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06:15:50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大暗黑君主
  4. 第三章 符号

第三章 符号

更新于:2018-03-16 15:54:26 字数:4042

  “领主大人,他,他是叛徒,他已经背弃了光明神的荣光!”

  所有人发出惊怒的指责,唾弃,谩骂,拔剑相向,只因为罗宁站在那巨大的雕像面前,与他们遥遥相对。奇怪的是,没有一个人发现罗宁是什么时候脱离了他们,到了雕像面前。

  栩栩如生的石雕高达数十米,刻画着一个女子,她被黑色的光环围绕,年轻美丽成熟魅惑拥有妙曼的身姿,一切女性该有的吸引力,她都具有。一座雕像,能让人想入非非,该是多么的巧夺天工。

  “士兵,你在做什么?”摩思诺面容威严,手中的银色巨剑透着锋利的银芒,似乎连接着他的内心,杀气逼人。

  罗宁并不搭理任何人,他开始攀登,越攀越高,直到他的双手触及那熬人的双峰。随后,在那两峰正中的沟壑间,一块石头打造的吊坠,摇曳着黑色的光芒。

  “弓箭手,将他射下来!这大胆的恶贼,一定是其他领主派来的奸细,他想要打开这只恶魔的封印!”摩思诺的怒吼回荡在整个石殿,士兵的服从能力相当强,在他声音刚落下,便有数百支弩箭飞向罗宁,朝着罗宁的身体何处射去,要将他变作马蜂窝。

  “晚了!”

  罗宁回头,脸上挂起奸诈的笑容,手中突然出现一本残破的书卷,放入那石坠中心的凹槽。

  会发生什么,罗宁并不知道!残卷是他从一位大师那里偷来的,那人视若珍宝般保存。里面记载了世人口中的惊天秘闻,不过罗宁也只是曾经如此认为而已,因为现在他正在做,一切看起来也就这么平淡。

  罗宁记得残卷中的记载,他会收获力量!既然如此,那无论怎样的付出都是值得的,他需要力量,去找寻那个埋藏内心深处的秘密。

  想象中浑身插满弩箭的情况并没有发生,一切,静止了!随后就是地动山摇,所有东西疯狂的往下坠落,包括那失去惯性的弩箭,以及开始碎裂的雕像。

  昏迷许久之后,罗宁听到吵闹!他听到有人在谈论恶魔,谈论鬼神,以及,成为了恶魔爪牙的摩思诺领主!

  “蠢货,还不逃,那怪物又追过来了。该死!我们明明只是陪伴领主大人来这里探险,怎么会遇到消失了那么多年的恶魔身影!”身旁的人拉着罗宁就开始奔逃,诡异的是,似乎所有人,都忘记了那个地宫,以及发生的一切。

  ……

  “又不由得想起了那地宫中的事吗?”罗宁摸了摸额头,并没有发烧,这已经是他在逃脱之后,不知第几次梦到那地方了。

  摸了摸心脏位置的血液符号,罗宁能清楚的感受到,心脏比之以前更加强有力的跳动。

  “它在指引我回去?”有些琢磨不定的罗宁感应到血液符号中的一种信息,一种呼唤。

  对于那神女,摩思诺口中的恶魔,罗宁可谓一点不清楚,残卷中并没有太多关于那位雕像女子的描写,更多的则是如何得到那股力量的方法,就连如何使用,依旧没有记载,不然罗宁也不会奄奄一息昏倒在这卡塔塔部落的村口。

  罗宁知道,这个血液符号,便是那股力量的源泉,曾经他的身上并没有任何纹身类的存在。

  “恶魔的力量!”

  回到现实,罗宁睁开了眼睛,他能感觉到内心的狂暴之意,他的一只手,化作锋利的爪子,在眼前不停的晃动。

  在那偏僻的小屋,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不是梦。他化身恶魔的模样,杀了那个妇人。

  “看来,那女巫并没有察觉我的异常,不然或许就不会这么友善了。从人类化作恶魔,对于一个女巫而言,这个奥秘如果探索出来,她的力量,将会空前强大!”内心暗自思索,手臂恢复了本来模样,罗宁并不想成为安杰娜的小白鼠。何况,交易的内容即将生效,他知道不能欺骗,否则一个拥有魔力的女巫会做出怎样的事,不是他可以抗衡的。

  时间在缓缓流失,罗宁在整个卡塔塔村落中,仿佛一个异类,偶尔路过的孩童会投来好奇的目光,不过转眼就被他们的父母拉着匆忙离去。

  “他来了!”

  轻松惬意的躺在地上的罗宁内心一绷,一股莫名的感觉,仿佛刻在灵魂的深处,在示警,在提醒着他。

  “真的是我打破了那只恶魔的封印,才导致摩思诺变成了那副模样?可是为什么……”黑暗骑士,只是安杰娜的称呼,准确的说,他还是摩思诺,只是丢却了什么东西。

  “嘎,嘎,嘎……”黑鸦扑打着翅膀从某个角落飞出,落在罗宁的肩头,它开始说话,有些匆忙:“我们该走了,无论这黑暗骑士与那地方有什么样的关联,在到达那里之前,我放弃与他为敌!你赶紧到村落大门前的第三间屋子来找我!”

  “为什么要……”罗宁的问话还没说完,那黑鸦已经飞走,根本不给他问话的时间。

  “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让身为女巫的安杰娜如此惊慌?”

  身上的干草被罗宁拍开,他缓缓起身,捂着胸口,强撑着身体,一瘸一拐,大口喘气,朝着安杰娜说的地方走去!

  “喂,你还要到处行走,扯动了伤口,不怕死吗?”正巧,罗宁在路上碰到了巡逻的卢达,不过他的眼睛却望向另外一人,当时救自己一命的另一人。

  “他本来就是个死人!”尼尔的脸色从来都不善,此刻依旧。没有自我介绍,没有目光,与罗宁擦肩而过。

  罗宁张嘴,嘴唇干涩,最后低着头,一言不发的走路。

  “嘿,兄弟,你干嘛总是摆着个臭脸,外面的怪物前两天不是已经被赶走了吗?”

  罗宁听到身后传来卢达的声音,见尼尔不回答,卢达继续开口。

  “就因为他是外来人?他可从来没做坏事,对一个将死之人,你不用这么刻薄吧?”

  “不,只是我看不透这个外来人!”尼尔终于说话,“所以,他很危险!”

  伴随着卢达的笑声,罗宁不再听得见他们的谈话。

  “我很危险吗?”罗宁低着投,脸上挂起无辜的表情,如果不是要装得像些,让这些村名不会心生猜疑惹起不必要的麻烦,他一定会找一块镜子好好端详下自己的面孔。

  “尼尔·卡塔,他这样的人,如果到了外面,或许才是最危险的吧!沉着冷静与理智决然,该会让多少人头痛!”

  卡塔塔村落本就不大,罗宁找到安杰娜的住所很容易。

  昏暗的房间敞开着大门,里面传出阵阵腐臭与芳香并存的味道,既然她的身份是村落的祭司,所以并不会有人无缘无故来打扰。

  缓缓走进,一个身穿大麻布袍子的身影正在各种瓶瓶罐罐间忙碌。进门的地方有一个笼子,里面关着几只黑色的乌鸦,它们仿佛已经丧失了野性,罗宁的到来,并没有惊动它们。

  “把门关上!”

  显然,安杰娜的比之乌鸦洞察更敏锐,她知道罗宁来了。

  “为什么这么匆忙?”罗宁开门见山,直接发问,正如他收起了伪装,不再一副病怏怏的模样。

  “黑暗骑士的目光从来没从我身上转移过,他是恶魔的侍从,听从恶魔的吩咐,如果我们不将他消灭,贸然再回到那个地方,你确信不会招来恶魔的窥视?”

  “是吗?”安杰娜停下手上的动作,坐在一张古老简陋的木头椅子上,打量着罗宁,突然开口道,“我翻阅了古籍,如果人类要成为黑暗的奴隶,就必须丢弃原本的灵魂,留下一具躯体!很显然,你口中的那个摩思诺领主不是自愿的,他只是被强大的魔气占有了躯体,搅碎了灵魂而已,你口中的恶魔,或许连你自己也没见过吧?”

  罗宁不说话,脸色却依旧平静,他没想到,安杰娜会去翻阅那么古老的东西。

  “为什么?”罗宁问到。

  “不过,我一直无法明白,为什么这只没有灵智的魔物会追着你们那群人不放,前些时间外面发现的士兵尸体的死相来看,是他所为!如今他无数次想进入村落,都被我和卡斯合力赶走,而最终的目标,我想就是因为你吧!”安杰娜的目光看在罗宁的身上,使得罗宁有一种被窥视的感觉,罗宁不明白到底是什么让面前的女巫情绪转变的如此快。

  “好吧,你隐藏得很好,没有魔法波动,没有丝毫魔气,你是正常的人类!”许久之后,安杰娜收回目光,稍微有些泄气,这才回答罗宁的那句为什么。

  “那只黑暗骑士,进阶了!不仅仅是我,就连卡斯也感应到了,所以,我们必须赶在他到来之前离去,我会在你身上布置一个暂时的巫术,使他短时间感应不到你的气息!至于他,就让那些野蛮人去对付吧!”

  “进阶?”显然,对于安杰娜的专业术语,罗宁并不是很明白,不过安杰娜也不打算解释。

  “你过来!”安杰娜起身,走到一张堆满各种毒物的石床前,对着罗宁招手。

  罗宁走近一看,即便以他的心境,也被吓得不轻,背后毛骨悚然。他看到那床中心,密密麻麻的黑色线条在蠕动,没错,那些看起来像头发的东西,是活物。

  “脱了,躺上去!”安杰娜再次吩咐。

  罗宁有些犹豫,问到:“这是什么?”

  “讲了你就明白了?乖乖照做,不要浪费时间,在一个老女人面前,你应该不会害羞吧,小伙子!”

  “……”无言以对的罗宁一咬牙,躺了上去!即便不用这女巫提醒,他也能感应到摩思诺的逼近,他知道,如果真如这女巫所言,他必须尽快离去,否则,噩梦将会到来。即便他变化成恶魔状态,罗宁依旧明白不能与摩思诺抗衡,罗宁是亲身体会过他的恐怖。

  “嘶!”冰凉入股,罗宁只觉得睡在一块冰上!随后,罗宁听到安杰娜的口中念动着隐晦的音节,他没去注意听到底是什么,背后的东西让他有些无法适应,不过没关系,瞬间,一股昏沉的睡意席卷而来,罗宁闭上了眼睛。

  闭眼的最后一刻,他看到安杰娜那苍老阴沉的脸上,带着恶毒的笑容!

  “真是年轻的小伙子,这么容易,就上当了!”安杰娜没有得逞之后的喜悦,她的目光,锁定在罗宁胸前那血滴符号上,眉头紧皱。

  “真以为你变化成恶魔的形态时我没有察觉吗?年轻人,你怎能忘记我的乌鸦呢?”她的手去轻轻触摸那紫色的符号,一股淡薄的魔力,从她的手中释放出来,“如果不是那地方对我的吸引力更大,你确实是个不错的研究对象!”

  ……

  罗宁醒来的时候,依旧是在夜晚。他的身上披着一张麻布,感受了一下,只觉得睡在海绵之上,柔软至极。

  “你醒了,感觉如何?”

  “你对我做了什么?”

  简单的对话,都没有回答对方。罗宁起身,将麻布裹在身上,遮挡重要部位。他一回头,终于看清楚心中的好奇,那些柔软的东西是什么。瞬间觉得一阵恶心反胃,石床上,无数手指粗的黑色虫子,正在缓缓蠕动,摇晃着它们肥硕的身子,分不清头和尾。

  “两天之内,你将不会在被那黑暗骑士感应气息,是不是觉得很松?”

  “时间太短了!”罗宁眉头凝重,穿好了安杰娜递过来的衣服。

  安杰娜点头,白骨拐杖在她手中握得紧紧的,发出幽幽的银光。

  “所以,走吧!年轻人,接下来的时间,该你履行交易中你的那部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