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9:01:1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太息纪
  4. 第一章 夕阳

第一章 夕阳

更新于:2018-03-15 20:04:24 字数:2684

  深秋,天地间的细雨,淅淅沥沥。

  这个稍凉的大山谷,正发生着一场激烈的战斗。荒草中,三人正和一头五彩犀牛战在一起。

  这犀牛,浑身笼罩在烟雾中,犀角之上更是刻画着五彩的螺纹。不过,它可不只是好看。那烟雾是天地元气,五彩角更是切金断玉。

  再加一身厚皮,就是八九十年内劲的人,也别想奈它如何。

  这三人不知哪里而来,也够厉害,竟能破掉犀牛的防御,打出外翻的肉。

  其中这白衣男子,远距离攻击。就是他的白色长剑,发出一道道白烟气体,每每都是能割开犀牛厚皮。

  其次金衣女子,步步残影,她手持银色软剑近战,软剑以不可思议的角度与力度,每每都是让割开的伤口步步扩大。

  最不可思议的是,犀牛撞来,她都是不避。可是不知她做了什么,犀牛撞来她只是伸手挡去,随即身边狂风大起,直把她向后移去。

  竟有一种,似未去,实已去的感觉。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个,她才能接犀牛攻击而不受伤。

  她就仿佛一个气球,虽然每每都是被撞飞,可就是无恙。

  也是她,一直吸引着犀牛的怒火。

  如果说,这只犀牛被杀,最大功劳的人非她莫属。

  最后一位,不说也罢,是一无用的少年。他的铁剑在犀牛身上,白痕都没有,仿佛挠痒一般。有时候打中了伤口,犀牛也仿佛没感觉到一样。

  犀牛理也不理他,任凭他追着砍,只盯着另外两人撞。

  就这样,犀牛虽然顽强,但在三人全力下,也逐渐露出疲态。速度也不如先前迅猛了。它身上天地元气,更是都被其吸入疗伤了。

  “哼,没有了天地元气,看它还怎么抵挡师妹的力量化气。”

  白衣男子被追的狼狈,此时见犀牛身上的烟雾散尽,终于吐气般的怒骂了一声。

  哞!不知是不是它听得懂嘲笑,仰天大叫一声,直向白衣男子冲去。

  “咻鸥~”一声大地吹箫音。

  一听远在天边,又一看这风原来在犀牛面前。再一眨眼,这风已化作了肉眼可见的丝丝细流。

  顿时,这犀牛就仿佛在水中逆流而上一般,速度奇慢无比。

  见金衣女子出手,狼狈的白衣男子大喜,当即一声吼,整个人直接腾空而起。他竟左手结印,右手虚划,口中有词起来。奇怪的是,他竟能停留虚空。

  下面的二人见此,毫不犹豫的,长剑换成绳索直向犀牛四腿卷去。这一幕熟练异常,似乎早已演练无数遍。

  嘭!本就减速的犀牛,再被绳索一绊,直接摔了个跟头。

  “去!”

  当它再起来时,半空的白衣男子,一声低吼,推出了胸前的事物。

  那是,一个锅盖状的图案,缓缓转动间,散发着温润的白光。圆形的框架,其内简单几笔构成。但一看,让人气血不畅,心中沉闷。

  没想到,这片刻的时间,白衣男子竟然做出了这么个东西。

  可是五彩犀似乎认得,一声怒吼,调头就跑。

  可是,它的速度还是太慢。

  只见,飞去的锅盖,在空中呼呼旋转着,竟化成了一房子大小的云雾。转眼,把犀牛笼罩住了。

  咔咔咔!云雾翻滚收缩,一阵结冰的声音响起。三人喜悦。

  哞,五彩犀大叫一声冲出。看似没事,但行动不仅迟缓而且颤抖,仿佛全身被冻僵了一般。

  金衣女子一指,顿时又是十来丝细流,这下犀牛直接寸步难行了。

  轰隆隆~

  三尺长的软剑,在女子手腕抖动间震起一片银光,仿若另一个维度的雷海,直向五彩犀头颅涌去。

  呼!剑身刚贴到头颅,就停了下来。顿时,一股风吹进了犀牛头颅。紧跟着,剑尖不停的震颤嗡鸣。

  她竟然把剑,当成了棍来砸。

  不过不可思议的恐怕就是,力量化气了吧。把劲力转化为空气,打进犀牛头颅。但一想,接招时那似未去,实已去的意境。还有束缚犀牛的不知名细流。

  这,似乎并不算什么了。

  嗙!随后,犀牛庞大的身体,直接倒地。

  伤其身体,费其元气,细流束缚,寒气冻结,力量化气。这三人,虽然打的辛苦,但步步计划。

  这五彩犀牛虽然强横,但倒下的倒也不冤。不过也可见,这三人的配合不是一日两日了。

  “师妹这第二境界的剑法,用在此,真是浪费了。”白衣男子喘了口气,上前微笑道。

  这才看清,这男子真是生的一副好皮囊。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一笑,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还是快些收拾,早些离开吧。”金衣女子送剑回鞘,大方的对着男子的目光,淡然一笑。

  说实话,这女子长的并不漂亮,甚至可以说很平常。但她一身的金衣和银色长剑,再加一种淡然的气度,竟给人一种无比尊贵的感觉。

  男子尴尬一笑:“小凉,把车子取来,咱们回家了。”

  “好的。”少年脸红答道。

  这灰衣少年,十七八岁模样,长相很普通,表情甚至还有点木。

  片刻后,装车,三人径直往出谷的方向而去。

  “师妹,明天咱们再深入一点,去猎杀那剑齿虎。”

  “我们近身战的,难道眼睁睁看着?”

  “那,去抓那金翅雕!”

  ……

  “一只活的,可值千金啊!”

  “小凉,等下换了钱,给你添身衣服怎么样?”

  “哇,偏心。”

  “师姐,不用了。”

  ……

  这三人分别名为,陈成,禅景,严凉。

  像他们这种,在边界猎杀凶兽的小队,多不胜数。

  名叫凶兽,不仅因为智慧较低,据传说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吞天地元气,进阶。

  更为恐怖的是,当出现一位王时,便会出现兽潮攻城。有记载的,凶兽曾有四次攻到了皇宫。

  无数人类成为凶兽的食物,传承也几近灭绝。

  幸好,最后时刻,祖殿出手。灭掉凶兽之王,惊退兽潮,这才保住血脉。

  这神秘的祖殿,他们自称是大陆守护者。

  不过,不管这传说是不是真的,这天地元气确实是稀薄到了一个无比的境地。甚至到了,连施放一个寒气团都需要手印和口诀来配合的地步。

  但,再看这五彩犀牛,连它周身都有一个不小的元气团。这传说,似乎也并不是无稽之谈的。

  修炼之人担心的,元气会被凶兽们一吞而净的问题,确实近在眼前。但,谁又能灭净群山之中的它们呢。再说,连一个寒气团都不易施放,又怎么可能灭得净它们?

  严凉他们三人,所在的正是人类大陆的西北处,挨着夕阳山脉。山脉之外就是无尽的群山,那里数不清的凶兽,各种各样的都有。

  ……

  对于老百姓来说,凶兽属于天灾。他们管不到,也够不着。但是,可怕的战争,却是让人挣扎无望,痛心万分的。

  这块广阔无比的大陆上,共有四大帝国。

  此时,正是东方的陈国,攻打这里的木国。招兵的告示贴的满街都是。

  ……

  阳关小城,方圆一里。在这飘摇的世界里,显得柔弱无比,真是让人痛心。

  “卖青菜了,青菜了,一文钱一斤。”

  “烧饼,烧饼,一文钱一个,一文钱一个。”

  “混沌,热腾腾的混沌,五文钱一碗,一大碗。”

  ……

  西北风大,战事吃紧,也只有每天的傍晚,人们才敢出来劳作。

  城门口热闹一片。摆地摊,卖青菜的,卖食物的,卖灯火的,讲故事的,各种各样的吆喝声。

  只是为了一口温饱。这里,阳关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