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14:08:51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幻今
  4. 第一章 天无邪

第一章 天无邪

更新于:2018-03-18 08:08:19 字数:3265

  莫问站在紫山崖边已有四年,在这个飘雪寒冷的季节,望着迷漫天空的雪花,四周仿佛聚拢着数不清的骷髅和鬼手。莫问附手与身后,蓦地祭起长剑,招唤到手中,摸着光滑如镜的剑身,一跃而起,翱翔天际,破空之声响彻云宵!

  看着周遭悠悠白云,脚底连绵起伏的山峦,莫问大喝一声:“去!”

  无数细小光剑从莫问袖中飞去,在空中凝聚成一把无比巨大的银色光剑,朝整个南天山脉冲击而下!

  “嘣!”顿时山磞地裂,翻江倒海,整个南天山脉被巨剑腰斩。

  “如此神力,当不输于上古刑天!”莫问嘴角向上微跷,面露得意神色。

  “莫大人好生厉害,小女子在这里向莫大人请安,莫大人千秋万代,一统江湖”,四周的空气猛然一紧,隐隐有个貌美如花的绝代少妇凝聚成形,可是幻化还不够彻底,现在的她只能这般露着条尾巴,只见她双唇轻启,婀娜多姿带着敬意的向莫问微微躬身。

  “狐狸精还没有成形,这么快出来,不怕我将你打入洞天府地,永不入轮回之道?”,莫问向来不喜有人拍马屁。

  “哎哟,莫天师鸿福齐天,济世安民,我一小小狐女怎入得了天师法眼?,况且天师大人善解人衣,怎不记得你我幻镜中前世之盟呢”,狐狸精媚态毕现。

  “聒噪!”莫问心思,如今还是趁早结果了她,免得有碍大道!

  莫问拍了下腰间储物袋,一个塔状法宝飞出直面狐狸精而去,飞行中塔身越来越大,不过片刻塔身立即高达千丈,莫问双手一搓,一团炽热七彩火焰灌注??手中一闪而入宝塔内,宝塔像是吃了强心剂一般,通体发出七色光环,随着威力不断增强,宝塔也呈现灭天威能!

  “玲珑七彩宝塔!”狐狸精一看大惊失色,急忙吐出一颗万年本命真元丹。

  她自知玲珑七彩宝塔具有灭天威能,甚至仙尊硬接此招也不免要颇费功夫。因而此种宝塔也称为“神罚之器”。普天之下神罚之器不过寥寥数件,而掌握和拥有神罚之器的更是屈指可数,而这些人更是具有通天地泣鬼神的大神通。

  方才一见对方祭出如此法宝,她立刻取消了打算通过和对方缠绵一番来增进自身修为的计划,马上吐出自己的本命真元丹,想通过这颗万年真元丹自爆的必杀终结技迷惑对方,逃之夭夭。

  “雕虫小技,你是妄想,受死吧!瞧瞧我的空间六障壁,你是插翅难逃!”莫问一声大喝,四周空间猛的一阵压缩,狐狸精马上承现不支,苦苦哀求。

  而在空中,玲珑七彩宝塔通过火焰进一步增强后将狐狸精的万年真元丹死死困住,真元丹不停散发出阵阵异香,普通人闻了立刻陷入欲火焚生的境地,而现在的异香全部被宝塔一扫而空,最后竟然将真元丹也一并摄入其内。

  “你竟然!哇!!”狐狸精失去了与本命真元的联系,吐出一大口精血。

  “哼!没有了本命真元,看你如何施展幻境之术,现在就要你尝尝双修炉鼎的滋味!哈哈哈”莫问冲天豪迈一笑,瞬移般欺近狐狸精背后,一把将她拦腰抱起。

  “你……”她的法力已在刚才瞬息的斗法中损失大半,如今就像是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而没有任何攻击性和后患之忧。

  “嘿嘿!马上就成全你!”莫问发出一声得意的笑声。

  在一个通体用玉石雕刻而成的洁白宽敞的宫殿内,有一张宽大舒适的大床,大床的边缘雕龙映凤,佩有珍珠绫罗绸缎无数,黄金织成的香炉一旁正腾升着舒适至极的香气。

  莫问看着身旁正在沉眠酣睡的绝世狐女,忍不住用手指轻拂着她额上秀发。刚才的一番巫山云雨实在令莫问大感快慰,此女技巧之成熟,实在是古今罕见,其自命活了三万年有余,尝遍人妖异界百族年轻貌美炉鼎不可胜数,可如今这般体验,真是这把岁数活在狗身上了。

  “吾虽不是正人君子,可此女亦并非淑女之流,以她狐狸精之躯,也活了万年有余,死在她石榴裙下的男子也是多不胜数,想想也是彼此彼此。”莫问心思。

  可是莫问却并无杀人之心,此女却有,正是人与妖道之区别。此妖通过吸取男子阳气来增进法力,延长寿元同时精进修为,一举三得,难怪不肯专心修道了,换是那些熊类,虎类,他们就做不得,所以这世间,凡是女子妖道为了能够增进自身状态,不能和男妖般拼命潜修与博杀,其中所担之风险又哪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故尔她虽如此,莫问却深以为然。

  突然整个大殿晃动起来,莫问眉头一皱,近似瞬移般到了宫殿上方。此殿身处五行天罡大阵之中,普通人难以靠近,至少有仙王修为方能靠近,这位神秘人物敢动莫问住所,看来非将他灭杀不可。

  远处空中一名英俊青年立身于天马御车之上,负手而立,面目平静。

  “我道何人,原来是邹阳君之子天无邪,你来便来,却憾我大殿,意欲何为?今天没有一个说法,就算你父亲来了,也别怪我不客气!”莫问话不多说,手袖一挥祭出一把五色扇子,紧扣手中。

  “呵呵,大天师误会了,小侄不过想想许久未曾见过叔父,今日出关特来打声招呼。”天无邪行礼道。

  “哼,多说无益,吃我一记。”莫问将手中折扇朝他所在方向一扇,天地元气立即被这扇子吸引,疯狂往扇子中注入。

  天无邪一看脸色微变,“叔父且慢!”

  “替你父亲教训下你!”莫问大喝一声,一鼓无形巨力立刻包围着天无邪,将他死死扎在本地不动,同时五色扇子扇出一只巨形火鸟朝天无邪面门扑去!

  天无邪见势不妙,立即手中多出一串佛珠,此珠通体流光,一看便是仙家之物,看来其父真舍得将自己应对天劫的法宝都拿出来给这小娃了。

  天无邪低声诵了段咒语,顿时天地色变,四周大量木属性精纯灵气被狂引注入佛珠之中。

  “去!”佛珠在吸收大量能量后,似乎含有本界天地法则之力,孕育出一只巨大苍猿往火鸟奔去,随后一阵打斗。

  火鸟不甘示弱,用双爪抓击着苍猿面门,并用尖喙猛啄苍猿头顶,苍猿使出浑出懈数打出七十二路拳法,招招刚门无匹,一时难分上下。

  “哼!”莫问一声轻喝,袖袍微抖,一只迷你蛟龙闪现身旁,随之慢慢放大,一时变成千丈虚影,“让这只小龙和你玩玩吧。”莫问用食指往虚空一点,一件古朴的黑色魔甲出现罩在了蛟龙身上,蛟龙口中吐出青丝,刹那间将天无邪马车一并捆住,青丝似乎无穷无尽,随后蛟龙猛的一喷火球,将青丝燃烧,就要将天无邪烧死在车里。

  莫问双臂抱胸,冷眼看着对面来者不善的天无邪,看戏般他到底如何冲破这层牢笼。

  天无邪似乎明白了不能和眼前这位劲敌开玩笑,即便是小小的玩笑,眼前的叔父明显得罪不起,他一咬牙,一只金灿灿的圆珠抓在手中,此时的他准备放手一博,否则性命堪忧。

  “我倒要看看,老邹把什么宝贝东西交给他的乖儿子,让他无所顾忌!“莫问嘴角向上微跷,缓缓的一字一字说出,四周被莫问的音波震及,无论花草树木野兽全部爆裂。

  天无邪将圆珠往天空一抛,强行加在他四周的禁制微微一松。

  “我就不信不能冲破这层禁制锁链。”天无邪又念了段咒语,一口精血猛的喷在了金珠上,金珠仿佛受到刺激一般,一个巨大的佛字由金珠体内由小变大,伴随着佛字四周有数不清的银色蝌蚪文在缓缓四散而开,青丝火焰方一接触蝌蚪文立即消失不见。

  “原来是天命罡珠,嘿嘿,这么说老夫也就不客气了!”莫问通过三眼灵目看到了在青丝火焰内的一切,马上招出一只白色小鼎,往天空一抛,小鼎徐徐打开了盖子,发出无边无际的光华将四周天地映成流光世界。金珠的银色蝌蚪文立即像着了魔般往小鼎疯狂汇入,连金珠也不可幸免,一并被摄入到白色小鼎中。

  “哇!”天无邪吐了一大口精血,失去了本命法宝联系后,此时的功力不及平日三成。

  任何一位修仙者,在危及自身性命安危的情况下祭出本命法宝,若法宝不敌,都有身死的可能。而本命法宝对于修仙者至关重要,那是身家性命的根本依托,因为所有的功法都必须建立在本命法宝之上。为了使得本命法宝的安全,一般修仙者都会炼制第二,甚至第三法宝。而此类法宝若是被对手战斗灭杀所夺,不仅可以增强对手自身本命法宝的修为经验,而且拿来炼器,喂养灵兽也是不错的选择。

  刚才天无邪自知不敌,虽然他身上身聚重宝之多,可是拿来和眼前这位叔父对敌,实在是自寻死路。

  眼看着自己将被这青色熊熊火焰烧死,天无邪露出绝望之色。而莫问还是在远处冷冷观望。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远处的天边传来一声惊雷:“莫兄且慢动手!”

  这惊雷波及之下,四周布置的五行天罡阵禁制明显宽松了许多。

  “老怪物来了。”莫问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