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7 17:35:09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回归之路:平衡
  4. 第三章 一石激起千层浪

第三章 一石激起千层浪

更新于:2018-03-17 09:07:00 字数:6548

  第三章一石激起千层浪

  1.第一张多米诺骨牌找到了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病症出现时一般都很突然,恢复起来又很缓慢。你可能在睡前还感觉很好,并计划着晚上该做个什么样的梦,可第二天早上一起床却发现身上鼓起了一个大包,又痛又痒。这个包要在你的皮肤上待上那么一两个星期或更长一段时间,即使你用了很多想让它离开的办法。

  这便是电荷的一个习惯:局部电位不能扩散,但可以总和,而且必须达到一个阈值后,才能形成动作电位。这个动作可能仅仅会让你感觉痒一下,但也很有可能在你的体内引发一场浩劫。

  不知道你玩没玩过多米诺骨牌,只要推倒一块,就会一个接一个不停地倒下去。在我们的生命中,就有很多东西可以成为这第一块骨牌,比如一杯冰冷爽口的啤酒。

  这天一热,我们就想吃点凉的,邀上几个朋友或上酒馆或下排档,反正一进门就要问:“老板!有没有冰碑?”

  老板早就做好了准备,因为他知道开饭店可以没有御厨,但绝对不可以没有冰柜,而且根本不用考虑的口味如何,只要能掌握啤酒的冰水临界点,那就有的赚了。

  很快一瓶瓶、一扎扎堆到了面前。你迫不及待地先抄起一瓶,一扬脖儿吹了。这时第二瓶也打开了,你会看见瓶子上面结满了晶莹的小水珠。如果你的胃现在也摆在桌子上,相信又会多了一个结满水珠的“瓶子”。不过虽然现在胃还呆在肚子里面,但依然不影响它结满水珠,要知道肚子里面比酒馆还要暖和。这低温液体装在瓶子里叫啤酒,而装到了胃里就变成了那将被推倒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

  2.滚滚冰啤东逝酒,寒气袭卷脏腑

  我们的胃一共有四层,外面的三层肌细胞负责胃的蠕动,内侧粘膜层细胞负责分泌各种消化液。一旦肌层神经的电荷传输受阻,就要产生抽筋痉挛,每分钟三次的蠕动波也会消失,紧跟着的就是因为丢失了胃动力而产生的胃胀不适。若是影响到粘膜细胞,每天没有了至少1.5升的胃液,消化不良、细菌增生便接踵而来。这还不算什么,胃液里重要的组成部分粘液必须在胃粘膜上形成一层约0.5mm厚的凝胶层来保护防止酸和蛋白酶对粘膜的侵蚀。这下可好了,胃粘膜只有束手待毙,默默地等待着溃疡和炎症的侵袭。

  这些现象不会一下子马上出现,但小水珠为你留下的电荷团却成为了将来推倒大山的必然因素。啤酒还在一瓶紧接着一瓶地被倒进胃里,老板冰柜的压缩机看样子一时半会还坏不了,刚启开盖子的瓶口冒出一股股寒气,真象是一颗颗刚拉了弦的手榴弹。它的冲出波向上要到达膈肌以及食道,向下至少要覆盖十二指肠和部分空肠。你要做好准备去迎接呃逆、头痛、十二指肠溃疡、肠炎、习惯性腹泻、直肠息肉、痔疮、口疮和痤疮的到来,因为我们真的不知道下一道闪电会出现在哪里,只能任由这些电荷云团在迷走神经上游荡。

  骨牌游戏一旦开始,想停下来可就不太容易了。瞧!这不正在紧接着一块地倒下去,胃的后面是一个象气球一样的腹膜囊,与胃相连的十二指肠从右面绕过腹膜囊,正好横压在淋巴胸导管的起始部乳糜池上。

  人们对淋巴管不象对血管那样熟悉,它是由毛细淋巴管汇合而成,结构与静脉相似,也与静脉的分布相同,并且每天将2-4L的淋巴送入静脉,相当于全身血液的总量。而这个胸导管则是全身9条淋巴干最后汇合成2条淋巴导管其中的一条,它将运送经小肠吸收的约80%-90%的脂肪进入血液循环,另外每天淋巴管道回收的蛋白质约占循环血浆蛋白的1/4-1/2。胃和十二指肠壁上的寒气不可能不影响到淋巴的正常循环,一旦淋巴管内防回流的瓣膜失控造成交通拥堵,肠壁就会堆积起厚厚的脂肪。有多少“领导”都正在为自己的这个蝈蝈肚子犯愁呢,淋巴的循环不畅就要导致载质蛋白的不足,脂肪的运输也要出乱子。

  一个大胖子,到了饿的时候,本来应该把脂库贮存的脂肪运出来氧化供能,但却做不到了。就是因为他平时吃了太多的冰淇淋,可是他怎么能知道这正是淋巴循环的问题,于是就又开始大口大口地吃他的“哈根达斯”。也许你现在感觉自己还不算胖,不过请不用着急,因为还有另外一种脂肪的堆积方式在等着你,那就是脂肪瘤,俗称粉瘤。

  3.柴房失火,殃及溏鱼

  因为胃位于左季肋区,后壁与胰、横结肠、左肾的上部和左肾上腺相邻,奇怪的是十二经络里唯独找不到胰脏的影子。也许是因为胰管与肝胆总管同出一处,而且归属于厥阴肝经,也许是因为其对消化功能的重要性而纳于阳明胃经,但无论如何都不可以不提不问。我们甚至可以把主掌血液运化的脾脏放到首饰盒里藏起来,但要想离开胰脏半步却万万不可。

  胰脏每天提供的1-2升胰液中,含有包括消化人体三大基本营养物质糖、脂肪和蛋白质的十多种酶,这些由胰内腺泡细胞合成的特殊蛋白质,能够高度专一地对物质的化学反应进行催化。较一般的催化剂,能把反应速度提高到107-1013倍,千亿倍是什么概念?如果没有这些酶,我想要彻底彻底消化一块红烧肉还不得等上一年哪。听起来真是不可思议,还用一年吗?半年就饿成照片了。

  要告诉你的是,这可并不是胰脏最重要的功能,散布在胰内腺泡细胞之间的100-200万个分泌细胞组成的胰岛细胞团,分泌着四种重要激素。其中最为大家所熟悉的便是胰岛素,另外还有胰高血糖素、生长抑素和胰多肽。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要是胰脏时不时的也跟着胃粘点儿冰啤的冷气,偶尔感冒一下,休息几天,这也是未尝不可的呀。可不可以是一回事,可不可能又是另外一回事了。这让我们一下又想到了糖尿病。在你需要奔跑的时候,血糖们都去渡假了,在你需要安静的时候,好家伙一下就是14个“+”号。几乎所有好吃的都被贴上了封条,你很快就被晋升为吸风吹露的神仙。不过,青光眼、白内障、脉管炎、尿毒症早已做好了准备,正在迫不及待地想和你拥抱呢。

  4.为什么总也抢不到演唱会的门票

  你光让胰腺歇着,肾也不能干呀。同殿称臣待遇平等才行,而且给肾的假期还应该长一些,因为人家是一对。为什么要设计两个肾呢?可能就是给你吃冷饮、喝冰啤准备的吧。每个肾里都拥有着100-150万个肾单位,每天他们都在不停地工作。与其说他们是在过滤血液,倒不如说他们在清理血液,这样更为恰当。

  我们血液里的营养物质和代谢废物是混在一起的,单用一张滤网,根本无法把他们分开。肾单位通过肾小管和集合管的重吸收功能每分钟从上千毫升血液里把有用的东西挑出来,然后再把垃圾倒掉,这是个非常繁琐的工作。为了追求比欧洲更高的排放标准,有的时候还必须在这些垃圾中找出一些还可以回收重复再利用的东西。但象尿素、尿酸、肌酐氨这些可不能留,尤其是尿酸,他能让你的脚痛得穿不上袜子,就更别说鞋了。然而这只是刚刚见面时的一个小小的问候,由肾炎可能发展成肾衰,再由沉积的草酸钙、磷酸钙、尿酸合成肾结石、尿路结石、膀胱结石。

  光凭肾能选择性地净化血液以调节身体的酸碱度,就说先天的元气由它来管理还不太靠谱,敢称自己为“作强之官”,那还要靠肾上腺的本事。没错,就是刚才被冰得拨凉的那个肾上腺。

  古时候,大使们在上房之前,往往都会用到元气,一立丹田混元气,一蹦就上去了。显然元气是在没有梯子的时候用的,看场电影吃顿饭用不着动用元气。如果不习惯说元气,那就叫激素好了。肾上腺只要分泌一点点激素,就能让我们血压升高、血糖增加,能量物质氧化供能。体内血液重新分配。全体细胞进入一级战备。这种应激反应要求的速度极快,如果肾上腺在关键时刻打了个喷嚏,那演唱会的门票可就要被人家给抢光了。

  5.交给妈妈的第一个细胞

  心和脾虽然没有胰和肾与胃靠得那么近,但也是近在心咫尺,一墙之隔而已。脾在我们出生之前一直都在生产血细胞,全力以赴搞基础设施建设。出生以后则生产淋巴细胞,改行加入了国防序列。单就扩军这一功能,由于淋巴结与其功能重叠,而且大量抗生素雇佣兵的泛滥,使得脾的免疫功能在和平时期不是十分抢眼,但这却正好突显了它的另外一个本事。

  脾可以战备贮存一部分血细胞,并对运氧的红细胞进行更新性的吞噬。就是报废拆解掉已经超过使用年限的运输车辆,以确保体内的供氧能力。我们和红细胞已经是老相识了,他们在人体内的数量大到难以想象的地步,就象整条河里的沙粒一样多。庞大的数量却代表不了永恒,红细胞的使用期限是120天。

  在出生之前,可以说我们用的都是妈妈的红细胞,虽然自己也能慢慢地学着做一些,不过全得交给妈妈拿去一起充氧。也当出生离开母体120天,体内的红细胞将彻底更新,也就是说得等过了“百日”。随着红细胞代偿系统的完全自立,我们才算真正被这个世界所接受,然而由第一个红细胞为我们所建立起来的这种母子情结将会一直延续下去。从成家立业到生生世世,一个孩子总会把他第一月的工资交到自己母亲的手里,让妈妈给攒着,就象把自己创造的第一个红细胞交托给母体一样,是一种绝对信任和无限依赖的永恒情结。

  长江后浪推前浪,人体内一代新红细胞换旧红细胞,掐指算来恐怕已无法弄清究竟换过多少批次。如果现在我们能用一台超级计算机记录下每个红细胞的生辰八字,那就可以了解红细胞的群体活性。它十分重要,红细胞世界进入年青化,我们将精力充沛;当趋于老龄化时,我们便会无精打彩。而这就与脾的淘汰功能密切相关了。脾强容易冲动,脾弱就会虚胖。胖子一般都很温顺,看上去比瘦子要有涵养,无疑年青人毕竟血气方刚,年老者则力不从心。红细胞衰老的迹象是胞体在变脆易破的同时也失去了负电荷的携带能力。他们的存在不仅会占用“编制”,而且还会因失去了相互排斥功能而粘连成串,血粘度增加血沉加速,血流减慢,虚胖只是个警告。随着血内脂肪酸、胆固醇与脂类物质的堵塞,高血压、动脉硬化、血栓、心梗……大家齐聚一堂。脾不流血,体内还不乱成锅粥才怪。还是先拔通“120”,然后就随便挑吧,全都是你想要的狠病,谁敢说冰啤不是好东西。

  6.用0.7秒干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天下大乱君无安宁,他们都把心脏比做是一朝之君,我看它倒更像是一台三路单体水泵,设计缜密,结构紧凑,性能卓越。心脏外接了八根管子,左右上下四个房间13个孔一个都不能少,倘若少一个那可就真成了“缺心眼”啦。从只有米粒那么大启动开始,就永不停息地陪我们一直工作到最后,无论你是在冲刺百米,还是在蒙头大睡。

  告诉我,用一秒钟你能干些什么,是用最快的速度在电脑屏幕上输入两个字“白白”,还是冲进房间里换一套衣服,我知道女孩们换衣服的速度都很快。那你想不想知道我们的心脏在这一秒钟里能干多少事?

  心房的任务还算简单,连接在左右心房上面的七根静脉在心房收缩0.1秒钟后全部开放,然后用0.7秒钟的时间向开始舒张的心房内注血。在心房收缩的那0.1秒钟,心室是舒张着的,房室孔大开。当心房完成收缩后,心室也开始收缩,房室孔立即关闭。心室收缩0.06秒之后,三条动脉闸门打开,血液在0.24秒钟内被射入动脉送往全身。在接下来的0.5秒里,心室和心房会有80%的时间做全心同时舒张,心室会用0.08秒关闭动脉,打开房室孔。剩下的0.42秒心室会帮助心房把静脉里的血液抽进心脏,当最后的0.1秒,心房重新收缩时,心脏又开始了它的下一轮工作。

  仅仅用时0.8秒,心脏左右两侧房室肌细胞通力协作,四组瓣膜密切配合。一次完美的开阖,便使得肺、体和心三大循环全部运转起来,这时我们的心跳是每分钟75次,一侧心室每次博出60-80ml血液,每分钟约有5升血被送往全身。飞人刘翔在撞线后心跳一分钟能达到180-200次,心室一次就能搏出150-170ml血,他的心脏每分钟射向全身的血液高达30升左右。当然了,不可能让这个心律维持太久,除非你还有另外一个备用心脏。

  听说已经有人用3D打印机加工出人造心脏,真是太了不起了。但可惜的是,暂时还不能应用到临床上去,因为仍不知道如何才能启动它。我猜一定是忘记了打印最重要的一样东西“窦房结”,做为“正常起博点”的窦房结把动作电位传给各个房室肌群,就象是一个乐团的指挥引领着每一名成员演奏出和谐美妙的心律,无论是舒缓的还是激昂的。

  说来也是无巧不成书,有一条重要的传导神经,房室束右束正好分布到心底部右心室的外壁上,而心底又恰好与胃底一膜之隔。这样的一个位置关系决定了当我们把一口超过70℃的热汤吞咽下去后,会产生一种奇妙的感觉,你会暗道“哎呀!不妙,烫心啦。”

  食道肯定是没有进入心脏,但强刺激已经影响到了传导神经,我们自然而然地会咬紧牙关,憋住一口气,挺过这棘心的几秒钟,谁也不会总犯这样的错误而去经常烫自己。而你想没想过不停地把接近0℃的啤酒一饮而尽会发生什么吗?

  心电传导受阻将会引发早搏,心律不齐,甚至心绞痛,冠心病,心梗和风湿性心脏病。

  “不会吧!”有很多人都会瞪大了眼睛这么说。是的,在吃完这顿饭之前可能不会,可是会的时候,你也许早就把“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书换冷酒”的这事儿忘得是一干二净了。

  7.月有阴晴圆缺,肝有悲欢离合

  自古以来寒伤人于无形,可谓是百病之本,往往里应外合无不胜哉。寒以沉稳著称于世:不吝朝夕之功,只待长久之计,持卧薪尝胆之势,有号令天下之心,我们相信它有能力把骨牌游戏推向高潮。酒过三旬欢欣达旦,真是“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不知曹先生可否思量过,应该是“对酒当歌,肝细胞几何”才对。

  记得曾经陪一个同事去献血,因为此次献血任务属于公派,营养金、带薪假期这些诱惑把我的这位同事搞得异常兴奋。可到了血站一化验,医生却取消了他的献血资格,理由是转氨酶过高。失望的他刚开始还以为自己得了肝炎,后来才弄清原来是自己在头天晚上贪杯的缘故。

  我们体内的酶有一千多种,肝脏是含酶最丰富的器官,只有当肝受伤时,肝细胞破裂,酶才会被释放到血清中。这其中一种名叫血清丙氨酸氨基转移酶,以肝内含量最高,约为血清的2000倍。肝细胞稍有损伤,此酶立刻会被释放入血,其在血清中增高的程度与肝细胞的破坏程度必成正比。其实饮酒又岂止是肝细胞自己的灾难,酒精能毒害所有的细胞,可想而知,酒在我们身体里都干了什么。

  酒精不用非得进入小肠,在胃里就可以被吸收,最好再加点二氧化碳,那么一来会又快又多地冲进血液。于是正确的饮酒方式形成了,那就是白酒必须和啤酒掺着喝,你才能以最快的速度闯进李白的诗境。你不用感谢乙醇,而要感谢乙醇化身的乙醛,感谢他能够光临维持我们生命活动最重要的地方——肝。好客的肝细胞们宁愿什么都不干,也得陪好这个老朋友,因为世人皆知“自古圣贤多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的道理。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肝细胞先生您的电话。

  “喂,是我!什么血糖浓度?哦,不正常啦。没有事儿!我正在陪客人,等完事儿再说。脂肪运来了!什么时候到的?都三天啦!好,先找个空地儿堆着吧。什么,蛋白又不够用了?告诉他们先省着点儿用,给他们做多少也不够。氨基酸、维生素怎么处理?我不管了,让他们自己去办吧。激素又闹事了!不能找一个人先劝一下吗?怎么全得等我呀!胆汁熬好了,那就运去呗。车钥匙不知弄哪去了。对!是在我身上,没告诉你等我回来再说吗,再熬就糊了!哎呀,糊了就留着做结石嘛。我说你还有完没完?一点点小事都要来烦我,我再告诉你一遍,氨、胆红素、食品添加剂、药物等等这些小事通通给我放行,就算大脑有事也等我喝完了再说。好了!挂了。”嘟……

  谁也没想到,好面儿害死人哪。这一陪恐怕就赔得个粉身碎骨,万念俱焚。不管发生的这一切是不是肝细胞自愿的,他的缺位或失职都将让我们病态百出。脂类物质的运输、分解、合成,氨基酸、维生素的代谢,激素的灭活,肝细胞都要参与,并且还要合成多种蛋白质,分泌胆汁,生物转化来自身体内外的垃圾和毒素,随胆汁排入肠道。这些功能只要出现半点闪失,脂肪肝、高血脂、腹水、肝硬化、糖尿病、肝管结石、胆结石可就会都来了。任意一个糖尿病患者有肝损伤史的概率都相当大,然而这大都又与酒有着不解之缘。真想问一问苏东坡,用自己的肝去换《水调歌头》是怎么想的,难道真的忘记了月有阴晴圆缺,肝也有悲欢离合呀。

  当我们叼着香烟,端着酒杯,把骨牌游戏玩得花样百出的时候,却不希望最后一块骨牌的出现,因为它将承受所有骨牌所释放的能量之后而终结游戏。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