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5-27 01:56:0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六界极权
  4. 第十一章 再现!神秘阵法

第十一章 再现!神秘阵法

更新于:2013-08-22 22:12:23 字数:2216

  “我不会法术。”

  灰衣少年轻飘飘的说出这句话,但在三个孩子听来却不啻平地春雷。

  不会法术?那还这么牛掰?邹炎心中登时升起大大的疑惑。

  “这可是性命攸关的时候了,大哥你要再藏拙,或许你能自保,我们的小命可要丢在这里了!”这是王奕的声音,急促的语气透着掩饰不住的恐惧。他们哪里经历过这样的危机?还未成熟的心智不可能免疫死亡的压迫。

  “或许你有什么可以……”邹炎试探着问,但立即被一声斩钉截铁的“没有”打断了。

  三个孩子顿时沉默了。这时就显出了他们的不同寻常之处。换作寻常的女孩子,怕是早已哭出来了。但是因为和邹炎相近的身世,冰儿比同龄的女孩要冷静许多。两个男孩子眼中更是闪耀着坚强与不屈。

  “复儿,那边三个都比你小,你来试试。”姜三叔一副淡然的神色。是啊,他可是有清神境的实力啊,只需要盯着那个要追杀的灰衣人就好了。那三个孩子看起来是刚开始修炼的吧,再来多少个也难逃被碾压的命运啊。

  他的自负在现在的思想中一点也体现不出来,因为这是绝对的实力差距。

  姜少爷捋了捋袖子,轻蔑的笑着走了十几步:“小要饭的,现在不得瑟了吧。”说着,手印已经结成,一个火球直向最前面的邹炎轰出。

  邹炎不闪不避,用身体硬硬地接下这一记,猛退了好几步,俯下身子撑着地面大喘气。不凭借防御而用身体接下同级的法术,这种结果已经很好了。

  “你说谁呢,闭上你的臭嘴!”

  眼见对方不仅出言不逊,还出手伤了邹炎,冰儿愤怒地瞪了一下姜少爷,飞快跑向邹炎,关切地问:“邹炎哥哥,你怎么样?”

  邹炎摆摆手,站直身子,眼光无视过姜少爷,直接定格在中年人面部,随后深深躬下:“三城主,我们年幼无知,无意冒犯,如有得罪,还请海涵。请念在……”

  “与妖人同路,助纣为虐!今日之罪,实不可恕。念在你们年龄尚小,就给你们一次机会。你们一起上,打败我这位侄儿,就放你们走。”姜三叔大袖一挥,打断了邹炎的话。今天这么做,也确实不妥。那三个怎么看也只是孩子,对他们动手可要别人说闲话的。

  不过要和姜复比试死了,同龄人切磋也就没什么关系了。姜复怎么说也是固本境圆满。已经可以瞬发一阶法术,对付这么几个毛孩子还是绰绰有余的。他倒确实没看清邹炎阻拦精金箭的情景,要不可就不会这么安排了。

  姜少爷一笑:“开始吧,谁先来送死?”

  王奕一步迈了出去:“我要让这个家伙好看!”

  吟唱刚要开始,手上动作却被按住。抬头一看,正撞见邹炎坚毅的眼神:“我来,速战速决。”

  姜少爷手印翻飞,吟唱已经开始:“欢腾的火球,不灭的烈焰,狂暴的炎息。破坏、毁灭、焚尽、进击吧,疾火·爆裂火球!”

  浓烈的火光彻底映红了他的狰狞的面孔、狂傲的邪笑,颤抖的手似乎已难以控制凝出的法术,他现在已经开始幻想秒杀后的情形。

  但当他抬起头,瞳孔猛的一缩,惊愕的发现一个一丈长的火弧逼至胸前。

  “疾火·炎刃斩!”伴着这一声轻喝,姜少爷胸前已经划开了个口子,露出了做工精良的内甲。但整个人却被打飞,重重的撞在后面的树上,没了声息。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姜三叔甚至没来得及阻拦。飞奔过去探了姜少爷的鼻息,扶他躺下,姜三叔转身怒气冲冲的走过来:“你们这些贱民怎么敢下这么重的手!今天都别想能活着离开这里!”

  邹炎也没想到姜少爷整个是一绣花枕头,居然这么菜。不过他眼神中随即涌出浓浓的厌恶,少年的血性终于被激发出来。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如果倒在那里的是我们中的一个,你会不会有一点同情?如果是你那侄儿这么利落的出手,你会不会满嘴夸奖?我们的命自有我们自己捍卫,绝非靠你的施舍生存!”邹炎的话掷地有声,骂得姜三叔脸上青一阵红一阵。

  听见姜三叔口中“贱民”一词,王奕的愤怒终于战胜了恐惧:“炎哥,说的对,我们不能屈辱的活着!”

  “嗯,我们不怕他!”冰儿的喊声又响又尖。

  躲在大石后面的士兵也一点点散去了,心中的良知不允许他们留在这里。

  暮色四合,树林里只剩了这几个人,还有悲啸的晚风。

  一大块岩石当空砸来,却被中年人袖袍一挥,轻轻击碎。那自然是王奕新学的落岩击。不过对于中年人的效果就像草团一样。

  “原来都是天赋不错的小方士,”中年人一笑。他终于肯集中魂力探测,很快觉察出这不过是一个培元境中期、两个固本境圆满罢了,“不过翘翘者易折,陨落的天才实在太多了!”

  说着,火元素迅速在掌心聚集,闪耀着就像一个小太阳。

  “快,冰儿、王奕,把你们的元气传给我!”邹炎盘坐而下,情知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凭他们的修为要躲开清神境强者的攻击还是太难了,既然如此还不如拼一拼。

  三个孩子只是自己摸索着学的法术,从没受过系统教育,也不可能有等阶差的概念,否则就会知道现在的行动真的是个笑话。

  但当冰儿和王奕都盘坐在邹炎身后,三人元气通联的时候,奇异的事却发生了。

  从他们身下升起了三个蓝绿色光圈,分别将他们笼罩其中。蓝绿色的符文从光圈之间浮现,文字古奥而奇诡。大团蓝绿色的光线交织,笼罩他们周身。

  阵法初成,周围瞬间涌现不寻常的元气波动,似是绕着他们形成一个巨大的风阵,元气呼啸而来,漩涡般的向阵眼灌注。

  作为阵法的引动者,邹炎直接承受这样剧烈的元气灌注。他身上的皮肉每一片都先鼓起而后陷下,如波浪般潮起潮落。骨骼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应是受到巨大的压迫。

  邹炎的气息在这时迅速暴涨,培元境后期、圆满、很快突破瓶颈,气息还在迅速的增长。与之相应的是他痛苦地嘶嚎,元气的膨胀让他的身体承受着莫大的痛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