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0-19 22:57:2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末世之千年变
  4. 第一章:我不是最后一个

第一章:我不是最后一个

更新于:2017-12-15 15:28:59 字数:3376

  第一章:我不是最后一个

  “嘿,雷纳德,出发了”,

  “嗯,好”

  眼神迷离的雷纳德望着朝着大陆南方光武帝国的方向,轻轻说着只有自己听到的话语,

  “今天是光武学院一年一次的招生日子吧,呵呵,好怀恋啊,不知道你能不能追上我的脚步呢?”

  自嘲一笑的雷纳德,在随行同伴的催促下,跟上脚步。

  这时候如果有人看到他们的话,一定会惊呼一声,“暗魔”!

  是的,暗魔。神秘而又强大的暗魔,上千年的暗魔。里面存在了的成员大多数都是各个帝国的叛徒。实力强大,却又没人知道他们存在的目的,似乎他们就是为了破坏而存在,象征着死亡,象征着灭绝,而每当他们降临之时,总会带来一片热土的宁静,荒凉那一句“人来魔生,魔来人灭”似乎成了小孩夜啼的最佳止哭挤.

  而作为与守护神齐名的光明神,同样存在了上千年的光明教会。光明教会的信徒成员,一直以来都致力于消灭这群亡命之徒,根据大陆史册的记载,双方之间爆发的战斗,一直都没有停止过,据记载,光是教会每年牺牲的光明圣堂当中的骑士就不少于十人,要知道,哪怕在教会内部,要想加入到光明圣堂,首先一点就是必须达到六阶骑士才行。更不可想象那些普通的骑士团成员,可想而知。暗魔千年不灭的底蕴是何其的强大。

  双方之间的战斗似乎意志以来都是你砍我一刀,我还你一枪,都没有过太大的伤筋动骨

  但是最让人奇怪的是,最近的五十年里面,暗魔组织似乎每过十年就会对大陆的各个帝国中拥有守护神套装的家族发动一次不惜一切代价的进攻,没有人知道他们对于守护神装备有什么需求,更是有大量的帝国文学家,武学家们研究着守护神,他们却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个仅仅有着象征意味的套装,有着什么样的秘密.

  正因为如此,对于暗魔的做法,似乎更让人理解成为对于宿敌光明教会的变相报复,而在大陆一些深居简出的有心人眼里面,离久远的史书记载的千年变,似乎只有不到二十年了。太过久远的岁月,似乎已经无法确定年份,可是,大陆的动荡,在有心人眼里面,不远了。。。。。。

  而在普通民众的眼里面,光明教会似乎在各种谣言中,终于要显示出自己的强大的势力,据传闻,这次教会派出了他们培养了二十年的四位教会后裔。祖辈都是教会忠实的守护者,也是命丧暗魔之手的家族遗子。而且,他们年龄不大,却是最接近光明神的人,因为他们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惊人的六阶,二十岁的六阶,放眼整个大陆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最可怕的事情就在于,据传闻他们当中还有一位可怕的魔武双修!光明教会此次不仅派出了教会中的希望,更是有着光明圣堂的四大骑士长两位中八阶辉煌骑士陪同,看来这一次的教会是要给予暗魔一次狠狠的教训。

  当然,没有人会想到光明教会想要灭杀暗魔,因为一直以来在民间谣言里面都有传闻,暗魔的首领是当世仅有的九阶强者之一。除非教皇出手,否则还真不可能灭杀掉暗魔组织。

  而传说中的的十阶强者,似乎大陆每一个职业都存在十阶,但是只有千年前的光明神与守护神才达到的境界吧。而造成大陆千年骑士盛行的原因,恐怕还是因为曾经的守护神,他可是号称千年以来第一强者。每个人都有一个英雄梦,骑士,才是成就梦的最好办法。而魔法师,光是得到元素的认可,估计万人之中有一个就不错,这也是造成了大陆法师稀缺得不能再稀缺的原因吧。

  然而总有那么特殊的人,他们出手就意味着是上天的宠儿,魔武双修的体质,天生的战斗者,而每一位能达到双修要求的人,都是大陆赫赫有名的绝世强者。

  在雷纳德带上头套的那一刻,背后那让人发惬的三头猎犬,充斥着整个眼球,而让人奇怪的是,这群人当中却有为数不多的黑衣人背后,却是一只手提镰刀的骷髅,没人明白他的意思,或许只有他们自己才明白当中的含义吧。这一群身披斗篷的人,朝着大陆北方的某个地方前进着,只是不知道这一次,他们又将会给北方帝国带来什么。。。。。。

  光武帝国光武城中,一个占地约都城十分之一的府邸里面,一个少年惊悚的吼叫道:

  “天啊,我要迟到啦!守护神在上,莎莉阿姨,你怎么没叫我起来啊,这可是一年一次的招生大会啊,我怎么能够迟到呢!去年就是因为你跟母亲不叫我,害得我被表哥他们耻笑。今年可一定不能迟到啊!”

  怪叫中的少年,衣裳不整的冲出了自己的卧房,朝着大门外的街道不停的奔跑着,不忘记回头大声说道:

  “妈妈,我先走啦,回头跟爸爸说。等我的好消息啊”

  少年似乎不等后面的答复,更加快速的往街道跑去,远远的,不曾后头听一下后面的嘱咐。

  “嘿,这不是光武第一家族的二少爷么,怎么这么急啊?哦,对了,今天是奥古斯学院招生的日子,看来你是要去报名,哎哟,去年不是凭你老爹的面子走后门可以进去的嘛,怎么今年还要再去考啊?哈哈。。”一个身材壮硕的少年和后面的一群跟班肆意的笑着。

  “哟,我说是谁呢,这不是我的跟班马库斯么?”雷欧斜眼恨恨的看着眼前的少年,“怎么,去年后门都进不去的你,今年还想考进去?你想太多了吧?还是你们家的侍灵药被你当成糖豆吃了?”

  马库斯满不在乎的看着雷欧,“哼,雷欧,现在你们家族可不是从前的大陆守护神家族之一的菲勒家族了!,你可别忘了,看看曾经的大陆守护神家族,现在连个看门的恐怕都找不到了吧?更何况连你们家传的守护神套装可都是不在了,国王不是看在你们家族曾经的功劳以及大陆名望的份上,你还指望你还能在帝都有一席地位?哼哼,我要是你,就赶紧回家多找几个帝都六大窑子的姑娘,赶紧多生几个小崽子,别让你们菲勒家族断子绝孙,要不你可就对不起你们家族的列位祖宗了啊。哈哈。。。。。。”

  “哎呀,马库斯,你这个建议确实不错啊,可惜啊,我要找,也要找大陆有名望的千金传宗,”雷欧对于面前少年的挑衅,一点儿不在乎“哪像你啊,居然随便找个妓女就能传承你们格鲁夫家族的血脉,真是什么人,什么种啊,就是不知道以后你的儿子,是不是你的种啊?”说完之后的雷欧,似乎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沉默之中,不知道是因为家族的象征丢失的原因,还是因为原因别的什么。

  显然,在口舌功夫上,马库斯显然还不及眼前这个瘦弱的少年。气急败坏的马库斯,看着突然沉默的雷欧,以为他不屑与自己口舌争相,更是火冒三丈,当下准备上前教训教训雷欧时,一声厉吼,突然在旁边响起,

  “嘿,有架打啊,我说老大啊,这种事,怎么能少了我洛克家族的人呢?赶紧的,我看你们还是一起上吧,免得说我占你们便宜啊”这话如果是不知情的人听到了,会以为这个长着一张秀气脸的少年是不是早上出门,忘记带脑子出门了,可是真正了解底细的人才能明白,帝国之矛家族的人,说出的话,那才是武勋家族该有的底蕴!

  。马库斯似乎很是惧怕眼前的秀气少年,可是当他发现雷欧居然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似乎又想起了曾经的过往,一想到眼前雷欧如今的身份地位,还是硬气的说道

  “哼,兰斯。你在这帝都也算是由头脸的人,还这么叫人老大,不怕丢了你们家族的脸?”

  兰斯可是一点好脾气都没有:“马库斯,我警告你,我们家族从第一代族长开始就叫着菲勒家族族长大哥,我们祖训一直告诫我们,同辈之下无论能力高低,必须称呼菲勒家族一声大哥!哼,你以为跟你这个帝国出了名的墙头草的家族,能相提并论的么?怎么,难道你还想挑衅一下洛克家族的祖训么!”

  听到那一句洛克家族祖训时,马库斯一张脸顿时憋的比夏天的玫瑰花还要红,本就不善言辞的他,更是无话可说,只得重重的瞪着一脸灿烂微笑的雷欧,冷哼一声,朝着学院的方向走去。

  走之前还不忘对着雷欧嘲讽道;“菲勒最后的小子,等着暗魔来收了你吧,光明神可不会保佑你第二次!”

  兰斯上前正准备教训教训下马库斯那张让人厌烦的嘴脸时,突然想起自己此次来最重要的事情,立马换了一张让人心生戒备的笑脸。

  兰斯激动着,“哎哟,我说大哥诶,你可在家憋了大半年了吧?我还以为你连这个也不准备参加了啊。走,好歹我也学习了一年,我准备今年再读一次,这样咱两兄弟就能跟以前一样一起修行了,哈哈。”雷欧看着眼前不停狂笑着的少年,原本微笑的脸庞。终于出现一股真正属于少年才拥有的微笑,

  兰斯立马拉上雷欧的手,似乎下一秒雷欧就会改变主意一样,“走,我们一起去报名去!”

  而这时候雷欧却叫住了没有走太远的马库斯,“喂,马库斯,菲勒家族的荣誉会在我的手上得到绽放,在那之前,我有一件事情是必须要完成的,我不是菲勒家族最后一个,不过不久的将来我会成为那最后一个,因为,我会杀了他,雷纳德·菲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