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00:31:0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用日记记录我们在妖域世界的故事
  4. 第二章:2020年9月29日

第二章:2020年9月29日

更新于:2018-03-17 21:29:41 字数:6338

  今天是学校迎接新生的迎新晚会,也就是前两天杨雪拉着我出去忙活了一整天的罪魁祸首。除了活动的原因以外,加上第二天就将迎接国庆7天长假,整个学校内,四处弥漫着身在教室心在外的气氛。

  晚上19:00,所有学生在操场就坐,迎新晚会正式开始。无聊却漫长的校长致词后,期待已久的节目步入眼帘。以几个身材火辣妹子的一段激情热舞活跃全场气氛后,一男一女的情歌对唱引出了无数单身狗们对大学爱情故事的向往,接着帅哥靓女的T台秀作为第一关注焦点闪亮登场。然而就在这时,一个人在我身后拍了拍我的肩膀,“出来一下。”虽然周围很吵,这声音没听清楚,不过这个时候有心情叫我的人,只有这两周一直缠着我的两个人:第一是于莎,第二是杨雪。杨雪因为今晚有节目要上台表演,所以早早地就去了后台,还把手机扔给我,要我帮她照相。因此现在叫我的人只可能是莎姐。我不耐烦地回头扔了句:“于老师,你烦不烦?!”结果,我发现,站在我身后,脸贴在我耳边的人……并不是莎姐。

  于是,走到距离操场不远处,在作为晚会后台的教学楼的背后,我被身穿黑色连衣裙,上身外面套了件白色纱织背心,穿着一双凉鞋,头顶黑白条纹太阳帽,领口夹了只太阳眼镜,身材高挑,长发既要,秀发微卷,脸蛋360度无死角,只是有点平胸的美女堵住在了墙角。相信这会是每一个单身男性梦寐以求的邂逅场景。但是放心吧,接下来是绝对不会出现什么不该有的画面,因为眼前这人正两手交叉,憋着嘴,满脸不愉快地看着我。

  “我说,你那副表情要摆到什么时候?”我无奈地率先打破了沉默。

  “一直摆到你答应我回来。”

  “我们能不现在讨论这个话题吗?我同学还等着我给她照相呢!她马上就要上台了。”

  “那你什么时候来找我?”

  “这个嘛……”

  “你根本不打算见我,对吧?!想不到,你对于救你一命的姐姐,居然弃之于不顾,真是太伤我的心了。”说着她还将手握成拳头放于左胸前,做出一副伤心欲绝的表情。

  “静姐,你这话说的……”

  眼前这个人叫郝静,24岁,是个绝对的白富美。跟于莎和一位已逝之人是堪比亲生的三姐妹。可能是因为我跟她过世的亲弟弟很像的缘故,这家伙一直死皮赖脸地要我叫她声“姐姐”。至于我嘛,嘿嘿,很有骨气地叫她:“静姐,我的意思你应该从莎姐那儿听到了吧?”

  “你认真的?”

  “认真的。”

  “真的是认真的?”

  “真的是认真的。”

  “真的真的是认真的?”

  “真的真的是认真的。”

  “真的真的真……。”

  “你还要问几遍?!”虽然是美女,不过这样问问题也太让人上火了吧!

  “好吧,”结果静姐就好像没看到我的不耐烦一样,居然,就这么接受了。“那带我去看看我的新弟妹吧!”然后伴随着她向教学楼大门走去的步伐,话题莫名奇妙地就带到了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弟妹”上去了。

  “什么弟妹啊?”我当然完全没搞清楚状况。

  “莎莎都跟我说了,那天她看见你跟一个女孩子一起回学校。貌似还手牵着手,有说有笑,很开心的样子。不过她说那个女孩好像还没露露长得可爱,这点倒是比较可惜。但是你能忘了露露重新开始新的恋情也是难能可贵,皆大欢喜了。啊!该不会要你帮她照相的人就是弟妹吧?你们年轻人真的好甜蜜啊……怎么了?”

  虽然内心表示很无语,不过好在静姐莫名其妙的自说自话终究还是因为看到了我想念某人的忧伤表情被打断了。

  “还是没有露露的消息吗?”我低着头,无言了一会儿,终于还是问了出来。

  “一个月了,一点消息都没有。”静姐也停止了她的失控状态,失望地望着天空。只是3秒过后,她又突然恍然大悟:“话说你要是真喜欢她,自己去找她啊!躲起来做缩头乌龟,要我替你忙活像什么话?自己的媳妇儿自己找去!”

  “我……”老实说,我真想去找露露,但我真的不想再回去了,况且露露的失踪,本身也就表示露露她也可能已经离开了,人世间这么大我该上哪儿去找她呢?想着这些我和静姐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啊啊啊!”突然的一声惨叫,打破了我们的再次沉默。“这个声音是……杨雪!”从教学楼传来的尖叫声被我准确地辨认出来。我连忙转身向教学楼大门跑去。这时我才发现,就在我和静姐说话的这一会儿的功夫,学校却已被一片大雾笼罩,雾浓得就连不远处的操场都快看不清了。在十万火急的关头下,虽然听到了静姐的一声“等一下!”但我根本没时间理会,便冲进了教学楼。

  “发生什么事了?!”进入楼内,不见杨雪的我,立马问了不远处的两位换好衣服准备表演的女生。

  “不知道。就听见二楼一声惨叫,然后就有几个男生和保安上去了。”其中一个女生面色略微不安地回答道。我顾不上道谢,便接着冲上了二楼。可上了二楼却不见半个人影,昏暗的教学楼内顿时让我感到了一股危机四伏的气氛,好像在黑暗当中随时就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向我袭来。“啊!救…”又是一声惨叫。声音是从楼层角落的卫生间传来的。我连忙跑去,心中暗骂:“靠!我怎么那么笨!杨雪要上台表演,现在当然是在卫生间换衣服了。”跑了没几步,我便看见从卫生间的拿给角落里也跑出一人,是个女孩儿。虽然化了妆,不过我还是马上认出是那是杨雪。

  “发生什……”我话还没有问完,杨雪身后令人震惊的一幕已经让我惊得哑口无言。杨雪跑过的身后,天花板一块接着一块的断裂、下坠,混着衔接天花板的金属砸落地面,一瞬之间,卷起一片尘埃,“轰轰……”的撞击声在过道墙壁的回荡下轰隆作响,摄入耳中。随后在尘埃当中,一个硕大的身影迅速向张皇逃窜杨雪逼近。

  “小心!”虽然说出了这句话,但我知道已经晚了。就在我说出“小”这个字时,一只裹着青色皮毛的红色利爪已经向杨雪挥去。杨雪背后遭到猛击,向迎面跑来的我直飞而来,将我也一并倒飞了出去,两人一同摔在地上。两次冲击,把我弄得是差点当场昏过去。杨雪压在我身上,搞得我也一时爬不起来,只听着不远处那渐渐逼近的沉重的脚步声。我知道再不起来,我们俩真的可能就要死了。我一使劲,把杨雪往旁一挪,终于坐了起来。正当我想去扶起杨雪时,我发现手上湿漉漉的。低头一看我满手的鲜血。再看看一旁的杨雪,她的背上,几条又深又长得口子正在不住地往外流血。霎那间,红色的鲜血仿佛染红了我的视线,再次出现的画面是我无数个夜晚反复做得同一个噩梦:鲜红的血,染红了周围的一切,一位身着粉红色的似曾相识的女子倒在自己的身旁,带着原本也是粉红色但却同样被染红的手套,向我努力的伸着手,嘴里不停地说着什么。这不是梦,是记忆,是曾经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嗷呜呜!”一声如狼的嚎叫将身体石化的我回现实,对面的怪物正向我们迅速袭来。这一次我看清楚了:深红的利爪、青色的皮毛、似狼的头颅和直立行走的动作——这是……青毛狼人,可是怎么会在这里?我猛然想起了莎姐之前说的那个传闻:“最近听说有人发现妖兽在妖域以外活动的次数和这些妖兽的等级突然上升,由原本的一年不到10次,上升到了每个月10次以上。等级也由原来最高第二阶段上升到了第三阶段。幸好因为每次妖兽出没都伴随着大雾,所以似乎并没有被公众察觉。不过也有的人说已经有人发现了,还出现了伤亡,只是为了避免全球范围内的恐慌,被各国政府和一些组织给掩盖了。”原来她说的是真的,来到人类世界的妖兽,等级真的上升了。

  一道银光闪过,在狼人利爪即将触碰到我脸颊的一瞬间,我们中间立起一道光墙,狼人被狠狠地挡在光墙的另一端。“快走!”接着随后赶来,并在千钧一发之际使用“划界”的静姐来到我们身边,帮助我将杨雪一同带上了更高的楼层。而狼人拼命地挣扎,试图冲破界线阻挠的撞击声,在我们身后不断地响起。

  教学楼的4楼。带着伤员的我们实在跑了多久,无奈的停了下来。看着满身是血的杨雪,我忍不住流下眼泪来。我原本以为只要我不回去,就不会再有人因为我而流血或死亡,我以为我可以过回原来的生活,但是我错了,看到现在的杨雪,我知道错了。一个月前,有人死在我面前,如今,因为我的逃避,又有人因为我而受到重伤。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我只能不停地喊着杨雪的名字,祈祷她不要一样死去。

  也许是真的听到我的呼唤,重伤的杨雪睁开了眼睛,看着我流泪的样子,虚弱地抬手试图擦干我的眼泪。我连忙握住她的手,叫她一定要撑住,她不会有事的,一定会好起来的。“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天花板怎么突然就掉了下来?我是不是被砸中了?我是不是快要死了?”听着杨雪虚弱的声音,我只能继续不停的叫她不要放弃,告诉她她一定会好起来的,因为我和静姐现在根本无法跟她解释刚才发生的一切,因为杨雪她是看不见妖兽的人。

  “葛萧,我有件事情想告诉你。”杨雪突然带着微笑的看着我并说道,显然她也已经明白自己快不行了。

  “好,等你好起来了,我慢慢听你说。”

  “不行,我怕现在不说,就来不及了。”

  “说什么傻话,你一定会好起来的!你一定……”这时静姐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要杨雪把话说完。其实我们刚才在抱她上楼的时候就已经明白,杨雪她的伤口开太深,多出骨折,加上伤口范围太广,估计没有几个器官完好,已经没救了。

  “你说吧。”

  “我喜欢你。”

  “我知道,只是……”

  “不,你不知道。其实有一天,你上课睡着的时候,我无意间看到了你手机上的照片。我就知道,你是不会轻易接受我的。因为那个女孩儿真的很漂亮,很可爱。我猜她是你的前女朋友,因为高中毕业才分开的对不对?”

  “你既然都看到了,为什么……。”

  “因为我自信。我自信地认为每天都跟你在一起的我一定可以让你忘了她。但是没想到我已经没有努力的机会了。”

  “杨雪……”

  “答应我,去找她。虽然这不是我一个情敌该说的话,但是我不想继续在天上看你盯着那张照片时伤心的表情了,好吗?”

  “好。”

  “嗯。最后让我抱你一下可以吗?”说着,她强忍剧痛,努力挤出微笑,艰难地向我张开了双臂。

  “当然。”我擦干泪水,也硬是挤出一个微笑,俯身保住她。同时她的双手缓慢地搂住了我的脖子,轻轻地在我耳边说着最后一句话:“记住,如果有下辈子,你是我的。”然后,她的手便无力地放开了。

  “哐,哐…。。”

  “轰轰轰……”

  我可以清晰地听到青毛狼人在黑暗中的低吼,可以感受到它随时都会扑向我杀意。当然我也相信,因楼道回音而清晰无比的脚步声,它也一定能听到,只是不知道它是否同样能感受到我心中的愤怒、憎恨和杀意。慢慢地,低吼声渐渐微弱,最终完全消失。我失去了追踪的方向。于是我也停下脚步,放慢呼吸。时间仿佛就此凝结。明明才刚进入秋天,气温还没有完全降下来,但四周的墙壁仿佛结了一层冰一样散发着寒气,冷得就像我现在背在背后的这把漆黑的日本刀一样,感受不到这个世界的丁点温暖。我用右手握住刀柄,将刀拔出,斜指身旁。银色的刀身在极其微弱的光线下却反射出淡紫色的光芒。我闭上双眼。眼睛在这个时候一点用处都没有,只有耳朵才能在第一时间辨别出攻击的来向。

  “咚!”

  我听到了,那沉重的脚步声。它在我的身后。没有第二声,狼人定是一步跃出,正在向我扑来。机会只有一次,转身,挥剑。剑刃从左向右斩去,紫色的剑光拦在了扑面而来的利爪之前——一字斩。

  “砰,砰,砰……”

  伴随着一声又一声剑刃与利爪的碰撞声,时不时还夹杂着窗玻璃的破碎声和天花板的掉砸落声,我逐渐将狼人引到了5层。虽然我无数次想就在这里结果它,但静姐刚才冷静的分析终究是阻止了我的冲动。

  静姐刚才进来救我们的之前已经叫了支援。现在估计这栋教学楼已经被警察或军队封锁了,官方为了掩饰妖兽的事实一定会秘密处理掉这个女孩子的尸体,因此她的家人也不会再有机会见到她。所以如果我真想为她做什么的话只有一件事,我很清楚。原本我并不怀疑自己可以独自结果那只狼人,但是静姐现在能给我的只有这把太刀,不是熟练的武器,用起来有点不习惯。再加上楼道对于猎杀移动迅速的狼人来说太过狭小,风险太大,而且不久官方的部队就会冲进来,时间也不够我单独解决。所以我要把它引到楼顶天台。莎姐带的增援马上就到,他们会在那儿接应。

  静姐刚才说的没错,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我现在能为杨雪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杀了它。

  很好,已经上了6层的台阶了。混蛋!虽然手里这把刀是许多人望而不及的“虚空之剑”,但果然没有以前用的大剑顺手,而且我也好久没有这样高水品地战斗过了,有点跟不上狼人的速度。好几次都差点遭受致命的攻击。

  看到了,楼顶天台的门。快!再快一点!

  “砰!”楼顶天台的门被我用斜十字斩展开,七零八落地散落一旁。接着在我冲出门口的一瞬间,我的四周突然变暗,头顶上方有什么东西挡住了光线。我连忙向旁边一滚,同时地面传来狼人扑到的一阵颤动。我站起身,两手将刀立在身前,说到:“现在我们可以来算算账了。”

  我刚准备挥剑冲上,三发炮击打在了试图站起的狼人侧身,将他再一次轰到在地。顺着炮击的方向,我看到了一个一米五左右,留着金黄色短发,略微发胖的少女,手中拿着跟她那矮小的身材完全不搭的重型手炮。接着,在少女的对面,一串急促的激光枪的枪击引人回头。一个跟我差不过大的帅气男生,上身衬衫,下身牛仔,身披风衣,双手持枪,对着狼人一阵孟射。很快,激光枪的能量用尽,弹夹自动卸出。狼人趁机掉头面向他。“小心!”我连忙提醒,结果就听见身后一个唯美的声音说到:“多虑了。”然后一个身影手拿长弓,长发飘飘,身着大衣,从我头顶飞出,空中数箭连发,全部命中狼人。箭羽划过的地方,还依稀可见幽蓝的轨迹。正当我被这几条幽蓝细线吸引入迷时,天台门上,又一身影一跃而下,手中双刃巨斧挥舞砸下。狼人被重重地砸在地上,地面也以狼人为中心,生出裂缝,一直延伸到天台的边缘。最后右侧激光枪的声音再起,只是这次不是连发的“嗖嗖”声而是蓄力的“哔”声。双枪的主人还在故作帅气地在口中到:“任务完成。”说完两发须蓄力弹脱膛而出。可惜它们并没有命中目标,一人出乎他预料地斜挎两步,斜十字斩的两道剑光,让它们变成了银光粉末,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你干什么?”枪手吃惊地问道。

  “不好意思,这个家伙,我必须亲手了结。”我冷冰冰地回答他后,转身面对艰难站起的青毛狼人。转身同时左手伸向背后取下刀鞘,右手也控制刀刃回入鞘内,然后极速一剑拔出,鬼道?破灭斩,紫色的剑气从左到右气势如虹却又稍纵即逝。我向左一转身,背对狼人,刀刃从上到下再次回入刀鞘。在完全回鞘的一瞬,狼人的身体粉末状的散去,只有一枚圆石掉落下在了地上。

  “这家伙怎么回事啊?”短发少女一边收起与她身形不相符的重炮,一脸无语的问道。

  “耍帅呗。”枪手接过话来,讽刺着我。貌似他对于别人抢了他的最后一击十分不满。不过对于这些我现在也无心理会。我呆呆的看着从狼人身上掉下的圆石,一动不动。突然肩膀一重,手持巨斧的人另一只手搭在我的肩上,轻声对我说道:“回来吧。”

  “死于妖兽的人,尸体会怎么处理?”我转头看着莎姐,红着眼睛问道。

  “你还是不要知道的比较好。”

  “我知道了。晚点联系你们。”我将虚空剑递给莎姐,转身离开了天台。离开时隐约听到那重炮少女不愤地说道:“这人什么态度啊!”

  葛萧不知道的事:

  于莎凝望着葛萧独自离去的背影,没有再多说一句话。在身边的抱怨的学生,于莎也没有去理会。听着葛萧沉重的脚步声,于莎能感受到,此时此刻葛萧心中的愤恨、懊悔和决心。对于一个才十几岁,却沾满了鲜血,经历了生离死别、挚爱分离的孩子,于莎想不出办法去安抚他受伤的心。她没有在去劝葛萧回来,因为她知道,葛萧一定会回来。脚步声的沉重,代表着他内心的沉重,重的和她手里的这把刀一样,无法用斤两来形容。于莎觉得,自己能做的或许就只是陪在这个孩子身边,在他需要的时候,帮他一把。

  (喜欢《妖域日记》的朋友们可以关注我的微博账号”落花望月3255780238“,将你们对本书的看法告诉我,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