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3 03:40:3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六界极权
  4. 第八章 争锋

第八章 争锋

更新于:2013-08-15 18:52:28 字数:2520

  老者巴掌啪啪打了两下:“下面请看第二件拍品。”

  邹炎眼睛一亮。推上来的不正是一尊药炉吗?黑色的炉身,火红的铭文,材质看起来应该和王奕借他的一样,都是精铁的。这样的药炉价钱应该不贵,这拍卖会上的东西也不会都是稀世珍宝,有几个大众消费留住人气的大路货也很正常。

  果然,起拍价黄金六两。邹炎在楼上听了报价,忙喊:“七两!”

  “叫你来……你光看就行。这个炉子质地不佳。况且你也买不起。”灰衣人不耐烦的说。前三个字嗓音很清亮,后边仿佛意识到什么,心境迅速变回一潭死水,声音依旧沙哑,只是这沙哑让邹炎听上去很奇怪。

  摸摸钱袋,还剩十五两,邹炎很奇怪灰衣人怎么知道自己的家底。这会功夫。只涨到八两,他凭什么说自己买不起。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就在八两刚喊出的时候,掀起了一场喊价狂潮。呼声此起彼伏,价格一路狂飙到二十两,整个拍卖场一片喧闹。

  邹炎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原来跟着村长来过一次拍卖会,也听说了有一种定价方法是把受欢迎的东西价格定得很低,从而掀起疯狂的争夺,激发人们的购买热情。今天的事果然就是这样。邹炎连连哀叹,原来王奕借他的药炉这么贵重,搭上自己的全部身家才能买半个。

  但这个灰衣人怎么能知道这么多呢?邹炎看向灰衣人,锐利的眼神恨不得把他穿透。要不是摄于他的通天手眼,邹炎立即就能把那一身装神弄鬼的装束给扒了。

  飙升到一镒七两,也就是二十七两时,这药炉总算被一个黄衣青年买走了。再往下,连着近十件拍品都是材料丹药之类的东西,起拍价比较合理,很快就被拍走了。

  紧接着推上来的是一尊药炉。这药炉可不寻常!通体的银色在上面那个火系法术的照耀下熠熠闪光,满大厅都染上了银色,重要处还有黄金加固,闪着光的红色铭文镌刻在炉身。一看便知绝非凡品!

  果然,就听老者介绍说:“此炉名为玄黄宝色炉。炉身用沉海铁核锻铸,包以药金,铭文篆刻后涂以朱砂精,出自宋无忌大师之手。”

  最后一句话前,老者还故意停顿了一下,显然是为了凸显此炉出身不凡。

  是啊,宋无忌,升仙道一派的创始人,燕齐地区不朽的传奇式人物,由他锻造的每一尊药炉都是珍品,在其它地方的拍卖会中足可以做压轴的拍品了。

  三个孩子看着这药炉,眼都直了。不过他们也都能明白,这背后将是一个让普通人听了能背过气去的价格。

  起拍价一百镒。果然,听到这个价格,楼下除了那个燕国公子外都不再叫价,他们都明白自己几斤几两。

  三个孩子吃惊的听着价格一路涨过二百镒,仍有稀稀落落的喊价声。

  一个沙哑而平淡的声音从身旁灰衣人口中传出:“三百镒。”

  三个孩子这时惊得喊出了声。不过又一想,这样的手笔的确和他的神通很相称。

  这下,场面一下子静下来了。楼下那些没有势力依靠的,听到这样加价,顿时失去了竞争的勇气。燕国公子和楼上的贵宾,包括那个赵国刀姬会的小姐,都得掂量一下自己的钱袋,尤其是掂量一下为了这并非极品的药炉,去得罪一个来头深不可测的人是否值当。

  毕竟,他们背后的实力虽然很大,但还有很多代表国家的超级势力,甚至还有即将完成统一的秦国的势力,这样的势力是他们惹不起的。

  但有一个白痴例外。

  “三百一十镒!”第二间雅室中传出一个少年尖利的声音,想来就是那个差点把这拍卖会掀得天翻地覆的姜少爷了。这药炉他确实看中了,本来连下血本,这半天已经生了一肚子气,结果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这雅室第一的出价更让他气不打一处来。

  “四百镒。”灰衣人淡淡的说。邹炎瞬间欲哭无泪了。他辛辛苦苦好几年,赚得个二十一两黄金,对于人家来说是真正的九牛一毛。这吃人的社会啊,让我们穷苦的孩子可怎么活?

  “四百一十镒!”姜少爷双眼血红,站起来咬牙切齿的吼道。

  “五百镒。”灰衣人云淡风轻的话语这时好像带上了点戏谑的语气,不大的声音传遍了每个角落。

  “二叔,我要杀了他!杀了他!”姜少爷这时失去了理智,双拳紧握如野兽般叫嚣。由于之前大闹一番让所有人都知道雅室第二中坐着什么人,现在姜少爷的叫喊让姜二叔和姜三叔脸上很是挂不住彩。

  “复儿,坐下,像什么样子!”姜三叔终于看不下去了,呵斥一声,“这药炉我们不要便是,下回叔给你买个更好的。”

  “我就要这个,三叔,立即调我们的城卫军来,把这里给我平了!”姜少爷更加疯狂,喊声似乎让整个楼都出现了颤动。

  姜二叔连忙阻止:“复儿,放肆!你如此行事,别人会笑话我们呀。”

  “我管不了这么多!这些杂碎竟敢与我竞价,他们该死!”姜少爷依然不计代价的狂喊。

  一语落地,四座皆惊,台下的人再不用看戏的神态观赏,反而一个一个将目光转向楼上,仿佛想看到什么。

  姜二叔终于不再只是出声吆喝。他厉声说:“混账,不成器的东西,我的老脸要被你丢尽了!老三,快拉他回去。”

  姜三叔应了一声,赶紧拉着姜少爷往外走。就在姜少爷出去的时候,嘴里还吼着我要杀了你们!

  看着姜少爷被拉出了门,姜二叔松了一口气,随即无保留的释放了自己明心期圆满强者的气息。

  在这股气息中,姜二叔微微欠身:“小儿胡言乱语,这是我城主府管教无方。”语气中还特意把“城主府”这三个字加重一些。

  楼下坐着的当然都是明白人,露出一副恭肃的神色。一个看起来挺有名望的长者站起来,向楼上一拱手:“二城主哪里话。姜少爷血气方刚,气吞山河,让人敬佩!二城主更是识大局明大体,真乃谦谦君子!”

  其他的一部分人听了笑意盈盈,随声附和着长者说的话。但大部分人面色都很难看,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姜二叔似乎只看见了奉承的人,满意的一笑,撤去了威压,大手一挥:“拍卖会继续。”

  接下来的都是些平淡无奇的装备,几卷苍木、猛火这样的二阶法术,还有几块成色不错的宝石,乱七八糟的附加属性邹炎也没听清。

  拍卖会已接近尾声,倒数第二个上来的竟是一卷烈炎·流火坠,这可是至少要玄阴境实力才能修炼的法术啊,看得邹炎一阵眼热。一直目送它涨到了二百二十镒才被拍下,邹炎一阵叹息。一本高阶的法术卷轴,对于一个强者来说是不可多得的至宝啊。作为主修火系法术的方士,邹炎的渴求是极为正常的,虽然稍早了一些。

  这时,身旁的灰衣人又淡定的开出了三百镒的价格,这一声让邹炎瞬间清醒,恨不得立马掐死他。

  老者轻咳两声,郑重的说:“下面请看最后一件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