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20 05:32:2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符破天下
  4. 第三章 先天符体(三)

第三章 先天符体(三)

更新于:2018-03-18 18:57:01 字数:2954

  眼见时至中午,在这快一上午的考核过程中,通过考核的居然也才六个人而已,通过率可以说是百不及一。

  昨天听到伍封谈到的一些符师界的见闻,本来还是十分的兴奋的,一直在心潮澎湃,想着自己以后若是成了符师会怎样。不过现在伍云心都快凉了,实在是不对自己抱有太大的信心。

  随着队伍里前面的人越来越少,伍云不禁是越来越紧张,两手握紧拳头又松开,不断的重复着。

  看到伍云越来越紧张,伍封忍不住开口开导他。

  “这不是你还没有考核么,不要看那么多人没通过,自己就没了信心。再说了,就算是成不了符师,也有很多其他的方法出人头地的,你看天峰城的一些商贾名门,也并不是都是符师,并且他们很大一部分人虽然不是符师,但是还有着符师作为手下呢。”

  “知道了,伍师傅。”伍云只是勉强的回应了一句,就这几句无力的安慰,实在是没法没法让他放松心情。

  终于轮到伍云考核了,奇怪的是轮到他了,伍云反而不太紧张了。

  很多时候,人就是这样,在等待的过程中,紧张的无以复加,真正的身临其境了,反而就不像以前那么紧张了。

  “我一定能成功了,我一定会通过考核。”伍云不断的给自己打着气。

  “每人一百金币”,站在门口的凌天对伍封及另外三个孩子的家长道。

  一百金币?这么多?伍云吃了一惊,站在门口的凌云一直在收钱,他倒是知道,只是没想到会是这么多。要知道,自己和母亲两个人每年的生活费总共也就二十多个金币而已。伍封倒是没什么惊讶的表情,而是和其它三人都交出了一百金币。

  一进门,就见到在长长的大厅中,一排摆了四张长条桌,桌子上放着一个人头大小的灰蒙蒙的不知什么材质的球状物。每张长条桌子后边都坐着一个年轻人,而那个四十多岁的头发有些花白的中年人则坐在墙角处那明显小一号的桌子后面。

  “按顺序每个人都站在一张桌子前面,将两只手都放在符力球上。”靠近门口的那张桌子后边的年轻人明显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符力球,这是什么东西?”伍云明显有些糊涂,不过那个年轻人话里的意思倒是明白,就按顺序走到第三张桌子后边。

  “好了,将两只手掌放到符力球的两侧,对,就是这样。”这张桌子后边的后边是一个大概不到二十岁的女孩,声音倒是挺温柔,也并没有什么不耐烦的表情。

  伍云的手刚放到符力球上,顿时,伍云只觉得空气中好像有丝丝的热量不断的涌入自己的身体,在体内绕行一周后,通过自己的手掌进入到眼前的符力球中,自己的身体都感觉暖洋洋的。

  而伍云前边的水晶球却是在那女孩的一脸的惊喜中,变得越来越亮。

  只听“砰”的一声,符力球竟然最终给撑裂了。

  “先天符体,怎么可能,竟然是先天符体!”一直一脸淡然的坐在墙脚的头发有些花白的中年人,一下子站了起来,一脸的震惊,情不自禁的喊道。

  伍云也从那种浑身暖融融的通透状态中,退了出来。呆呆的看了看表面布满裂纹,明显已经坏掉的符力球,又看了看面前一脸呆滞的女孩。被眼前这一幕给吓到的伍云,明显没有听清楚那位年长者刚喊了什么。

  “我……我不知道……不是……不是我……它怎么破了,不是…不是我弄得。”伍云一脸的慌张,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毕竟眼前这东西可是符师用的,谁知道要赔多少钱。

  而墙脚那位中年人这时已经反应过来了,顿时一脸笑眯眯的快步走到伍云面前道,“不怪你,不怪你,这是它自己坏的,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

  “它自己坏的?不是我啊,不用我赔啊。”异常紧张的伍云,只听清了年长者前边的半句话,顿时就放下了心,这一紧一松的,连他后边说的什么都没听清楚。

  而中年人却是一点也不以为意,又笑眯眯的问了一遍。

  “叔叔,我叫伍云,是伍家村的。”这下伍云可是听清楚了,而聪明乖巧的伍云,也从中年人的脸上看出点什么,心里又是激动又是忐忑的问道,“叔叔,我通过考核了么?”

  “只是体质测试这一项通过了,过来,我亲自为你测试先天精神力强度。”中年人笑道。

  “来,不要怕,闭上眼睛,什么都不要想。”中年人说着,双手放到伍云的头上,发出淡淡的金光,不一会笑道,“很好,先天精神力,优秀,哈哈哈……”说完,竟然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中年人狂笑了一会,突然看到了旁边自己的几个学生那一副见了鬼的表情,顿时老脸有些发红,毕竟自己身份非同一般,今天竟然在几个小辈面前失态,实在是不该啊。

  “咳。”稍过一会,中年人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轻轻咳了一下,道,“你们继续,我带着这个小朋友去学校里登记,记住,今天的事谁都不准说出去,知道吗?”说完了又看了一眼另外三个明显看呆了的孩子就要起身离开。

  “陈老,这里不就可以登……”靠门边的那个年轻男子说了一句,不过还没有说完,就被中年人狠狠地一眼给瞪了回去。

  “走吧。”这位中年人拉起伍云的手,就要从后门出去。

  “等等,我武师傅还在外边等着呢。”伍云忍不住说了一句。

  本来中年人想直接说“先让他在外边等着吧”,不过想想,还是算了吧,别把孩子给吓着,还是算了吧。

  于是这位中年人就让坐在门口的年轻人去将伍封请了进来,三个人一起从后门出去,进了学院。

  “都进来吧。”到了中年人的办公室,将伍封与伍云一起迎了进来。

  “这位应该就是伍云小朋友口中所说的伍师傅了吧,快坐吧。”中年人给自己倒了杯水,顺手又给伍封和伍云各倒了一杯,口气倒是很平淡。

  伍封现在不但没有感到自己受到冷落,甚至还有点受宠若惊,毕竟他好歹也是符师,伍封可是知道想当天峰符师学院的老师,那至少也是大符师的水准。现在这个看起来气度不凡,似乎很是有点地位的学院老师竟然邀请自己来到他的办公室,实在是有点摸不着头脑。

  正在伍封心里疑惑的时候,眼角扫到了挂在墙上的一件黑紫色的符师袍,看到那符师袍袖子上的那五道金闪闪的条纹,顿时愣了一下,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揉了揉眼睛,再定睛一看,还是五道金闪闪的条纹,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可是知道,这符师袍可是在去符师工会认证符师等级的时候,符师工会量体裁做的,布料是采用的上好的天蚕丝经过特殊工艺加工而成,不过极度结实,而且还具备一定的防火防水性能,想仿冒都难。

  符士是不用认证的,只有到了符师才需要认证。符师是袖口一道金纹,大符师是两道,以此往上类推,那么五道金纹,就意味着眼前的这位是一位天符师。

  “符王?我的天。”伍封感觉腿脚都有点发软,他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接触到这么高等级的符师。像这等强大的符师,恐怕一个眼神就能把自己杀死几百遍。

  伍封是彻底的被吓到了,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开什么玩笑,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被邀请到这里,但是符王大人亲自给倒水,那是人家客气,自己哪能那么不知深浅,真去大模大样的坐在这里喝水,凭白惹得符王大人不高兴,那自己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而且他敢保证,整个天峰城没人敢多说一句话。

  反观伍云,可能是因为年纪小,再加上实在是也不知道眼前这位陈大叔是跺跺脚整个天峰城都得颤三颤的大人物,再加上刚才自己通过了考核,心里实在是开心的不行,也没有注意到伍封的异样。

  站了快一上午了,伍云还真是有点渴,看到眼前的那一杯水,端起来直接就是一口喝光,而后才兴奋地的打量着屋子里的摆设。

  等陈老坐下,一看伍封那小心翼翼的拘谨的样子,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倒是也没多说什么,这种情形他见多了,心想,这样也好,后边的事那还就更好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