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7-28 02:48:2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信仰天梯
  4. 第一章 平凡

第一章 平凡

更新于:2017-04-21 09:44:07 字数:2177

  擎天之森,古树参天,广袤无垠,浩渺无边,里面充斥着黑暗和血腥,还有各种强大的妖兽。据史书记载,还有着人形妖兽会出现在人类的城池,不过这种记载也是极少,毕竟妖兽达到七阶,度过人劫,就拥有了人类一般的身躯,也拥有了不下于人类的智慧,不会无故的前往人类的领地。这片森林里面蕴含着无尽的天材地宝,所以周边众多的王朝总是每隔一段时间派人进去寻找,当然也仅仅只限于修有武道的高手进入其中,没有武艺的平常人等是不能进入其中的。

  一番水土,育一方人,战王朝也是周边众多王朝中的一个小王朝。战王朝是五百年前由战千古创立的,战家身为皇族,手下还有三大族,分别为君家,唐家,罗家,三大家族,平分了这个王朝所有的权利。

  故事就从君家这里开始。

  在一处矮小的山头上传来急促的呼喊声“少爷,少爷,快点回校场,今天是家族比武啊!”

  只见远处枯黄的草地上正躺着一人,他就是我们的主角,叫君千殇。此时,身穿一身白袍的他听着远处的呼喊声,站了起来,一副平凡的长相,带着一点颓废,不过眼神却异常的深邃。

  听到催促,他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那下人,转而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原因只是因为他天资平凡,修炼根本不能与别人相比,去了也是自取其辱。身为独子的他,虽然一直以来有自己的父亲在背后顶着,但在家族里还是成为了别人的笑柄,一直被人排挤,每月的修炼物资也拿不到分毫,原因大家也都知道了。不过今天是君家每半年的家族小辈比武,任何君家人都要放下手头的事,前去报道。

  “好啦!好啦!听到了,你先过去,我马上就到!”无奈的回了下人一声,拖着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的向校场走去,他知道,免不了又要被人冷嘲热讽一番,然后就是被狠狠地修理一顿。不过这么多年来,他已经慢慢的习惯了,从十二岁开始到现在,足足四年了,年年如此,而他的身体和心理承受能力也硬生生的被锻炼了出来,这也是他在家族比武中得到的唯一好处!

  “父亲!”此时的君千殇已经来到了校场,正站在一位身形瘦削,但异常高大的男子背后,身前之人,正是君千殇的父亲。

  “嗯,你来了?最近修炼有没有落下?”君临没有回头。

  “我一直在努力!但是进展却不是很大!”君千殇老实回到。

  “殇儿,修炼一途,最重什么?”君临没有任何怪罪他的意思,转而说道“不要贬低自己!没有人一出生便是绝世高手,天赋固然重要,假如没有一颗强者的心,没有足够的努力,你依旧不能成为强者!历史上很多人都是天赋异禀,但最后却任然有人泯然众人矣!”

  “父亲的话,我会牢记在心的!”君千殇握紧了拳头,眼神坚毅的说道。

  接着君临转过了头,那是一副刚毅俊朗的脸庞。此时君临看向君千殇眼神之中有着一丝溺爱,丝毫没有一丝严父的感觉。

  君千殇抬着头看着自己的父亲,心里有着一丝无奈,这几年来他的实力进展很是缓慢,而他父亲也因此一直被族人和外人针对,他知道父亲为了自己吃了很多亏,全都是因为他这个废物儿子!

  君临在他那一代中,俨然是要无敌的存在,四十不到就快要融身后期了,这在战王朝来说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存在!而君临也是君家崛起,屹立三族之巅的机会,就因为君千殇,导致君临一直被外人嘲笑,讥讽。

  君临他们有三兄弟,他排行第三,老大君楼,老二君安。君临外表俊朗,刚毅,实力又高超,家主之位不出意外,肯定是君临的囊中之物,所以使得这两位大哥跟他有点面和心不合。虽然他两实力并不出众,都在修气后期,但是心里却一直想着怎样得到家主的位置。

  他两知道和君临斗,是肯定斗不过的,所以便一直叫自己的小辈去羞辱君千殇,好让君临难堪,而小辈之间的比拼,这些做长辈们也不好过问,只要没闹出人命,便任由他们而去。

  君千殇将目光转向了其他的君家子弟,眉头皱了起来“到现在,我才炼身前期,而君超君磊都在炼身后期了,是我们家族这辈最强的人,其余的也都在炼身中期!看来这次又免不了挨顿毒打了!”

  校场上,一位满头银发,面色红润的老人正坐主位,这肯定就是君家现在的家主了,而下手便是君临他们三兄弟,他们三兄弟分坐两边,其余族人,分家之人和家仆几百号人就围绕着整个校场。

  此时这里早已是人声鼎沸了,都在议论着谁会赢的这次比试的第一。当然,作为君家有名的废物君千殇,自然免不了有人对着他指指点点,各种嘲笑讽刺。

  “哼,那个废物,四年如一日!到现在还没任何进步,把我们君家的脸都丢尽了!还有脸来族会比武,等会一定要好好的修理他一番!”此时在君千殇对面一人,盯着他不屑的说道。这人便是君千殇的堂兄,君超。

  此时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人走过来拍了拍这年轻人的肩膀,眯着两条如门缝般的眼笑着问道“君超!有把握拿到第一吗?”

  “放心吧,父亲,除了君磊能跟我一较高下之外,其余的兄弟,应该没有能打过我的!”君超一脸傲然的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他两父子蹦跶不了好久了,我和你二叔准备要做点什么了,毕竟老爷子年事已高了!是该让出位置来了!”君楼眯着眼小声说道。

  而在君楼下面,君千殇的二伯和君磊也是在那里窃窃私语,眼神也是不停地看向君临这边,其中的不屑和嘲讽之意溢于言表。

  君临哪里不知道这两位兄长的小算盘,不过他也懒得计较,只是淡淡的对着君千殇说道“去吧!不论输赢,我只要看到你的表现!”

  “嗯!”君千殇重重的应了一声,此刻他的双手是紧握的,父亲的目的很明显,不寄希望他能赢,而是要看到自己有没有努力,有没有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