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8:19:33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信灵
  4. 第三章 消失的学员

第三章 消失的学员

更新于:2018-03-16 21:34:21 字数:3522

  第三章学员消失事件

  叶柯拖着疲惫的身躯朝家门走去,华灯初上,圣石能源所造就的路灯散发出柔柔的光芒,带有一丝温热,照亮着已经昏黑的夜晚。从小屋出来时,已经是晚上了,肚中的饥饿催促着叶柯赶快回家。和雨林打了个招呼后,叶柯便径直走向了回家的路。

  想必这时候,爱德华老头已经准备好了晚餐,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又是土豆牛肉。站在老远,看着爱德华院落里通亮的光芒,叶柯心中一阵温暖,如果不是当年爱德华收养了他,现在指不定自己还在哪里漂泊呢。

  “喂,老头,我饿了。”还没进家门,叶柯就大声吆喝道。同时,一脚踹开大门。

  出乎意料的是,并没有听到往常爱德华气氛的怒吼声,反而是一片安静。

  “不在家?老头出去找乐子呢?”叶柯一阵诽谤,扔下背包。叶柯跑向厨房,不管在不在家,先解决自己的肚子是关键。

  叶柯从厨房找到几个羊角面包,温了一瓶牛奶,咕嘟咕嘟的都塞进肚子里,也没有尝出味道,只感觉肚子里有了些温饱。

  爱德华因为剑术超群,被选为了菲尼斯小城治安所的一员,治安所只是管理普通人的机构,负责菲尼斯小城的日常治安,偶尔调查一些案件,因为是边陲小城,往来的人员也少,并没有什么乱起八糟的事情发生,总而言之,是一份很清闲的工作。

  就在叶柯在睡梦中大杀四方,所向披靡的时候,“嘎吱”一声门响,将叶柯的美梦搅想,随即听到一阵脚步声,是爱德华的脚步声,叶柯早已熟悉。

  “老头,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叶柯揉了揉眼睛,声音带些困乏的问。

  “新案件,有人失踪了,已经两天了,调查后,发现是你们学校的。”爱德华用湿毛巾抹着脸。“尸体也没有发现,按理说,跟你一样的年纪,被拐卖的可能性也是几乎为0的。”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叶柯起身,帮爱德华倒了一杯水。

  “嗯,可以这么说,赶紧睡吧,只是小案件,菲尼斯哪能有什么惊天的案子。”

  “那可不一定,你这态度,让人看到了,可会让镇民们对治安所失望的哦”叶柯耸肩,反驳道,却还是顺从的爬到床上。

  “那就失望吧。我又不是所长,不过这一段时间,你就不要到处乱跑呢,放学后早点回家。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点不详的预感。”

  “你又不是女人,还预感呢。”叶柯撇撇嘴,不屑的回道。

  “死小子,滚去睡觉!”爱德华抄手将桌子上的面包砸了过去。

  第二天,叶柯如同往常一样,无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

  “叶柯,你听说了么?隔壁班的舒耶华失踪三天呢?”雨林从背后小声嘀咕道。

  “嗯,关我什么事,东大陆每天失踪的人海了去了。菲尼斯偶尔失踪一两个,也是正常的。说不定被哪个过路的富家大小姐看上了,私奔去了。”叶柯瞎扯道。

  “可是,他刚通过了二轮测试,要被保送到伊凡卡娜学院,怎么可能会放弃这个机会,跑掉呢。大家都在猜测,是不是有人心怀嫉妒...”

  “心怀嫉妒,然后找个月高风黑的晚上,杀人奸尸,一百遍啊一百遍,然后再碎尸了对吧。”

  “你说话真恶心。”雨林一脸嫌恶道。

  “我只是根据你的猜测往下推理而已。”叶柯摊手道“也不知道是谁编的,太没有技术含量呢,这样的情节,早就被诗人们写烂掉了。”

  “我又没有相信...”雨林弱弱的解释道“只是你不觉得奇怪么,好像突然这个人就消失了,没有任何人发现,他的父母也只是在晚上舒耶华没有回去后隔天才报案的。而且,他是预备术者哎,普通人的话,应该奈何不了他的吧。”

  “那就是另外一个术者心怀妒忌,把他干掉了呗。”叶柯无精打采道。“另外一个术者没有获得推荐的的机会,就心怀妒忌,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悄然下手,杀人奸尸,一百遍啊一遍遍,然后再碎尸,毁尸灭迹。”

  “这么说,那个术者一定是跟他熟悉的人,而且是一起进行二轮测试的人,很可能就是他的同学喽,一个班上通过一轮测试能成为预备术者的人本来就不多,如果用排除法的话...”雨林好像抓住了事件的脉搏,思绪清明。

  “四道普!!!我只是随便说说”叶柯单手抚额,无可奈何道“不要当真啊,一点根据都没有的事情,不要随便猜测啦。这个话题到此为止。”

  “我倒是觉得你们说的很有逻辑!”不知何时,一位年轻的女性站在两人身边,聚精会神的听着他们的讨论,在叶柯准备结束时,张口接道。

  “莉莲·安娜。”雨林看清来人后,惊呼一声“你怎么会来这里?”

  莉莲·安娜,叶柯这个年级最出名的女性学生,以相貌血统鹤立于学生之间,拥有着旁人艳羡的容貌和天赋,据说在她六岁的时候,就契合了首枚术石,而且身上流淌着东大陆十二灰烬术士之一,【莲】术士遗留下来的血统,当然,这只是传闻,真假不可考。不过天赋异禀倒是真的。

  “怎么?不欢迎么?因为,今天学院新来的术式理论导师会在这里开授课程,毕竟,你们班上可是有六位预备术者。”莉莲·安娜掩口轻笑。“而我那边,可只有我一个,而且,不只我,其他班级的预备术者,以后都会在这里听课。”

  “难怪突然间空气就变得浑浊起来了。”叶柯皱眉。

  “不要这么说啦,叶柯。”雨林道。“大家都在一起是好事啊,可以共同探讨关于术式的知识啊。”

  一阵粗犷的声音从后方传来“那是我们术者的事情,跟他这样的普通人可没有探讨的价值。普通人就应该有普通人的自觉,安安静静的就好了,叶柯!”于瑟夫一副嘲笑的口吻讽刺道。

  “所以,我才讨厌一有点能力就觉得高人一等,藐视一切的人啊。”叶柯嫌恶的咧起嘴角,“这样的桥段,可真让人不耐烦。”

  从座位上站起,叶柯扭了扭脖子,打出“咯吱”的声音。

  “叶柯,不要打...”雨林似乎觉察到什么,急忙伸手去抓,却抓了个空,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叶柯几个弓步窜了过去。

  “你以为有了点能力,就可以忘掉被我狠揍过的回忆么!”叶柯抽起嘴角,冷笑。

  于瑟夫急忙十指交叉合并,凝练意志,身前沉重的桌子在他的控制下,向正在袭来的叶柯砸去,他似乎已经看到叶柯被砸趴下后跪地求饶的情景,嘴角不自觉的带起微笑。

  “我已经不是那个屡次被你打败的于瑟夫呢,我要你跪下忏悔自己曾经犯下的过错。”

  腾起的课桌似乎以千军之势,向叶柯卷来,叶柯却面不改色,俯身,以手为点,身躯为轴,一个侧旋,课桌擦过头发,砸在地面,发出轰隆的巨响。

  “再厉害的招数....”起身,握拳,聚力,叶柯拳头和于瑟夫的下巴亲密接触,强大的力量使得于瑟夫整个人都离地而起,“打不到人也是白搭!”

  “哐当,”于瑟夫硕大的身体摔倒在地面,强烈的痛楚使得他动弹不得。眼神却是包含痛恨,瞪着叶柯。

  “瞪我?”叶柯狠狠的在于瑟夫的肚子上踩了一脚,让他发出了一声门坑,蜷缩在地上,双手抱肚。“在你学会【界】之前不要再来惹我!现在的你还不够格!”

  “还敢瞪我,我...”叶柯作势抬脚,就要踹下,却被雨林从身后拉住。

  “叶柯,不要再动手了!”雨林认真的竖起眉毛,劝阻道。

  叶柯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只是在教导他做人的道理。”

  “我不喜欢你打架!”雨林表情不改,只是这样坚决的语句从他的嘴里说出来,以他清秀的面庞,悦耳的声音。

  叶柯不自然的打了个哆嗦。“好了啦,跟个姑娘一样。”

  转身,眼睛却再也没有看过于瑟夫。

  于瑟夫躺在地上,紧咬着牙,他以为,自己成为了预备术者,就能够洗刷耻辱,于是出言挑衅,却再一次的失败,身边的同学将他扶起,他闭上双眼,【界】这个名词却印在了他的心里。叶柯是他的阴影,他的执念,他惟一的目标就是将叶柯打败,让他跪下,将自己曾经被逼做过的事情,让叶柯对着自己再做一遍。在成为预备术者并得知叶柯失败后,他兴奋了一个晚上都没有睡觉,因为,他终于看到了打败叶柯的希望,他压榨自己的每一分时间用来练习自己的能力,他相信,只要自己努力,一定可以打败他。在他成功的用念力举起百斤重的物体时,他的信心膨胀了,却没想到,居然还是失败!

  “【界】,我一定会学会!!!”于瑟夫在心里默念着。“然后,击败他!”

  莉莲·安娜惊奇的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切,“之前只是听人说过,没想到你比传闻中的还要厉害。”

  “再厉害,也比不过拥有【界】后的术者。这世界可是术者的天下啊。”叶柯微微丧气道。

  莉莲·安娜闻言,掩口轻笑“说的也是呢,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界】的。”美眸流转,凝视在叶柯身上,别有一番诱惑,叶柯却仿佛没看到一样。

  “叶柯,你们说的【界】到底是什么啊?”雨林一副好奇宝宝的口气询问道。

  叶柯深吸一口气,开口讲道。“【界】就是术者...”刚说几句,就被一个低沉的嗓音打断。

  “肃静!”出声的是一位六旬的老者,一身黑色的学着服饰,带着一顶传统的高礼帽,拄着一个通体乌黑的权杖。“现在是授课的时间。”

  待教室安静后,老者举起手杖,在空中划过几笔,片刻后,几个古典花纹缠绕的绿色发光字体浮现在半空。“这是我的名字,你们可以称呼我为密斯特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