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4 09:39:0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帝一天
  4. 第三章 山下面的东西

第三章 山下面的东西

更新于:2018-03-18 18:27:54 字数:4101

字体: 字号:
  是夜,繁星漫天,星月灿烂。

  “是这里了?”萧羽枫看了看手里的地图,再看看眼前一片黑暗的森林,侧过头向萌萌问道

  萌萌眨巴眨巴大眼睛,闭目感应了一会儿,睁眼轻声说道“是这里了,我感应到了阵法的痕迹,还有……原石的波动”

  “好”萧羽枫应了一声,旋即环视四周

  入眼处是一个山谷,三面环山,皆是悬崖峭壁,山谷内是一片森林,绵延至山谷入口处

  山谷里寂静无声,偌大一片森林竟是连虫鸣声也没有,清幽月光之下,树影斑驳,一阵微风吹过,发出沙沙的声音,如厉鬼在嚎叫

  萧羽枫目光如炬,盯着山谷仔细观察,半响后,萧羽枫眼中精光一闪,轻声开口道“好家伙!怪不得那些家伙找了一整天也没找到,原来这里曾有人用过改天换地之术,来掩盖墓穴的位置……怪不得,怪不得”

  改天换地之术,顾名思义,改天方,易地位!乃是以无上玄奥之力沟通天地,借法则之力形成元冥空间,改换天机,遮掩地势,屏蔽墓葬位置!

  以源决中的记载而言,这改天换地之术,至少也要封王强者以上才能施展,且此术逆天,但凡修行者,一生只能用一次,否则便会招至天谴,而唯一的一次施展,也将付出惨重代价

  不过让萧羽枫疑惑的是,这改天换地之术,一般都是用作魂葬之修,而此墓,明明是一个道藏……

  但不管如何,凡是和封王级别的强者扯上关系的,都简单不了

  想到这里,萧羽枫不禁微微一笑,改天换地之术啊!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了!

  若不是自己昨夜在沧澜天崖,突然顿悟,心境破开神窍桎梏,达到金身境,半步封王,也不可能那么快就找到这里!

  萧羽枫目光轻凝,望向萌萌,轻笑道“看来,我们是遇到了一个了不得的大墓了。萌萌,能看清这里的地势吗?”

  萌萌摇了摇头,轻声开口道“以我现在的能力,最多只能勉强看清阳域的地势,若是阴间,有特殊的元气存在,我只看得到一片模糊”

  “阳域吗?足够了。”萧羽枫喃喃到

  万物太极,分化阴阳,这道藏也是如此!一墓两界,有阴间与阳域之分。

  这阴间,乃是墓主葬身之所,同时也是墓主的传承之地,只有通过墓主的考验,得到墓主允许才可入内,否则,便会招至杀生之祸,有诡异与不详发生。

  而阳域,则是留给外来之人活动的地方,也就是考验之地,

  萧羽枫目光如剑,环视四周,最终来到森林边的一颗大树下,轻笑一声,随即运转修为,轰出一个深坑,用源力把地图包裹好放进去……

  “呵呵,这样就好了”把坑填上,再经过一番伪装,萧羽枫邪邪一笑,旋即转身往来时的路走去“走吧萌萌,我们从悬崖底下挖过去”

  萌萌一愣“不走这里么?”

  萧羽枫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我们来时不是碰到好几个同行了么,呵呵,让他们走好了”说完,便转身离开

  萌萌眼睛一亮,似想起什么有趣的事,飞到萧羽枫的肩上,轻轻皱了皱小鼻子,笑嘻嘻的说道“哎呀呀,小然然又要坑人了,这次又不知道是哪个倒霉鬼被坑了”

  萧羽枫无奈,轻轻摸了摸萌萌头上的白玉小角“你呀,我坑人,你就这么高兴么,呵呵,需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世界太大,太辽阔,能人异士数不胜数,说不定哪天我们也被坑了呢?”

  说罢,仰头望了望深蓝的夜空,一轮明月静静悬挂在天边,萧羽枫喃喃到“这个世界真的很大呢”

  被萧羽枫摸到头上的角,萌萌眼中突兀的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异色,刹那间便消失不见,笑嘻嘻的挥舞着小爪子到“放心吧,有本女神罩着,谁也坑不了你的”

  萧羽枫回过神来,失笑的摇了摇头“你呀,还是先长大再说吧”

  谈笑间,一人一萌消失在漫漫夜色之中,只剩下苍白的月光照耀在林海之上,风一吹,枝叶轻晃,发出莎莎的声音,犹若起舞的妖魔,骇然可怖

  在萧羽枫萌萌离开两个时辰后,一个黑衣青年来到这里,这青年约摸二十一二岁,身材干瘦,脸庞清秀,右手中指带着一枚古朴戒指,黑白分明的眼中偶尔有精光闪过,这便是萧羽枫所说的那几个同行之一

  这青年来到这里后,并没有记着进入山谷,而是在森林前方停了下来,凝目仔细观看

  只是这越看越不对劲,半响后,这青年瞳孔蓦然收缩,倒吸一口凉气,大惊道“改天换地之术!”

  “这怎么可能!”

  “不,不对,若真是改天换地之术,我怎么可能到得了这里。”

  惊疑不定了好一会儿,青年慢慢回过神来“师傅曾经说过,墓师最忌进入的,便是施展了改天换地之术的墓葬,这种墓葬,乃是死穴,进入其中,必定会遭遇到各种诡异与恐怖。有死无生”

  “可……可这个墓藏,明明有道藏地图,是一个道藏才对!”

  惊疑了好一会儿,青年兀自犹豫不决,徘徊在山谷口,不时抬头望望前方一片漆黑的森林,“这……怎么办?到底是进,还是不进?”

  不多时,这青年一咬牙“若真是改天换地之术,我也不可能进得来,险中求富贵,干了”说罢,毅然决然的进了黑暗的林子

  天地间,再度寂静无声

  只剩下惨白的月光静静照着这方天地,大地一片惨白,树影斑驳的森林静静矗立在黑夜中,扮演着狰狞的妖魔

  不知过了多久,远处突兀的传来几道细微的破空声,由远及近,直到森林前方才停下来

  一行三人,皆身穿褐衣,为首者,乃是一个络腮胡中年,其后跟着一黑一白两个男子

  落地之后,那白面书生看了看四周,开口道“大哥,此地有三阴汇聚,死木悬空,呈四方诸鬼之相……莫不是,找到了?”

  那络腮胡皱着眉头道“如果从地势上来看,是找道了,不过……不过此事,怕是有蹊跷”

  说着,那中年男子看了看前方的森林,又回头看了看来时的路

  低头思索半响,骤然抬起头来,阴沉着脸道“如果我没记错,这条路,是我们今天第三次来了!”

  此话一出,那两黑白二人不由脸色剧变,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出了惊骇之色

  那白面书生瞪大双眼,淹了一口唾沫,颤声道“大……大哥,你是说咱们遇上鬼……鬼阵了?!”

  而那黑面男子本来黝黑的脸在这一刻,竟也吓得黑里透白,瞪大眼睛,也如同见了鬼一般“鬼……鬼阵?”

  那络腮胡脸色阴沉,摇了摇头道“不,只怕没这么简单”

  “若是鬼阵,我们恐怕已经是死人了……而我们现在依然活着,唯一的解释,就是有大能在这里布下了绝强的阵法,来掩盖墓藏的位置。以至于我们前两次都没进来”

  说完,络腮胡把藏在衣袖中的手,伸出来摊开,一枚血色玉眼静静躺在手心“此物,你们是知道的”

  那黑白二人一见老大手中之物,顿时不由惊叫一声“鬼眼色变!”

  “这鬼眼自我得到之日起,就一直带在身上,从未离过身,这些年来,我们兄弟三人,走南闯北,进入诸多墓葬,能大难不死,每有大凶,能顺利脱身,全凭这鬼眼之功!”

  “鬼眼变色,每有凶兆,鬼眼就会变成青色,可这一次不一样,鬼眼变成了红色。鬼眼血变,这么多年来,只发生过一次!那一次有多凶险,你们也都知道”

  听到这里,那黑白二人脸色齐齐一变,想起当年那个恐怖诡异的墓,不禁露出骇然后怕之色,当年,在那个恐怖的墓里,若非在最后关头靠着鬼眼之力,他们早已死那个墓里,变成一堆枯骨了,哪里还有他们现在能站在这里说话

  但虽说,那个墓恐怖到无法想象,可也正是因为那一次,让他们发了家,成为一方土豪,可修炼之艰辛,非外人能道也,经过这些年的用度,当初九死一生所得到的财富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

  络腮胡说到这里,不由顿了顿,缓缓道“我们之所以能来到这里,恐怕就是因为某种未知的原因,使得这里的阵法被破掉了”

  “可就算是阵法被破了,也能让鬼眼色变,足以见得此中墓穴乃是大凶之地……”

  “那我们……还进去吗?”那白面书生问道

  络腮胡沉吟不语,半响后,络腮胡抬起头来,深吸一口气,目露果决之色道“富贵险中求,这一票,我们干了!”

  语罢,络腮胡一行三人朝着林中走去,慢慢消失在黑夜之中,天地又恢复了寂静,月光皎洁如霜,倾洒在大地之上,似安宁祥和,却又静得可怕

  在这之后,陆续有好几波人来到这里,先是逗留一会儿,或进入山谷,或直接返回的。

  渐渐的,直到一队人马发现了这里,在山谷之外驻扎,这才打破平静

  而此时的萧羽枫和萌萌,正行走在一片寂静的荒地之中,头顶上方极高处的岩顶上,一层层碧绿的不知名苔藓,散发着诡异的绿色毫光,使得这里,不至于漆黑一片,朦胧中,依稀可看清这方天地

  这里,乃是此墓的阴间,墓主的葬地,也就是传承所在地!

  “小然然,你说这次咱们能赚多少”萌萌欢快的在空中飞来飞去,软萌萌的问道

  “不知道,不过,想来应该不会少吧”

  “哦~那如果算上外面那些人呢?”萌萌边飞边问

  “下来时,我改了进去的地势,让那些人都能找到墓葬的位置,按时间算,那几个同行现在应该到阳域了吧……不过,看他们的样子,也不像有钱人啊”萧羽枫目光一闪

  “呵呵,也不知道……”

  萧羽枫笑着回过头来,想和萌萌开个玩笑,可目光触及萌萌身后的东西,顿时头皮发麻,倒吸一口凉气“我靠,什么鬼!”

  只见在萌萌身后,一道白衣身影静静立在不远处,长发散乱,面目狰狞可怖,一双如死鱼白眼一般的毫无生气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肖然

  肖然心中有些发寒,能让自己和萌萌都无法察觉存在,只有绝世皇者级别以上的存在!

  绝世皇者!以自己如今半步封王的实力是决计拼不过的……不过,若加上萌萌,就算拼不过,逃跑还是没问题的

  “萌萌”心思电转间,萧羽枫不敢大意,双眼微眯,轻声叫了一下萌萌

  手中动作却不慢,浩瀚源力自体内奔涌而出,在手中凝结,精神力侵入储物戒指中,各种阵法盘蓄势待发,若对面稍有异动,便是石破天惊

  听萧羽枫叫自己,萌萌先是一愣,眨巴眨巴大眼睛,疑问的看着萧羽枫“干嘛?”话落,只觉萧羽枫脸色有些不对劲,疑惑的顺着萧羽枫的目光,向后看去

  只一眼,便楞住了,摇了摇头,再看一眼,还是一样,接着,只见萌萌伸出白玉般的小龙爪仔细揉了揉眼睛,然后再看了一眼,这一下,萌萌终于确定自己没看错!

  楞了数秒,然后……然后只见萌萌白眼一翻……竟然,竟然晕过去了!从空中掉到了地上。

  这一刻,萧羽枫傻眼了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