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6-24 04:47:2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神陨之征
  4. 第一章 公子午

第一章 公子午

更新于:2017-04-21 17:00:53 字数:4057

  清河堡,男爵城堡后山习武场,一个高一米五左右的十岁少年拿着手中的长剑在一招一式的练习着,那剑光剑刃就有一米多长,加上剑柄,足足有一米七多,比少年的身体还高,但那少年拿在手上却舞的有模有样的,边上一个十来岁的少年站着,手上拿着盘子等一些杂物,远处太阳渐渐升起,在太阳的照射下,少年的影子也随之起舞。

  少年叫清河午,是祁国广魏郡略阳县清河男爵领姬宽主君之子,因其家族封地在略阳县云阳镇清河堡,所以其家族的姓虽然为姬,但氏却为清河,少年又名清河午,而封君的嫡子被称为公子。而其边上的另一名少年则是他父亲安排给他的竖(童仆),三岁时便被买到男爵府,至今已经有九年,奴隶是没有姓氏的,因为买回来的时间是秋天,所以名字叫做秋。

  半个时辰后。

  “公子,今天的时间到了,你今天已经练习了一个多时辰了,我们也该回堡里了,君上今日便要开始一年一次的巡视乡里了,到时候还得和你说些事情呢。”秋提醒道。

  “知道了!”清河午听到秋的话后停了下来。

  “秋,你知道父亲这次出去会给我带什么回来么?”清河午从盘子上拿到面巾边擦汗边问道。

  “公子,君上每次出去都会给您带礼物,上次君上出去您说想要一把长剑,君上便给您带了一把镇里铸剑师匠言亲自铸造的长剑,之前您说过想要一匹龙马,这次说不定就是一匹龙马呢!”秋恭敬的回答道,眼中显露出羡慕的光芒。

  “哈,秋你说的对,那我得赶紧和父亲说去,要不然等他走了就不好了!”少年说完将手中的长剑扔给秋,自己则迈开双腿飞快的向家中跑去,少年秋对此早已预料,将手中的长剑插入剑鞘便跟着少年跑向男爵府。

  清河午一路跑回男爵府,路上碰到了不少人,那些人中既有在忙着做事情的仆人,又有披着盔甲巡逻的兵丁与,更有男爵府的部分政务官,这些人看到清河午,都在第一时间向清河午行礼致敬,而清河午则面带微笑一一回礼。回到男爵府,刚好是府上的早食时间,赶紧回到自己小院内换好常服,跑着向府中那座楼阁跑去。

  到了那楼阁的门口,清河午抬头望了一下,只见这楼阁与周边的其他石屋、木屋等房屋建筑完全不同,其他的房屋基本上四四方方的,而这座楼阁飞檐青瓦,屋脊上琉璃着三爪青龙,凌空高耸着的殿柱一个人都抱不过来,正门上的牌匾上三个鎏金大字“清河殿”熠熠生辉。

  清河午迈步走进楼阁,直接进入一间大约百个平方的大厅中,便看见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大汉已经席坐在大厅台阶之上的案桌后,这大汉长的很普通,但却让人感觉很有气势,不怒自威,一看便知道是个久处高位之人,在这大汉的左前方也摆放着一个案桌,案桌后席坐着一个中年贵族妇女,看到清河午进来,她脸上泛起了笑容。

  台阶以下两侧各放着八个案桌,右侧已经坐满了人,左侧则留着离台阶位置最近的案桌,清河午直接走到台阶前向那大汉与贵族妇女行了一礼,“儿子参见父亲、母亲!”原来,这大汉便是祁国清河男爵姬宽主君,那贵族妇女便是清河午的母亲敖怡君后。

  “嗯,到了便就入座吧。”

  清河午直接走到左侧离台阶最近的案桌后席地而坐。

  看到清河午就座,清河宽便下令开始早食。早食过程中,没有谁说话。

  半个时辰后,大厅内。

  “今日我便要出去巡视各个乡里,现在便将一些事情交代一下,赵行,你是清河堡的家宰,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清河堡的行政事务就由你做主,碰到不能决定的事情就向君后请示;胡虎,你是清河堡的宫伯,在这期间你统帅清河堡的留守士兵保卫好清河堡。”

  “诺,君上!”赵行与胡虎站起来回答道。

  “午儿,你还有三个月多便要十岁了,去年你产生了气感,父亲送给你一把长剑,今年你要是将家传的内秘真藏经修炼至第一层,并且在镇学里面不要闹事,父亲便送你一匹小龙马,怎么样?”

  “嗯,父亲,我会努力的!”

  “父亲相信午儿你。伯信、仲章,你们二人是午儿的哥哥,要给午儿做好榜样知道吗?”清河宽又对着清河午左边案桌后两个二十来岁的青年说道,这两人长的与清河宽非常神似,但却少了那份威严与阅历,显得有些局促。

  “诺,君上!”清河伯信、清河仲章二人同时回答道,声音显的有些紧张。

  “那好,该安排的我都已经安排好了,希望我三个月后回来清河堡一切安好。”

  ……………

  两个月后的一个午后。

  “唉!这日子怎么就这么难过呢?父亲已经出去两个多月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啊?”清河午躺在云阳镇镇学旁的一棵大树的枝桠上自言自语道,“不管这么多了,先去找昌和社吧!”清河午一下子便坐了起来,从树上一跳而下,跑着去找他的两个朋友。

  昌和社都是镇学里的学生,也是清河午在镇学里为数不多的朋友,不过这两个人却并不是贵族,因此也没有姓氏。在这个世界上阶级划分很是明显,贵族之下是国人,国人之下才是野人,更底下的就是连自由都没有的奴仆了。贵族和野人处于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一个野人想要成为贵族,其可能性是非常小的,即使都在镇学里面,贵族、国人、野人的班级也是分开的,只有武学课时各个阶级的学生才会在一起上课,但双方之间基本上也不会交流,而清河午却在武学课认识了昌和社以后便和他们两个玩在了一起,因为这个,镇学里的其他贵族同学都不愿和清河午说话,清河午也不以为意,继续我行我素。

  当清河午找到昌时,昌拿着一把长枪在和人对战着,那人正是社。昌长的朴朴实实的,人一看就知道他是农家平民,此时昌身上有些地方破损,头上的发髻也被打散了。社则长的英武不凡,听他自己说他祖上曾经是贵族,但此时他俊俏的脸上沾满了泥尘,完全没有平时的风采。

  看到清河午到来,社眼睛一亮,开口道:“昌,午来了,你要比就和午去比,不要找我,我可受不了你这种拼命三郎式的打法。”

  “哼,你明知道午哥去年便产生了气感,这一年来进步飞速,和他打完全是找虐,你这不是害我么,看样子你今天吃的苦还不够啊!”昌回答道,不过手上的动作却已经停了下来。

  清河午看着昌和社,知道他们两个在玩笑,也没说什么,直接抽出自己的长剑,话也不多说,抬头直直的看着昌和社,昌和社明白他的意思,什么也没说,直接拿着手上的武器冲了上来,昌别看长的老实,但一出手便直攻清河午的下阴部位,长枪专攻下盘,而社则拿着他的长鞭在边上时不时给他来一下,两人配合的看起来天衣无缝,要是不熟悉的人被这么一整可能立马就败退了。

  清河午眼睛一眯,不退反进,手上的长剑也随之而上,“咚”的一声,昌手上的长枪已被格挡出去,但那边的长鞭也已经随之从清河午的后背而来,眼看便要击中清河午。这时,清河午仿佛已经看到了一般,在这一刹那向右一个移步,长鞭便从清河午的左侧飞过,打在地上,灰尘顿时飞舞起来,要是打在人身体上,恐怕立时便会皮开肉绽。

  清河午却是没有想这么多,在社失手的那一刹那便已攻出数剑,空气中“咚咚咚”的声音响个不停,昌虽然第一击被清河午格挡出去,但他却趁清河午躲避社长鞭攻击又重新调整了战术,就这样,昌在社的配合下与清河午对战了将近半个时辰,到了最后,双方谁也没有奈何谁。

  三个人随意的躺坐在地上,清河午还稍微注意了一下自己的形象,收拾了一下自己,不过也是泥灰满身地坐在地上。昌随意地将清河午送给他的长枪放在身边,自己则往地上一躺,大口的喘着气;社则是跑到边上的河边把自己好好地收拾了一番,回来时脸上的泥土已经洗去,除了身上衣服还有些没有擦去的泥尘外,看起来真像是一个贵族公子。

  “社,你回来,我便和你们俩说个事,再过一个月,我父亲就要回堡里了,我现在也快要突破至士级武者,等我突破了,就得去县里的武学堂了,到时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云阳镇,现在我和你们俩说一下习武的一些东西,你们自己知道便好,不要随便和其他人说。”清河午看到社清洗回来说道。

  “午哥,你放心,你走了我们俩也不会给你丢脸的。”社说道。昌什么也没说,只是脸上的神色便已表露出他的想法。

  “昌、社,你们两个应该也已摸到了气感的门槛,也许再过几个月便会感到气海里有一股气,那个时候便是产生了气感了,一般贵族会在这个时候需要进食一些灵物,同时需要一部修炼的功法,我去年进入气感后我父亲从家中的府库里拿出了一株百年人参,并且开始修炼家族功法内秘真藏经,因为这个我才会进步这么快,如果只是让那股气自然的增长的话也许需要七八年,有些人甚至终生都没法突破,但你们放心,我已经安排好了,到时候我会让人给你们送来一部功法,魔兽血肉也会让人定时送来,虽然量可能不是非常多,但是也能加快修炼,食用魔兽血肉没有食用灵物那么快速的增长修为,但以你们俩的资质,三四年便能踏入士级。踏入士级以后,便是准贵族,便是国人,这个时候才算是真正踏入修炼的殿堂,士级又分为上中下三个阶段,便是下士也能够在镇三军中任职两司马,即便是去县三军,也能得个伍长之职。之后便是你们现在知道的最高级别的武者——大夫级武者,这个时候即使是最低的下大夫,最少也能在县里成为一名旅帅,便能成为贵族,拥有自己的氏,昌你不是说以后要是成为贵族就以石别为姓么,你若成了贵族,便叫石别昌,社,你便叫碧溪社,哈哈,怎么样激动了吧。但我要告诉你们俩的是大夫级武者之上的武者级别——卿级强者,他们已经可以称为强者了,是祁国的支柱,连国君的三军军将也不过是中卿,甚至只要努力替星殿立下大的功劳,便有可能被封星爵,即使祁国覆灭,也仍然能够存在下去。”

  讲到这里,昌和社眼中已冒出了光,呼吸也急促起来。

  “哈哈,你们俩以为这边是武者的终点么?不是的,卿级强者之上更有主君级别的武者,他们的内气转为真气,寿命高达三百余年,更是有能力建立一国,成为一国之君,要是不想立国,去替星殿征战,随便立下点功劳,便星爵加身,拥有自己的姓。听我父亲说,我们姬姓的略阳主宗开创之主便是一位主君级强者,星爵更是达到了伯君级,不像我父亲,虽然也能称作主君,但这不过是祁国之爵,与国同休而已,几万年来大陆上国兴国灭,唯有星殿一直存在!”说道这,即使是清河午,语气中也充满了艳羡。

  安静了一会,清河午看到二人仍在震惊当中,随手拍了一下二人,二人立马站了起来,高喊道“我一定要成为主君级别的强者!一定要有自己的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