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19 09:46:27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肉肉的单恋
  4. 关注

关注

更新于:2018-03-18 20:46:05 字数:2531

  下午肉肉会出去背专业课,偷拍的那天也是雷打不动的去背书了。她喜欢在窗户前面背书,诺大的窗子,因为是在六楼可以将西区收在眼里,抬眼就能看到学校里的旅游胜地,这样好的地方,只有她一个人,那是十分惬意的。为了让自己快速背完整本书,她做了决定并且公之于众,再过几日便是国庆,如果背不完便不回家。其实,这个惩罚,对与任何一个考研的孩子都不能算是惩罚,而是常态,为了考研好多人都会在这半年不回家,甚至暑假也在学校度过,肉肉就有好几个同学是这样。所以这样的惩罚实在是算不上惩罚。可是换个主角就是了。肉肉是个极其恋家的人,家离学校也近。所以即使不是一个星期回一次也会是两个星期回一次。长达一个月的时间不回家对她来说已是极大惩罚。所以,为了早日回家,赵肉肉同学开启了全天背诵模式。这晚在肉肉同学大脑已是塞满但还必须塞的情况下,发现旁边站了两位兄台,并且时不时的进行一下深度交流时,内心极其狂躁。可还是压下了心中的怒火,耐着性子背完了一天的内容。临走时深深的看了那两位一眼。在过了几天后,她才幡然醒悟那俩尽然是那名男子的好友。在意识到这个以后也没有肉肉也没有烦忧,直到之后的之后她发现自己深深的喜欢上那名男子的时候才后悔自己当时为什么不耐着性子在多待会听听他们说啥。

  偷拍的第二天那名男子就已经逃得肉肉远远地了。可是,肉肉却像是较了真,牟足了劲关注他。一半是喜欢,一半是愧疚。对那男子愣是上了心。开始关注他的一切细节。不出几天便是大致了解了他的动向。在那名男子不再坐在肉肉斜对面时,来了一个更为清瘦的男子,经过这几日的观察,她知道了这是那名男子的好友,也就是那晚在她旁边聊天的两位兄台之一。所谓爱屋及乌,因为喜欢那名男子,所以也就关注起这位。在一起学习了几天后,也说过几句话,这是极其不符合肉肉的性格的,对于任何一个人而言,没有她熟不了的,但因为喜欢那名男子的缘故,却是生生的没有与他的好友熟络起来。肉肉是一个主动的孩子,所以不管有多艰难她都会主动出击,但是因为涉及到了喜欢的那名男子,便是生生收了手。

  在国庆的前一天,肉肉按时背完了预定计划的内容,因此她极度的高兴,便顺其自然的坐在那喜爱人的好友的对面,这样就可以知道他们是什么专业,哪个院诸如此类的有效信息,坐在那里也没有收集到多少有效的信息,只是知道他是工科生。

  肉肉晚上便回家了。在放假期间,肉肉还是十分想念那名男子的,只是不当回事罢了。国庆过后的一天,肉肉与另一个好友谢安等电梯时,发现喜欢的人的好友就在身后,上了电梯后,本知现在这样的情况再上一个人电梯就会超载,可是当时肉肉也是鬼迷心窍了竟是问他的好友你上来不?他好友没做它想抬脚就上了电梯,不负重望的,电梯响了。那名男子面无表情得下去了。几天的相处,虽说不是多了解,却还是已有初步的认知,这个人是极其好面子的,如此这般定是让他失了面子,果不其然,次日,肉肉就发现自己喜欢男子的好友去了另一个馆。(肉肉喜欢的这个人名曰:姜禹舟,至于她是怎么知道的后面会解释清楚,为了清晰的讲述之后就会用舟舟或小哥来代替。)刚到图书馆的小哥似乎还不知道自己的好友已经换馆了,四处寻找,先是去了他固定的地方看到好友不在就去别的馆找,也是不见。小哥自从肉肉同学偷拍以后就再也没有来过这边,虽然还在一个馆里,中间却隔着七八张桌子几十号子人。小哥寻找的地方必然经过肉肉,肉肉今天坐在了小哥原来的那个位置,小哥刚进门时吓了肉肉一跳,心想自己这是占了他的座,小哥也是呆愣了一下,也只是一秒便抬脚走了。可是肉肉却纠结上了,自己就不该乱换座位,看吧,把人家撵走了吧又。其实,肉肉完全没必要想那么多,因为人压根就没想坐那。可是肉肉哪知道啊。最后她做了决定,把座位还给他,决定了就做,收拾妥当,便去找舟舟,此时舟舟与另一个好友走过来,肉肉便迎上前,说道:你回来吧,我给你腾出来了。却换来了舟舟的一声:哎?似乎不理解她说的意思又似乎明白了对着肉肉笑了下便走了。看着舟舟远走的影,肉肉才意识过来,他不是要回来座而是在找人,找那个和她坐在一桌的那个好友。肉肉知道他在哪,至于是怎么发现的,是因为这是她亲眼目睹的。他在七西阳。而且这好像还与肉肉也有关系。思忖着要不要与舟舟的好友道个歉,但是仔细想了一下觉得麻烦,便放在一边,等有时间了再细想吧。这样一过就是几天,等再看到那个好友时,肉肉已经把这事抛在九霄云外了,看到她时才记起来这档子事,心想是道歉,还是问下最近怎么都不来图书馆(当然这是明知故问)。可是,又在想自己到底还是没有与他熟识到关心他的去向。所以也就缄口不言了。但是,此次他回来与原来有些许不同,愣是肉肉神经大条也感受出来了。近日来,肉肉总感觉有人在看她,抬头总是能看到小哥好友的脑袋迅速底下。嗯,难道是有话要对自己说?凭肉肉那颗榆木脑袋是不会深究此事的,没时间,也没那脑子,反正有事会讲的。于是她又低下头开始学习了。如此日子倒是过得也顺遂。与舟舟的好友倒是再无说过话,每当肉肉要说话时,那好友便低下头,主动避开肉肉。但是在肉肉低头学习时又抬头看一眼她,眼神较之以往深邃了许多,多了些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东西。对于这些,肉肉也感觉到了,只是想,自己这样,谁会喜欢。何苦自作多情,惹烦扰。而且那是舟舟的好友,想到舟舟,肉肉眼里再无其他。所以,对于一切,她都选择了无知。每日看看小哥,遐想片刻便是满足了。

  图书馆会时不时的召开招聘会,为即将毕业的学生又不准备考研的学生提供就业平台。招聘会一般召开一天。在收拾东西时感受到了比以往更为热烈的注视,强烈到肉肉已经无法忽视,抬头看向他,却不见他像往常一样低下头,他只是意味深长的看着她,直到肉肉汗毛炸起来时,要开口问他是自己哪里得罪了他时,他便收回了自己的眼神。敛下所有情绪,收拾东西。肉肉意识到一些东西,可又抓不住。一天后,再回到图书馆,她才意识到有些事是发生了。以为自己想多了,接连几天都不见他,肉肉知道自己也许是猜对了,最后在七层西阳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对于这样的结果,肉肉只能无奈,一来他们不熟。二是她不知道自己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去问。归其种种,她都不会去问。最后,肉肉一如既往的把这个问题抛到了一边。时间是冲淡一切良药。自己解决不了就不要为此多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