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8-23 20:02:5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六界极权
  4. 第一章 被丹药拒绝的方士

第一章 被丹药拒绝的方士

更新于:2017-04-21 11:42:20 字数:2723

  “嘭!”一声闷响从一间三重茅草屋中传出来,紧接着是一声悠长而又无奈的叹息。

  “唉,邹炎大哥还没有成功么?”相隔十几米远的草地上,一个白裙少女一直紧张的关注着屋中的情况,正在满心憧憬甚至祈祷千万要成功,突然传来的的爆炸声把一切希望都浇灭了。

  “冰儿别急,谁知道这小子在搞什么什么名堂,这金疮药可是最基础的药了,我八岁就会炼了。”旁边坐着的黄衣少年看了,也是颇为惋惜,但很快消散了,连忙凑上来来安慰少女。

  “哼,就你厉害。”少女恶狠狠地刮了少年一眼,樱桃小嘴一撅,两手抱在胸前,向旁边一坐,顺势给少年拉开了距离。

  “冰儿,没,我不是这个意思……诶,邹炎出来了。”

  吱呀——屋门打开了,先出来的却是滚滚的浓烟。

  “咳--咳咳咳——”浓烟中有一个灰衫少年——确切的说本来是白衫——佝偻着身子,狼狈的冲出来。

  跑到草地上,盘坐着调息,面对二人,邹炎尴尬的笑了一下,挠了挠头,无奈的说:“呵呵,又失败了。”

  黄衣少年白了他一眼:“我炉子呢,没给您老的金创圣药陪葬吧。”

  “没,还差一点……哦不,我是说我离成功还差一点。”邹炎很快认识到自己说错了点什么,连忙陪着笑说道。

  黄衣少年双眼圆睁,装出发怒的样子:“我那丹炉可是精铁的,怎么样,你可说了今天只要借三次的。”

  “嘻嘻,奕哥,再用一次,等我修炼一下,回复点魂力。”邹炎依旧挤出满脸的笑,这笑容看上去有让人扇一巴掌的冲动。

  “你——!这可是我借你的第十八个炉子,昨天问我爹要它的时候,爹还问我最近是不是喜欢吃炉子呢。”王奕脸上这回真有怒色了。

  “哎,我休息好了,继续继续。”邹炎好像没听见的样子,站起来自顾自地走了。

  走到敞开门的草屋前,眼见屋里还是黑烟缭绕,邹炎左手飞快的结出手印,右手掌心处凝出一团青色能量。手印一凝,右手平伸,轻喝一声:“坚木·流岚!”

  一股青色的气流从身前席卷而出,呈一个扇面刮向屋里,刚才还在屋里肆虐的黑烟顿时没了踪影。

  “邹炎大哥好厉害,使出木系一阶坚木都不用吟唱啊!”冰儿在旁边拍着手,惊叹地说。

  王奕在旁边听了不乐意了:“数术厉害点又怎么样,他可是个方技白痴。”

  “不听不听,反正比你厉害。你还在固本境大成,邹炎大哥都培元境初期了。”

  “你——!”

  ……

  这时,邹炎正愁眉苦脸地看着桌上简简单单的三味草药:止血草、凝血果、蕴灵花。这是随处可见的极普通的草药,制成金疮药的话配比只要1:1:1,即使是新手也只需把它们往炉子里一扔,一烧就成。不知道怎么到了他这里,就变成了比登天还难的事。每次失败的原因基本都相同:快要出炉时不知怎么的就烧成了灰烬。不同的是并非每次丹炉都能保全下来。

  又一次把面前的精铁丹炉吊在空中,邹炎上丹田内的魂力倾吐而出,包裹着丹炉,仔细感受它每一寸的热度。这一过程早已轻车熟路,但这一次邹炎打起了十二分的热情,用尽自己的魂力,带着一往无前的决心。重又开始了炼制。

  “这次可千万不要失败啊。”邹炎在心里暗暗祈祷。

  下丹田之内元气全速运转,邹炎端坐炉前,双手平推,一团火顿时在炉下形成。上丹田内的魂力将它从炉中感受到的一切传回大脑,借以做出精妙的判断,收放手上元气的输送,

  这需要心无杂念,心神合一。炉中达到了一个温度并且受热均匀了以后,邹炎左手加大了元气的输送,空出右手来将摆在桌上的三种药物一股脑地投进丹炉中,改用双手控制温度缓缓下降,使炉中药物提纯、融合。这个过程持续了半个时辰。

  看着炉中的丹药渐渐成形,邹炎的额头上慢慢渗出了汗水,也顾不及擦去。回想历次的惨痛经历,光炼制这个金疮药就失败了几十次,无一成功,每次都在丹像已经出现后丹毁。按理说丹像出现,就标志着炼制已经成功,可怎么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丹像过后就是黑烟滚滚,自己的心血化为灰烬,看的邹炎心痛不已但却无可奈何。

  炉中一点黄色的光色升起,很快变为一大团黄色的火焰,邹炎知道,这是金疮药的丹像了。

  丹分五阶,后四阶分别被冠以良、上、灵、圣之名。同种丹药之间又可依据品相效用好坏分为粗糙、普通、无暇、完美四品。丹像的颜色对应炼制丹药所需的五阶火系法术,等级越高的丹药丹像越绚丽,听说四阶之后的丹药成丹之时,丹像辉煌之极可与日月光辉媲美。

  想想传说中的灵丹圣药,邹炎觉得以现在这样的情况,或许自己一辈子都无法触及,舔舔嘴唇,马上集中起来精神。这次可不能再有闪失了。

  丹像渐渐消散,竟然没有再出现丹毁的惨剧。邹炎紧绷的脸终于松了下来,露出了一丝笑容。控制着温度渐渐降下来,看着炉内自己辛苦半日的成果滴溜溜的旋转,就如同调皮的婴儿,圆润的小脸,光滑的肌肤,很是可爱。

  “我成功了,啊哈哈,我邹炎终于成功了!”回想两年来自己屡败屡战,屡战屡败,很多次就这么放弃了。一个最基础的金疮药都炼不成,这对于一个方士来说无疑是最大的耻辱。

  这些年来邹炎不知道自己遭受了多少讥笑,即便在自己努力修炼,得了这新月村弱冠第一称号以后,人前摄于他邹炎的实力嘲笑少了很多,但背地里讥笑他的人还是一抓一大把。现在好了,自己终于成功了,终于可以摆脱这“方技白痴”的称号了。炼成金疮药无疑是一小步,但对于自己整个的方技修炼来说无疑是一大步。以后自己的方技修炼肯定不再原地踏步了,

  只有方技与数术并重,他邹炎才是一个合格的方士!

  想到这,邹炎不禁开怀大笑。伸手抓过旁边的紫檀药盒,就要把那让人怜爱的婴儿放进去。

  忽然,可怕的一幕发生了。

  就在邹炎指尖触及丹药的瞬间,它的表面迅速鼓起而后涨破,圆润的表面顿时千疮百孔,裂开一条条可怕的纹路。这还不算完,顺着指尖一片暗沉的灰色迅速蔓延。很快地,灰色蔓延过的地方,丹药一片片地剥落,一块块地落在炉底,变成炭一样的东西,轻的就变作飞灰,随风而逝。

  瞬息之间,原本好端端的丹药,却成了黑炭和尘埃!

  “啊~不~不!”巨大的落差让邹炎情感遭受了极大创伤,他痛苦地抱着头,蹲在地上,从牙缝中迸出的声音仿佛野兽受伤的哀嚎。

  一刹那,他霍然站起,双眼血红,抬头指天大骂:“老天爷,我对不起谁了,让我遭这样的惩罚!”

  邹炎怒气冲天而起,周身散发出可怕的元气波动。草屋里的一切被冲击的凌乱不堪,屋上许多茅草掀飞而去,那可怜的药炉已十分脆弱,在这样的冲击下终于崩裂开来!

  冰儿和王奕听得这不寻常的动静,早已站起往屋里冲去。

  门被王奕撞开,邹炎看见冲进门来的两人,咧嘴一笑,仰面倒了下去!

  ……………………………………………………………………………………

  嗯,小注一下。有读者可能感到奇怪,邹炎明明念叨着坚木,使出来的却变成风的法术。其实按照八卦对应五行的观点,风和雷都是五行属木的。下回看到坚木·掌心雷可不要惊诧呦~。