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8-20 17:06:3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六界极权
  4. 第四章 之罘城(上)

第四章 之罘城(上)

更新于:2018-04-01 15:23:05 字数:3347

  走近城门,三个人的欢声笑语停下来,六个瞳孔中充斥的全是震撼。虽然到过不止一次,但还是充满新奇和震慑。

  也难怪,之罘城方圆九里,四面各开三门,道路九纵九横,店铺林立,住宅广布,熙熙攘攘,车水马龙。这里早已不是为了抵抗东夷而建立的小军事要塞,而是因由方士数百年辛苦经营扩建的、堪与周王朝都城洛阳匹敌的方士圣城!他们一直生活的新月村和这之罘城根本没有一点可比性。

  “哇,这么大啊。”传来邹炎惊叹的声音。

  “你没来过吗?”王奕说着,人却趴在城墙上抚摸坚硬的墙砖和密实的砖缝。

  “来是来过啊,不过好像又变大了一样。”邹炎肯定的说,手还不忘抓向城门边竖起的守城用的兵器架,引来城门处士兵“一边玩去,这是谁家孩子”的呵斥。

  “你们快看,这水好清啊,还有鱼呢。”冰儿坐在吊桥上,手使劲探向护城河里。

  邹炎两人回过神来,一见身后冰儿这危险举动,连忙惊呼:“冰儿危险,快收回来!”

  可怕的事发生了,冰儿一只手连带半个身体从桥上探了下去,正努力寻找微妙的平衡,手指卖力地伸向向往中的清澈的河流,伸向可爱的鱼儿,这时忽然听见邹炎和王奕的喊声,一个分神,平衡没把握住,就这么掉了下去!这可是一丈多宽的护城河,深度更要在这之上,河岸陡峭,河床满是淤泥,一个十岁的的孩子若掉下去怎还有活命的道理!

  “冰儿……”王奕口中喃喃一声,整个人傻在了原地!

  周围人群大哗。城门口的士兵看到这一幕,急忙冲了过来。

  “冰儿!冰儿!累土·土盾!”邹炎看了大急。还好未完全丧失理智,一声虎吼,就要用土盾把冰儿托起来。

  但颤抖的手这时却怎么也不听号令,手印结了三次,手指之间却总结不到位。看着咕噜噜的冒着气泡的水面,一只纤白的小手此时绝望而又无力的想要抓住什么,邹炎的咒语已经带上了哭腔,一种深彻的痛楚和无尽的悔恨一起涌上心头。他好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强大的实力,可以保护身边的人;他好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清醒的头脑,可以临危不惧。

  但是,说什么都晚了。眼见冰儿的指尖和水面靠的越来越近,渐渐没入其中,带起一阵在邹炎灵魂中永难平静的涟漪,那狰狞的纹路犹如怪兽的脸。

  邹炎仰天长啸!

  忽然,丹田中突然涌起一股奇异的能量,那股能量瞬间化作一丝清明,冲入脑海之内。整个人好像掉入一个大冰窖中,彻底冷却了身心,所有负面情绪一扫而空。

  这一刻,仿佛天地间的一切都凝固了。溅起的水花悬浮在半空中,行人惊骇的面容就此定格,士兵的脚步没有落下,一切都平静下来,静静地聆听那人世间最美的歌谣:

  “黄土的精魂,定格的时辰,凝固的昼昏。抵御绝望锋刃,保护所愿之人!累土·土盾!”

  河水迅速翻腾,水下一个黄色的物体浮现,以极快的速度向四面延伸,很快形成一面土盾,盾的中心俨然是一个娇小的白色身影。

  土盾缓缓上浮,邹炎看着直着急,拼命注入更多元气,使土盾飞速上升。

  眼见土盾已把冰儿托出水面,邹炎心下一松,长吁一口气。见证这一切的王奕回过神来,心里着实充满歉疚。突然如遭雷击一般,向旁边跳出,双手张开,大吼:“不要过来!”

  这话自然喊向了飞速冲过来的士兵。但是,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前排的士兵已经跳出,后面的虽未起跳,但也收不住身形。他们只想着拯救生命,每个人都势如雷霆的冲出。虽然很惊异人已获救,竭力减速,但是开弓哪有回头箭?

  十几个成年人接二连三的跳下,猛烈的冲击和体重的压迫让邹炎的小脸迅速变白,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出!

  即便在这之罘城方士也不是满大街都是的,至少这十几个人中没有一个。方士是因稀少所以尊贵,需要的天资并非人人都有。邹炎纵然天赋修为都不错,但是毕竟年幼,怎么能撑持这上千斤的力道?

  土盾在迅速崩碎,冰儿和士兵都落到水中。可笑这些士兵中还有好几个不会水的,冲过来只想搭把手,没想到被众人裹挟着一起坠下。水中乱成一团。

  形势千钧一发,境况万分危急。

  正在这时,远方传来一声大喝:“苍木·千丝缚!”

  万千藤蔓从河上凭空浮现,缠住落水众人的腰和四肢。在藤蔓的拉扯下,众人都被拉上了岸,就平躺着在岸边草地上,张口大喘着气。只有一个例外,那道娇小的白色身影脸色煞白,没有一点生气。

  “苍木·万木春!”刚才高喝法术的人走近,未及现身又喝一声。

  大片绿光闪烁,众人都氤氲在绿光里,身上划到蹭到碰到的伤口都在迅速愈合,渐渐消失无踪。冰儿哇地咳出一大口水,神色也开始好转。

  这会儿功夫,那个施法者已经走进,中年人模样,身上的气息明白的彰显着他是一位清神境强者!

  清神境,在这华夏大地上虽不能跻身顶尖,但也是强者之流。这之罘城明面上能见到的清神境强者也仅十数人而已。

  这个中年人面相倒很和善,快步走来。走到跟前,看了一下现场的情况,惊愕的神色爬满整个面部,又盯着旁边邹炎看了好一会,才说:“这个累土·土盾是你施的?”

  “嗯。”邹炎内伤虽然在中年人的法术之下恢复了一些,但是元气消耗一空,说话也没什么力气。

  “你有培元境了?”中年人难以置信的说。

  “中期。”

  “你多大了?”

  “十一。”

  “嘶——”中年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想起自己十五岁才进入培元境,中期更是将近十六岁才达到。听起来只晚了五年左右,但是方士一般是从七八岁才开始修炼的,这样算来……岂不比自己快上一倍!

  自己的天赋在族中已算上佳,族老甚至预言说可能达到玄阴或者玄阳境的层次,这个少年的天赋和前程是要多恐怖啊……

  “大叔,我们怎么称呼您?”王奕的声音打断了中年人的遐思。中年人定了定神,张口说:“你们可以叫我雷叔叔。我是这儿的城卫队长。”

  “雷叔,我叫王奕,她叫冰儿,这家伙叫邹炎。”

  “哦,你们的父母呢?”想想刚才的事,雷叔不免有些后怕。

  “我是自己一个人。”邹炎挠了挠头说。

  “冰儿跟着村长爷爷。”冰儿嗫嚅的说,眼神黯淡。

  “……我爸妈在家。”王奕吞吞吐吐,似乎并不愿说出来,以免伤两人的心。

  “哦,这样啊……放你们三个孩子这样也不好,用不用我给你们安排几个大人?”雷叔不无担心。

  “嗯,不用了。冰儿也好起来了。她是修习水系法术的,不会有什么大碍。雷叔要不你送我们去客栈吧,我们都需要休息一下。”邹炎想了想说。

  “唉,也罢。你们都是青年才俊,相信也不会有人不开眼,招惹你们这三头雏虎。”雷叔想着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邹炎身边这俩孩子肯定不凡,决不能再问,免遭打击。转向旁边,“冰儿,能走路了吗?那我们行动吧。邹炎小哥,这边。”说着,在前面先走,三个孩子紧跟在后。

  四人走后,城门换了一次岗,落水的士兵都各自回营地收拾衣甲,城门处又恢复了原先的整肃和威严。不过,喧闹声却是超过往昔。似乎所有的喧闹都只有一个话题。

  “邹炎,那个小男孩是邹炎!”“邹炎?邹炎是谁?”“邹炎你都不知道?是哪个新月村出的天才啊。”“真是沉稳成熟,将来必成大事!”

  ……

  四人走了不多时,后方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队士兵迅速的跟上来。“雷鹤,停下!”中间一个人振臂高呼。

  似是听到了什么熟悉的声音,雷叔转头:“我们先等等。”

  客随主便,邹炎三人也没什么异议。

  那人迅速穿出来,跑到跟前,四处看了一圈,问:“奉城主之命,请见邹炎大师。听说你和邹炎大师来了这边,我就过来了。邹炎大师在哪里?”

  邹炎听到了这个称呼,两手抱胸,眉头微皱:“我就是邹炎,什么事?”

  “啊?”那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了:“小家伙,挺可爱的,你爸爸呢?我们想给他说个事儿。”

  这下,雷叔扑哧一下笑了出来,另两个孩子早已忍不住笑作一团,只有邹炎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

  “张虎,你是不搞错了,你说的是国姓‘周’,周炎吧,这我还真没听说过。”雷叔满脸笑意中挤出一点认真的神色。

  张虎真急了:“没有,绝对没有。邹炎大师呢,我一定要见他!”

  邹炎眉头拧成一团:“我真是邹炎。”

  张虎转向旁边,用征询的眼光看着雷叔。“他真是。”雷叔显得有些抑郁。

  “好吧,邹炎……大师。有人让城主给你捎个信,说今晚请你和你的朋友去拍卖会一见,这是通行令牌,请收好。”

  张虎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牌,双手递了上去。

  但没有人去接,因为四个人都傻在了那里。

  ……………………………………………………………………………………………………

  求包养!不能包养的话就给点收藏和推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