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8 01:42:36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生死魔典
  4. 第一章:被追杀的少年

第一章:被追杀的少年

更新于:2017-04-21 09:52:08 字数:3842

  扬州,永宁镇。

  有一人,一马,一刀,在街道上横冲直撞。

  人比马快,因为那人连马都不要了,双手猛然收僵,紧接着跃起回身,在半空中往马头一踹,马儿顿时往回跑。

  后边有数十人紧追不舍,装扮各异,手持的武器也形色不一,像是各大派的江湖侠客。

  本来追着少年,可这马忽然回头冲向人群,最前边的几个来不及躲闪直接被撞倒在一边,后边的人则不看路踩了上去,被踩的人吃痛直骂娘,提起兵器就砍。

  一时间被马撞的,被踩的,被砍的都集中了起来,场面十分混乱,哪里还有什么江湖之风。

  也有人趁机快步加速继续追那少年,数十人的队伍一下子只剩下不到二十来人。

  追到了一处十字路口,少年往菜市场跑去,此时为早市,人多。

  少年往怀里抓住一大把的银票以及一些细散的银子往半空中抛去喊:“白花花的银票呐!快来抢啦!”

  话刚落音,菜市场里边的人一哄而上,一些菜贩子连自己的摊位都不要了,踩着摊子冲上去抢钱。

  有些老人家更是厉害,活了大半辈子没见过那么多钱,像脱缰野马一样冲了上去。

  菜市场本就道路狭隘,这下所有人都往一个地方堆过去,连苍蝇也挤不过去了。

  追着少年的人多是些绿林汉子,真正的名门弟子不多,一群乌合之众,见了这阵容,想都没想就冲过去跟着抢。

  习过武的弟子见到场面混乱,地上是走不了的了,干脆就纵身一跃,踩着人头追过去。

  被追的少年则趁乱摸鱼,在人群中如水中泥鳅奸猾出逃,停在一处无人的摊子,少年拿起一篮子鸡蛋,从掏出一千两的银票丢到令一个框内算作买资。

  拿起篮子里的鸡蛋就往人群中丢去,百发百中,个个瞄准眼睛砸过去,边砸边喊:“吃小爷我的五毒圣水!”

  最前面的几个弟子一下子就中了招,追人心切也没看见丢来的是啥,听到少年说是五毒圣水吓得眼睛都不敢睁开,后来几个看清了怒骂一句:“好你个小娃娃,用胆敢用鸡蛋戏耍我们!”

  被砸中的人才反应过来,一抹脸咬牙道:“混账东西!”

  说着连脚步也加快了不少,看来被气得不清。

  那少年才砸了半框,见被识破,就着鸡蛋带篮子都丢过去,转身撒腿就跑,不慌不忙的在一处卖辣椒粉的地方停下来。

  少年先是胡乱抓住一把碎银子给他,又抓起几包辣椒粉撕开往怀里倒,拿了几包在手上,看见有几人已经追了过来。

  抡起装着辣椒粉的油纸包就砸去,又甩出飞刀将纸包打破:“孙贼,看小爷的鹤顶红粉!”

  辣椒粉铺天盖地的撒了下来。

  追来的人赶紧捂住眼睛,更有人直接运起内力推掌,一下子冲散了不少辣椒粉,怒骂一声:“净是些旁门左道!有胆停下来你我大战三百回合!”

  少年做了个鬼脸:“那你得先追上我啊!哈哈哈!”

  说完扭头又往前边跑,仗着自己轻功了得,一路上鲜有人能追得上他。

  几番逃窜,少年堪堪摆脱追杀,精疲力尽下又匆匆逃了一段路程,发现一家客栈。

  里边的人不多,柜台坐着发呆的掌柜的和正在打瞌睡的店小二,以及四五个光着膀子的大汉,旁边摆着打猎的工具还有几只死野兔,看起来是一些猎人。

  少年松了口气,不是江湖上的人就好,走进坐下,喊了句:“小二,先上一壶茶,好茶坏茶管你什么茶,先上着,渴死小爷我了!”

  “好嘞!这位爷请您稍等,马上就来。”

  少年又想走了,因为他听到了些不该听到的话。

  隔壁不远的那群光着膀子的大汉们,少年觉得他们说的话题耳熟,附耳细听。

  “老二你听说了没,最近那魔教教主段无常的弟子西门鬼似乎流窜到我们永K县的地界了,现在不知道到了永宁镇没。”

  “听说了听说了,我已经让老五派人出去打探了,一有消息我们就动身,要是被我们永康五虎得了那绝世神功,嘿嘿!女人,钱财,不就要多少有多少了吗?”

  “话说大哥,这西门鬼是何等模样?”

  “你没看情报么?年纪约莫十六五岁,身材较为瘦弱,一身黑色长袍腰间挂着把绣春刀。”

  “那么我们旁边那位小哥是不是和大哥您的描述很是相近吗?”

  四人齐齐转身看向西门鬼,西门鬼站起来就想逃,刚站起来就被人一把按了下去重新坐好了。

  一看,是店小二,他提着个热水壶一脸笑意,拍了拍西门鬼的肩膀,往旁边坐了下来:“哟这位客官,您点的茶水还没喝呢,怎么那么急着走呢?”

  “额哈哈…这个我发现今天忘了带银两…所以还是算了。”西门鬼尴尬的解释,试图站起来。

  刚一撅腚就又被按了下去,搭着西门鬼的肩膀,西门鬼动弹不得。

  小二将水壶放下,笑道:“没带银两不要紧,用你身上的神功秘籍来换就可以了。”

  见话局已然道破,西门鬼干脆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强劲的掌力把桌子给拍散了架,怒目道:“一个接着一个的追小爷我,你们真当我西门鬼好欺负不成?”

  店小二乐了,十五六岁的少年,就算他身怀神功,那又如何?站了起来看着西门鬼:“您这是要讨教讨教?如此正好啊,我倒要看看那纵横武林的魔教教主段无常的弟子,有多大能耐。”

  西门鬼也站了起来,个子比店小二低一头,可却是自信满满的样子,气势上不输给对方:“我西门鬼的刀从来不杀无名之辈,报上名来!”

  年纪不大,口气倒不小,店小二戏谑道:“你家爷爷名号玄小二,承蒙江湖上抬举,都肯叫我一声血手玄二郎。”

  一听这名号,旁边那永康五虎吓得连吃饭的家伙都不要了,提起屁股灰溜溜的就慌乱逃了出去。

  这玄小二可惹不得,毫无人性可言,曾以一人之力屠了飞龙山庄的两百八十一口人,只是因为兴趣所然罢了,靠着他的血手翻天印以及出神入化的移花接木,江湖上鲜有人是他的对手。

  和玄小二争,抢不到是一定的,而且还会连命也没了。

  见到五虎慌忙逃窜,西门鬼道:“看来你的名头还是挺响亮的,那么吃小爷一记排云掌如何!”

  说话间,排云掌已经打了出去,气势恢宏,玄小二见这一掌,不敢再轻敌,怎么说他也是武林第一人的弟子,所以连忙退后几步,接着推掌而上,运起移花接木。

  排云掌被玄小二的移花接木轻易化解,其掌劲在玄小二的周身经脉迅速环绕一圈之后化作了他自己的掌劲再次打了出去。

  西门鬼被自己的排云掌给击中,退了好几步,大吐了几口鲜血:“不亏是血手玄小二,果然名不虚额……”

  话没说完就扑通一声倒了下去,是七孔流血,并且两眼翻白死不瞑目。

  玄小二愣了一下,方才他的排云掌确实不错,虽然说不是如火纯青,可也有排云掌的七八层功力了,但不至于一掌就死了吧?恐怕是有诈。

  警惕的过去察看,顿时一惊,这小子不但气息全无,甚至经脉寸断,怕是早已经受了极大的内伤了,刚才的排云掌,恐怕是在做最后狡死挣扎了吧。

  不过想想也是,这几天来这小子身怀神功的事已经传遍江湖,那么多人追杀他,纵使他是段无常教出来的也无力回天了吧。

  能从那么多人手中逃出来,也算不丢他师傅的脸了。

  确认西门鬼死透了,玄小二赶紧翻遍了他身上的所有地方,除了一大堆辣椒粉和一大把银票之外,根本什么东西也没有,如今这小子都已经死透了,这该如何是好。

  “小二,怎么样了?”

  掌柜的忽然叫了句,玄小二一脸苦闷的回头:“掌柜的,没有,而且这小子死透了…”

  这时候,西门鬼忽然睁开双眼,抓着一把辣椒粉哗啦啦的就撒在玄小二的脸上,脚底一抹油,跑了。

  “啊!我的眼睛!”

  玄小二捂着眼惨叫,掌柜的从柜台跃出扶起玄小二:“小二,他跑了。”

  “那还废话什么!追!”玄小二咬着牙,甩开掌柜的,忍着痛争着眼追了上去。

  逃到小树林,西门鬼轻功了得,逃出大段距离,可还不算安全。

  忽然来了只猴子,西门鬼有了些想法,将猴子抓住,猴子有些不听话,边挣扎边吱吱叫,西门鬼捂着它的嘴:“嘘,猴爷,安静些。”

  猴子见西门鬼摆出嘘声的手势,跟着学了起来,西门鬼笑了笑,把身上的黑色长袍脱下来,让猴子穿上,猴子倒不介意,似乎还很喜欢的样子。

  “一定是在这边没跑了,他娘的,老子不杀了他难解心头之恨!”

  玄小二的声音近了,西门鬼不作逗留,赶紧撤离。

  “小二,他树上!”掌柜的停脚步指树上的猴子,玄小二此时正火着,也不管秘籍了,一心要西门鬼的命,一挥衣袖射出几根银针。

  没打到,却吓坏了猴子,猴子赶紧跑路,两人追上。

  西门鬼逃了一天一夜,确认安全之后,准备在一个破庙休息,刚进去,一道剑气袭来,西门鬼赶紧退避喊了句:“兄弟有话好说别动手!”

  “师兄?”

  里边的声音很虚弱,西门鬼认得这个声音,是他师弟独孤行的。

  边说边进去:“独孤行?是你吧?你怎么了?”

  走进去看见身受重伤的独孤行,独孤行很喜欢穿白色的衣服,长得也清秀,穿上白衣更是风度翩翩的。

  可如今却成红色了,脸色惨白,倒更像个活死人一样。

  见是西门鬼,也不在提防,在一边坐下运功疗伤,闭目不言。西门鬼长叹一口气,坐到他身后单掌击出,助其疗伤,待独孤行吐出几口淤血后气息才稳定起来。

  独孤行也不道谢,自顾擦着嘴边的残血。

  西门鬼知道他就是这脾气,找地方坐下骂闲街:“师傅竟然把我们下山的消息传遍了江湖,这也就算了,竟然还说什么生死决一分为二在我们身上,并且身怀万两银票,我滴个亲娘,这还让不让小爷我在江湖上混了,明天小爷就回魔窟崖找他说理去,亏小爷我把他当爹养。”

  “师傅不是说过,三年内不得回魔窟崖么?”独孤行有气无力的回了句,拿起剑用身上的碎布擦洗:“师傅自有用意。”

  西门鬼大叫:“三年?就我们现在这处境,三天也活不过来!”

  独孤行身受重伤,也是心下凄凉,但还自秉傲气,喃喃道:“生死由命,富贵在天。”

  “啧我们明天就回魔窟崖!”西门鬼貌似没听到独孤行说的话,跳起来接着说:“咱俩一块回去,师傅要是怪罪下来,你也莫怕,一切罪名你顶着,我给你加油打气,挺一挺就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