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2 19:25:15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荡魔天帝
  4. 第二章 生死危机

第二章 生死危机

更新于:2018-03-17 11:50:40 字数:2883

  在深不见底的矿洞中走了许久,经历了无数次转弯与分叉后,前方渐渐现出一缕光亮,耳边也传来了轻微的人声。

  循着光亮一路向前,一处宽敞的洞室出现在前方,洞室边缘,一名中年男子正坐在那里端着烟枪,口中不断翻云吐雾。

  “祥林叔。”看清那中年男子的相貌,云飞按照脑中的记忆,远远的便叫出了他的名字。

  “谁啊?”名为祥林的男子眉毛微微一挑,放下烟枪转头看向从黑暗中走来的云飞,表情瞬间凝固在了脸上,而后便是一声惊叫:“鬼啊!!!”

  被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祥林叔脸上全是惊恐之色,颤声道:“飞少爷,冤有头债有主,你要索命,去找那块破石头,别来找我呀,我是无辜的。”

  “似乎吓到他了啊。”看到惊慌失措的祥林叔,云飞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这也难怪别人会吓成这样,任谁看见一个死人忽然站在自己眼前,都会被吓的不轻。

  轻叹了一口气,云飞开口道:“祥林叔,你别害怕,我是人,不是鬼,又怎么会找你索命。”

  “怎么可能,我虽然读书少,但你也别想骗我,你明明已经死了。”祥林叔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满脸都是惊惧与不信之色。

  “我是说真的,我真的不是鬼。”将手探了过去,云飞轻笑道:“不信你摸摸看,我有体温有心跳。”

  “真的假的,我读书少,你别骗我。”一阵忐忑犹豫后,祥林叔颤抖着伸出手,轻轻碰了云飞一下,而后就像是碰到烙铁似的快速缩了回来,不敢停留片刻。

  “好像真的有体温。”将手收回来后,祥林叔露出疑惑之色,大着胆子又摸了云飞几下,确定他真有脉搏体温后,摇头道:“奇怪,我先前摸的时候,明明没有心跳没有呼吸的。”

  “我先前只是因为遭受重击,所以心脏短暂停止跳动了而已。”云飞面不改色地撒谎道:“祥林叔你也知道,我从小身体就不太好,所以受一点小伤就昏迷过去了。”

  “原来是这样。”祥林叔恍然大悟:“我就说嘛,飞少爷你连皮都没磕破一点,怎么就会被一块小石头给砸死了。”

  面露欣喜之色,他不由高兴道:“飞少爷你没事就太好了,我先前还在担心族长回来了该怎么跟他交代呢。”

  “什么跟我交代,祥林你又干啥了?”祥林叔话音刚落,远处就传来一道中气十足的男声,一名身材魁梧的壮汉,带着一群人走进了洞室之中。

  “不关祥林叔的事。”怕祥林叔说漏嘴引起不必要的怀疑和麻烦,云飞赶紧抢在他前面出声道:“只是我先前被不小心被落石砸中了一下而已。”

  “被落石砸中了?”领头的中年壮汉看向云飞,露出几分关切之色,道:“飞儿,你没什么大碍吧?”

  “云仲,云族之主,云飞的二叔,将父母早亡的云飞视若己出……”

  脑海中关于中年壮汉的信息快速闪过,云飞微笑道:“二叔你放心吧,就是轻轻碰了一下而已,连皮都没擦破一点呢。”

  “没事就好。”来回打量了云飞几下,确认他是真的没事后,云仲松了一口气,而后转身走向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从怀中取出十几块古朴沧桑的陶片,小心翼翼地交给了他。

  “是云族的大祭司。”一眼便辨认出了老者的身份,云飞微微皱眉,心中纳闷:“奇怪,大祭司一向坐镇云族从不外出,这次居然没有任何征兆的深入矿洞,这里面恐怕大有文章。”

  按照上个云飞的记忆,暗无天日的矿洞之中,充斥着各种危险,即便是成年男子,也无法完全保证自己的安全,云族每年最少都会有十几名男丁折损在这里面。

  如此危险之地,这次却破天荒的,连一向身体孱弱的云飞也派了进来,如今更是发现了云族大祭司的身影,若说这里面没有猫腻,打死云飞他都不信。

  “传承者,开启全息扫描模式。”

  微微后退了半步,云飞悄悄向传承者芯片发出了指令。

  “全息扫描进行完毕,发现未储存的陌生人类十七名,暂未发现对本体有害的目标存在。”

  “发现陌生人类强者,战斗力为1500……”

  “发现陌生人类强者,战斗力为1000……”

  “发现陌生人类强者,战斗力为800……”

  “……”

  仅仅数秒之后,传承者芯片便将整个洞室扫描了一遍,将所有数据都传送到了云飞的脑海之中。

  “大祭司居然有1500的战斗力。”目光诧异地看向前方的大祭司,云飞心中不禁有些吃惊,他怎么也没想到,所有人中战斗力最高的,居然是这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老人。

  似乎感受到了云飞的目光,白发苍苍地大祭司瞥了他一眼,而后又低下头去,仔细观察着手中的陶片。

  不断摸索着手中的陶片,大祭司神情渐渐变得有些激动,甚至连身体都不禁轻微的颤抖起来。

  神情凝重地看着大祭司,云族家主云仲沉声道:“怎么样,大祭司,确认了吗?”

  “没错,的确是玄武,独属于我人族真武荡魔大帝的玄武铭纹,真武大帝的陵寝,必然长眠在我们的脚下,难怪此地会藏有大量灵矿,定是大帝陵寝中的灵气外泄生成的。”

  长舒了一口气,大祭司抬起头来,语气仍旧有些激动:“拓渊不知我云氏底蕴,以为我们认不出这些铭纹,真是可笑。”

  此话一出,四周顿时一片哗然,犹如一石落水激起千层浪,众人纷纷窃窃私语起来。

  “真武荡魔大帝!”听到这六个字,云飞也不由有些吃惊,按照他所接收的记忆,真武荡魔大帝,乃是传说中的荒古人族第一战神,号称纵横寰宇、从无敌手。

  这般恐怖的战力,即便是他前世所在世界的不朽神灵也无法办到,已经属于永恒的传说存在了。

  “果然是真武大帝的陵寝么。”听到这个消息,云仲也是长舒了一口气,而后奇怪道:“真武大帝乃是我人族传说中的至强者,他的陵寝为何会在魔族的领地之中。”

  “上古之时,幽州还不是魔族领地。”面露悲痛之色,老祭祀摇了摇头,叹道:“真武大帝在世之时,炎黄大世界皆是我人族领地,后世子孙不孝,才让这些天外魔族攻了进来,连先贤的埋骨之地都被占据了。”

  听到大祭司的话,所有人都是一阵沉默,先贤的陵寝,竟被敌人占据,这片土地曾经的主人,如今却只能沦为奴隶,这是整个人族的悲歌,整个人族的不幸。

  沉默了许久之后,云仲忽然开口:“既然这真的是真武大帝之墓,那我们便只有一条路可走了。”

  微微顿了顿,他继续开口道:“拓渊已经带着部分残片回骨魔族去见白骨魔君了,白骨魔君是魔族中少有的智者,他必然会认得玄武铭纹,也必然能猜到真武大帝之墓藏在这里。”

  “我人族至强大帝的墓葬啊,哪怕是诸多魔族之主,也会生出觊觎之心,拓渊回来的第一件事,必然是杀光我云族灭口,以免消息外露。”

  “为今之计,我们只有冒险一搏,深入大帝陵寝,获得大帝留给后人的传承,这样还有可能获得一线生机。”

  “的确只有如此了。”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大祭司一阵摇头:“整个幽州都是魔族的天下,我云族想要存活下去,便只有殊死一搏了。”

  长叹了一口气,大祭司又道:“人都召集齐了吗?”

  神情变得有些阴郁,云仲点头道:“族中精壮,皆被我以加大力度挖矿为由,调进了矿洞之中,只是那些老弱妇孺,被骨魔族监视的太紧,却没有借口带出来。”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们所能做的,也只能是尽量保存我云族的有生力量了。”长叹了一口气,大祭司摇了摇头:“将族中青壮都带过来吧,事不宜迟,我们得在拓渊归来之前,抢先进入大帝的陵寝。”

  “云亢,你立刻去将他们都带过来。”转头向一名壮汉吩咐了一句,云仲复又看向手中的陶片,神情凝重,沉默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