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04:27:4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村儿里的神
  4. 第一章 神魂附体

第一章 神魂附体

更新于:2018-03-16 14:04:55 字数:3438

  华夏国。

  十九岁这年,牛黄独自来到离家千里的一个繁华城市里读大学,别说校外不远处的那条‘不夜街’了,就是与同寝室的这三个城市娃子相处,也尽是格格不入的,他们的手机都太高档!

  所以,当他们在打着联机游戏的时候,牛黄总是喜欢躲到校园里的草地上,看看花草看看天,累了,就往草地上一躺,晒着太阳,想家……

  听娘说,自己记事之前,是发生过两件不寻常的事的:

  一件是在四岁那年,娘骑着自行车带着自己去走亲戚,刚走到村西桥头,自己就闹起来了,哭着喊着挣扎着非要回家,娘一边劝一边继续往前走,可没想到自己突然就蹬着家里自制的‘车载板凳座位’站起来了,脑门猛的顶在了娘的下巴上。

  自行车倒了,那座桥不小但栏杆很低,自己和娘还有那个车载木凳一齐落了水,桥大河也就小不了,那时节,正是水流急的时候,娘急的不行了,都没顾得起身就在河里跟摸鱼似的摸自己。

  还好,娘先摸到了那个车载木凳之后,就在不远处摸到了自己,举起来一看,那小肚子已经喝的浑圆了!

  娘急急地带着自己跑回了家,又找来了村里的大夫,把自己肚子里的水弄出来以后,自己就醒了,可是嘟嘟囔囔的就会说四个字:“有水,有鱼。有水,有鱼……”

  这一次,是小难不死,大难在后面呢……

  第二件是在六岁那年,接连半月的暴雨终于下的北河发了大水,洪水淹没了北边的很多村庄,冲到路关村的时候也到大人脖子那么深呢!

  洪水穿房过院地冲了一天,水位就下到腰深的地方了,村里的大人们拿出了捕鱼的网和自制‘鱼舀子’在自家院里在林子里在村里的路上逮起了鱼,爹出去不一会,就逮了三条十斤往上的鲤鱼回来,娘在自家院子里,用干农活用的筛子还逮了一条呢,真大!

  “娘,我也要逮鱼……”一直在桌子上坐着的牛黄忍不住了,跳下桌子几步就到了门外,扑通扑通地扎进了水里,可是也就是扑通了这么几下,后面再也没动静了。

  “牛黄!黄儿……”娘一下又急的不行了,扔了筛子就开始在水里摸自己,这一次,摸来摸去也没摸着,那时,水还在流着,自己的院墙却都已经被冲到了……

  后来,爹回来了,也发疯般地在水里摸着,再后来,听说了这事儿的大伯一家和邻居们也都帮着摸,可是,一直没有摸到自己……

  两天之后,大水退去了,爹和娘还在四处找着自己,只要是有水的地方,爹娘都会下去看看,那一身衣服就没干过……

  不知是爹娘的爱子之心感动了上天的哪位神灵,还是自己命不该绝,第三天,爹娘真在一个矮树叉上找到自己了,这一次,喝的也不少!

  被抱回家之后,没费多大劲,爹娘又把自己救醒了,这次自己说的胡话就离谱多了:“爹,娘,我在水里见到了一条长着爪子的大长虫(蛇),还见到了一个人,那个人给我吃了一个鸡蛋,又把送回来了……”

  据说,这几句胡话自己一连说了好些天,大伯和邻居们都以为自己是被淹傻了,爹娘也在四处寻医找药甚是还找了驱鬼请神的人来给自己治病……

  药啊驱鬼啊这些都不管用,一个多月后的一天,自己突然就好了,只是不时地说一句,自己真吃了鸡蛋,就在肚子这里呢,不信,你们摸摸啊?

  无奈,爹只好伸手去摸了摸,本是想着骗自己几句就行了,但手在肚子上放了不一会,就触电般地收回去了,愣愣地看着自己,久久没有说话,娘跟着也摸了摸,手也是一下就收回去了,也没有说话……

  “没事,你肚子里的那个鸡蛋,过几天就没了,牛黄,你别跟别人说你肚子里有鸡蛋啊……”商议过后,爹就给自己说了这么一句,大概是怕自己长大了不好找媳妇儿,然后,又偷偷地带着自己四处看病……

  据说,大小医院去了那么多家,就是没人能查出来那个‘鸡蛋’是怎么回事,再后来,那个鸡蛋也就没了……

  呵呵……每次想完这两件事的时候,牛黄都会忍不住笑一下,第一次掉进水里那个,还可信,第二次那个怎么想怎么玄乎,这都什么年代了,哪会有那样玄乎的事?

  他自己不信,爹娘也不信,但每次爹娘说的时候,都是感慨着说的,那,就绝不是瞎话了!

  爹娘都是沉默寡言的人,绝不会跟自己说瞎话,可他们又把那事说的那么玄乎,大长虫啊水里的人啊鸡蛋啊……或许,自己的命还真有些特殊!牛黄笑的就是这个。

  再躺一会儿,牛黄就在草地上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就被一阵‘滴滴答答’的铃声吵醒了,是自己这部只能打电话和发短信的手机响了,是家里打来的:“喂,谁啊?”

  “你是牛黄不?我是恁二舅,啥也别问了,你快点请假回家,家里出大事了,能多快都多快啊,回来再说……”说了这么几句,电话就挂了。

  接了电话没三秒,牛黄的心突然就紧缩了一下,跟着身子也紧绷起来了,手一抖,电话就掉在了地上,他慌了,那么清晰地感觉到有亲人出了大事,颤抖了一刻,他就大跑着回寝室收拾东西去了……

  晚上六点五十,牛黄就坐上了北上的火车,在火车上一共十一个小时,他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下了火车,就到了市里,坐上长途车去县里,到了县里再找公交车去乡里,到了乡里的路口,大跑几里地才到了家——这时候,已经中午十一点了!

  开门的人是大伯,牛黄边急切地问着边往院子里走着,大伯是个再老实不过的人了,都没说出来几个字,牛黄就猛的傻在原地了,手里的包也摔到了地上——院子里,二舅大姑几家的亲戚都在,而堂屋前,已经搭起灵堂了!

  “啊……”牛黄的嘴干巴了那么几秒,人才一步一步往前挪着,看到挂着的照片和堂屋里躺着的人后,他的眼泪才掉下来了,眼睛瞬间就充了血:“娘————!”

  “牛黄,你回来了,你别喊了,恁爹还在西屋里躺着呢,你别喊,牛黄啊……”大姑先过来了,一把就把牛黄搂在了怀里,二舅等人也都上来了,拉着劝着说着……

  在被抬到大门底下以前,亲戚们都说了什么话,牛黄是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停顿了一阵,二舅才发话了:“牛黄,你听我给你说,家里出事了,可我也没想到,刚给你打完电话,哎……是因为争地边子的事,恁爹跟后边葛家那一窝子流氓干起来了……”

  就这么干瞪着眼听着,牛黄还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他家种的田跟后边葛家的田是挨着的,由于人口变动村里要重新分田地,分地的时候,两边都好好的,但给地上埂的时候,葛家就硬是要占牛家的地,爹就跟他们干起来了,没他们人多被打的都快不行了,娘……

  “俺爹在哪儿……噗!”听完了这些,又茫然了一阵,牛黄挣扎着站起来,刚问了这么一句,还没迈步,就先喷出了一口血来,随后,人就直挺挺地倒下去了……

  “哎,哎,小孩,你快点醒醒,是我啊,那年塞给你‘凝神珠’的那个?你快醒醒,你再不醒,我的话你就听不到了……”牛黄横躺在虚空中,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半老道人急急地喊着他,这个道人,是由一股神秘莫名的力量组成的!

  “恩……”牛黄醒过来了,好像是从一场千秋大梦中醒来,不知道之前发现了什么事,也不知道现在发生的又是什么事,只是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上有什么东西在动着。

  低头一瞧,牛黄差点没吓晕过去,组成他的已经不是一副肉身了,而是一缕一缕泛着微弱白光的气体,而小腹那里,正有一个伸着血红色细长触角的东西,正往这副‘气骨架’里钻着,眼看,就要到脖子了!

  “哎呀,不好,你一醒来,我的神魂就附的更快了……小子,你好好给我听着,我叫玄一,乃是太虚天上的真神,不对,我生前是,现在,我是一缕仙魂魄,那年你在‘玄冥海’见到我时,我给你吃下了我的凝神珠,现在,我的神魂要附在你的人魂上了,以后,你得修炼,哎呀……”话说到这里,玄一道人的这缕仙魂,就消散在虚空之中了。

  什——么——啊?遇到此等奇事,牛黄再迷糊,也不敢相信啊,在玄一道人消失之后,他才想起了家里发生的事,那么,自己这是怎么啦?是……死了吗?

  容不得他多想,一缕缕血红的魂就钻到他的头上了,随后,他再一次地昏厥过去,再后,又是一场梦,梦里闪过的人物画面都不是现世所有,自始至终,那个道人都在……

  跟看电影似的看完了所有画面,牛黄只看明白了一点,刚才那个道人好像很厉害,一直在与一些神怪的人发生冲突,最后,他被制住关押在了一个玄奇的海里,啊,玄冥海?

  难道说,自己真是遇到了这神仙怪事,方才发生的事都是真的,他的什么神魂要附到自己身上了,不等他想明白,牛黄突然察觉到自己的周身上下还有脑海里都多出了一股杀气,不,比杀气更凶猛,是煞气……

  曾……如宝剑出鞘,虽无声,但他那散着血芒的眼神是绝对的锐利!

  牛黄再一次在虚空里醒来,人魂就全呈血红之色了,整个人的气势也变了,杀气腾腾,凌厉无比……但他,始终没有忘了爹娘的事,奇的是,再一转念,他就到另一个地方了,正在往下落着,脑海中不觉地出现了四个大字——九幽黄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