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5-27 01:37:3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六界极权
  4. 第十五章 梦寐遭劫

第十五章 梦寐遭劫

更新于:2013-10-04 17:28:58 字数:1698

  一日一日,邹炎都在无聊和等待中煎熬。

  也并非极是无聊,邹炎得老村长授权,可以自由出入书阁,阅览村藏典籍,更可以接触到一些秘藏重典和远古秘辛。初听时邹炎不以为然,只当多个打发时间的去处。可是自被村长引去一观之后,邹炎顿觉自己太无知了。

  那夜子时,熟睡中的邹炎遭人唤醒,心下极为不快。但还不待他有所反应,早被人裹挟出屋。夜晚海风凛冽,一路御风而行,邹炎不多时便吹得清醒。看清拖拽他的人正是老村长,一个“呀”字未呼出口,心念一动,就收了回去。

  见老人这般速度,邹炎也不甘落后。虽然现在没有一丝元气可调动,但他还是拼着少年人的活力健步如飞。老人体力自不如邹炎,但因有元气支持,速度却远胜他奔跑。果然,跑得不多时,邹炎便得了老人一句“别瞎蹦跶”。

  一会儿工夫,邹炎也觉得省力舒服,便也乐得享受这腾云驾雾般的感觉,一路只是暗暗记下路径地形标志物,倒是优哉游哉。

  估摸着离村十里远了,邹炎觉得耳边风声减小,竭力转头看去,山陵中一座不起眼的小山包撞到眼前。

  堪堪近山,村长脚步戛然而止。邹炎几乎是被掼在地上的,耳中还听到村长抱怨:“哎呦,你这小子年纪不大,这般死沉,可怜我这一把老骨头呦。”

  深夜被唤醒,又被拉扯着一路狂奔,邹炎身上的骨头就如散架一般,右手腕处疼的像断了一般。末了还遭这样对待,邹炎一腔怨气正要发作。老人朝向这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邹炎正待要看他作何名堂,便隐忍了下去。

  月色如水,星辰如幕。星月映照之下,天地间却是格外明朗,纤毫毕见。老人从怀中掏出一个一寸见方的青铜块,光滑的表面在星月光辉之下熠熠闪光。只见他拨开杂草,扫去浮土,一方药金便呈现出来。

  药金盖上有四个大块三十六个小块,另有四个小块大小的空格,可以挪移排列。大块上篆刻有四季之名,小块上却是三十六种花的图案。字刻得刚劲有力、有棱有角,花刻得细致精微、极尽仪态。

  邹炎大感好奇,正要开口问这是何物,只看见老人摆了摆手,遂在那药金盖上拨弄如飞,不多时铜盖弹开,露出下面一寸见方的小槽。老人把那青铜块投下,轰然严丝合缝。对面山体竟毫无声息的打开一个小门。

  老人向下一按青铜块,青铜块弹起,被他稳稳地抓在手心。药金盖立即合死复位。老人大袖一挥,药金盖重又被浮土掩盖,一米近处也看不出丝毫异常。老人起身走向小门,邹炎也跟在身后。

  将近门口,老人做了个让行的手势。邹炎也不客气,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一进门,触及脚下法阵,山门迅速关闭,响声如雷。想是外部有屏蔽声音的法术,故此开门悄然无声。

  “村长爷爷还没进来呢!”邹炎心下大急,却不料就在山门关闭的前一刻,老人纵身一跃,闪进山洞。

  “爷爷,这里是?”邹炎充满疑惑。

  “呵呵,不急,我们边走边说。”说着,拉着邹炎走进狭长的甬道。

  “这里是村藏书阁,没想到吧。开门的药金盖名为花开四季盘,天下仅此一尊,为公输班大师遗物。匹配预定四季与三十六花之序,才可打开。莫小看那青铜块,那个名唤青铜记忆,内有法阵,以天地元气自然催动,可以被下面的机关识别。”老村长虽然须发皆白,但眉眼间这时却透着孩童般的得意之色。

  邹炎听着村长爷爷的话,暗暗惊奇。天下之大,竟有如此多的稀奇物事,真是让人打开眼界。只不过用这样的人间重宝来护卫一个村的藏书阁,未免也太暴殄天物了吧。

  邹炎也没有问,一路走来他也有了经验,除非村长爷爷自己说,否则他绝难从这块老姜口中探听出点什么。

  自小门向里,通道四四方方,格外的宽敞,直直的仿佛墓道一般。借着村长爷爷手上燃起的火光,邹炎仔细地观察着这里。四周的墙壁由青石堆嵌,表面打磨的异常光滑。墙上和地上都有密密麻麻的方形的孔洞,看得邹炎很是奇怪。

  邹炎右掌凝聚元气,也燃起一团火,举着右手凑近墙上小洞,要看个仔细。光线一投射进去,小洞金光大放,里面放着一排排的精金箭!

  “别把弩机触动了。每处弩机都带箭十六支,几次呼吸间便可射完。精金箭簇上都涂有破神毒,沾之则全身元气一个时辰内尽封。凡是未能配对花开四季盘的强行闯入者,都会被射成刺猬。”

  嘶——邹炎大吸一口凉气,连忙一下跳开,紧紧跟上老村长的脚步。

  通道尽头,一扇对开的青铜门拦住了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