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19 08:14:0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武铸
  4. 第二章 有国曰凡

第二章 有国曰凡

更新于:2018-03-18 15:10:34 字数:2621

  凡王朝建国以逾六百载。凡世祖华奉天六百年前开朝之时,凭借万人军力打下莫大基业。几百年来,各代皇帝虽没有一个比得上凡世祖开疆拓土之魄力,然却守成有余,也进行了几场不大不小的自上而下的变革。几百年没有战火的侵扰,使得百姓可以修生养息,民力大大增强。

  如今已是神武二十三年之秋,国泰民安,大凡王朝的国力空前强盛,百姓得以真正意义上的安居乐业。神武大帝继位二十三年,所做之事可谓是灿烂辉煌。

  神武元年,刚上任的神武大帝便一道圣旨取消了所有城中市与坊的界限,从此市坊不分离,紧接着则是颁布律法保护商人的利益,减少商税比例,从此市场贸易得以繁荣。

  神武五年,大帝一道兵符授予当时的破天军统领,封其为拓疆大元帅,总领破天军与镇海军,灭大凡南部三朝,国土面积扩大一半之多。

  神武十年,朝廷组织五十万兵力与百万民力沿帝国东北部与无边的枯灭沙漠交界之处修建防护林,解决了侵袭两州人民无数年的风沙问题。

  神武十七年,神武帝又举朝之力于帝国北部修建钢铁长城,使得北方乌桓骑兵之利不再是国之忧患。

  这都是为天下广为传颂的功绩,世人皆为之瞩目与赞叹。与此同时,百姓对官府的认可力度达到前所未有的地步。神武大帝可以称得上是位实实在在的中兴之帝。

  整个大凡王朝占地不知何其大也,起码在普通人看来是这样的,也许朝廷中有详细的数据记载,但至今为止依然没有公布。而云晴父子二人所居住的小小县城名为庐城,行政隶属安阳郡。

  大庙堂有大庙堂的居高临下,小地方有小地方的特色风情。云晴今天醒的较早,但起来之时云父已经卸完货了。云家在城西的专卖兽肉的店铺内下了订单,每天清晨有人专门送新鲜的兽肉到店门口,云父只需要配合卸货的工人将肉搬进厨房就行了。东方的天空也由鱼肚白色开始抹上璀璨的红霞,云晴走进前殿已经可以听到坊内各家店铺陆续开门的声音了。坊与市之间的界限被取消后,原先住在坊内的百姓大多将自家不大的前院盖起来,做起了这样那样的买卖生意,虽不及专门的市里叫卖声一阵阵热闹,但也少了那份嘈杂。

  云晴洗漱完毕,吃了早饭,便叫上邻户家中的小伙伴铁头一起去往先生的学堂。先生的学堂设在民安坊面积最大的一间屋子里。先生来时那家人正好搬走,据说家中独子在郡城做了官,便将双亲接了过去,如此,先生也正好住了下来。来到学堂时,其他人都已经到了,云晴和铁头是最后二人。二人坐下便开始读书。

  先生学堂的学生有七人,家住在的民安坊有六个。除了云晴和铁头外,其他四人分别是二妮,胖英,守根和长财。铁头并不是真的就叫铁头,他的大名叫李铁栓,起这个名字的原因是他爹小时候家中被盗过一次,原因是门栓不够硬实,被小偷一刀削成了两段。二妮和胖英两个都是女孩,二妮叫文妍妮,在家排行老二,有个哥哥去当兵了,胖英叫胡红英。守根和长财二人是双胞胎兄弟,二人都姓吴。而云晴,平时被人喊做…小娘。云晴自己是绝对不愿意承认这个称呼的,奈何被称呼久了也没办法,都怪自己生的美丽如鲜花般灿烂…云晴如是安慰自己。还有一个人是民安坊的隔壁平安坊的,名为方兴,家中是大户人家,也不知为何不去县办学堂而来此上学,要知道平安坊比民安坊富有许多,那边的人家大多是富户,不似民安坊中都是小户人家。

  日上快三竿的时候,先生才来到从后院书房里走出,来到学堂。接过书童递过来的一杯清茶,喝了口便开始了今天上午的课程。

  “过去两年半的学习你们已经认识大多数的字了,书写如今也没有问题,但是记住,不管以后做什么,一定要多练字,字写好是最基本的素养。凡宁皇时期有位大书法家,楷书写得端庄雄伟,气势开张,外人观之犹如大河之水过险峰,体质较弱之人甚至会被震出内伤。行书则写得遒劲有力,似一片林海,郁郁葱葱。后世尊称其字体为颜体。那种书法境界我们可能一生都达不到,可是这并不妨碍我们一直去追求,我们必定会在追求的路上使得自己更加优秀”。齐先生讲课的时候语气时而有力如洪钟大吕般提神醒脑,时而低吟似小溪流水婉转流连,描述画面时近乎使得情景再现眼前。往往听完课,就不会忘记先生上课的内容。

  “先生所说之人可是颜真卿颜大尚书?”这时方兴举手发问了。

  “不错,正是颜大尚书颜真卿。方兴,我观你字体刚正不阿,端庄之风有些颜体字的意思蕴于其中,你一定是从小便临摹颜体字吧?”

  “是的,先生慧眼,确实如此。”

  “哇喔!”其他六人一脸惊讶地看着方兴,方兴却有些害羞,低下了头。大家都是同窗,知道平日里方兴字写得好看,原来是这么练出来的。

  “你等六人无须羡慕他,苦练不辍是成功的不二法门,没有人可以生而知之,生而能之,你们真要有心,以后勤快些便是。昨天开始我们已经学习了诗词,这种文体最大的特色便是韵律,不符合特定韵律的决不可称之为诗词。一般来说,诗偏于言志,而词则更善抒情……”

  云晴一上午的课程便开始了。等快到饭点的时候,齐先生宣布今天的课就到这里,我们明天再共同学习。七人走出学堂,方兴和大家打了个招呼便坐着自家的马车回去了。

  “啧啧,大户人家就是不一样。”吴长财一脸羡慕地看着马车消失在街口处。

  “得了吧,一辆马车而已,咱家又不是买不起,人家是路远好吗?”吴守根一脸装作嫌弃地看着自己的弟弟。民安坊位于庐城以南,占地并不大,前中后一共也就三条街。平安坊却要大的多,横竖足足十几条街道,方兴家还在靠北的位置,的确比较远。

  这一幕逗得二妮和胖英咯咯直笑。先生的学堂在民安坊后街靠西的第一间屋子,吴家兄弟住在后街没走几步便能回家了。云晴和铁头住在中街,而二妮与胖英二人则住在前街。学堂离家都不是很远,四人也很快分开。云晴和铁头走在中街上。没顾客的铺面店主都笑着和他俩打招呼:“哟,铁头和小娘放学了啊。”

  铁头总是笑呵呵地回应着大家,一口一个叔再一口一个婶喊得可甜了。云晴只是笑着点点头。大家也不在意。

  “小娘还是这么害羞”。

  “这么俊俏怎么就不是个姑娘,要不过两年我也能给老云提亲去了”。

  “……”

  云晴也是习惯了这些打趣话。

  “小娘,听我爹说咱们后面的宁安坊来了个铁匠,打铁好像挺好玩的,咱们下午去看看吧?”

  “可以呀,上次我爹说家里好好几把刀都因为砍骨头崩了个豁牙,他一直也没去修理,菜刀卖的挺贵的,重新再买要花不少钱。等下午我们一块带过去看看能不能补一补修一修什么的。”

  “那就这么说好了啊!”

  云晴回到家中,把事儿和云父一说。

  “可以,你下午和铁头一块去,我一会用个牛皮袋子把刀装上你拿着,小心些别割伤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