “你好”

  “好了,话我也不多说了。洁金如果你真想上月球,这以后的日子可苦的很,你不再考虑下么”

  “余教授,我的愿望就是能到月球上去看,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我不会放过的”

  “呵呵,那好,那你自己保重”

  “余教授,谢谢你”

  “呵呵,我要谢谢你才是真的。林上校,我可把洁金交给你了,你可要多照顾点”

  “是”

  “呵呵,那好,那你们就快走吧”

  “那余教授我先走了”

  “恩,恩,走吧,记得到月球了一定要给我带些珍贵的照片回来”

  “恩,一定。余教授,我父母那...”

  “你放心吧,到时候我会帮你说的”

  “那谢谢余教授”

  “呵呵,不用客气的,快去吧”洁金真的很感谢余教授。他们的谈话并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若是余教授人品差点,说那是他自己的发现,那么她肯定不会有这样的机会,甚至、也许连伸冤的机会都没有。对于这个一头白发,慈眉善目的老人,洁金心里充满了对他的敬重,并在心中默默的为他祈祷。

  坐在车上的洁金,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景色,心中五味杂陈,既期待又害怕,既兴奋又带点恐慌,对于将要面临的考验,心中极度不安。正在她惶恐时,前方林少校突然对她问起了问题。

  “你的学历是什么”

  “大专”

  “以前有接触过天文方面的知识么”

  “呃...有一点了解”

  “那就是没系统的学过,是么”

  “...恩”

  “我现在先带你去看下你的身体是否能承受的住这次月球之行,若是不行,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恩,我知道”

  车中又恢复了安静,可是心里却越发焦躁起来,行?不行?思绪因为这个问题开始了纠结。并不住的在想着家里有什么遗传病史,自己身体有没有毛病等等等等问题,连车开往哪都不知道。

  “到了,下车吧”

  “啊~哦”眼前是一栋三层楼的楼房,旁边有几颗高树,在阴影的笼罩下,这房子更是显得老旧。

  “这是...”

  “体检中心。你将在这里接受身体的全面检查,现在跟我进去吧”看了看周围静宜的环境,洁金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

  “走吧”

  一天,整整一天,洁金就在这栋楼里度过,从身体检查到生理检查再到心里检查,她就如个陀螺一样,不停的在转着。而那个林少校早就不知道去哪了。当她停止一切检查呆呆的坐在楼前的石阶上时,林少校又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检查完了吧,你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现在我先带你去吃点东西”

  “哦,好的,谢谢”

  “如果你的身体各项都达标了,那么以后会更艰苦”听出他话中隐藏的含义,洁金淡淡笑了笑。

  “我懂的”

  “恩,明天就能知道答案,今天晚上你好好休息下”

  “恩,好的”

  原本以为今天这么累,一定是沾上床就会睡着的,可显然不是这样。在床上翻来覆去已经有一个钟头的洁金,认命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她今晚睡的是科院下的一间宾馆,环境很不错,可是不知道她为什么就是睡不着。

  扯开床帘看着外面深深的墨色,洁金深深吸了口气。不自觉的又抬头望向天空,今晚看不见月亮,只有少数星星在天上闪烁着,坐在了窗台前,洁金紧紧的抱着双膝。

  她很早就从父母身边离开了,大约14岁的时候,她就告别了家人,一个人在外地读书。16岁开始就出去找工作了,她的相貌不差,再加上能说会道,她找工作找的很顺利,可也是因为这,她总是在观望,一会觉得这个差,一会觉得那个差,高不成低不就说的就是她了。浑浑噩噩的过了好些年,直到做了设计师,才算慢慢安定下来。

  她这次的决定并没有告诉家人。父母对她很是放心,一年半载的不联系是很正常的。她从不主动打电话给父母,并不是不想打,而是有时会觉得那很矫情,所以没事的话,她从不主动与家人联系,外出工作的这几年,每次都是父母打电话给她,问候她的情况。

  长期的独立生活让她很自主,甚至有着一种掌控欲,对于未知的事情她有着好奇,却从不想去深究什么,除非是特别感兴趣的事情,比如这次...

  唉...深深叹了口气,洁金慢慢的挪回了床上。

  这夜,洁金睡的极不安稳。梦中出现的画面都让她很恐怖,比如鲜血,比如恶鬼,比如...

  颓废的起身,看着镜中憔悴的自己,洁金苦笑了下,然后开始对着镜子跟自己打气、做鬼脸。

  ************************************************************

  清晨的空气真的很好,特别是在这处幽静的空间里。躺在一颗树下,洁金开始做起了深呼吸,不知道是这空气太舒适还是身体太疲累,洁金缓缓睡了过去。当林上校看见在树下睡得香甜的洁金时,有些愤怒,可是看见她眼睛下那一圈深黑的眼袋时,他呼了口气。

  “起来,结果出来了”

  “呣,我还要睡会,别烦我”迷糊中的洁金迷糊的应着。

  “那你继续睡吧,睡醒了,我等下就送你回去”回去?回哪去?家里?还是...一个猛弹,洁金从地上坐了起来。

  “回去?为什么要回去”

  “你看起来很累,这都受不了,以后的你就更不要说了。现在给你十分钟梳洗,如果十分钟没有看见完整的你出来,那我会立刻送你回去”

  “我已经梳洗好了”

  “给你十分钟整理仪容,不要让我看见你如此脏乱的样子”怎么一下子这么严格了?昨天不还由着我么。他刚说了什么?是结果两字么?

  “那个...结果已经出来了?”洁金有些怯怯的问道。

  “恩,刚好及格”

  “...刚好及格?那就是说我通过了~通过了,耶~万岁”

  “还剩九分钟。我刚才的话依然有效”

  速度,豹的速度,洁金一路冲回房间,拿起梳子抹了下头发,然后拍了拍脸颊,对着镜中的自己甜甜一笑,又迅速的向楼下冲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