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23:23:05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金属腿的女孩儿
  4. (1)飞越凛钢城

(1)飞越凛钢城

更新于:2018-03-18 15:30:00 字数:5026

  (1)飞越凛钢城

  凛钢城郊外,黑洞深处.

  洞中正升高铁索上这次挂着两人,唐娜不经意的一头靠在杰克的肩膀上,睡着了.她最抗不过攀高这段时间里无尽的疲劳感.

  [好可爱.靠在我肩头的唐娜,为什么这么可爱呢?]

  [经过这段时间以来的接触,我明白了.]

  [就是你的那种坚韧不拔和温柔的安心的笑,让我迷恋不已.]

  [唐娜,早晚我会向你表明我的心意,我一定会.一定会.]

  [希望你会能接受我的心意.]

  杰克望着唐娜,偷偷的,偷偷的,他在她的额上非常轻,非常轻的一吻,几乎贴不到的一吻,空气中的一吻.回头望着脚下逐渐远离的黑洞,

  [水源,电力,包括这人造光合灯,亥伯龙明显要这个巢都继续生存下去.就像是不停的在给重症人打点滴一样.]

  [这又是为什么?到底还有有着怎样的迷呢?]

  [这一次,追踪[以太]会顺利吗.不管如何,我一定会帮你的!]

  他联系想到了出发前,阿黛丽和他的话,就在挂上这根铁索之前,她把他拉到了一个单独的角落:“喂,大工程师.”

  [这丫头,又要干什么.]“讲!”

  “姐姐她从来不说,但每一次从那铸造世界回来都疲劳至极.这次还是所谓的[禁区],肯定更为艰难…我.”

  杰克立刻一拍自己胸脯:“交给我了!”

  “你在说什么呀!什么交给你了.哼,想得自己倒是个英雄似的.”

  阿黛丽用力的摇了摇了头:“我对姐姐有十足的信心!我相信她一定会平安回来!倒是你,爱吹牛和冲动的大工程师,千万可不要拖后腿呀!”

  “切,我走了!”

  她涨红了脸,像是圆圆的苹果:“可是,你也要小心才好.”

  “笨姑娘,你放心吧.”

  “你说谁笨!”

  嘻嘻笑笑,哄哄闹闹,尘埃似乎了却,新的危机却又开始.

  叽叽喳喳,此刻又有几只小鸟在盘旋,天空的使者昭示着,铸造世界,就快到了.

  [闪闪铸造光,熔炉热气瘴,]

  [律法无情时,方可久远长.]

  摘自凛钢城之律,第一章,第一节.这里仍然是如此的忙碌,仿佛无限发条卷起的时钟.

  步行机甲指挥着交通,防暴机甲在围城巡逻,贵族身边的扈从飞扬着金属的羽翼,无数冒烟的工厂内,闪亮的多条操作臂臂在切割着一切,也还是那么的严肃,那么的一丝不苟.

  自五年前,[魔女]鲁妮复仇的[野人花园行动]事件,使得凛钢城损失巨大,从此以后,全城的警备管理,居民和外来者的高度信息警备,对[幽灵]及各色人等的防范更上一个台阶.

  [锁]开始普及,这道最重要的[Key]也就是[芯卡],一块方寸间特殊的卡片登记着市民所有的个人信息.

  在哪儿出生,身高体重,周岁,性别,双亲,所有直系血缘的亲属,教育程度,工作地点,曾患病史,犯罪史,牙科医生,心理医生,纳税记录,荣誉,社会保险以的记录,一应俱全.

  牵涉市民的生理,心理,社会,三个信息全面资料,都被[芯卡]记录,然后掌握在凛钢城的[审判庭]手里.

  这座都市的居民,以其居地点和家庭血脉,被编为[什队],每十人为一[什队],由指定的什长负责定期交更新的所有的[芯卡]交给[审判庭]查验,不可隐瞒.

  每一什队中,市民若发现有被通缉的犯罪者,必须立即报告,如知情不说,不但自己将来受罚,则其余什队中的九人也被视作同罪.

  每周所有居民都统一都要要缴纳什一税(全部收入十分之一).

  这使得生活节奏很快,压力沉重.

  但亥伯龙鼓励生产,激励劳动,多做多得,所以很多市民即使很明显的[被剥削状态],收入也算可以过活,故而这几年以来,人口有增无减,兴盛发达.

  生活在这里,请市民每一刻都务必佩戴[芯卡],否则如果被[执法部]所抽查到,所在什队中所有人需要缴纳的税金,立即以翻倍作处罚,这种让人厌恶的律法称之为[连锁],而这些,仅仅不过是无数律法中的九牛一毛.

  “我们得找到帕特.”杰克登上地面的第一句话.

  他和唐娜都没有亲属在铁城,芯卡的资料全登记在亥伯龙零件公司名下,而他们一队的什长,就是帕特.

  律法规定,居民的[失踪,失联,失信]满足这三个条件,达到二周以上的,什长就可以注销[芯卡]资料.

  注销[芯卡]就等于在被除名了,若如此处理,此人的后续什一税,就要其余的队伍中人均摊,沉重的经济负担,可没人会愿意.

  让人厌恶的律法,无比冷酷的现实.

  梅.戴尔.帕特,26岁,杰克的兄弟,亥伯龙机械零件公司管理层小头目.他生活本有趣,快乐又无边,但现在却正面临人生最大的危机-

  [婚姻碎裂.]

  他和妻子蜜娅是在大学就认识的金童玉女,本来天造地设的一双..

  人生有两个悲剧,一个是你得不到你想要的,一个是太早得到了你想要的.

  帕特的家族,零件商[玄铁斧],是城内的[荣华家族]之一,血缘传承的同族企业,在凛钢城,万物都仰仗亥伯龙的鼻息存活,但[荣华家族]的商人们靠与亥伯龙集团的合作,活的也算是像被机油清洗过的引擎般滋润,每周末还能吃上高档的T字骨牛排,喝上一品脱像样的美酒.

  在大小财富势力不一的[荣华家族]之间,最传统一项社交活动就是[通婚],经过互相通婚,互补不足,稳固实力.

  铸造机甲对金属的大需求量和批量作业的发达,城外以矿产业挖掘,贩卖,运输而发家的人不少.

  蜜娅家族的[鹤嘴锄]矿山厂就是以此为立身之本,而[鹤嘴锄]出产挖掘,由[玄铁斧]来锻造加工,所供应的有色金属零件都是上等货色.

  随着频繁的生意来往,更使得两家的[通婚]势在必行.

  这种社交的[通婚],其双方大多不情不愿,多没有感情基础,只因利益驱使下结成的手段,相互牺牲[幸福]而满足目的,不考虑个人的感情.

  但帕特和蜜娅却不同,他们从小青梅竹马,情投意合.

  蜜娅外表靓丽,身材有致,在大学时代的美貌就是出了名的,还曾当过演员试镜,出演过一次“首秀”.凛钢城的生活虽然有点冰冷无趣,但是还是有电视这种玩意的,有电视就有节目,有节目就有剧集.当电视台要播放一部剧集时,首先拍会集中优秀的资源和财力,重点拍第一集给电视主管试看,这就是“首秀”.主管会以这一集的质量好坏,是否有价值和前途,来决定是否续拍更多.被选上的,再续拍就是[电视剧]了,没选上的,就拜拜吧.蜜娅很漂亮,也很上镜,但是她演的“首秀”,很抱歉,没能成功.

  从此在家相夫教子,给帕特生了一双儿女,婚后生活幸福美满.照理说,帕特是应该是知足了.

  可惜,平淡的生活磨损昔日爱情美玉的光彩.他也和很多负心俗子一样,走了不该走的出轨路.

  但有古怪.他出轨的对象,不是那些他曾油嘴滑舌过的小姑娘,也不是什么风韵极妍的舞娘,更非什么偶遇桃花.

  他的对象,竟然是一款[智能语音系统],是一个存在于亥伯龙数据服务器上的私有云系统,模拟女性的声线,可以直接通话于指定私人的电话的[圆盘],他管这个圆盘里的[她]叫做[莎莉.莉莎].

  是的,[她]还有名字.

  智能AI化身为[莎莉.莉莎]的女音很聪明,幽默,很体贴人意.声音有点儿沙哑,却又很性感.

  从一开始的随便消遣消遣,到后面的形影不离.帕特和从[莎莉.莉莎]原本就不可思议的[人机友谊]变成了..

  怎么说呢?

  [不伦之恋].

  无所不谈,日夜相伴.仅仅只是[声音]间的交流竟然也让帕特这个大少爷神魂颠倒,忘乎所以.最后被蜜娅所察觉到了,不过也难怪,哪有人上厕所和睡觉的时间也不除下内置耳机的.

  这下可炸了锅了,帕特的这段所谓[婚外情],他无论如何也说不清,两大家得罪的干干净净.

  大少爷现在的日子,可难过的很.

  霓虹灯闪,大字光亮—[喷炎],这是城内一家很小有名气的贵族享受地带.

  这里的主人叫King,不但是一个很和气,很会照顾客人的生意人,本身也是个手艺极其高超的大厨,拿手菜式烧烤海鱼,辣酱面,海鲜焗饭,铁板煎汁茄子,绝顶牛排,都是铸造世界的顶级菜式,从King的手里出来,就是更是神奇美味,滋味更佳.

  尤其是一道烧烤海鱼,一尾**鱼,一尾海鲈鱼,骨头又少,味道又烫,又嫩,又鲜,又辣,又美,可以配酒,又可以搭米饭,夹面包,涂上一点起司,真让人百吃不厌,有的贵族子弟就算是堵几个小时的车,误了几个钟点的班次,就是为了吃这道菜.

  帕特本并不喜欢吃辣,但每次在这儿都满意极了,不管吃得是满头大汗,还是辣的眼泪齐出.

  但现在,他真是一点儿兴致也没有.端上来的那一尾鲜,嫩,辣,美的热气腾腾的烧烤海鱼也一点儿滋味都没有了.

  他心中烦闷,自作自受的,无可奈何.抓着雪白的头皮,他趴倒在吧台上,正的畅饮着这里的招牌烈酒,没隔多久,就郁闷的扯着脖子就大喊:“再来一杯!再来一杯!”

  “两杯.”

  熟悉的声音.

  “你?!”他面前的是一身黑夹克,黑衬衫,黑靴,黑裤的杰克.

  “杰克老弟!..你怎么会在这..!”

  “大少爷,我能坐这里么?”

  “当.当然.”

  黑衣杰克拍了下边上的高椅,一屁股坐下,顺手叉了块烤鱼,放在嘴里,

  啧,啧,啧,好味道.

  真是名不虚传,鲜,嫩,烫,辣.

  帕特看着他,那具原来在凛钢城单调生活中,疲劳些无趣的躯体似乎注入了一股别的动力,这让有些醉头醉脑的大少爷愣了楞,脱口而出:“杰克老弟,你好像..有些不太一样了.”

  “嘿嘿,是吗?大少爷怎么一个人坐这啊?”

  “哈.”帕特无奈苦笑.

  “大少爷,我的[芯卡]在你那儿吧.没给毁了吧?”

  “当然是没有,不过老弟你干什么去了?消失了这么长时间,宿舍又莫名其妙的被烧掉了.你知道吗,公司把你除名了.这可没有办法,连我也联系不上你.”

  “喂,喂,老弟你到底在搞什么?”

  “先别说这个,唐娜的[芯卡]呢?也在你那吧?”

  “是在我这里.话说她好像人也不见了,就在你失踪以后.难道.你们混到一起去了?“

  “老弟这么有福气?不可能吧?哈哈哈.”

  “如果就是如此呢?”唐娜宛如暗色精灵般坐到了帕特的身边,此刻也是一身黑的打扮,黑外套,黑短裙,戴着一副黑框眼镜.

  这会帕特惊讶的舌头打结了.“啊.唐娜.是你..怎么会..”

  “嗨,帕特,你可是杰克的好兄弟呢.”

  “那..那当然.”

  唐娜推了下眼镜,翻出一本记事本,声音并不大,却清清楚楚的念着:

  “梅.戴尔.帕特,曾四个月内,将自己错误处理的15个责任失误,12个维护不当与6个判断失联归咎于属下工程师杰克,并在技术学士瑟贝塔.巴罗夫面前说[杰克有很多大问题,但我会帮他的]这样的话呢.”

  “你.你胡说.我可从来没讲过这样的话.”这回答像从帕特的牙缝里勉强挤了出来.

  “可别小看职员间内部的风声呀.”

  唐娜手一摊,这记事本的中央是个电子屏幕,播放着帕特和技术学士.瑟贝塔.巴罗夫对话的画面.

  帕特原本被酒灌得红润脸色变得像张发黄的蜡纸,他确实推卸过很多次的责任,而且还很不光彩.

  杰克却拍了拍他宽厚的肩头,对吧台酒保打了个响指:“没事,没事.上酒吧,尽管上.”

  回头撇了撇嘴巴:“没事的,轻松点,大少爷.”

  “有谁没在背后说过别人坏话?又有谁背后没有被别人打过报告呢,我们是兄弟,怎么会计较这些,不过大少爷,现在我们也得让你帮个忙呢.”

  帕特慌忙问:“是什么?”

  “你别急啊,不要太惊讶哦,大少爷.”

  他抿了一口杯中酒说道:“你上一次看[博物馆]的蓝图,是什么时候?”

  帕特这会脸色更难看了:“博物馆.?.”

  “你们是要去[聚镜博物馆]?!那可是禁区啊!”

  他几乎是喊了出来.

  [聚镜引擎博物馆]的建筑材料由他家族的[玄铁斧]制造提供过一部分零件,建筑本身的[蓝图]也曾有影印一份,偷偷的藏起来过,他曾拿出来在杰克面前炫耀过数次.只不过每次都只让看个封皮,就是不打开.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擅入[禁区],一旦被查出来,我也会到大霉的.”

  帕特此刻挥动[不,不,不]的手势,比采花小蜜蜂的翅膀还快,起身拔腿就要跑.

  “哎,大少爷,哪里去!”杰克一把拖回了他,按到座位上.

  “听说,你跟蜜娅闹翻了?”

  “你怎么知道?”帕特立刻心口都感觉疼,这会真有家难回,有门难入.

  “不是才跟你说过嘛,不要小看职员内部情报,我们帮你搞定这件烦心事,你给我们蓝图.而且我们最多在城里待上一周的时间,保证不会危及到大少爷你,这样如何?”

  “你帮我搞定?”帕特简直比听说要到聚镜博物馆这个禁区还不可思议,可他转念一想,杰克虽然冲动,但鬼点子也多,也许真有什么主意也说不准.]

  [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但只留最多一周.大不了事发就装聋作哑,说什么都不知道吧!]

  这位大少爷一拍大腿:“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