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8:20:20
  1. 爱阅小说
  2. 职场
  3. 破冰捕快:现代追凶录
  4. 第四章案情分析

第四章案情分析

更新于:2018-03-18 12:46:02 字数:1525

  刚走进所里,陈铁树想起来狗蛋还关在里面,这都一个晚上了。陈铁树有点担心,怕出问题。要是被这帮人看见了就完了,就想找个机会把狗蛋放了,关了一个晚上,教训也够了。

  李德生把一群人领到了所里的二楼,那里是一个简易的会议室.由三张小方桌拼凑成会议桌,和十五张木椅组成。李德生招呼所有人坐了下来,又让胖子给所有人上了茶.

  “好了现在我们来开个短会,先由小肖给我们介绍下具体情况。”腾清开口道。这主要讲给陈铁他们听的。

  “二月十七日接到报案,市里青苑小区,五楼503房发现无头男尸一具,经过家属确认,和DNA鉴定,死者名叫王子兴,年龄二十八岁,开着一家卖消防用品公司,市局王局长是其父亲。通过小区监控的显示,事发当日八点半有一名可疑男子到过死者房间,九点钟的时候又神色匆匆的离开。嫌疑犯叫钟长新,本市人,和死者有生意上的往来,现在这个人已经消失。根据公路上的监控显示,逃往的方向正式大平村,因为大平村连接川省,给嫌疑人提供了很好的逃忙路线,这就是我们了解的全部情况。”肖雅丽说完朝腾清看了看。

  腾清这时道,“中州的同志和李所长有什么补充的没有,”“没有”李德生与中州城的人同时道。中州正是管理陈铁树他们村的城市。

  “好,麻烦中州的同志把监控录像给李所长他们看看,”说着中州一位信息科的人拿出一台手提电脑打开之后把嫌疑人的画面播放了出来。

  陈铁树见这个人长着一副冬瓜脸,眼神阴鸾,两边的腮帮子不正常的鼓起,一看就是吃槟榔吃多了,这种人在湘西很常见,主要这里产出槟榔。

  这个时候电脑播放着疑犯在车里,小区各种出现的画面,陈铁树一直盯着这些画面在看,总觉得有些怪,因为他觉得疑犯在监控里出现的次数太多了,好像是有意为之,这就显得很奇怪。一个平常人杀了人,既然选择了逃跑肯定会有意去躲避监控,至少也会稍稍的掩饰下,但是这个却恰恰相反,好像是故意走到监控下让人看清他一样。

  这位疑犯想借此来证明一些什,难道凶手另有他人。可是想想觉得又不可能监控里只拍到他一个人,如果说是他,那他为什么又要故意在监控处停留。或者说在故意诱导。

  陈铁树是在一边苦思,这边李德生和毛宁国低声讨论,腾清并没有猜加他们的讨论,而是在一边静静的听着所长他们说话。陈铁树总觉得这个老头老是瞅向他,那种眼神说不出是什么味道。陈铁树仿佛想到了些什么,菊花一阵紧缩。

  陈铁树听着他们的讨论,没一个和自己想的相同,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大家听了陈铁树的想法,呼啦啦全跑去围着监控看去,还真如他所说钟长新出现在监控里的次数非常多,就跟故意一样。

  胖子这时凑过来,“吆,看不出来啊,木头你还有着本事啊”。陈铁树转过头瞪了胖子一眼,现在不是和他吵的地方。肖雅丽和其他人都有些好奇的打量着陈铁树,肖雅丽原先认为协警应该没什么本事,开始开会的时候就想让他们出去,只是碍于在别人地盘上没好说出来。

  李所长也对陈铁树投来了赞赏的一眼。腾清心道,这个协警倒是有很强的观察力。便开口道“这位小兄弟说的非常有道理,看来我们警察队伍里人才还是不少的。”陈铁树总觉得这位老头应该是早就看出来呢,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一直没说。

  陈铁树站起来说道,“不敢当,不敢当”,不过嘴唇却是微微的翘起。被那位刚毕业的警察黄明泽看见了,有些不舒服.不好当面说出来,心里却道,有什么了不起,运气好而已。

  他哪知道这不是陈铁树得意,这是陈铁树在土里面埋久之后产生的后遗证,经常性的会出现肌肉痉挛,和肌肉僵硬。

  “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先把钟长新抓获,才能进行后面的工作,王局现在盯着呢”,腾清道。“李所长村里面你们都搜索过了吗,刚看了你给我的资料,三十二户人家你们都问过没有?有没有什么可疑人?”这时刑侦队长毛宁国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